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芦笛:且看蓝军如何跨下虎背
(博讯2004年3月29日)
    芦笛

     又是一宿没睡好,为这破台湾,我的天然寿命大受损失。 (博讯 boxun.com)

    台湾这次大选,带来的环球冲击波比上次还严重,引起了海外华人的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鉴于争执道义问题和法律问题容易引起意气之争,我想简单从策略分析上说两句,这大概不会引起网友分裂或血压上升吧。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任何政党想成功,光有个正确的政策根本就不够,是政治家就得讲策略,无论是东方西方,专制民主,全都一样。

    现在蓝军大规模集会向政府抗议,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据网友转过来的帖子是三要求:

    “为枪击真相要调查、公正公开验票、国安机制启动,若陈水扁对此三大诉求无法具体回应,国亲表示「无法约束群众的作为」。 ”

    这种条件,有点类似最后通牒:你不答应,我就“无法约束群众的作为”,根本就不给对方回旋余地,只能在答应与拒绝之间作挑选,类似中国政府酷爱的“主权不容谈判”。

    从策略上来说,这应该是走投无路,无比绝望的最后一击。这一拳打出去,对方若不投降,就只能破釜沉舟地拼到底,兑现自己的威胁。

    那么,如果民进党政府悍然拒绝,表示决不向威胁屈服,决不在压力之下谈判,蓝军又该如何因应?让群众如何“作为”,才会吓得政府投降?

    很明显,只有大规模暴力。但那样一来,不但立刻给了绿营动用国家威权机器镇压的借口,而且势必引起美国的严重关切。只要美国太上皇放句话,只怕蓝军就要吓得屁滚尿流撤回去。如此虎头蛇尾,以后还怎么让民众看得起?就不说中间群众,恐怕就连铁杆蓝军也灰心丧气,斗志全失,以后再不会为政党主席卖命。这立法院选举就再也休提了。

    就算蓝军不走这步,专靠和平示威,但这种事干长了,务必影响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弄得怨声载道,最后还不是只有像六四那样,再衰三竭,虎头蛇尾不了了之,效果是同样的糟糕。

    另一可能是,民进党将计就计,满口答应对方的三条件,民众还有什么聚会闹事的理由?当然只好散去。如果重新验票证明水扁“做票”,则蓝军当然可以咸鱼翻生,连宋就此当选,蓝军大胜。但如果验出来还是那么回事,蓝军岂不是在天下人面前证明自己疑心生暗鬼,全军尽墨,从此再没脸见众乡亲?

    那枪击真相调查也如此。如果调查出来真是作弊,则蓝军可以要求重新选举,但并无理由让连宋当选。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蓝军大概可以轻取全台。但如果调查出来确实不是阿扁作假,那蓝军该怎么办?当然只会是无理取闹,自己成为被大众唾弃的对象。

    从以上这些简单分析不难看出,蓝军此举,完全是孤注一掷,把整个身家性命都贴了进去,取胜的前提就是两条假定:“枪击是假,点票舞弊”,万一这两条假定都不成立,蓝军就面临输光当尽的前景,恐怕要从此溃不成军,再不复为成气候的政治势力,遑论问鼎总统的最高权位。

    蓝军统帅竟然丝毫不顾政党的长远利益,出此只有走投无路之时才能豁出去不顾一切的险着,实在是让人为之作三日哭!

    老芦阴暗心理发作,不免要猜测这是国亲两党的老人政治引起的:无论是连是宋,这都是他们登上政治生涯峰巅的最后一搏。如果不作此搏,他们就再没登上这末班车的希望了。至于此搏会不会给本党的政治生命判死刑,他们根本也就不必操心:反正自己作不了总统和副总统,本党能否生存下去又与自己有何相干?这就是“来日方长”和“来日无多”的政治生理学差别。唉!

    以上策略分析,丝毫不涉及孰是孰非的道义问题。网友有谁不同意,尽可上来砍吾一刀。Meanwhile,老芦要作驴儿开溜,回去补觉也。

    

    海纳百川 论坛 www.hjclub.com

    http://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425797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芦笛:且看蓝军如何跨下虎背
  • 芦笛:猜一把台湾大选
  • 芦笛:再探维护祖国统一之道
  • 芦笛:我看“宝马”杀人案
  • 芦笛:中国民主化的三柄达摩克利剑
  • 重温芦笛文:人命轻于草芥 社稷重似泰山
  • 芦笛:呼吁中共当局解除言论管制,“开关延敌”──欣闻刘荻等人获释感言
  • 芦笛:周恩来错在何时何处?
  • 芦笛:奉劝独知和拥共派迅速撤出“自由世界”
  • 芦笛: 谁是最可怕的人?
  • 芦笛:东方人的良心和西方人的良心
  • 古迷:芦笛“左右互搏”自打耳光---批点芦文《马悲鸣“左右互搏案”十大疑窦》
  • 芦笛:马悲鸣“左右互搏案”十大疑窦
  • 芦笛:樊弓教授的“逻辑思维”令人目瞪口呆
  • 芦笛: 愚忠的奴才与奸忠的奴才──“奴才养成学”初探
  • 古迷∶民主理论并非宗教信仰----驳芦笛《民主理论其实是一种宗教信仰》
  • 芦笛: 人命如粪土,权欲似泰山
  • 芦笛:话说“忠诚的反对派”(一)
  • 芦笛:听老芦讲革命,看老毛败用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