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联合国为周恩来降半旗的真正原因
(博讯2004年3月29日)
    周恩来更多文章请看周恩来专栏
     在中文网站上广为流传的“联合国为周 恩 来降半旗的真正原因!”的故事让人看了不禁摇头。该故事说: (博讯 boxun.com)

        “1976年1月8日,周 恩 来逝世时,设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门前的联合国旗降了半旗。自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世界上有许多国家的元首先后去世,联合国还没有为谁下过半旗。一些国家感到不平了,他们的外交官聚集在联合国大门前的广场上,言辞激愤地向联合国总部发出质问:我们的国家元首去世,联合国的大旗升得那么高,中国的总理去世,为什么要为他下半旗呢?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站出来,在联合国大厦门前的台阶上发表了一次极短的演讲,总共不过一分钟。他说:“为了悼念周 恩 来,联合国下半旗,这是我决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她的金银财宝多得不计其数,她使用的人民币多得我们数不过来。可是她的周总理没有一分钱存款!二是,中国有10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可是她的周总理没有一个孩子。你们任何国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条,在他逝世之日,总部将照样为他降半旗。”说完,他转身就走,广场上外交官各个哑口无言,随后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这故事首先告诉读者,联合国为悼念周 恩 来总理而下半旗是没有先例的。有一个“破例下半旗”的前提,才可能有后面那精彩的演讲。说故事的人大概想以此证明周 恩 来享有很高的国际的荣誉,破格悼念显得人格非凡。
      
        可惜这是不真实的。联合国为悼念周 恩 来下半旗并不是破例之举。联合国于1947年制定了一部旗典(Flag Code)。其中有关致哀的规定是:凡成员国的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去世,必须在纽约总部和日内瓦的办事处降半旗致哀一天。因此1976年1月为周 恩 来降半旗只是例行公事。
      
        没有破例这个前提,后面的故事就显得荒谬了。没有听说有哪个国家驻联合国的使节会为了例行公事而“言辞激愤”。真有这样的不懂联合国的基本规章的外交官的话,他们应当感到“羞愧”而不是“激愤”。当然,秘书长也就不需要做特别的说明了。
      
        杜撰出来的那段秘书长的“极短的演讲”以及它产生的戏剧般效果,本身很有问题。硬要把中国特色的感情推销给洋人,杜撰一个“老支书”式的联合国秘书长。
      
        周 恩 来生活俭朴,这已经有很多人证明。但并没有哪一份文件告诉我们说周 恩 来逝世时的银行存款余额具体是多少。中国没有公布国家领导人个人财产的制度。联合国也从不要求成员国报告其国家领导人的收入情况。秘书长无从知道周 恩 来个人的财务状况,怎能信口说他存款是多少?
      
        “没有存款没有子女”的确是那时中国人民爱戴、悼念自己的总理的一个理由。它符合当时中国的国情。当时中国处在热烈的革命状态。革命革到一贫如洗、革到家庭遭受损失的人被认为是坚定的。这是没有疑问的。但是它在中国以外的、人性不曾灭绝的地方,就未必同样令人赞赏。特别是没有子女,更多地被认为是一种人生的缺憾,绝没有任何“革命美德”的含义。真正尊敬爱护周 恩 来的外国友人是不愿意去议论这一点的。特别是在悼念的场合下更不应该提起。而该故事却让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大张旗鼓地推崇这种状况,似乎还鼓励别的国家领导学习:“你们任何国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条,...”云云。试问这个“秘书长”:做到“身后无子女”这一条是什么好事吗?你打算让那些已经有了子女的各国领导人怎样去“做到”这一条以便赢得尊敬?讲出这种话,哪里是什么“秘书长”,分明是个中国民间老冒。
      
        这种故事如果在“广大工农兵群众”里流传,倒不奇怪。对国外的情况不了解,难免把自己的思维习惯套在外国人头上。奇怪是一位名叫吴妙发前驻联合国的官员也这样讲。而他“回忆”起这故事的过程也很奇特。他在90年代曾单独或者与人合作出过多部关于乔冠华和联合国的书。在至少两本书中他记载了在联合国悼念周 恩 来的情况。均无一字提到上述故事。只提到了“中国代表团驻地”降半旗、布置灵堂、以及各国外交官的前来悼念等事情。没有一丝联合国总部降旗以及广场上响起“雷鸣般掌声”这些情节。
      
        而到2002年1月,他却突然杜撰出了这个故事。文章登在1月8日的人民网上。他声称“这是联合国建立50多年以来罕见的事情”。还有鼻子有眼地说:“当年我站在联合国广场聆听了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对此作出的既感人又意味深长的讲话。”这实在是令人称奇。在联合国工作多年的吴先生怎么会不晓得“联合国旗典与规则”?1976年时中国所有报刊,包括毛主席他老人家,都讲中国有八亿人口。吴先生怎么会“聆听”到秘书长讲出“中国有10亿人口”这样超前的统计数字?中国出使联合国的人很多,何以别人没有见到,独吴先生见到了如此“罕见的事情”?又何以他要把这“罕见的事情”压了那么多年才肯说出来?
      
      为了证明谁谁伟大,就编造洋人怎样敬仰他的故事。这种事在中国并不少见。在一个声称很讨厌“挟洋自重”的国度里,这做法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
    
    =======================
    附:
    
    
      亲历联合国哀悼周总理
       中国前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成员 吴妙发
      
       1976年1月8日,纽约遇到了罕见的寒潮,朔风怒号,雪花飞舞。整个天空里弥漫着阵阵悲凉,仿佛上苍也在为中国失去周 恩 来总理这样一位伟人而哭泣、悲哀。
      
      一位中年妇女跪在周总理遗像前喃喃自语:“国家有了你,我们这些人才能在国外不受欺侮。”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灵堂里接待了一批又一批的美国政要、联合国高级官员和各国驻联合国的常驻代表。基辛格、黑格、罗杰斯等在周总理的遗像前志哀;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向中国常驻代表团的领导表示深切的哀悼;美国、英国、法国、西德等国的常驻代表向周总理遗像献上了花圈;来自坦桑尼亚、布隆迪等发展中国家的大使们神情严肃,心情显得异常沉重和悲痛……
      我作为守灵的一员,目睹了这一切,悲伤得难以自持,一遍又一遍地掏出手帕擦去眼泪。
      尤为令人感动的是一批批侨胞吊唁时所流露的悲戚之情。一位中年妇女带着幼儿从踏进灵堂的第一步起就悲痛得直不起身子,跪在周总理遗像前喃喃自语:“周总理,你是大好人。国家有了你,我们这些人才能在国外不受欺侮。周总理,你不能走呀!”
      一些年迈的侨胞在后辈的携扶下,不停地向周总理遗像鞠躬。他们老泪纵横,离开时紧紧握着代表团守灵人员的手不放。各地侨胞送的花圈堆满了灵堂,使灵堂的悲哀气息更加浓重。
      美国不少政要和120多个常驻代表团的大使都来使馆表示哀悼。纽约所有主要侨领都送了花圈,加上侨胞个人送的花圈达一千多个,来哀悼的人员也在千人以上。当天晚上,代表团二秘以上外交官开会,把哀悼周总理逝世的情况拍成胶卷由信使带回国。
      
      大会主席宣布取消原定一切议程,改成追悼周 恩 来总理
      
       在接受哀悼的同时,我们坚持照常出席联合国的各种会议。在出席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委会的会议上,大会主席、坦桑尼亚常驻代表萨里姆宣布取消原定的一切议程,改成追悼周 恩 来总理。
      萨里姆大使宣布会议开始,全体与会人员起立默哀一分钟。他以主席身份动情地说,他当过坦桑尼亚驻华大使,见过周总理多次。周总理对他这样一位只有二十多岁的大使,从来都是亲切热情,坦诚相待。周总理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体现了伟大中国对亚、非、拉国家同情、支持的炽烈情感。周总理才思敏捷,工作辛劳,是令他终生难忘的中国领导人之一。说着说着,萨里姆大使热泪盈眶,哽咽得再也说不出话来,整个会场的空气显得更加悲哀。
      在其他同事出席的当天安理会会议上,当月主席也即席发表了一篇动人的哀悼演讲。他说周总理和他所代表的中国犹如一支火炬,照亮了人类的希望、良知和前途。安理会15个成员国的常驻代表都在会上发表了悼词。据中国口译人员事后告诉我们,他们的发言感情真切,是他们往日很少见到、听到的,表明新中国的国际地位确实大大提高了。
      
      在挂满各国国旗的广场,中国国旗降至一半,迎着风雪飘扬
      
       参加完当天的会议后,我和我的同事步出联合国大厅,准备返回代表团驻地,继续值班守灵。在等待汽车时,我看见挂满各国国旗的广场上出现了少见的一幕:中国的国旗降至一半,正迎着风雪飘扬。我当时的直觉是,联合国广场上下半旗对周总理的逝世表示哀悼了。这可是一件少有的事情,因为联合国从1945年成立至1976年的31年期间,尽管世界上有不少国家元首与世长辞,这里还从来没有为哪位元首的去世下过半旗。我正想着,只见广场上还有一些国家的代表在议论。我走了过去,想听听他们讲些什么。原来他们尊敬周总理,但不知道联合国总部为何要对周总理作为中国政府首脑(第二把手)的去世下半旗志哀,而他们国家的元首去世时,联合国总部却从来没有下过半旗表示哀悼,为此他们想了解联合国总部是否有了新的规定。
       过了一会儿,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从秘书处大楼38层乘电梯下来,来到了联合国大厦门前的台阶上。我见他穿着黑色厚呢大衣,迎着寒风,看了一眼正在飘扬的中国国旗,神情严肃地环视了一下周围,然后发表了感人又意味深长的讲话。他说:“为了悼念周 恩 来,联合国下半旗,这是我决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她的金银财宝多得不计其数,可她的总理周 恩 来没有一分钱的存款!二是中国有10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可是她的总理周 恩 来,没有一个孩子。你们任何国家的元首,如能做到其中一条,在他逝世之日,总部将照样为他下半旗。”
      讲完这番话,他转身返回秘书处大楼。这时广场上的外交官先是哑口无言,接着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一些外交官见我是中国代表团的成员,随即向我和我的同事对周总理的逝世表示哀悼。他们有的说,世界上像周 恩 来这样的政治家实在太少,太可贵了;有的握着我们的手说,希望你们节哀,中国总有一天会变得更加强大。这个突如其来的场面,使我和我的同事再次沉浸在由人品高尚的周总理逝世引起的无限悲哀之中。
       回去的路上,风刮得更紧了。我和我的同事们仰望着灰色的天空,深深感到整个世界都在哀悼周总理。
      录自《参考消息》2001年11月22日第12版
      相关链接: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replyID=11131&ID=1673&skin=1
      吴妙发其人:
      曾在外交部非洲司、国际司、办事厅综合组工作。派往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后,任参赞、安理会候补代表等职,曾在世界知识出版社、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在《世界博览》总编辑、《国际问题研究》中英文主编、中国人民大学兼职教授、中国联合国协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现为研究员、编委会副主任委员。有著作四本,译作八本,撰写过国际问题文章近百篇。
      
      部分著述:
      国际问题研究: 季刊 主 编: 吴妙发
      解读中美关系; 吴妙发著
      联合国:五十五年来的成就 吴妙发著
      走进联合国;吴妙发/著,北京:**中央党校出版社,2000年出版
      世界博览 月刊 吴妙发主编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泽东·乔冠华·章含之·周恩来(图)
  • 自由是最好的:胡锦涛赞美残暴压迫民主和人权的毛泽东和周恩来邓小平林彪
  • 江棋生读《晚年周恩来》给高文谦先生的信
  • 高文谦:毛泽东一生无敌手,最后却栽在周恩来身上(1)
  • 论周恩来:政治家的政治行为
  • 看两个“爱国”故事:为周恩来下半旗和主流夫妇保卫国旗
  • 游侠:试论文革中毛泽东、周恩来、林彪、江青、邓小平的角色
  • 借造假来纪念周恩来会适得其反---关于联合国为周降半旗故事
  • 浅谈周恩来与毛泽东
  • 周恩来一生粉碎了两个神话 - 毕恭(图)
  • 芦笛:周恩来错在何时何处?
  • 朱学渊:对周恩来无法用“违心”来撇清 (图)
  • 悬赏缉拿杀人凶手周恩来等紧要启事
  • 汉奸周恩来
  •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中央党校专家解答绝密
  • 自由是最好的:胡锦涛曾庆红李鹏巴金提出纪念周恩来夫人邓颖超的百年诞辰
  • 冀朝铸评毛泽东周恩来
  • 苏绍智:初读《晚年周恩来》
  • 《晚年周恩来》在纽约出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