[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林:刚直不阿的民主志士王庭金
(博讯2004年5月15日)
    

     (博讯 boxun.com)

     在腐朽糜烂气息弥漫的龌龊中国,有一个固瘦如柴、目光如炬、一团正气的安徽人,他的名字叫王庭金。从十几岁起,他就认真思考中国社会面临的种种问题,试图找到解决办法。

     文化大革命时,王庭金也被迫下放农村。在一次大辩论中,王庭金指出:“共产党一定会灭亡!”在那个疯狂的时代,谁敢说这句话?这还得了!周围野蛮的共产党人立刻从四面八方猛扑过来,把他打倒在地,打个半死,然后再踏上几只脚,最后把他做为“现行反革命”关押进土牢。

     在生死福祸攸关之际,一个深深钦佩王庭金思想品德的朋友,此刻决心冒着巨大危险、劫狱帮助他。这位朋友足智多谋,先设计用酒灌醉了武装看守的几个民兵,然后等到下半夜,那帮大队民兵都在梦中比赛打呼噜时,他拎来一桶水,对土墙水浸锹挖手抠,硬是掏出一个墙洞,让王庭金爬了出去。

     王庭金从此亡命天涯,昼伏夜行,流浪在西北黄土高原。为了避开各村口盘查的民兵,王庭金经常是在山梁上、山坳里埋伏一整天,天黑以后才到庄稼地里,挖点土豆充饥。

     有一天黑夜他下山梁时,一不小心滚了下去,摔得浑身是伤,昏迷了过去。当瓢泼大雨把他浇醒,他已无力起身,只有任由大雨肆虐。后来他发起高烧,连续多日挣扎在死亡线上。完全依靠冥冥之中上帝的眷顾,他才最终活了下来。

     但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伴他终身的、长长的伤痕,还有内心里对共产主义邪恶的极端憎恨。

    

     一直到毛泽东暴毙,毛泽东的老婆也被抓起来,王庭金才敢回到家乡。在77年第一届高考时,王庭金尽管流浪多年,还是凭着过人的天赋,考得高分。按他当时的成绩,被清华北大录取没问题。但是沉重的政治尾巴,以及长期流亡之后家中极端的贫困,王庭金失去了读大学的机会。

     一直到笠年高考,王庭金才勉强被宿州师专录取。毕业后一直在蚌埠市张公山中学教数学,是一位正直优秀的教师。在教育行业全面腐败的浪潮中,王庭金不仅洁身自好,还跟腐败的学校领导进行了长期的、面对面的斗争,一向为当权者忌恨。

    一次教师节,校方请了一大批教育局领导和各校领导、以及教研组长举行宴会庆祝。受邀参加宴会的王庭金当面愤怒质问那些领导干部,这个教师的节日,为什么不邀请那些教师参加?难道这不是他们的节日?难道这是“领导节”?与养尊处优的领导们相比,在教学工作中普通教师们更辛苦,更有资格来参加公款聚餐!

    最后他严厉警告那些领导干部:除非邀请那些普通教师也来共同庆祝,否则他不仅不会就餐,还要掀翻所有的餐桌,以表达最强烈的抗议!在大义凛然的王庭金面前,那一大帮教育系统的腐败官员都惊慌失措,羞惭得无地自容,一个个低着头溜走了。

    

     1989年,我领导的蚌埠民运如火如荼之际,王庭金在中学里第一个贴出大字报,鼓动全校师生起来支援民运。他还亲自率领教师学生制作旗帜标语,上街游行示威,后来为此受到很多政治打击。

     1990年6月4日,王庭金上课时要求他担任班主任的那个初中毕业班全体同学起立面北。他以沉重的语气,问同学们谁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然后他告诉大家:“这是一个辉煌而沉痛的日子,这是中华民族觉醒的日子,这是热血青年奉献的日子,这是最隆重的日子!”

     最后,他要求全体同学与他一起,向那些在这个日子里献出了宝贵生命的中华英烈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向北方英魂们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此事在蚌埠市一时传为美谈,由于他在师生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地方当局没有动他,但是却暗中在他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

     1991年我出狱后,王庭金设法找到了我,从此我们开始了长期的合作。他沉着冷静,坚忍不拔,比我更擅长地下活动。这些年来,他交结了大量民运朋友,不声不响地做了大量工作。蚌埠公安局一直伺机对他重拳出击,后来终于胡乱编造一些罪名,自1998年起,接连两次把他送进劳教队。

     在狱中,王庭金不断批评监狱当局的野蛮行为,多次受到围攻。但是慑于他宁死不屈的浩然正气,那些腐败的、一向凶恶、如狼似虎的劳教队官员们始终没敢对他下毒手,而是处处回避他。也许是因为,这些酷吏良心还未彻底泯灭。

     五年囚禁生涯,使王庭金更加消瘦。但是憔悴的面容、破旧的衣衫,还是掩不住他眉宇间的勃勃英气。他的家庭、他的三个孩子,都受尽了贫困苦难的折磨。我在美国的时候,竭力为他寻求援助。但是在他第二次入狱的时候,我也在狱中,无法帮助他。按照中共文件,劳动教养期间,工资应该照发,但是教育局为了报复他,坚决不给。

     2003年底,王庭金终于再次出狱。为了维持家人不挨饿,孩子能上学,他想继续教学工作,但是当局却令他下岗。他只有去带家教,一周六天家教,每月只有200多元收入,安徽就是这种工资水平。在过去这些苦难的岁月里,尽管如此贫困,他甚至经常穷到只有一条裤子穿,却从没有向任何人要求帮助。而是恰恰相反,他总是竭尽全力地帮助每一个遇到困难的朋友。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为了中国人有朝一日也能像美国人那样享受自由民主的幸福生活,王庭金无怨无悔,矢志不移。他刚直不阿、无私无畏、质朴简约的高尚品德,赢得了安徽民运界朋友们的一致推崇:他是当代罕见的大义君子,是8000万贫困苦难的安徽人对于人类自由事业的骄傲奉献,我们为拥有他而深感自豪!

    

    张林2004/5/8于安徽。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善良真诚的民主志士李国涛
  • 张林:无可救药的文革一代
  • 张林: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
  • 张林:俄罗斯将再次分裂吗?
  • 张林:邪恶大本营
  • 张林:彻底埋葬共产主义幽灵
  • 失落思想的汉民族/张林
  • 张林:我要去伊拉克
  • 张林:台湾加油!
  • 张林:欺诈型中国经济
  • 张林:共产党人的上帝
  • 张林:共产无期徒刑党
  • 张林和任畹町关于联名信的误会
  • 张林:质问中共
  • 张林:传销与共运--商业邪教与政治邪教
  • 张林:罗永忠与洪哲胜
  •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 张林: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张林:世界上最小的囚车
  • 张林不知道任畹町的[张林和任畹町关于联名信的误会]
  • 杨银波:张林访谈录
  • 张林:啊克拉玛依
  •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 张林:拾破烂的
  • 张林: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 张林:下岗工人
  • 张林:美丽的女死囚
  • 广州交警大蛀虫张林生受贿400多万被判死刑
  • 张林: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