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怡、余杰抗议拘捕丁子霖等六四难属的声明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4年4月02日)
    王怡更多文章请看王怡专栏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博讯 boxun.com)

    我们从非官方渠道获知,人民大学教授,「天安门母亲」的道义象征人物,六四难属丁子霖女士近日在无锡以「妨害国家安全」的口实被警方拘捕,并被查抄住处。相近时间以同样理由被拘捕的还有另外两位六四死难者家属张先玲女士和黄金平女士。我们对这一事件感到悲愤和不可接受。作为中国大陆的公共知识份子,我们愿在此向社会公开声明我们对这一事件的态度:

    第一、我们呼吁警方遵循法律程序,为人民卖命,不要为当政者卖命。呼吁检察机关和法院只信奉法律,不信奉政治强权。我们要求政府向传媒公布和澄清这一事件。我们坚决认为一个政府有胆子抓人,就该有胆子接受媒体的报导和质疑,接受公众的批评和抗议。

    第二、我们要求尽快释放丁子霖等三位母亲。我们坚信她们的清白,并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会相信警方编织和加诸在她们身上的口实和罪名。

    第三、我们坚持认为「天安门母亲」和一切六四难属,有权哭泣,有权控诉,有权说出和要求当年的真相。我们决不认为她们的上述言行可能妨害这个国家的安全。对一个杀子不许母亲哭,抓人不敢声张的政府,我们不惮于在此公开表示对它的藐视。

    第四、我们坚决认为警方对她们的拘捕是残暴而愚蠢的,是对国家安全和社会利益的最大妨害。是对民间要求真相、寻求和解这一善良愿意的公然拒绝。我们对这一拒绝表示愤怒和失望。

    第五、三位被拘捕的母亲,以及其他六四死难者的寡母与遗孀,在大陆知识界和市民社会的沉默和旁观中渡过了一生最艰辛的十五年。在官方的谎言和打压下挣扎了一生最沉重的十五年。在我们心中,她们不仅是死难者的母亲。她们也是天安门前整整一代人的母亲,是在六四之后成长起来的一代青年知识份子的母亲。是这个在政治罪孽中沉沦的民族的母亲。我们愿意在此庄重的宣称──我们是每一位「天安门母亲」的儿子。我们为自己曾经的沉默和袖手而羞愧,我们愿以眼泪、笔墨、肉身和良知,永不停歇的抗议这个政府对每一位母亲的摧残。

    王怡、余杰2004年4月1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强烈抗议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 黑眼睛:签名为六四正名是一种投票
  • 黑眼睛:射向陈水扁吕秀莲的与射向“六四”学生市民的是同一支枪
  • “民运”人士为什么去攀“台独”的高枝?-从未来的台湾“六四”说开去
  • 胡温何以禁李鹏出版《六四日记》?
  • 胡平: 为“六四”正名,还待何时?--- 有感于蒋彦永医生上书
  • “六四”镇压与“稳定压倒一切”和经济发展
  • 自由是最好的:妄图淡化六四 温家宝令人失望
  • 晨海:杨尚昆忏悔“六四"的讲话,死无对证吗?
  • 自由是最好的:镇压六四爱国运动确是共产党的错误
  • 魏众生:耐人寻味的结论:中共有计划为六四平反
  • 观世山人:蒋彦永医生呼吁为六四事件正名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 赵达功: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 小溪:李鹏忏悔六四,此其时也
  • 刘晓波: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
  • 司马泰:“六四”和“法轮功”哪个会先平反?
  • 自由是最好的:杨尚昆和李鹏并不支持中共的六四屠杀
  • 唱评江皇14年(14)—毛文革-邓六四-江法轮, 一脉相承气令智昏酿惨局
  • 美国之音:中共为何严禁谈论政改修宪六四平反
  • 在京六四難屬給中國當局的公開信
  • 全球审江大联盟关于中共非法拘捕六四难属的呼吁
  • 中国学者呼吁释放丁子霖等六四难属
  • 中国警方拘留丁子霖等三名"六四"难属
  • 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强烈谴责中共拘捕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的声明
  • 中文独立作家笔会呼吁信:请关注被捕的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 多位六四难属被拘并搜家
  • 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 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 中共阻止李鹏出版「六四」回忆录
  • 李鵬撰六四日記為自己平反 (图)
  • 传李鹏就「六四事件」撰写书稿撇清责任
  • 主动答六四暗指江泽民温家宝棉里藏针?
  • 政协闭幕唯一露面元老 刘华清六四角色成焦点
  • 温家宝记者会翻译不提六四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四
  • 广东删除六四温家宝总理谈话
  • 温家宝对“六四”含糊其辞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之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