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林:共产党人的上帝
(博讯2004年4月16日)
    

     基督徒的上帝是耶和华,穆斯林的上帝是安拉。 (博讯 boxun.com)

     然而共产党人的上帝是谁?是马克思恩格斯?是列宁斯大林?不是。是老子?是孔子?更不沾边。共产党人内心深处真正的上帝,就是:财、色、酒、气!

     共产党人贪婪财物的程度,是世所公认的,为了一点点财物,他们不怕流血牺牲,不怕遗臭万年,不怕害尽天下人。共产党人好色,也是举世闻名。过去的共产党干部,通常利用职权强奸、霸占一些女下属,现在一般的共产党干部,文明一点了,普遍养二奶三奶四奶。

     共产党人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喝酒最多的群体。全世界的烈性酒,一半以上都被共产党人喝掉了,而世界上最昂贵的法国烈酒,XO一类的,现在几乎就是为共产党人生产的。一般的共产党干部,中午喝半斤白酒,晚上再喝八两白酒,是例行公事。他们喝的白酒,比美国人喝的牛奶还要多。他们一年到头都是晕乎乎的,所以普遍智商低下,不能深刻思想,并且祸及后代。

     马克思主义,就是煽动人类互相仇恨的仇恨哲学。共产党人不仅互相仇恨,更是仇恨全人类。他们总想奴役所有人,践踏所有人,毁掉所有人。共产党人信奉的生存哲学,就是斗争哲学。年年斗,月月斗,天天斗。一直要斗到地老天荒,人类灭绝。

    

     共产党人从来就是唯物主义者,从来就是财色酒气主义者。不同时期的共产党人,也许会把这四个欲求的顺序摆的不一样,但是一般不能脱此窠臼。比如毛泽东时代,仇恨是第一;改革开放初期,酒是第一。

     很多受到共产主义病毒毒害过的人,都相信共产党的宣传,不假思索的以为,共产党人夺取政权,靠的是思想信仰,靠的是大公无私的奉献精神,靠的是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完全错了!共产党人和太平天国暴民一样,根本没有任何信仰,完全是在财色酒气的驱使下,在致命的威逼下,为了可以侥幸地活下去,才冲锋陷阵,尸横遍野!

    只要看看苏联共产党人,在失去政权以后,没有一个共产党员挺身而出,为共产主义理想自愿献身,没有一个自杀殉道,就可以明白。而中国人一般以为专制腐朽无能的清王朝,许多人自愿用性命捍卫它,失去政权后依然有人为之殉情,甚至当时首屈一指的国学大师王国维都要跳进昆明湖自尽!

    只要看看中国共产党人,个个腐败、贪污勒索,就可以明白,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人,会为了共产主义,或者为祖国为人民,献出任何东西。连一分钱都不愿意献出,何况珍贵无比的生命!

    我亲口问过许多老红军,他们都告诉我:他们都是从共产主义尸体堆中爬出来的,几乎没有一个是自愿参加共产党红军,几乎都是被迫的!

    

     共产党人当年冲锋陷阵,决不是为了什么共产主义理想,而是为了不被处决!不服从命令去冲锋,100%会被处决,而服从命令去冲锋,则可能有一部分人活下来。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被强征、被绑架的奴隶兵!

    他们之所以不敢集体反抗,是因为他们之间互不信任,是因为他们本来就资质低劣,个个都象禽兽一样自私自利,只想牺牲别人保全自己!是因为中共中央不间断的残酷清洗运动,彻底灭掉了所有人的反抗意志,逼迫所有人都虚伪地宣誓信仰共产主义,永远不敢叛变,否则千刀万剐,就象黑社会被绑上了贼船的土匪,除了死亡就别无任何退路!

     什么黄继光、邱少云,什么雷锋、王杰,都是千万个共产党人中间硬找出来的宣传品。只要看看现在共产党人普遍的贪污腐败,几乎没有纯洁不染的,就可以证明:那几个人都是毫无代表意义的特例!

     真正的共产党人,几乎都象王怀忠同志、陈希同同志、程维高同志一样,个个都是腐败、腐朽,唯利是图,贪婪狡诈的!共产党人不符合这个定律的,自从这个组织成立以来,始终不到1%!

    

     共产党人至始至终,都是贪财、好色,贪酒、好斗的!共产党人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最杰出的榜样,最生猛的野兽!

     即使在全民抗击日寇的艰难时期,毛主席依然沉缅于酒色玩,经常连打三天麻将,还要搞延安整风,杀掉一大批他不喜欢的、惹他生气的人!

     毛泽东一生中挥霍浪费的钱财,超过了古今中外任何一位帝王的10倍以上!他还强奸过几千个少女,他还喝过几万瓶茅台酒,他还害死过几千万个中国人!几乎都是古今中外世界之最,他简直就是财色酒气之神!

    但他最恶毒之处还在于,他在这样做的同时,却欺骗全世界、全中国所有人,要求大家学雷锋、学邱少云,为满足他进一步的财色酒气贪欲,都去忘我牺牲!

    

    张林2004/4/16蚌埠。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共产无期徒刑党
  • 张林和任畹町关于联名信的误会
  • 张林:质问中共
  • 张林:传销与共运--商业邪教与政治邪教
  • 张林:罗永忠与洪哲胜
  •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 张林: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张林:世界上最小的囚车
  • 张林:中国怎么可以与印度相比?
  • 张林:盘古乐队--中华民族歇斯底里的怒吼
  • 张林:连宋的最后豪赌
  • 张林:啊克拉玛依!
  • 张林:守护正义
  • 张林:真正的中国富豪
  • 张林:阿扁赢了!台湾赢了!中国赢了!
  • 张林:中国是基本发达国家吗?
  • 张林:一个中国人值多少钱?
  • 张林:中国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 张林:苦难的中国人(续)
  • 杨银波:张林访谈录
  • 张林:啊克拉玛依
  •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 张林:拾破烂的
  • 张林: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 张林:下岗工人
  • 张林:美丽的女死囚
  • 广州交警大蛀虫张林生受贿400多万被判死刑
  • 张林: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