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博讯2004年4月19日)
    按:刚刚写完《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其中大量篇幅涉及“异议人士问题”、“媒体问题”和“公民上书”、“签名活动”。经过对这一期间中国人权状况的再三整理和归纳,我觉得有更进一步探讨的必要。这篇文章也是我与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天下纵横”节目即将进入访谈过程的个人提议,希望以此鼓舞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一、大陆知识群体的负面维权背景 (博讯 boxun.com)

    负面背景仍然是来自当局的司法恐怖和明文禁令及其现实行动。其中包括:

    (一)司法恐怖

    1月~4月期间,刘京生、桑坚城、郑恩宠、蒋美丽、王炳章、何德普、吕加平、曹思源、罗永忠、欧阳懿、南卡、巴科查、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胡佳等16名大陆人士,或者被拒绝保外就医,或者被拘留(其后获释),或者被拘捕、被判刑或维持原判,或者被虐待或被跟踪、监控和非法绑架,这些实实在在的司法恐怖给我们造成的压力不亚于2003年。在2月下旬(全国“人大”前)和3月初(全国“人大”中),北京公安局出动数以千计的警察,严密监控或者禁锢异议人士、家庭教会信众和拆迁上访户。另外,最引人注目的是,1月28日,国际组织“大赦国际”公布2003年度报告,该报告称,在中国至少有54人由于发送电子邮件、设立网站或是在网上传播倾向民主的信息被监禁。这个数字比2002年激增了60%。3月11日,国际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公布2003年度报告,该报告称,在全世界被监禁的136名记者中,有39名在中国,有29名在古巴,中国继续成为全世界监禁记者最多的国家。

    (二)明文禁令

    2月初,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联合下发《关于对管办分离和划转报刊加强管理的通知》。2月25日左右,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向中国主要因特网渠道的主管人员传达禁令。2月下旬两会召开之前,《新浪》、《搜狐》、《网易》和另外几个网站被当局责令停止进行网上直播、翻译外电新闻以及在网上采访学者、艺术家和其他专业人士的活动。一些跟新闻有关的聊天室也被关闭,这些网站的管理人员被当局要求只能把新华社作为消息来源。2月底,中宣部发布文件,禁止媒体炒作反映农村真实情况的书籍《中国农民调查》;与此同时,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被定为“头号大右派”的章伯均之女所写的回忆录《往事并不如烟》也被禁止炒作。3月初,当局颁布了新的法律加紧对因特网的控制,新法要求中国所有的11万个网吧必须使用一个特殊的软件,这个软件可以阻止人们进入被官方认为是有害的或是有颠覆色彩的网站。此外,还有数千名执行特殊任务的警察在网吧巡逻,监视网站的活动和来往的电子邮件。

    (三)现实行动

    一个是针对互联网,一个是针对传统媒体。其中,互联网方面:1月15日,《公民维权网》设立者李健的“民间个人网站维权第一案”诉讼失败。2月底,当局强行关闭内蒙古的一个文化历史论坛网站。3月初,全国“人大”以来,当局又封锁《亚洲华尔街日报》和《德国之声》的网站。3月11日和3月14日,当局又强行关闭两家为互联网用户停供个人网志服务的博客网站。另一个,传统媒体方面:为了加强宣传管理和统一口径,截至3月中旬,当局总共关闭了677家党政机构经营的报纸,这些被关闭的主要是县级市党政部门主办的报纸和行业报纸。《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东方早报》、《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外滩画报》、《财经》、《新闻周刊》等相比之下略为敢言的媒体经常遭受人事、行政乃至刑事迫害的官方压力,3月19日的“南都事件”(即程益中被捕事件和喻华峰、李民英被判事件)对此体现得最为残酷和狠毒。

    二、大陆知识群体的正面维权抗争

    尽管维权背景如此恶劣,但是随着网络组织化、网民扩大化、信息民间化的趋势性发展,透过对个案和政策的关注,如今我们欣喜地看到,大陆知识群体正面维权抗争的规模数量和务实程度较之2003年都有所进步。其中包括:

    (一)两会前后的民间提案

    其一,“丁子霖等六四难属提案”:2月22日,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周淑庄、李雪文、徐珏、杜东旭等124名六四难属发出《致十届二次大陆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公开信》,呼吁他们就1989年六四事件向大会提案,要求重新调查六四。

    其二,“蒋彦永提案”:2月24日,曾以大无畏的勇气揭露SARS真相而享誉海内外的北京解放军301医院外科医生蒋彦永,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政协、中共中央政治局、国务院,建议当局为六四正名。

    其三,“北村等大陆学者提案”:3月5日,北村、毕竟悦、陈永苗、崔卫平、范亚峰、贺卫方、郝建、季卫东等30名大陆学者发出《完善我国宪法人权保护条款的建议》,提出对宪法的18项修改建议,并建议应适时建立恰当的违宪审查制度。

    其四,“郑贻春提案”:3月3日、3月5日、3月9日、3月10日,辽宁异议学者郑贻春接连提出四个民间提案,包括《反对三个代表入宪》、《取缔刑法第一百零五条》、《对于建议性批判意见实行国家奖励》、《建议制定<政党活动法>》。3月13日,郑贻春又提出另一个重要提案--《恢复法轮功的合法地位》,这个提案要求当局对遭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给予应有的国家赔偿,要求江泽民及中国共产党必须向包括“真、善、忍”信奉者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表达他们对于自身罪恶的应有忏悔。

    另外,具有民间倾向的部分官方人士也在此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敢言提案。例如:1月下旬,广东省多位政协委员联署发起提案,要求广东先行一步,废除缺乏法律根据的劳教制度。3月初,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民盟主席、原北京大学校长丁石孙教授提出对镇压法轮功的异议。其余者,还有大量的个人性、地区性的“公民上书”,例如:1月下旬,湖北省潜江市前任人大代表姚立法因质疑当地人大选举过程不公,向全国人大常委会递交申诉书,请求针对潜江市人大选举行为进行特别调查,等等。据我搜集调查所知,此类上书在全国各地层出不穷、难以数计,尤其以北京、上海、四川、湖南、湖北、广东为甚。

    (二)此起彼伏的签名活动

    其一,“刘飞跃等湖北随州市民签名活动”:1月14日,湖北省随州市教师刘飞跃把抗议任意抬哄药价的联署信寄到北京各政府部门,呼吁中国政府照顾农民和贫民在医疗上的负担。刘飞跃过去数月在随州市街头收集了500多个签名,这是由网上走入网下的街头签名活动。尽管刘飞跃本人还是中国民主党成员,但是他的此次签名活动却“非常意外”地受到中国媒体的大量报导和转载。

    其二,“刘晓波等大陆人士签名活动”:2月1日,刘晓波、王怡、余杰、包遵信、茅于轼、丁子霖、蒋培坤、刘荻等102名大陆人士发起题为《要求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作出法律解释的呼吁信》的签名活动,强烈呼吁释放杜导斌,要求清晰解释中国法律中的“颠覆罪”,结束“以言治罪”的历史。

    其三,“张祖桦等大陆学者签名活动”:2月下旬,张祖桦、叶航、新望、赵农、赵楚、余杰等44名大陆人士发起题为《民间教育提案》的签名活动,呼吁政府加大义务教育经费投入,落实义务教育,保障公民教育权利,并提出资金的筹集可以通过开征教育税或发行教育特种债券来解决等建议。

    其四,“声援蒋彦永上书签名活动”:3月7日,来自世界16个国家和地区的50名“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主要负责人,联名发起题为《“声援蒋彦永医师,为六四正名”全球签名活动公开信》的签名活动,其签名速度与签名规模为历史所罕见,目前已达至6000人左右,诸多大陆人士积极参与该活动,掀起六四十五周年的民间维权浪潮。

    其五,“营救丁子霖等六四难属签名活动”:3月29日,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发起题为《请关注被捕的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签名活动。3月30日,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又以《Petition Letter on Behalf of the Tiananmen Mothers Ding Zilin, Zhang Xianling and Huang Jinping from the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re (ICPC)》的英文版形式,面向国际社会征集签名。当天,刘晓波等11名大陆知识分子又发起题为《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的签名活动。3月28日~4月2日,在此六天之内,就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及与之紧密相关的文章共计25篇,相关报道共计29篇,相关签名呼吁信共计2封,相关联名公开信共计2封,相关声明共计7封,相关访谈共计6次,相关游行共计1次,相关会议共计2次,诸多大陆人士积极参与该活动。该事件在美国官方及海外、港台、大陆民间的共同努力之下,很快取得实质性进展。
═══════════════════════════════
简介:杨银波,原籍中国重庆,系中国大陆作家、社会活动者,国际笔会中国分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主办《百年斗志周刊》。

    邮件:[email protected]杨银波文集:www.boxun.com/hero/yangyb/1_1.shtml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