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林:中国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博讯2004年3月17日)
     虽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很荒谬,但是如果用它来分析共产党的经济,也就是以其荒谬之理论还治共产党荒谬之身,倒也十分有趣。

     共产主义正是人类社会最极端的垄断资本主义,它的极端低效、无能,除了使人民长期贫困、饥寒交迫之外,到了最后只有大批地饿死人,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在金家王朝统治的朝鲜,都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个规律。 (博讯 boxun.com)

     而共产党改革开放后实行的经济政策,倒是一般意义上的垄断资本主义,中共寡头集团到现在仍然绝对的垄断控制大部分资产,包括土地和大批基础设施,基础工业和重工业。真正可以自由竞争的领域还是很狭窄的。

     所谓“不断深入”的经济改革,却是向原始资本主义方向发展。中国野蛮的出口加工业,猖獗横行的假冒伪劣工商业,正是最好的注脚。

     更有趣的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中国共产党一直在往后退,从共产主义退向社会主义,再退向垄断资本主义,再退向原始资本主义,下一步退向哪里,我们现在还不清楚。

    这几乎也可以从一个角度证明,共产主义是用暴力威胁人类衰退、倒退的,把人改造成牲口的一场牛马化、弱智化“革命”运动。

     1929年爆发的全球性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使西方世界认识到,盲目的生产会导致周期性的危机。因此社会致力于在生产者和最终消费者之间建立密切的联系,各种为此目的服务的商业调查、咨询、资讯机构应运而生,期货贸易也能提供给大家更清晰可见的产品价格预测,政府也尽力提供一些资讯服务,并以法律保障经济秩序。

     自那以后,西方世界再也没有爆发过严重的类似危机,几乎一切都是可以调控的。对资讯的大量迫切需要,更有力地推动了信心产业的长足进步,人类从而进入计算机时代。

     马克思主义的周期性经济危机理论在西方破产了!

     更有趣的是,这种早已破产的理论,反而在改革开放的共产党国家屡屡逞凶。中国商业的周期性危机,在过去20多年里,始终此起彼伏地交织着。

     早在80年代,各种物价便大起大落,钢材、汽车、电视机、电冰箱都经历过几次周期性生产危机,以致国务院反反复复地降温,通过行政命令来强行调整,强行下马一些已开始生产的企业。

     反正无论干什么都是一窝蜂。几乎每一种商品的价格都是忽高忽低,令生产者无所适从。这种周期性、长期性、永恒性经济危机,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特征,所造成的危害简直无法估计。

     中共当然可以使用政权,用关、卡、压手段,制止每一种危机扩大为全面危机,但是这种行政干预不能从和根本上找到和解决问题,只会导致任何一种危机都是反复出现,而且愈演愈烈。

     计算机在中国的用途也是畸形的、可怜的。我去过许多地方的网吧,95%以上的网虫都是在玩游戏。中国互联网上很少能查到有用的资讯。前年得到王炳章被判刑的消息,我想通过互联网查一下有关法律条文,结果通过3721搜索了十几家网站,居然都查不到。

     记得80年代的一个春节,一种很普通的花草君子兰,忽然涨到几十万元一盆。来春大家蜂拥去种,而第二年连几元钱一盆都卖不掉。

     几年前我去乡下看祖父母,车出怀远县城,就闻到一种特别难闻的味道。后来问他们才知道,那是萝卜和大白菜烂掉的气味,弥漫在乡间空气里。原来去年的大白菜一斤卖到5毛钱,于是方圆几百里都蜂拥而种,结果第二年连一分钱一斤都没有人要,运到蚌埠市、南京市出售,连运费都赚不够,所以只有通通烂在地里,农民只有仰天长哭。

     淮河两岸的萝卜白菜可以亩产万斤,那一年,起码有几百万亩大白菜白白烂掉了,加起来足有几百亿斤,值几亿元!

     所以中国农民无论怎么起早贪黑、吃苦受累,随时都会统统破产,永远都会困苦不堪,地方政府只知道敲诈勒索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指导农业生产。

     导致中国人民长期在黑暗的市场里摸着石头过河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中共政权的愚昧垄断,几乎不允许民间的资讯中心独立工作,中国也没有农产品期货市场,新闻媒介成年累月歌唱三个代表的伟大,官方从来不管人们死活,又不允许别人去管。

     中国的电视广播报纸杂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充当宣传工具,传送着故意愚弄人民的垃圾信息,而挤占了对人们现代生活有用的资讯传播。所以中国虽有大量的信息传播渠道,却从来没有被正常利用,中国是一个畸形的非信息社会。

    而官员的普遍贪婪腐败,还导致中国经济是一种畸形的欺诈性经济,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信用,合同、契约统统形同废纸,谁也不相信谁,大家只能以原始方式进行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中国简直象是一个黑暗的原始丛林,所有人只能靠直觉行事。

     除了出口加工业是按照国外订单生产之外,中国国内的工业、商业、农业、服务业年复一年仍然按照周期性危机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原理”运作。在中国没有实现民主化之前,这个致命的缺陷是无法弥补的,只会愈演愈烈,直至崩溃。

    张林2004/3/14于安徽蚌埠。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苦难的中国人(续)
  • 张林:由杨建利博士绝食想到的
  • 张林:中国没有中产阶级
  • 张林:中国经济危机不期而至
  • 张林:共产党不用怕民主改革
  • 张林:中国人的良心-蒋彦永
  • 张林:中国欺诈型工业
  • 张林:无法无天的中国
  • 张林:苦难的中国人
  • 张林:阿Q新传
  • 张林: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 张林:举世无双的欺诈型商业
  • 张林:人间地狱─大尖山收容队(1)
  • 张林: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
  • 张林: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 张林:国家主义批判
  • 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张林
  • 张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张林:一次征招并指挥解放军的经历
  • 张林:啊克拉玛依
  •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 张林:拾破烂的
  • 张林: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 张林:下岗工人
  • 张林:美丽的女死囚
  • 广州交警大蛀虫张林生受贿400多万被判死刑
  • 张林: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