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林:共产党不用怕民主改革
(博讯2004年3月09日)
     八十年代末,在全世界共产党政权崩溃的浪潮中,多米诺骨牌在中国卡住了。

     中国与东欧差异很大,人民、宗教、政党、经济都不一样,反对派无法形成强大力量,并不能动摇共产党独大的局面。 (博讯 boxun.com)

     以下我从这些方面把中国与东欧进行一个对比,既可以说明多米诺骨牌为什么在中国被卡住,又可以说明直到现在中国还没有开始民主变革的原因。

    这篇文章主要是给共产党人看的,可以帮助他们减少对民主的恐惧。中国实行民主化之后,共产党人和全体人民一样,失去的只是共产主义枷锁,获得的却是自由、人权保障和民族复兴。

    

    人民。中国人民的奴性是全世界最强的,从来没有过问政治的传统。这个特点不仅适用于海外华人,更适用于大陆华人。如果有一天胡锦涛宣布实行民主政治了,我可以断定,除了占人口1%不到的有政治观点和兴趣的人感到兴奋,需要喝一杯庆祝一下,然后分头成立几十万个微不足道的小政党以外,其余99%以上的中国人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生活和观念毫无变化。

    基本上单一种族的构成,使中国的民主化不象印度和俄罗斯那样受到太多的干扰,必须付出太多的代价。相对于汉民族,各少数民族太弱小了。只要我们对得起他们,不损害他们,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和经济利益,他们一般是不太会拼命闹独立的。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太强烈了,改变起来太困难了。世界各地的华人,有的出洋几百年了,基本人生观念都没有太大改变。我甚至可以断言,全世界几千个民族,最难归化的就是中国人。当年美国的两次排华浪潮,都是因为中国人太异类了,太独特了,与其他民族太难以融合了。

    中国人是自远古以来唯一始终延续的巨大种族,其他种族都因为太刚强而灭绝了。正如老子对他的学生说得那样,牙齿锐利,但易折断;舌头柔弱,却能持久。中国人历经各异族统治,不仅没有消亡,反而能把异族融合进自己的体系,不能不说是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历史奇迹。

    

    宗教。中国人传统上是不信神的,儒道传统太强烈了。所以来自印度的佛教,来自欧洲的基督教,最终都没有征服中国人的心。

    与东欧国家相对单一的宗教相比,现在中国有数千万基督徒、数千万穆斯林、数千万佛教徒、数千万法轮大法弟子、中功弟子等等,以上这些宗教力量互不以为然,很长时间内几乎不可能团结起来对付中共。这也导致一个结果,即中国人虽然一般不会因为信仰不同而打架,但由于观念差异太大,彼此合作的可能性也很小。

    在民主社会,这是一种很好的自然形态,有利于中国人的思想解放,各种文明的交流互动。美国文明、基督教新教国家的文明,之所以能达到现在的高度,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原因。相反,单一宗教派别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国家,由于人民的思想受到一定程度的禁锢,在任何方面都明显地相对落后。

    

    政党。几十万个小政党也许一夜之间会建立起来,但是要形成与中共抗衡的大陆新政党,那是很久远的事。中国人都想投机取巧,太容易争吵,太缺乏公平合作能力了。受了英国人100多年民主熏陶的香港人对民主政治的兴趣、参与程度尚且很低,大陆人的情况可想而知。即便放任民运人士发动,在正常状态下,参与民主运动的国民依然会很少,少到令人悲哀。

    这是华人的特性决定的。华侨移居美国已有100多年历史了,在美国生活的世界数百个民族中,平均每个华人投入在政治上的时间和金钱,是倒数第一。世界各地的华人,情况也大体如此。如印尼华商,愿意掏出巨额红包贿赂苏哈托政府官员以谋取私利,却不愿集资支持民主运动,所以这些华商后来便受到民众的攻击,这是98年印尼排华浪潮的主因。我当时在纽约虽然全力为他们呐喊,在内心里也为他们悲哀。

    虽然历史上共产党血债累累,有无数罪恶,但只要放下屠刀,就不会有太多人死缠住旧帐不放,中国人毕竟是把眼前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现在的东欧俄罗斯,也并没有什么历史罪恶被清算。只要共产党能给予受害者一些精神和物质赔偿,也就可以轻装前进了。

    只要共产党举止得当,不触犯众怒,真正地与时俱进,把反对党提出的治国妙策随时拿来就用,几乎可以从容地独享中央政权,基本不会遇到强有力的挑战,只会有一些地方基层政权易手。

    到那个时候,也许成熟的、有组织领导经验的国民党、民进党和香港民主党,就像台商港商一样,更容易在大陆长足发展。而他们对中共更构不成威胁。

    

    经济原因。

    毛泽东统治造成的长期绝对贫困,令中国人有一种对贫困的特别恐惧。真正遇到良好的生存发展机会,大家都会拼命地去挣钱,哪有太多人关心政治,关心国家前途命运。这些年移居海外的华人,虽然多多少少都受到过共产党的损害,但是为了现实经济利益,绝大部分人却反而拥共。

    中国人传统上毕竟也是最看重钱的,绝大部分中国人,在看不到明确经济利益的情况下,是不会介入政治活动的。一般中国人加入一个组织,是为了得到好处,而不是为了真理与正义,自愿献出时间、金钱和别的代价。这跟美国人从事一般政治和社会活动的态度有很大区别。

    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情况,99%以上的中国人还是全力以赴地挣钱过日子,根本不愿过问政治。如果现在能够做一个公正的民意调查,大家可能会吃惊地发现,绝大部分中国人竟然认为“不管国民党统治,还是共产党统治,我只管过自己的日子。”

    “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传统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尤其是在经历了共产党50多年的愚民政策之后。

    民众在区县乡村级别的选举中也许会认真投票,因为这跟他们的利益多少有点关系。而对省级以上的选举则不会有多大兴趣,至于国家议会和总统选举,投票率之低,将来可能会是世界之最。

    

    若中共能够毅然实行民主变革,对自身的好处十分明显:首先可以遏制腐败、防止崩溃灭亡。自己反对自己腐败,能够成功的自古未有。

    崇祯皇帝是一个厉行反腐倡廉勤政的皇帝,一生穿补丁衣服,天没亮就端坐朝堂,从不耽于任何享乐,而且几十年刻苦勤奋如一日。

    李自成打到太原的时候,当时有个太原的大地主怒不可遏,倾尽家产建立了一支三千人的军队前去狙击,但没钱购置粮草了。

    国库空虚,崇祯皇帝便号召皇亲国戚带头,百官捐纳。百官都穿着补丁衣服,站在朝堂,纷纷哭穷。皇后赶紧给国丈送去五千银子,让他带个头。结果国丈还贪污掉三千,只捐了两千。

    到后来李自成进城之后,把国丈倒吊起来,鞭打了三天三夜,拷出了50多万两现银,另有价值百万两银子的珠宝玉器。中国人原本就是这样贪!这样鼠目寸光的!

    而共产党的各级领导干部,思想觉悟比这位国丈还差,何况他们的数量又太庞大,家属又太众多。中央纪检最清楚,他们几乎全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货色。

    崇祯最后只有手韧女儿,拜别紫禁城,自缢于景山。共产党贪官污吏呢?集权专制持续下去,谁都可以预见,必然会有这么一天的。

    

     只要中共主动实行民主变革,各级贪官污吏就会或者收敛,或者辞职下海。也不用收缴它们的护照,愿跑就跑吧。只要他们不继续危害中国人民,大家都有机会挣钱,并且有前途,也无所谓。

    反对党和人民的不断检举揭发,就会使越来越多的贪官污吏知难而退,这样就可以逐步改造共产党,使他新陈代谢,从而真正加强共产党的存在地位。

    在这种背景下,共产党人也自然能够解放思想,重新审视自己的一切,自觉改造世界观,从野蛮走向文明,最终脱胎换骨为一个新型的现代民主政党。

    

    随着法治健全,中国经济就会得到长足发展,自然资源严重浪费、全面破坏的局面也就会被遏制。中国人固有的商业才能,有了一个良好的、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就会得到真正发挥。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中国人最有必要、最应该实行民主政治。因为中国人占全球人口的五分之一强,每人一票,显然在世界上更有发言权。而实行专制政治,则有百害而无一利。

    

    张林2004/3/9于安徽蚌埠。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中国人的良心-蒋彦永
  • 张林:中国欺诈型工业
  • 张林:无法无天的中国
  • 张林:苦难的中国人
  • 张林:阿Q新传
  • 张林: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 张林:举世无双的欺诈型商业
  • 张林:人间地狱─大尖山收容队(1)
  • 张林: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
  • 张林: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 张林:国家主义批判
  • 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张林
  • 张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张林:一次征招并指挥解放军的经历
  • 张林:祖父的忏悔
  • 张林: 垃圾国
  • 张林:凌空长啸的鹰阵,不甘沉沦的华魂
  • 张林:春节联欢晚会-弱智文盲大合唱
  • 张林: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 张林:啊克拉玛依
  •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 张林:拾破烂的
  • 张林: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 张林:下岗工人
  • 张林:美丽的女死囚
  • 广州交警大蛀虫张林生受贿400多万被判死刑
  • 张林: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