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林:无法无天的中国
(博讯2004年3月04日)
    

     中国没有现代意义的法律,只有极权专制的政令,来规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些政令逻辑混乱、相互矛盾,而且根本不切合实际,所以执行机构只得模糊按照上级政令,根据自己的利益需要来执行。所以人们戏称:“法律好比橡皮筋,想松就松,想紧就紧。” (博讯 boxun.com)

     中国正在进入工业化,而工业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空前密切而复杂的,人们很难凭着传统农业社会的生活经验来处理这些关系,因而产生了大量的矛盾,50多年来这些矛盾一直在积累,而且这几年呈现爆炸性激增。

     在农村,一个数十万人口的县,只有一个法院。所以农民遇到纠纷,根本不可能去找法官解决,只能通过谈判或打斗来摆平。中国农民到现在为止,实际上还得不到任何法律服务。在共产党腐恶专制下,让8亿农民通过打官司解决纠纷,根本是不现实的。

    城市几十万市民虽然有几个法院,也几乎不能通过法庭来裁决是非。“大沿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专政大门朝钱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如果你一定要去打官司,那你就要首先准备好足够的贿赂,一定要比你的对手多。即便你打赢了官司,也是没用的,还要再花钱执行。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这一点,所以宁可被打掉牙齿往肚里吞,也不愿去打官司。

    中国的“司法”机构,主要是对人民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也就是按照上级需要,按照上级命令抓人审判,从来也没有为人民服务过。

    这些专政机关,当然更要为自己的利益服务,所以腐败丛生,愈演愈烈。

     无法,还无天。传统的农业社会,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不能象工业社会这样提供细致周到的法律服务。传统农业生活方式也相对稳定,也没必要供养庞大的司法体系。所以儒家伦理就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道德规范,往往比法律更重要。但是共产党却又野蛮地摧毁了传统伦理,也不允许新的伦理或宗教生存发展。

     所以现在的中国人,干起坏事来几乎没有任何约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只要能获得利益,中国人什么都敢干。一个村庄专门搞盗窃,一个村庄专门劫货车,一个村庄专门搞诈骗,一个村庄专门制造假药,一个村庄专门制毒贩毒。

     所以中国不是象文明社会那样按照,按照社会的正常需要合理分工并分配利益,而是按照狡猾、邪恶、欺诈的特长来分工,按这几方面的水平来分配利益,几乎和原始森林里食肉动物、食草动物、昆虫及飞禽的分工类似。

     在这种背景下,官员们个个贪污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既然大家都不遵守游戏规则,人人都唯利是图,而且不择手段,那么官员们为什么要例外呢?

     无法无天的国家当然是没有前途的。所有的自然资源都会被肆意污染破坏掉,我们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将不复存在。而所有这些堕落和罪恶积累到一定时候也会爆发的。当我们食尽了祖宗留给我们的一切伦理道德、一切礼义廉耻和信用的时候,国人之间只有赤裸相见,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了。

    

    张林2004/3/4于蚌埠。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苦难的中国人
  • 张林:阿Q新传
  • 张林: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 张林:举世无双的欺诈型商业
  • 张林:人间地狱─大尖山收容队(1)
  • 张林: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
  • 张林: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 张林:国家主义批判
  • 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张林
  • 张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张林:一次征招并指挥解放军的经历
  • 张林:祖父的忏悔
  • 张林: 垃圾国
  • 张林:凌空长啸的鹰阵,不甘沉沦的华魂
  • 张林:春节联欢晚会-弱智文盲大合唱
  • 张林: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 张林:台湾何惧?
  • 张林:黑省哈市的黑官哈吏
  • 张林:曾经有个梦
  • 张林:啊克拉玛依
  •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 张林:拾破烂的
  • 张林: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 张林:下岗工人
  • 张林:美丽的女死囚
  • 广州交警大蛀虫张林生受贿400多万被判死刑
  • 张林: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