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林:共产无期徒刑党
(博讯2004年4月14日)
    

     杨明球是安徽南湖劳教处一所五中队的后勤队副,负责管理菜园班。每天带我们出工之后,他就坐在一边打瞌睡。睡醒之后就发牢骚: (博讯 boxun.com)

     “你们在这里劳教,不管多受罪,最多也就三年。我们却是一辈子,是无期徒刑。在任何监狱里,无期徒刑犯人都会成为老油子。老油子熟悉情况,自然混得好一点,待遇高一点,所以你们不要嫉妒。

     “我们没有任何选择,只有服服贴贴在这里,一生呆在这荒山野岭里,天天跟你们这群阶级敌人在一起,搞阶级斗争,服无期徒刑。时间长了,我们当然会变坏,当然会变蠢。所以劳教队里最后只剩下两种干部:老油子和蠢货。

    “队长们的混世本领,主要就是狡猾和蛮横。不狡猾混不下去,不蛮横处处受欺负。”

     后来我听一个农村老支书介绍他的40年治村经验,总结起来也就是不由自主地滑向狡猾和蛮横的罪恶深渊。

    后来我再用这个特性比照所有共产党人,发觉这个描述十分确切,共产党人的确除了蠢货就是老油子。共产党人都是奴隶,奴隶当然是没有良知和责任心的,必然要堕落,所以共产党人也就必然会统统贪污腐败!

    我再回头看看历史上的奴隶,也都是如此堕落的,谁能要求一个奴隶,一个无期徒刑犯人具有高尚的品德?

    

    所有共产党人,从加入共产党的那一天起,就被确定了奴隶身份,统统都是无期徒刑犯人。一般的无期徒刑犯人在服刑十几年后还可以获得减刑释放,共产党人却不行,不管他们被折磨得多么痛苦,却连自杀的权利都没有。实际上他们是死刑,缓期到党组织需要、上级领导需要的时候再执行。

    即使刘少奇、林彪这样的共产党第二号人物,也不能例外。共产党人对日本鬼子都可以讲人道,对待叛徒却残忍至极。顾顺章当年叛变,当时身为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从不轻易动手的周恩来却手握尖刀,一刀一个,残忍地杀掉了顾顺章一家老少13口。而顾的家人,完全是无辜的,被杀前还在乐呵呵地替共产党从事艰险的地下工作哪!

     这样一个奴隶党,这样一个无期徒刑党,这样一个死刑犯人党,其组织形态必然和黑社会毫无二致,怎么还会有礼义廉耻?怎么能遵守最起码的道德人伦?怎么能不堕落到罪恶深渊?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也没有明确解放共产党人,这也很自然,奴隶们自己不争取,哪有主子主动释放奴隶的事?所以直到现在,共产党人仍是作茧自缚的奴隶。

    共产党从未宣布对赵紫阳同志采取任何司法行动,更没有依法剥夺其任何权利,但是就是不给他自由。就算给他吃的住的好一点,又有什么意义呢?世上有谁愿意这样生活呢?对于人类来说,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比自由更重要呢?

    到今年赵紫阳同志依“党纪”已被他的“同志们”禁闭15年了,仍然没有一点自由,甚至还看不到一点自由的曙光,何其可悲!

    共产党人为什么不想一想,这样一个奴役党、囚禁党、无期徒刑党、死刑缓期执行党,一向非法囚禁党员,残酷迫害人民,愚弄大家,对抗文明,祸及子孙,要它作甚?

    这个党解散的越早,对大家越好。尤其是对共产党人而言。

    

    张林2004/3/13于安徽蚌埠。

    (议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和任畹町关于联名信的误会
  • 张林:质问中共
  • 张林:传销与共运--商业邪教与政治邪教
  • 张林:罗永忠与洪哲胜
  •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 张林: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张林:世界上最小的囚车
  • 张林:中国怎么可以与印度相比?
  • 张林:盘古乐队--中华民族歇斯底里的怒吼
  • 张林:连宋的最后豪赌
  • 张林:啊克拉玛依!
  • 张林:守护正义
  • 张林:真正的中国富豪
  • 张林:阿扁赢了!台湾赢了!中国赢了!
  • 张林:中国是基本发达国家吗?
  • 张林:一个中国人值多少钱?
  • 张林:中国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 张林:苦难的中国人(续)
  • 张林:由杨建利博士绝食想到的
  • 杨银波:张林访谈录
  • 张林:啊克拉玛依
  •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 张林:拾破烂的
  • 张林: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 张林:下岗工人
  • 张林:美丽的女死囚
  • 广州交警大蛀虫张林生受贿400多万被判死刑
  • 张林: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