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非正常死亡与人权
(博讯2004年4月03日)
    
     正常死亡指的是人的年龄过大导致的死亡和由疾病(不包括传染病) (博讯 boxun.com)

    导致的死亡,除此之外的死亡就是人的非正常死亡。
    
    根据《瞭望》周刊上《考验转型期的社会体制》一文提供的数据,我
    们可以大致知道中国每年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具体数字如下:
    
    (1)、每年有12万人死于结核病;因患血吸虫病或艾滋病而死亡的
    人数不详。
    (2)、全年至少有28.7万人自杀死亡。
    (3)、2001年因食物中毒而死亡的人数是184人;专家估计实际中
    毒人数可能是统计数的10倍以上,因此因食物中毒而死亡的人数也
    可能是不准确的。
    (4)、生产安全事故导致死亡的人数近14万。
    (5)、每年由于自然灾害造成数千人死亡。
    (6)、我国火灾年平均损失近200亿元,并有2300多民众伤亡。
    (7)、各类刑事案件死亡年均近7万人。
    (8)、20世纪80年代末中国交通事故死亡人数首次超过五万人,至
    今中国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已连续十多年居世界第一。2001年和2003
    年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为10万,每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大概是7.5万
    (5万+10万/2).
    (9)、每年的死刑人数外界很难知道,最近有人大代表披露的数字是
    一万人。
    
    综合上述九项数字,那么每年非正常死亡的大致数字就是12万+28.7
    万+14万+0.3万(将死于自然灾害的数千人估计为0.3万)+7万+7.5
    万+1万=70.5万。实际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肯定会超过现在的统计数字,
    因为与血吸虫病、艾滋病、食物中毒、火灾相关的数字不是缺失就是
    不准确,以上统计没包括它们。
    
    70万人相当于中国的一个大的中等城市的人口数量,想想看,每年有
    一个中等城市在消失,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同样可怕的是,在这些
    死者当中有许多人都是中青年人;交通事故中的死者的大多数是中青
    年人,因为老年人的流动性要低于中青年人;生产安全事故中的死者
    都是中青年人;自杀已上升为中国15至34岁人口第一位的死因。
    这些中青年人是社会劳动力的主要成分,也是家庭收入的创造者,这
    些人的死亡对于家庭和社会所造成的损失是不容忽视的。
    
    人的非正常死亡与人权没得到有效的保护有一定的关系(1)、传染病
    得不到有效控制与公共卫生投入减少有关系。(2)、在导致一些人自
    杀的原因中,自杀者面临经济困难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一个人的经济
    困难与政府不能提供就业机会和不能提供有效的社会救济有关。
    (3)、食物中毒与缺乏有效的公共卫生管理有关。(4)、政府有关部
    门管理不力,以及一些政府官员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无视有关法规,是生
    产安全事故大量发生的原因。(5)、一些火灾是当事人不守法和政府
    有关部门不严格执法造成的。(6)、政府每年都动用巨大的人力和物
    力来打压政治异议人士和法轮功修炼者,而这些人对于他人的生命和财
    产并不构成威胁;如果把这些警力转移到制止以偷盗、抢劫、杀人为主
    的刑事犯罪上,那么刑事案件造成的人员死亡就会下降。(7)、交通
    管理上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混乱,比如宝马车撞人案中的肇事者的驾驶技
    术不熟练,可是她却有驾驶执照,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8)、司法
    机关对罪犯实行残酷打击,这使得死刑犯数量过多。
    
    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应该不折不扣地遵循保护人权的原则,把自己有
    限的精力和物力用在保护本国人民的权利上,不要把它们用在就人权
    问题和美国人进行争吵上;起草一份"美国人权报告"要花多少钱,请
    政府告诉我们。
    
     《网路文摘》,徐水良主编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晓明:西部开发与台湾海峡局势及其它
  • 田晓明:从温家宝答记者问想到稳定
  • 田晓明:让理性代替偏执
  • 田晓明:“天气”预报
  • 田晓明:台湾的文攻遇上中国的武卫
  • 田晓明:致最高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 田晓明:放下棒子,拿出良心
  • 田晓明:香港对大陆的政治影响
  • 田晓明:中国需要综合配套的改革
  • 田晓明:监控是神通广大的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