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崩盘手:全民普选决定中共的“人民”使用权
(博讯2004年4月28日)

深夜随笔

     前几日惊闻全国“人大”里的遗老遗少们决定香港2007特首、2008年立法会依旧采取中央钦点方式,今日又看到了四川资阳某区“人民”政府不顾底层劳动民众的死活,执意收回其维系基本生活的三轮车的新闻,不由得颇多思绪萦绕,深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博讯 boxun.com)

    中共号称“人民”的代表,当然这种称谓的根源在于50多年的那场所谓的“解放”,于是中共自50多年前窃据“代表”一职为人民“操劳过度”直到今日,其实这种“代表”的名号到底是人民赐予的还是中共自封的,相信中共心里最清楚;随之而来的就是中共全权掌控的各级机构、政权运作主体通通的加上了“人民”二字,大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

    可中共终究是个红漆马桶外面光,挂着金字招牌挡不住里面的腐烂恶臭;坐在各级机构的官僚老爷们又有几位真正来自基层百姓呢,如今就算是封建社会的微服私访也是变得大张旗鼓的流于形式,上级官僚们在田间地头、厂矿企业时,身后跟着一大帮子下属陪吃陪喝(人民的纳税买单的饭菜最可口),甚至还有不少的余兴节目(这点可不是老崩的异想天开或造谣惑众,广东省和上海市的某些领导夜生活的精彩靓照至今依旧在国内某些网站里摆着呢),这些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自然干不出什么对于平民百姓有益的事儿出来,当然没有体会过百姓现实疾苦的中共官员们总是会把制定出来的所谓利民政策装扮的格外眩目晃眼;金玉其外,败絮其内,一批批的上访诉苦、上街游行的城市民众、失业工人、贫困农民又能为这样的好政策加上什么样的注解呢。

    “人民代表大会”,好正宗的一块老字号,这可能算得上是中共祖上留给中共子孙后代最有价值的一样东西了;有利于中共的,通过人大造几条“法律”肯定下来,不利于中共的,通过“人大”小动笔墨删除完事儿(当然煞有介事慎重的门面工夫也要装装),如果法律与宪法相抵触,没有关系,修改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对于人大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也是家常便饭,毕竟人大这个橡皮图章本就是起这个作用的。不过奇怪的是,人大人大,可里面上至“人大主任”,下至普通“人大代表”,怎么翻过来倒过去的看,不是红顶商人就是中共官员,就是百姓在其中找不到踪影,偶尔发现一两个,也是在进入人大前在衣食无忧的单位火线入了党的。

    公检法、税务工商城管等,当然这些单位名称上都有“人民”装潢着,不过至于对于人民如何,与所谓万恶的“解放前”有何区别那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每次上级领导一时兴起来检查、视察工作时,公检法里的公务员们突然对民众表现的那种“亲切友好”确实让不少百姓直起鸡皮疙瘩,甚至让某些百姓有种“换了人间”的错觉,不过还好,这种短时间的颠倒黑白只是在上级领导来的时间里才会发作,不然的话,不少的百姓还真会因为到大街小巷里敲锣打鼓的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了。

    现在中共在国际压力下提倡了知识产权,老崩也很奇怪,“人民”这一称谓被中共无偿使用了这么多年,是否也应该还给人民了,至于以后中共能否再次启用“人民”二字来为自己的脸上贴金,那完全可以来一次全国公民选举;在内地,选举只是一种形式,更不会有什么实质性质的东西来让百姓选,当然留给百姓选的都是中共官僚们吃过的残羹剩饭而已;可老崩觉得人民普选决定是否收回“人民”二字的使用权确实势在必行,中共逢人便说为“人民”干实事谋幸福,可挂羊头卖狗肉让多少平民百姓在“解放”数十年后依旧流离失所、痛不欲生、有冤无处诉;如果中共有信心有胆量认为这几十年来都是真正为普通老百姓办事儿的话,大可以开展这次普选,假如全国百姓超过半数同意中共继续使用“人民”的名义,那以后中共不需要在国际上正气凛然的为自己糟糕的人权记录争的面红耳赤了,只要把这次的选举结果告知那些提出动议的国家与国际组织就行了,毕竟事实胜于雄辩嘛,到时候人民的信任一定会是一面最好的坚不可摧的挡箭牌。

    不过选举的结果恐怕此时此刻谁都清楚,对于这个烫手的山芋,中共也只能可望而不可及,毕竟万一因为办这件事儿而连带出更多更深层次的麻烦就不好了,中共不是向来都是以“安定团结”、“全民住口”“抛开法律一切跟党走”为治国的第一要务的吗,呵呵。

     崩盘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崩盘手: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六四事件十五周年祭3
  • 崩盘手:鲜血渲染的真实——六四事件十五年祭2
  • 崩盘手:迟到的一束百合花——六四事件十五年祭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4)——粪青是否是老一辈革命者的继承人
  • 崩盘手: 呜呼哀哉 论猫坛的倒下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3)——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悲哀》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2)——从病不起死不起看中共人权的虚伪性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五千元抚恤金与两万元墓碑
  • 崩盘手:与国内粪青浅聊反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