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体制才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Ronny
(博讯2004年4月06日)
    最近,从中共的高层讲话,到百姓的街头巷议,无不是重中之重的“三农”问题。笔者孤陋寡闻,找不到“三农”两字的出处,胡乱搜索,才得到高人李昌平的点化,所谓“三农”问题就是“现在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

     回家垫高了枕头,可是越想越糊涂,这农民苦、农村穷,在中国可不是一年二年,十年八年的事了。只要是吃粮食的、现在还能喘气的,心里都明白,中国大部分农村地区的农民们从来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又是什么事情?才会引起中共当局对“三农”问题如此的高度重视? (博讯 boxun.com)

    笔者认为,“三农”问题已敲响了中国社会危机的警钟!中共当局的一些明白人显然也听见了钟声。因为,与“三农”问题相比,中国所有的其它问题都属于小问题、局部问题、可拖延的问题,而“三农”问题涉及面积之大、涉及人口之多则是前所未有的。如果处理不及时,“三农”问题将会因为中共政治体制的冥顽不化、网络技术的高速发展而进一步加剧并演化成一系列灾难。

    搞清“三农”问题的形成原因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农民苦,农村穷,是农业中国的一个历史状况,但激化这个状况,使之成为一个问题,成为一个危及国泰民安的社会性问题的关键因素在于中共自身。土地改革消灭了地主阶级,但农民并没有因此而成为土地的主人。人民公社那更是一场游戏,它严重地伤害了土地的尊严。而土地责任承包制也只是摸着石头过河,毫无责任可言。红头文件替代了科学、行政命令淹没了理性,一个庞大的来自于农民、寄生于农民的新兴的剥削阶级产生了,那就是中共为巩固党对农村的领导地位而设置的上千万基层的乡镇干部。

    笔者曾用三个月的时间考察了中国江南的十几个乡镇,发现乡镇几套班子的领导几乎都忙于这样一些事,他们以管理者自居,向农民收取各种税费,他们汇编政绩项目,向国家申请巨额贷款。然后,他们就开始大肆宴请、到处观光取经,说是要加强招商引资;他们购买高级轿车、建造豪华宾馆,说是要改善投资环境。最后,几个亿、十几个亿的贷款终于用完了,富丽堂皇的办公大楼起来了,花园式的合资工厂也开业了。可是,农民们一点实惠的阳光都没看见,他们看见的只是,办公大楼里一大堆坐着喝茶聊天的国家干部,合资工厂里成群的老鼠在没有开箱的进口设备中游戏生息,他们期盼已久用于改善生存条件的一份希望已被挥霍殆尽,他们失望了。当他们披着星星回到家里从进城打工的孩子口里得知,他们的父母官用筹建项目、进口设备的款项中贪污得来的人民币在城里买房子、包二奶的时候,农民的心凉了。中国农村贫瘠的土地、中国农民嬴弱的身躯已无法供养如此之多孳生于体制、作孽于贪婪的寄生虫。城乡贫富悬殊、贪官污吏横行让农民们感到不安和无助,他们开始对这块祖辈赖以生存的黄土地产生了厌倦,他们开始对勤劳致富的价值观产生了怀疑。

    中共农村干部低下的行政能力和普遍的腐败行为,直接导致了农民生存环境的严重恶化,生存环境的恶化,又严重破坏了农民和中共之间、农民和土地之间的情感纽带。最终,迫使大量绝望的青年农民像躲避蝗虫、瘟疫一样舍弃家园、背井离乡,他们带着农村的烙印走进城市,一场文化与文化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改革体制才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

    2004-04-05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水镜评:中国三农问题要从根本解决
  • 张洞天:中共为何视‘三农’问题如命
  • 何清莲在二OO三年「中国三农问题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余世存:李昌平和三农问题的绝路
  • 中国专家谈三农问题
  • 邓大才:解构“三农”问题
  • 倾斜政策与三农危机(丁望)(图)
  • 中国第三道路党发表关于解决中国三农问题的二十点主张
  • 中国三农问题要从根本解决
  • 改革开放后关于“三农”问题的6个“一号文件”
  • 华人学者探讨中国三农问题
  • 探讨中国三农问题
  • 三农问题仍是中共挥之不去的梦魇
  • 解读“三农问题”,兼谈中国的希望──孙大午在北大、中国农大的演讲摘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