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崩盘手:破"神"立"实"是民主运动中不可获缺的根基
(博讯2004年5月05日)
    崩盘手(湖南)

     五一节这几天总是阴雨连绵,老崩也懒得出去走动,于是坐在家里翻了翻书柜,又找了几本70年代中共处于极左时代的理论书籍看了起来,只不过老崩此时看书的心情是愉悦的,而并非让书中宣教的义正词严、雷厉风行的抨击与批判使心情澎湃、热血沸腾。 (博讯 boxun.com)

    书中的“马列主义者”对于当时处于改革打破马克思恩格斯个人神话的伯恩斯坦定性为反社会主义的一面黑旗、反革命的开山鼻祖;可回到你我生活的现代世界政治环境中,让伯恩斯坦带入“歧途”、走求真务实的各国社会民主党已经成为替代共产党的左翼政治力量了,而世界上除了极个别还处于独裁的国家,坚持万古常青马列主义原则的“共产党”的政治影响力已经逐步弱化,甚至已经在大部分的民主国家及地区消亡殆尽了。

    当然苟延残喘的中共在这个共产主义气息逐渐淡化的国际政治舞台上暂时还能够以一面“红旗”出现,其笼罩在头上的所谓“经济腾飞”“安居乐业”“和平共处”“对外支援”等虚幻的光环足以使其他的共产独裁难兄难弟们不情愿的把头把交椅让出来(当然现在北韩的金二世皇帝早已跃跃欲试想要坐一坐了)。究其根源还是在于中共在被动的情况下进行了一些换汤不换药的改革,尽管没有触及到中共政权更替的核心,但许许多多对于中共来说割肉切肤的变革已经让生活在这个腐朽摇摇欲坠朝代中的国民感到了民主、自由、法制的力量,从而也有一大批走出思想桎梏的国民来审视、反思中国的现状与现状产生的根源所在;中共常把这些人群归于“反动”一派,这种做法颇有当年马恩列及其追随者批判伯恩斯坦的手法。

    提倡民主、自由、法制的群体在中共的抑制下成长着,各个阶层的国民也陆续接触到了这些政治组织(成熟后的组织已经成为了海外中国的民主党派),于是在政治上也出现了久违的、实质性的“百家争鸣”现象,大家的共同目的就是让民主、自由、法制的春风重新沐浴受独裁笼罩已久的中华大地,当然民主运动在不久的将来成功的话,接下来的必然结果就是中共交出掌控的权利然后也成为政治家族中平等的一员。此时或许有人会说,中共下台之后的命运必然是立刻消亡,哪有会成为政治家族的一员的资格呢;其实有这种想法的人过于把问题绝对化了,一个政党的萌生、发展、衰败、消亡都有过程,或许在中共这个政治组织在下台后才会有痛定思痛的勇气,政治气候的猛然突变也才会让中共这个政党的领导层有破旧立新的力量去实质性的“修正”其永恒不变的某些马列毛邓真理以适应当前日新月异的世界潮流;当然如果那时候中共还依旧采取缩头乌龟的态度来逃避审视自身与现实,那中共这个政治组织的消亡则是必然趋势。

    与此同时,作为提倡恢复民主的人士、组织不能把过多的感情色彩掺杂到纯洁高尚的政治运动中去,何况我们所宣扬的透明法制社会也不允许这种现象存在;我们不能以“中共没有真正审视过自己 但依旧可以执政多年”为借口来逃避民主运动自身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一些盲点,我们只能用中共来作为民主运动借鉴反思的一面镜子,培养起一种敢于挑战自身、随时修正错误的勇气。古语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以前在红色恐怖的年代,民主运动在艰难中匍伏前进,在保证自身架构、体制、政治方向规整无误的情况下发展着;而现在大部分了解中国实情的国民都可能站到发展民主潮流的一边时,我们更应该不断的完善自己,不要用所谓的“老祖宗”“领袖导师”留下的条条框框把自身有意无意的囚禁而拒绝自身的更新换代,犯下与中共类似的致命错误;有些海外民运人士在实际工作中也有着脱离实际、离开本土人云亦云的动向与趋势,在离开中国后只学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并没有进一步贴近研究对象及在基层实际工作中体会民主运动的重要性,回想因归国研究民主动向而被中共关押狱中至今的杨建利先生及从事民主活动、曾归国研究工运的吴弘达先生、援助艾滋病患者群体的胡佳先生,是否有部分民主运动的正统理论派人士也会感到自身在无形中缺少了些什么。

    说这样的话容易,可真正能够做到却是极少,特别不可否认的是,这也与中国人某些有待反思的传统理念在不知不觉中被传承有着不可割舍的关系: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其后果可能导致理念、观点的近亲繁殖发展而变得停滞不前)、敌不动我不动(好逸恶劳的待天吃饭只能让后来者居上超越自己)等,这些在国人思维中的潜规则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屡见不鲜,无论是封建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都没有断绝过,类似这种“不能动祖宗牌位”、“不能数落祖宗的不是”“儿孙们一定要听祖宗的话”“祖宗的话就是福泽子孙后代的永恒家训”的态度与做法是否已经在中国民主运动中产生,老崩相信部分冷静的人士已经有所察觉和警惕。

    民主人士常常会把美国作为学习的榜样,这是较好的,因为纵观美国的历史,无论是总统或大党派的领导层很少会在同样的问题上犯两次错误,这可能与美国国民的政治素养不无关系,但这与美国政治组织内部健全的、不流于形式的竞争、改革机制却密不可分;而在中国这个被皇权、神权统治了数千年的国家进入“现代社会”后,再看似完美无缺的自我审视、自我批判制度总会众人脑海里的“君臣上下”关系被撕裂的体无完肤,所以回顾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无一例外的都是打破一个神,结果又把一个新“神”供奉上了神坛,而这个由人变成了“神”的神仙自从上了神坛接受了信徒的顶礼膜拜香火贡奉后就不再理会世事,停止了先前的忧患意识反思及自身变革,而此时此刻一种被“神的完美感”笼罩装饰的病毒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侵蚀着这座刚刚被众人树立起来的塑像,之后也很简单,这座“神像”的垮塌也将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由于现在的民主运动还处于尚未成功的阶段,所以这种“神化”过程还比较隐秘、缓慢,从客观的角度来说,就现在培养这种神化的“土壤”(部分内地国民的奴性)还不充足;可一但民主运动在中华大地取得成功,就很难说没有重蹈覆辙的可能性了。国人开玩笑时常说,喜欢拿镜子照别人,其深层意思也就是反映了可悲的自我陶醉者的丑态;民主运动中产生了某些诸如此类的弊端,也应该有勇气自我脱去神化的外衣然后重新的正视面对,而非刻意的一再掩饰、甚至视而不见;不要在我们自身指责独裁者、独裁政党组织的错误时,在不自觉中也与其犯了同样的错误。

    立足实质、远离神化这种意识应该被广大民主运动人士重新强调,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行动001: 评云飞扬--不要把六四作为分界线 和崩盘手--辩证的看待
  • 崩盘手:应避免民运工作中的盲点死角——六四时间十五周年祭5
  • 崩盘手:辩证的看待“六四”作为分界线的意义——六四事件十五年祭4
  • 崩盘手:全民普选决定中共的“人民”使用权
  • 崩盘手: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六四事件十五周年祭3
  • 崩盘手:鲜血渲染的真实——六四事件十五年祭2
  • 崩盘手:迟到的一束百合花——六四事件十五年祭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4)——粪青是否是老一辈革命者的继承人
  • 崩盘手: 呜呼哀哉 论猫坛的倒下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3)——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悲哀》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2)——从病不起死不起看中共人权的虚伪性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五千元抚恤金与两万元墓碑
  • 崩盘手:与国内粪青浅聊反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