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从南都之难看报人的宿命
(博讯2004年3月23日)
    

     作者:刘路 (博讯 boxun.com)

    南都老总喻华峰被判十二年,李民英十一年,3月19日,程益中又被拘留,涉嫌罪名为贪污、行贿、私分国家资产等等,不一而足。目前,几乎全部南都决策层都面临刑事侦控。这个阴冷的春天传来的媒体整肃的消息不禁让我簌簌发抖。

    喻华峰被判重刑,理由是贪污十万元,行贿97万元。所谓贪污实际是作为领导领取了奖金。且系领导层集体研究,每人有份。这种分配方式可能不合财务制度,可说领了奖金就是贪污,未免与法理不和。因为贪污罪要求行为人必须具有主观故意,即明知是贪污国家资财的行为而故意为之,堂堂南都老总,年收入近百万,会为区区十万元集体贪污、断送锦绣前程?的确让人生疑。

    所谓行贿更让人费解,李民英本来就是南都的实际领导人,喻华峰送的也不是自己的钱,即使认定行贿也是单位行贿,可是有单位给自己领导行贿的吗?

    喻华峰「贪污」十万元,判刑十年,量刑之重也让人瞠目结舌。虽说与法条上也说地过去,但司法实践中贪污几十万、上百万判不了十年的也比比皆是,喻华峰究竟是何等人物,竟惹得有司如此刻毒?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对喻华峰的评价是:

      喻华峰在报社的一贯表现好。他在干部和群众中的威信高。业内人士称喻华峰是不可多得的报业经营管理人才,在报业经营领域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有的私人企业以洋车、别墅、参股和一次性「转会费」300万元等拉拢他。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最终是以事业、平台、待遇和情感诸多因素,才挽留住喻华峰。

      几年来,喻华峰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拚命工作,身患严重的胃病,出现过几次咳血,每天带著一个装粥的保温瓶办公,几乎所有的双休日都在工作。每天中午在办公室吃家里带来的剩饭菜,从不花天酒地,没有不良嗜好。他承包经营南方都市报发行广告业务后,带出了一支1000多人的经营队伍,其中一批业务骨干现在成为《羊城晚报》、北京《京华时报》的发行、广告部门负责人。(摘自南方日报报业集团2004年1月5日给有关部门报告)

      《南方都市报》给喻华峰出具的个人表现证明材料是:

      喻华峰在南方都市报工作期间,事业心强,做事从不遮遮掩掩,批评下属也从不吞吞吐吐,为人耿直,大方得体,能屈能伸,权威感与亲和力兼备。南方都市报97年创刊时,亏损800多万,98年亏损910万元,经过喻华峰的努力,从99年开始,南方都市报逐年盈利,创造了中国报业三年扭转亏损、上交利润的奇迹,其中99年盈利376万,2000年盈利2141万,2001年盈利2485万,2002年盈利6422万,2003年盈利16000万。南方都市报之所以能取得这么大的经济成就,与喻华峰的极强的工作能力绝对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喻华峰精通经营管理,全力打造中国最好的报纸广告团队,其经营理念和管理思想对中国报业来说弥足珍贵。工作主动,责任心强,作风硬朗,效率极高,做事拚命,精力旺盛。与别的经营人才不同,喻华峰懂得办报,他领导的营销团队成功地推广了南方都市报的办报理念和生活方式,这是他格外高人一筹的地方。

      除日常工作之外,多年来,喻华峰还领衔策划了南方汽车展、通讯数码展一系列营销活动。这些活动不但产生了很好的直接经济效益,也极大地提升了南方都市报的品牌价值。擅长开疆拓土,擅长沟通协调,擅长人才培训,擅长运筹谋略,在中国报业享有极高的声誉。

    从上面的材料可以看出,喻华峰是一位敢为人先、屡创佳绩、品格高洁、作风正派的报界奇才,按说在改革的前沿广州正可施展才华,大展宏图,何以竟不见容于当局、反被罗织罪名、钩陷入狱、判以重刑呢?

    人们不能不联想到喻华峰掌舵的良知媒体──《南方都市报》屡屡为草根阶层说话、仗义执言、秉笔直书的时代背景。

    2003年2月──3月,《南方都市报》多次努力冲击传统的信息封闭体制公开报导SARS。

    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报导:《一大学毕业生因无暂住证被收容并遭毒打致死》,揭开孙志刚事件黑幕,导致了《收容遣送办法》的废止,掀起了公民权利运动的浪潮。 

    7月,喻华峰被以受贿罪立案调查。 

    12月下旬,《南方都市报》报导广东再次出现SARS,为此付出惨重代价:当天值班编委被撤职,直到2004年3月,针对此事的调查还没有结束。

    2004年1月初,针对《南方都市报》的经济问题的调查骤然升级。 1月14日,喻华峰被正式逮捕,涉嫌的罪名由受贿变成了贪污和行贿。3月18日,被判12年重刑。

    中国有个传统,叫做秋后算账,其实,对敢说话的文化人的清算从来等不到秋后。

    1957年,《光明日报》主编储安平响应毛泽东号召帮助中共整风,批评中共搞「党天下」,不到一个月,被打成「极右」,成了载于史册的三大右派之一。

    1989年,原《人民日报》主编胡绩为先生在《世界经济导报》上刊登严家其、包尊信等学者关于时局的对话,没等到六四镇压,即被勒令停刊,胡先生也成了八九民运第一个被整肃的报人。

    2003年7月,萨斯还没有被遏制,公开报导萨斯疫情、拯民水火的南都老板喻华峰就被捕入狱!

    历史彷佛停止了,仗义执言、敢说真话成了报人被难的宿命!

    如果说有变化,那就是如今对待喻华峰当局也不再凭「话柄」抓人,而是罗织罪名,没有「受贿」那就找「行贿」的把柄,没有作风问题就按个贪污的罪名。总之,需要你有罪,没罪也有罪。据说,这叫「政治问题司法化」,还是「依法治国」、「与时俱进」的成果呢。

    都说媒体是社会的良心,没有了媒体,没有了舆论监督,草根阶层的苦难就只能是泥土里的呻吟,在这个威权横虐、商潮滚滚的资本专制时代,保留有社会良知的媒体如《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就像暗夜里的一、两点寒星,时时向渴望正义的人民闪烁一点希望。一年前,南周熄灭了,如今,专制的黑云又压向了南都,莫非,我们这个民族不再需要正义和良知、我们真的要坠入万劫不复的漫漫暗夜吗?

    首发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