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3)——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悲哀》
(博讯2004年3月24日)
    最让我留恋的就是姥爷院中的这片不大的桔树林,闭目想想总会露出自然的笑容,每次回到姥爷家中总是要爬到树上玩耍一番,如果刚好碰上桔香季节那总是可以即兴摘下几个还略有酸涩的桔子尝尝;两棵桂花树与两棵枇杷树就被种在姥爷所住的平房前面,颇有一种返朴归真的感觉,在这里感觉不到一丝一毫政治的气氛。

     这两天总是飘着零星小雨,我走进姥爷姥姥居住了几十年的这所平房,依旧是这种感觉,没有变:简朴的家具摆设几乎与城市的贫困家庭没有任何区别,墙壁上坑坑洼洼零乱的油漆痕迹,地上铺的水泥早已高低不平,两三张木床与粗糙锯木板做成的木柜,安了几年又拆了的电话线还残留了少许在墙角,纱窗上的灰尘已经让其由本来的蓝绿色变成了黑色,或许这几是年唯一变了的就是看了许多年的黑白电视机被前几年上级部门送来一台18寸的彩色电视机给代替了。 (博讯 boxun.com)

    姥姥在姥爷辞世后偶尔向来访的老干部哭诉姥爷没有给她留下任何遗产(姥爷留给姥姥及智障的七舅的存折上只有三位数的存款),此时此刻作为儿女子孙无法用姥爷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去过多的解释与搪塞,毕竟人与社会都是现实的,没有哪个人会拿现实当中的白饭青菜去和虚幻的精神粮食过多的交换。

    姥爷没有读过什么书,更不懂得什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及混沌不明的三个代表,可他一直都是凭着一个普通人的良心与纯朴的党性办事,每年近700多元的党费都是一次性交清,不知道是否是个巧合,今年工作人员只给姥爷预交了半年的党费;而现在熟读共产马列毛邓圣贤书,深谙官场玄妙的共产党政客们,拿着虚幻美好的遮羞布挡住自己实际上已经裸露的丑陋侗体,干着种种违背良心道义的勾当,当然更谈不上已经堕落到极至已经一文不值的所谓“党性”。姥姥为了跟随姥爷,背弃了地主家庭毅然南下,这六十多年来形影不离,哪怕是在文革期间在“五七干校”那破烂四面透风的土坯房里依旧相互扶持着,从来没有与姥爷谈及过关于通过关系改善子女现状的话(为此20多年前六舅因想不开而自杀);而现在官太太们的枕边风已经盛行多时,其子女的飞黄腾达早已不是什么秘闻,而官老爷们的五六七八奶也都是个个青春靓丽,打扮的妖艳妩媚花枝招展,反正都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姥爷没有把荣誉放在眼里过,听姥姥与母亲说,姥爷参加数十次战役后所有的勋章早已成了子女儿时的廉价玩具,当然现在早已荡然无存,对此我有一丝遗憾;而现在的官僚老爷们拿着奖状证书到处走,干着非人的勾当奖状奖励却是一个劲的拿,反正也是广大平头百姓买单,何乐而不为呢。

    姥爷喜欢打麻将,我偶尔喜欢打上两盘,所以前去探望时总要杀上几圈,可到了最后我要强打起精神才行,因为姥爷无论与家人还是外人打牌永远都只是打一角钱且不带庄的;对此我能够理解一位老革命者晚年的生活情趣,不寻求所谓的刺激与免费的高消费。回过头看左拥右抱着小姐的公仆们在夜幕中花天酒地,好一派嫖客世界的纸醉灯迷歌舞升平,钱在他们手中没有一个量的概念而只是一个质的标志而已,真是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

    偶尔有网友也会与我聊起,你作为老革命者的后人总是批评甚至抨击共产党权贵与社会现状是否是对你姥爷的一种背叛;我一笑置之,鲁迅先生那篇《论雷锋塔的倒掉》其中也有些破旧立新的味道,我有时在痛恨之余,偶会在心底有一丝对共产党的同情与怜悯,或许这是作为姥爷后人的血脉联系的缘故吧,毕竟如今的社会是他们老一辈人打下来的,可社会的现状又与姥爷他们那一辈老革命者思想中的理想世界有多大的出入呢,相信现在的利用了他们这一辈人纯朴善良天真纯洁的共产幽灵也是百口莫辩。

    姥爷已经逝去了,只到他去另一个世界为止,他都没有看到一个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美丽现状(甚至连蓝图都没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老革命者的巨大悲哀;姥爷身上的二十四处枪伤,至今还在身体里的两颗弹头能够说明些什么,当然在姥爷的追悼会上上级会给它赋予很高的评价,可在这个不孝的子孙看来似乎一文不值。

    在这套四面透风但使人留恋的平房里我流下眼泪,不知是为了什么,抬头我又看见了门外那片睹物思人的桔林,此时我似乎看到姥爷也在桔林中间对我轻轻且无奈的摇了摇头。

     崩盘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2)——从病不起死不起看中共人权的虚伪性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五千元抚恤金与两万元墓碑
  • 崩盘手:与国内粪青浅聊反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