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五千元抚恤金与两万元墓碑
(博讯2004年3月23日)
     凌晨一点多钟,我与母亲匆忙下了火车冒着冻雨来到军队干休所姥爷的家中,姥爷下午

     在睡梦中安详辞世,享年九十八岁,按照好友们的说法,姥爷是修满十方功德而无病无 (博讯 boxun.com)

    痛的逝去;向来刚毅的母亲一见到躺在床上的姥爷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跪在床前的地

    上呼唤着父亲的名字;众多兄弟姊妹搀扶着八十多岁伤心欲绝的姥姥坐在一旁。

    时间在悲伤的气氛中转眼而逝,天空的深蓝色逐渐散去,我来到姥爷院中的那片熟悉的

    桔子园,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姥爷在离休后亲手栽种的,如今已经挂果成熟多年,自我

    懂事每年与母亲在桔香季节来看望姥爷时总能品尝到不一样的美食,房前也是姥爷栽种

    的两棵桂花树早已成材,树上的青苔也似乎证明着什么,这两棵姥爷的好友每年用一树

    幽香来回报恩情友情,姥爷总习惯放养几只鸡在这片不大的桔子林中,就在此时此刻公

    鸡鸣叫了三次,似乎也在与姥爷道别。

    干休所里的老同志及其家人纷纷登门探望,几位老人也忍不住低头老泪纵横,看着从农

    村赶回家奔丧的大舅一次次的跪在地上答谢访客,我的心里真的百感交集;在上午即将

    结束时,民政局局长叼着香烟带着一位脚穿尖头高跟皮靴身桌短裙的女子(可能是秘书

    或是助手)来到家中,这是来处理姥爷后事的,我的几位舅舅把两个人引到另一间屋里

    交谈,我和其他的一些家属没有过去,依旧守在姥爷的身边。

    不一会儿,巨大的争吵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我跑了过去看个究竟,只见局长依旧伸出

    五个指头向我的各位长辈不厌其烦的解释:5000元抚恤金交给你们,其他的事情你

    们可以考虑着办,当然有什么困难还是可以向组织提出来嘛!

    5000元抚恤金代表什么?停灵费用?火葬费用?安葬费用?

    几位舅舅十分激动的向局长说道:我们不具体要求多少钱,我们只要求局里能够按照正

    常文件规格办理其父亲的后事,可5000元明显带有一种欺诈性质,后事费用问题本

    来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发生在民政局系统单位内,作为国家补贴又向百姓高收费的单位

    ,凭哪一条还能想革命一辈子清廉一辈子生前享受地厅级老红军收取如此多的杂费。他

    们一再强调作为姥爷的子女没有任何为自己考虑的要求,只要求把父亲的后事合规格办

    理完毕;再者就是要求组织解决其一位智障儿子的保障问题及其不要让母亲迁出如今居

    住的桔林小院。

    可这位局长似乎依旧没有从他的“中国特色社会经济理论”中跳出来,与那位散披着一

    头长发的女子口沫四溅的介绍着烈士陵园的墓地费用及其杂费(按照国家文件规定我姥

    爷完全属于免费入园):老同志操劳一生,你们做儿女的可以选一块20000元左右

    好一点的墓碑把你们父亲的生平事迹刻上去嘛,尽尽孝心,再选一块好一点的地方安葬

    老同志,当然了有什么困难还是可以找我们谈嘛!

    我看着面前这位听说是近一年多从县级干部升至现在春风得意的民政局局长,我再看着

    姥爷群情激奋的六位子女(4位下岗、一位内退、一位由于文革原因重度智障),我看

    着面前这位身着时髦说着蹩脚普通话的长发公务员女子,再想想陪伴姥爷已经六十多年

    的姥姥,我少见的冲着这群官僚们吼道:我不和你们争论什么钱不钱的,我们不需要你

    们施舍一分钱,如果你们认为我姥爷是跟着红四方面军走过两回草地后来又扛枪抗日的

    英雄,你们可以按照老革命者的规格安葬他;如果你们认为他只是个普通百姓,你们可

    以按照一个普通百姓的规格安葬他,如果你们认为他只是一个无业游民的话,你们当然

    有权也可以按照无业游民的方式处理他;一个人做事要凭良心,你们做为共产党员做事

    更应该凭党性!

    我这番话顿时让吵闹的房间安静了下来,这倒让我有几分意外,只见这位局长结结巴巴

    的说道:你……你不要这么说嘛,我怎么没凭党性办事怎么会这么早就亲自来到你们家

    里和你们谈嘛。此时房间里已经来了许多悼念姥爷的老红军老干部,似乎他们也十分反

    感其民政系统的无耻举动,纷纷堵在门口想要找其理论。

    姥爷自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参加革命以来,一生清廉、俭朴、严于律己,用他的一身

    凛然正气感染并深深教育着他的每一位子女及儿孙;他为革命付出了一位忠贞共产党员

    应尽的义务,他为工作做出了一位廉洁奉公真正的公仆榜样,他为家庭付出了一位杰出

    父亲应尽的所有责任,虽然他作为父亲生前没有利用地厅级身份为任何一位子女谋过一

    份私利,辞世后也只给儿女们留下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物质财产,可他给我们留下的

    庞大精神财富却是我们终身享用不尽的,这也使我们作为他的儿女子孙感到无比自豪与

    骄傲!

    可能是有人已经通知了民政局党委组织,民政局党委书记匆匆赶来,可还没有进门,就

    被门口的老干部们堵在门外诉苦,好不容易进了屋,几位舅舅刚准备解释,可这位党委

    书记倒也爽快,或许他感受到了如闹到市委省委的压力,或许他感受到了老干部们的威

    力,还没等话说完就完全同意了姥爷子女们一再强调的两个要求。

    姥爷生前不会计较这些事,作为子女儿孙的都清楚,可假如真正他在辞世后知道他为此

    奉献了一生的党在其去世后就如此对待他,姥爷在另一个世界又会做何感想,在远去的

    路上是否走的安心?

    我庆幸我从来没有入过团,更没有要求入过党,我没有“福气”像革命一辈子的姥爷找

    一位如此恬不知耻、冷血的党妈妈,我也更没有那个气魄与这样的官僚老爷们同流合污

    ;或许我这又是一篇共产党眼中的反动文章,又会有一些好事之徒来对我查东查西,此

    时此刻我没有精力去管这些,毕竟逝者已矣,我们作为老革命者的后人有责任写这些东

    西为了已经逝去的姥爷向他的无情无义、过河拆桥、卑鄙无耻的党妈妈说几句闲话罢

    了。

    

                              崩盘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