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枫晴:不一样的天空--惊闻丁子霖妈妈等三位天安门难属被捕
(博讯2004年4月16日)
    3月28日,也就是丁子霖妈妈等三位天安门难属被公安带走的那一天,加拿大警方宣布日前在丛林里发现的弃尸经DNA证实就是失踪多时的华裔9岁小女孩张东岳(CECELLIA ZHANG)的尸体。小东岳是在去年10月被人翻窗进屋把她从睡房里偷走的,她的妈妈第二天想叫醒她上学时才发现她失踪了。小东岳失踪后,多伦多警队投入大量警力并且出动直升飞机作地毯式搜查。很多市民和机构则义务帮忙寻找小东岳,张贴寻人广告。在多伦多,不管你到餐馆、商场还是学校,到处都可以看到小东岳那天使般的照片。警方怀疑小东岳是被绑架的,小东岳的父母,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肝肠寸断地出现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他们时刻准备变卖房子,只要可以赎回女儿,倾家荡产也愿意。当父母的,哪一个不是这样子,谁愿意看著自己的孩子去送死呢?后来警察和市民一起筹了几十万,等著绑架的人来要钱。其实,那时候小东岳已经横尸荒野了。

     小东岳失踪不久的时候,有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在网站上质疑警队浪费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在一个小女孩身上是浪费纳税人的钱,而且还列出一堆数字,包括一个警察OT(超时工作)需要多少钱,来证明警队的愚蠢。当时我就想:要是失踪的是他的孩子呢?他还会这么说吗?一个孩子就不是人?一个小女孩不是人?一个中国的小女孩不是人?还是一个普通中国老百姓的孩子不是人?或许,人在一个漠视生命的国度里生活久了,也就变得麻木了。 (博讯 boxun.com)

    也许是小东岳冤魂不散,经过几个月的大雪,她的残骸居然被发现了,虽然,没有人愿意相信那就是她的尸体。当天多伦多的所有媒体都头条报道了这则新闻,CTV平日很冷静的新闻主播在报道时因为梗咽而说不下去;多伦多市长即时向小东岳的父母表达慰问,并且说那天夜里,他和多伦多所有市民的心都会和小东岳的家人一起哭泣。这几天不断有市民带著孩子拿著鲜花玩具冒著风雨到小东岳家门口或者发现她尸体的地方致祭。3月30日本来是小东岳的十岁生日,小东岳的父亲含泪向公众致谢,并且读了小东岳在世的时候写的一些愿望,其中包括希望世上所有人都得到平等。昨天下午在上课前,我的教授同学居然自觉先为小东岳默哀,几位医学院的同学更表示担心小东岳的父母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希望他们可以得到好的心理辅导,另一位同学则说这几天的气氛让她想起911。那一刻,我是那么直接地感受到生命的尊严和人性的善良。

    15年前6月份的一个夜晚,在中国,一群母亲也象小东岳的父母一样,盼著他们的孩子回家,从北京回来,从天安门广场回来,从他们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回来,可惜,她们等来的只是尸体,有些甚至连骨灰都等不到;后来,又有一群母亲忍受著委屈,承担著里里外外的压力,等著孩子从监狱回家;再后来,一群日益年迈因为思念孩子而百病缠身的母亲,等著被放逐的孩子从国外回家,有的最终等不到,带著遗憾和对孩子的思念离开了人世。15年来,中国没有一位政府官员象多伦多的市长那样说过他的心会跟这些失去孩子的母亲们一同哭泣,没有人可以在孩子们被杀的地方自由地摆放鲜花拜祭。相反,当母亲们在15年前失去孩子的时候,当他们的亲人一夜之间被定性为“暴徒”“反革命”的时候,她们没有表达悲痛的权利,没有辩护的权利,甚至没有在每年的祭日点燃蜡烛流泪的权利。

    这些中国大地上的母亲们,如世界上任何一位母亲一样疼爱自己的孩子,她们都不希望去赴死的是自己的孩子。89年天安门广场上那幅大大的标语:“妈妈我饿,但我吃不下!”曾经刺痛和感动了天下多少父母的心。多少本来到广场上找寻孩子的父母,因为看到标语,含泪离开了。因为他们不愿意拖累孩子,他们明白孩子们的爱国心。多好的人民,多好的父母!怎么可能忍心用枪炮去对准这样的老百姓,这些父母的孩子呢?从小到大,谁教育我们要为国家为人民献身的?如今食也绝过了,身也献了,15年后的今天,还要如此对待死者这些年迈的母亲和孤苦的妻子吗?什么是“国”?什么是“家”?这就是母亲们的孩子用生命去爱的国吗?她们还有家吗?为什么连这么一些母亲和妻子都不放过呢?杀的杀了,关的关了,赶的赶了,火放了,点灯还不可以吗?等了15年,恨了15年,怨了15年,盼了15年,要一个“正名”,就那么难吗?为什么连生活在加拿大的9岁小东岳都明白的“平等”,中国不明白?还是不愿意明白?

    我相信:对于受尽苦难的三位天安门难属来说,关她们1次或者10次都是没有区别的。最难的她们都在15年前经历过了,有什么比象丁子霖妈妈那样一夜守在人民大学的门口等孩子回家更难呢?有什么比北大老师萧波的妻子那样守著两个只有70多天的孪生儿子等著丈夫回家更难呢?一夜的等待盼望,15年阴阳相隔的绝望,还有什么比这更难呢?两年前的母亲节,我曾经在丁子霖妈妈的采访里写到:“枪炮可以夺去人的生命,监狱可以夺去人的自由,但是,枪炮与监狱无法夺走母亲伟大的爱,更没有办法沉默那些不倒的灵魂。”可是,我还是无法相信,15年后的今天,这些母亲妻子还要为争取公开表达悲伤的权利而付出自由的代价。自由何价?

    但愿三位难属会尽快被释放,在这之前,我还是愿意相信人是有人性和善良的。希望那些因为要执行任务而扣压这几位身心交瘁的难属的办事人员手下留情,想一想你们家中的父母妻儿,善待她们。要是没有15年前的那场悲剧,她们本来也可以如你们一样,在家中共享天伦。15年前中国不仅仅错过了最好的改革机会,导致今天水火不容的激化矛盾,还错过了很多很多…不要再错了。

    每一天,枫叶航空把一群群的中国移民载到加拿大。他们放弃在中国的专业工作,带著高学历来到新的土地上挣扎,他们去学英语,去打工,可是他们还是选择在这片土地上扎根。不是因为这里的天空不下雨,这里的冬天还下很大的雪,只是因为这里有一片自由的天空,有一片珍视人的生命的天空,有一片15年前中国那一代带著理想和激情的年轻人希望“用生命写成誓言”来换取的晴朗天空。

    失民心者失天下。看著这几天阴沉沉的4月雨天,知道胡耀邦的祭日又要到了。虽说已经不愿意把一个民族的希望寄托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此时此刻,还是会想起15年前那句“英雄胡不长寿,后辈谁耀吾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