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起真:哪个政府最不人道?哪个政府最应该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博讯2004年5月06日)
    美国和英国士兵虐待伊拉克战俘消息在全世界炒的沸沸扬扬,遭到包括伊拉克和全世界人民的强烈谴责,一 地谴责中国人权和鼓吹民主自由的美国一下成了众目矢之的焦点,中国政府似乎也找到了报复美国的最好人借口,同时也找到了扮演维护人权的天使,以一个正义和真理的化身强烈地谴责美国和英国所发生的虐待伊拉克战俘的恶劣行径,中央电视台第四国际频道每天在新闻的第一时间,第一报道中播出美国军人虐待战俘的相片。

     人权之所以能够得到全世界不同制度、不同文化、不同语言、不同国藉的普遍关注和重视,这无疑体现了人类的文明进步,也体现出人的尊严和人格不受侵犯的理念。人人平等无视他人的生命,虐待他人,就是对世界文明和人类的挑战。所以说美国和英国的军人虐待伊拉克战俘理应得到全世界的谴责。那么曾经11次挫败美国在联合国的“反华”提案的中国在谴责美国、英国的同时自己的人权状况又是如何呢? (博讯 boxun.com)

    事实胜于雄辨,且让我以一个中国公民的身份来向全世界控诉我在十年期间所遭受的迫害!

    94年我仅仅与原担任河北省沧州市新华房管所所长的马桂臣发了一句口角,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前狂言“把郭起真抓起来!”并亲自用轿车到新华公安分局拉来两名带刑具的警察,刘某和崔某将我抓到公安局,于94年6月2日将我收审,同年7月28日释放(没有办理任何的释放手续);

    94年9月9日新华公安分局故伎重演,再一次的将我逮捕,95年1月23日释放(再一次的没有办理任何的释放手续);

    95年5月17日新华区法院以所谓的伤害罪名判处了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我在上诉期内依法向中院提起上诉,而新华区法院的审判员孔令荣和审判长郑某却软硬兼施,多次到我的家里和亲朋好友单位和家里动员迫使我撤诉未果后,竟敢明目张胆地扣押了我的上诉状,剥夺了我的上诉权;

    95年6月我对新华法院扣押上诉状的严重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向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分别提起诉讼和申诉,岂料中院、省高院不受理;

    96年原担任河北省沧州市新华房管所所长的马桂臣又以法院判处我缓刑为由,将我开除(根据劳动法和有关法律法规:判处缓刑的职工可以回本单位工作,开除公职必须要通知本人,本人不服可向劳动仲裁部门提起上诉)公职;

    97年我到单位马桂臣才将开除我的决定通知于我,并狂言道:“你在到单位来就打死你!”

    尽管马桂臣自恃曾给某市长当过秘书有些势力,但是我坚信他的势力在大,他也是极少数,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所以即使我被第一次关押入狱后绝食九天,生命垂危的时刻,我给家人写道:“只要把我所遭受的迫害反映到有关部门,我即使死了也死而无憾!”政府在一个随波逐流的人眼里,可能会把政府当作荣华富贵的捷径,而在一个有事业心和良知的人眼里,就应该用自己的行动去维护政府的形象,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改变内心的道德律令,更不能屈服于任何的邪恶势力。

    什么是正义?什么又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坚强后盾?谁又是“国家主人”的精神支柱?毫无疑问,只有政府才能够承担起惩恶扬善匡扶正义责任!“一个国家对哪怕是个体的生命和尊严表示出充分尊敬的时候,当一个国家承诺了人民并勇敢承担了对人民的诺言的时候,它就为人民所尊重。” 只要政府能够真正地保护第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那么这个国家必将强大富饶,成为人民的乐园。个体的尊严能够得到国家的最起码的尊重,国家具体的工作人员和被尊重的个体才能够将个人的利益置之度外,国家和个体才会共同的行为准则锁定在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上面。

    无辜的百姓被打入死牢,制造冤案的恶警成为英雄,真凶逍遥法外,为民请命的人却被定为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逮捕!

    96年沧州市水月寺小区发生特大杀人案,六天后沧州市电视、广播、报纸,都争相报道破获此案。特别是沧州市电视台,几个频道在十几天连续滚动报道破获特大杀人案凶手王兰歧(我的近邻,居住在沧州市荷花池小区六号楼501、502、504室,电话0317-3045303)的消息,并在屏幕上反复播放犯罪嫌疑人王兰歧拖着脚镣,戴着手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的近镜头。当我在居住的小区内听到杀人嫌疑犯的妻子声泪俱下地向我哭诉自已的爱人遵纪守法,绝不会是杀人犯时,不能不使我为之动容。看到面容憔悴,神情恍惚,性情温顺的女人,竟然在精神近于崩溃的时刻,却要与执法犯法的办案人员同归于尽时,使我震惊和痛苦万分。良知促使我不能不过问此案。

    经过我向涉及此案的有关人了解和慎密的分析推理,我断定这是一起天大的冤案!(一)、王兰歧没有杀人动机;(二)、王兰歧没有作案时间;(三)、被奸杀的受害人身上(王兰歧购买的所有金银手饰)下落不明;(四)、杀人犯的作案工具下落不明;(五)、王兰歧脸上被打的鼻青脸肿,足可以证明是办案人员严刑逼供(当事人无罪释放后曾亲自向我叙说被公安人员残酷地施以逼供)六天后,忍受不了酷刑折磨的王兰歧迫不得已才做出了有罪供述!

    人命关天,为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我不敢有一丝的怠慢,立即草拟向上级反映的稿件。并于98年1月23日先后向<南方周末>,中央台视台,以及江泽民直接去信反映,却杳无音讯。

    信寄出后,我翅首以盼上级领导和电视台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来调查落实平反我近五年的冤案,并关注王兰歧涉嫌杀人一案,然而望眼欲穿的苦苦地等了几个月,也没有收到只言片语。考虑到人命关天案情重大,避免更为严重的后果发生,98年夏天我到中央电视台上访,一位工作人员若无其事地看看我的申诉材料,便以抓起来相威胁。一会儿一辆警车开到电视台门前,从车上下来的警察过来威胁我立即离开。当我穿着“冤”字的背心,到天安门广场喊冤时,却立即遭到武警干涉,随后便遭到天安门公安人员的关押和收容、谴送回沧。

    98年十五大期间,我没有盼来上级部门的关注和解决我反映的情况,我却在十五大召开前,新华公安公局为阻止我在十五大会议期间上访,公然派了二十几个公安人员对我实行24小时的监视,粗暴地开涉我的人身自由,并且经常在深夜对我进行骚扰,逼迫我到派出所里上班,(以便更有利地监视我的行动。)在社会上引起极其恶劣的影响。

    一天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和政法委书记,还有一个被称为是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的人尾追我至亲属家里威胁我说:“你要是上诉就判你实刑,(即有期徒刑),只要你不在举报你们所长马桂臣,我可以恢复你的工作!”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的这番远远地超出了职权范围之外话语,确切地说是为虎作伥,是在肆无忌惮地亵读头上的国微和盾牌,是在为马桂臣那句:“快给公安局打电话,把郭起真抓起来!”以及“我就把他治死!”找到了最有力的铨释。

    至此不难看出,新华公安分局对我实行24小时的全方位的监视和粗暴地干涉自由,显然是翁中之意不在酒和瞒天过海欲盖弥障罢了!用二十几名公安警察轮番在我的住宅门前造成如此大的社会效果,所形成如此大的振摄力,一可以显示马桂臣的恶势力的强大;二可以使我放弃对王兰歧冤案的特别关注!形成一个老子天下第一,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势头。只是我有所不明的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这种视百姓如草介的流氓行径,何以如此地猖狂?

    99年随着在沧州市委书记薄绍铨的东窗事发,被关押入狱的无辜王兰歧和王兰军兄弟二人才先后被无罪释放,(这足以证明我向中央电视台和中央领导人反映的情况完全的属实!)但这迟到的无罪释放已造成无辜的受害人王兰军的母亲气绝身亡,父亲精神严重失常的悲剧!

    一位农民的儿子就这样因“人民的保护神”的“渎职”,使真正的杀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使无辜的百姓无缘无故地关押了三年,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母亲因儿子的无辜被刑讯逼供被打入死牢,而气绝身亡,一位父亲难以面对和承受着突如而来的人祸,导致精神严重失常,成为了一个丧失思维的疯子,而几十万的沧州人民被恶警和习惯势力所愚弄和欺骗!?

    在这场残不忍睹的悲剧当中,谁又是这场悲剧的制造者?谁又是这场残不忍睹悲剧的罪魁祸首?是办案的公安警察?是警察的上级领导吗?是那些为正义摇旗呐喊的“无冕之王”吗?作践百姓、凌辱百姓、甚至于屠杀百姓的千古罪人得不到应有的惩罚,谁又是下一个随风飘荡的冤魂?因警察的渎职而使残忍地杀害未婚男女的真凶逍遥法外,这又会给社会的稳定带来多么大的隐患?在一个罪恶得不到惩罚,天大的冤案得不到昭雪的社会里,又会给世人什么样的启示和思索?

    在中国大陆每天所发生的哪一件事不比美国士兵虐待伊拉克战俘更恶劣,更没有人性,更没有人权,况且美国仅仅是一个士兵,而我们这个国家里有多少政府官员在毫无人性地对待着“国家主人”?仅仅是因为一个士兵虐待一个他国的战俘竟然在整个的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并遭到严厉谴责;也仅仅是因为一个虐待事件,就引起了美英两国的总统和联系国秘书长的高度重视,并向全世界承诺立即调查。那为什么在中国的土地上竟然会发生举报“公朴”违法犯罪行为却要遭到收容、逮捕、开除公职,甚至被判刑,及至十年的报复和打击?为什么无辜的百姓遭到恶警残酷地殴打和虐待(岂止是虐待)诬陷成为了杀人犯至到惊动了权威的中央电视台和最高领导人也没有避免灾难的发生?中国人民的人权在哪里呢?为什么伊拉克这个目前没有主权的国家的战俘受到“世界警察”的虐待就会受到全世界的谴责,而中国这个有个几千年历史的文明主权大国里竟然发生了国家的执法机构将无辜的人民打入死牢,并酿成人命血案却无声无息?同样是人呀,为什么中国政府对国外的虐待事件如此地重视和不能忍受,对本国如此严重恶劣的违法犯罪行为却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呢?中国人难道就是天生的下贱?

    妄图用新的罪恶掩盖另一个罪恶 2001年2月2日零点,10几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人闯入我的家门,对我的住宅进行了搜查,并且抄走了我的电脑和我七张软盘,两本日记和两本电话本,十二盘软盘以及我举报原沧州市房管所所长马桂臣犯罪事实的证据。在关押我的时候又扣押共计十九张,均没有开具扣押手续,(夜入民宅不出示证件,查扣物品不开具扣押凭证,这与土匪有什么曲别?)以“颠复国家政权罪”对我实行刑拘后,多次向检察院提起逮捕申请遭到拒绝,于3月14日,没有办理任何的手续的情况下释放。电脑和所扣东西未归还。

    2002年11月6日新华公安分局故伎重演,以我曾为96我市发生的特大杀人冤案向中央电视台和江泽民写信反映情况为由,再一次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刑拘,并查扣了两台电脑,十二张软盘,二十八本日记,以及八十多张写给江泽民的的手写信件等物品。于2002年12月22日再一次没有办理任何手续释放。在关押时,新华公安分局办案的警察先生们在看守所竟敢明目张胆地来严厉地谴责我向各级部门反映王兰歧冤案?!“公安局抓错了人,谁死了,谁疯了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有你的么事呀?别说你一个平民百姓,就是刘少奇这么大的官被迫害死了又怎么着了?”难道让三十多年前那场悲剧要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重演吗?难道要让一个国家主席的非正常死亡成为人民屈服邪恶势力的佐证吗?

    2003年3月5日以后,公安多次非法地窃取我电脑及软盘上的文件,并且经常地破坏我的电脑程序;公然在召开全市网吧管理人员的大会上散布我是“法轮功练习者,曾在<好友>网吧向境外散布反动言论”(既然已发现我的行为触犯了刑律,那又为什么不依法办事呢?)不准让我上网,并一再的威胁网吧的管理人员:“谁让郭起真上网就把哪一个网吧停业!”公安人员多次找到我的亲属进行威胁,并在网吧非法传唤于我;关闭了我所有的电子信箱,并多次窃取我的QQ号;扣押国外5月9日寄给我的2889支票;多次到我爱人单位骚扰,造谣惑众,使我爱人被用人单位辞退。

    正常的工作被无端的开除,不惜举债购买的电脑被扣押了不开具凭证,上网不能上,用自己的血和泪赚的稿费又被扣押,而爱人打工又遭到骚扰被辞退,这岂不是要斩尽杀绝地往死里逼吗?

    2003年7月5日,我正式向沧州市公安局提出游行请愿申请,抗议新华公安分局在马桂臣的直接指使和操纵下对我进行的一系列迫害,并在游行申请上明确指出“在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复下(视其为同意)”于2003年8月25、26日先后到省政府和中央电视台门前写着“郭起真蒙冤十年,谁来主持公道?”请愿;10月3日、5日我和妻子及儿子又到沧州市的市政府和市委门前请愿。

    请愿的当天中午区办事处和街道办事处的李先生和梁女士到家里了解情况;新华区信访局也找到我颇有几分正义和同情地谴责原单位违反政策规定,开除公职无效,并说可以恢复工作,但是王兰歧的案子不要管;六日上午和中午王兰歧两次到我家,首先对我表示感谢,特别是在他蒙冤入狱打入死牢期间仗义执言,使他才能够早日出狱,千恩万谢一番后,并一再表示要好好地报答于我,他还隐讳地谈到了在狱中受到的残酷地肉体和精神的残酷摧残,以及在我请愿后又遭到了有关部门的恐吓,让我千万不要涉及他的冤案,否则他还会被抓监入狱。王为了息事宁人,也为了避免再一次地被当成杀人犯关押起来,他坚决地要用高价收买我在请愿时散发的传单。当他听到我在为他向中央电视台和最高领导人喊冤后,至今还被扣着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时,他却非常诚恳地劝说我“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老百姓没有理可说,你也不是没有到过里头,还是老一辈的人说的对,'屈死不告状!'我也知道你为我好,我也知道他们关了我三年光赔偿我的经济损失也大发了,可谁为你说理呀,你把他们惹急了,他再把我抓起来我有么治呀!?你这个有文化有知识,学了两门大学文化的人告了十年,你又告出什么来了?”并一再地暗示,他们(指马桂臣)肯定还会折腾你!

     “我们这里就这个样!”我们这里什么样?沧州这个虎豹横行人妖颠倒的弹丸之地,少数警察老爷们为人类世界导演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又毛骨耸然的人间闹剧。警察在发生的特大凶杀案后没有能力去抓拿真凶,破获此案以告慰被屠杀的百姓的在天之灵,但为了欺上瞒下,也为了邀功请赏,也许更是为了愚弄和欺骗善良纯朴的沧州人民,却丧尽天良地把无辜的百姓打入死牢顶罪。于是乎以破获特大杀人犯的办案人员以神速地破获了特大杀人案,而得到了上级的通令嘉奖;主管此案的上级部门也因领导破获杀人案有方受到更上一级的重奖;党的喉舌-----沧州电视台和所有新闻界的“无冕之王”也因及时报道这此特大的杀人案受到表扬、得到稿费,而几十万纯朴善良的沧州人民也被这起伤天害理的虚假新闻蒙在鼓里至今,甚至还要对“人民保护神”的神速破获特大凶杀案拍手称快赞不绝口。

    更为令人遗憾、可悲、可怕,甚至啼笑皆非的还是这起典型的官打民挨冤案即使在尘矣落定后,受害人王兰歧在警察老爷的淫威之下也不敢追究公安机关的责任,公安机关不但不立即纠正此案做出赔偿,却要对我这个“多管闲事”的人开刀!在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的眼里,只要再把我这个多管闲事的呆子摆平了,就是把人民杀的血流成河,也会被当作英雄受到上帝的奖赏!这事情太明了不过了,要是我不干涉此案,不向有关部门反映真情,这起天大的冤案肯定会不了了之,充其量王兰歧不过是在死牢里再关上个三年五年,或十年八载,只要受害人不敢追究,时过境迁人们也就淡忘了。(而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曾有多少悲惨、不堪回首的过去,人民会淡忘过呀!?)也怪我这个不识时务的呆子,却要坚信我们的中央电视台是匡扶正义的“无冕之王”,坚信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一定会关心“国家主人”的生死,即使在王兰歧无罪释放后也不肯罢休,不仅在网上为其喊冤不算,还要到市、省、中央政府方面请愿,这旧事重提岂不是要把这起已经盖棺论定的特大冤案又要在阳光下暴光吗?沧州制造冤案的公安老爷们自以把这起已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的惊天冤案彻底摆平,只有加大对我的迫害程度,使我像王兰歧一样也哑吧吃黄莲有口说不出,或有苦根本就不敢说,才真正会使王兰歧的冤案石沉大海,就会掩盖他们的滔天罪行,他们就可以继续头顶着国微,肩扛着盾牌到处招摇撞骗,他们就会在沧州再次发生特大的杀人案的时候,再一次地把任何一个百姓当作下一个杀人犯的替罪羊!用无职无权的老百姓的生命来当侦破不了的特大案件的替罪羊;用百姓的屈辱和鲜血及至生命来祭祀警察老爷头上的国微,这对于沧州的少数警察老爷们是再轻车熟路不过了!在沧州市公检法无缘无故地在光天化日之下枪杀无辜的人民的恶性事件绝非一件两件!?

    简而言之,在这里,在沧州这块土地上,人民群众在恶警的势力范围内难道就是任意宰杀的奴隶吗?为什么在国际社会人被虐待了就会遭到全世界的关注和谴责,而在中国人的生命被恶警们肆无忌惮的剥夺了却鸦雀无声?试问:下一个杀人嫌疑犯的罪名,又会降临在哪位无辜百姓的头上?

    据悉,在沧州辖区内的任邱市,也发生了与王兰歧冤案如出一辙的案件。

    赵守海现年四十岁, 96年被当地公安部门以涉嫌杀人予以逮捕,四次判处死刑均被中院和高级人民法院驳回或发回重审关押至今(妻子与其离婚,其子失学)。经向赵守海母亲(崔海涛电话0317-2224398)了解证实在儿子超期关押的七年时间里,曾多次到市、省、中央检察、信访等职能部门上访未果!?“对每一个事件态度都无不是在检验和衡量着你的道德水平和对人生的理解。都是在区别你与禽兽的差别。”

    更令我遗憾、失望、困惑、痛心的是赵母亲对政府的几近绝望的一番话:“我这七年的时间里找了所有的部门,我也知道互联网,但是每天上互联网的人解决不了我儿子的冤案,能够解决冤案的人上了互联网,也不管老百姓的死活!”

    谁没有父母,谁又没有妻儿老小,假如你们被刑讯逼供成为杀人犯,你们会有何感想,假如你们的母亲眼看着自己无辜的儿子被打入死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时刻气绝身亡,你又会作何想?假如你们的父亲在失子丧妻的双重打击下,折磨成了一个丧失思维的疯子,你们会不会像今天这样的无动于衷?假如我们不把王兰歧的冤案当作沧州乃至全国的最后一个典型案例而努力奋斗的话,还会有多少类似王兰歧样的冤案发生?屠杀百姓的真凶正在逍遥法外,无辜的百姓正在蒙受着杀人的耻辱,被这起冤案夺去了生命的母亲的冤魂正在这个贫脊苍凉的土地上哭泣,然而中国政府和媒体视自己的骨肉同胞于不顾,却要在世界扮演一个保护人权,维护正义和民主自由的斗士,去谴责美国士兵虐待伊拉克战俘,真可谓是“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呀!

    正如鲁迅所说的,“纸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的事实”。当凶手统治了生活,正直人唯一的归宿就是监狱。 从中国发生的公安机关把无辜的百姓打入死牢,至到酿出人命血案(至今还有无辜的百姓被关在死牢)到美国士兵虐待战俘相比较,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胳膊 往外拐”的美国士兵将自己的战友“出卖”给世界后,立即得到整个世界的重视,并中止了虐待事件的继续,而后者从96年发生伊始,到98年我向中央电视台和著名的<南方周末>以及大陆的最高领导人反映之后,(却发生了受害人母亲气绝身亡,父亲被逼迫成为了精神病人)悲剧持续上演了整整地四年的时间,至到发生了人命血案也不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在大陆至今还有被关押在死牢里七年之久的无辜百姓?倘若中国政府对如此“微不足道”的虐待事件都能够像美国政府那样的调度重视重视,又怎么会到今天的死牢里还关押着无辜的百姓?)倘若美国的最高领导人和全体的美国人民不竭尽全力地维护自己的世界形象,“眼里不 沙子”的世界媒体连比起大陆明火执仗的屠杀人要轻微的多的虐待事件都“小题大作”,美国又怎么会成为邪恶轴心们谈虎色变的“世界警察”,又怎么会成为整个世界众望所归的人间天堂? 西方的法律有这么一句话说“对一个人的不公是对所有人的威胁”,毕竟虐待一个人要比明火执仗地屠杀一个人(是对全人类的挑战)更应该遭到全世界的谴责,都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希望整个的世界都来关注至今还押在大陆死牢里,随时都有被屠杀危险的赵守海!都来为被恶警们迫害致死的王兰军母亲申冤!

    请允许借此再次请求世界人权组织和一切有良知和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关注大陆那些生存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和正遭受着打击和迫害,以及还关押在死牢里的人们!恳切地请求中国政府和正在严厉地谴责美国士兵虐待伊拉克士兵的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们,还是收敛起自己那竭力扮演正义的角色,关注关注那些被打入死牢、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无助的无辜百姓吧!试问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的监狱里还关押着无辜的百姓?还有哪个国家的冤魂随风飘荡?试问在这个世界上哪个政府最不人意,最没有人权,哪个国家最不民主,最应该受到全世界的谴责?想必无须我在此赘述。

    另外,因向有关部门举报原沧州市新华房管所马桂臣的犯罪行为,马桂臣不仅没有得到法律的应有惩处,逍遥法外的马桂臣更是变本加力、有恃无恐地对我进行了长达十年的残酷迫害,竟然到新华法院起诉我名誉侵权,而新华法院2003年12月15日也急不可待地判我向马桂臣陪礼道歉。我于2004年1月30日依法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法庭延期审理。

    引号中的蓝色离休均是摘抄。

    郭起真 Fmail:[email protected]电话0317-3077580,0317-8950065。QQ88239920

    2004年5月6日

    http://www.chinalong.net/

    https://sina.servepics.com/03http-qqq.f5Fn5SFZZ.ncb/ntQ-yQM/W5FGnS--/fetch.cgi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起真给中央电视台的第二封公开信
  • 郭起真蒙冤十年------且看郭起真是为民请命,还是颠覆国家政权?
  • 郭起真:给胡总书记和中央电视台的公开信
  • 郭起真蒙冤十年,再燃迫害高潮! 顺将此案转今天在沧州市召开的人大会会议的全体代表!
  • 郭起真又遭起诉!
  •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
  • 郭起真全家六日上午在市委请愿(图)
  • 郭起真又遭捕 第三次卖肾急聘律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