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芦笛:猜一把台湾大选
(博讯2004年3月03日)
    一言以蔽之:阿扁和民进党人“不识做”,磨穿了中立者原来对他们的同情心。

     一、蓝胜于绿? (博讯 boxun.com)

    台湾大选已进入倒计数,距投票只有20多天了。据TWBS消息,民调显示43%被调查者支持连宋配的泛蓝阵营,支持阿扁泛绿阵营者仅占36%,1%的人尚未打定主意。表示不愿领取公投票者也略多于愿意领取者。如无意外情况发生,看来蓝阵营胜出的可能很大。

    二、老芦何以反水?

    四年前,老芦写了名篇《我欲因之梦琼台》,在大选揭晓前准确预言了阿扁获胜,并为李登辉和民进党人摇旗呐喊了一番,从此堕落为不齿于人类的大汉奸兼台湾特务,被爱国志士们足足骂了三年多,直到去年下半年我写出一系列批评民进党人的文字来,才有同志明白我原来并没有拿台湾人的一分钱。记得五月海还在“罕见奇谈”上了个帖子,专门向我道歉。

    四年后的今天,老芦从民进党人的同情者进一步堕落为反对者,来了个“否定之否定”式的“螺旋式下降”。如今您要让我说心里话,我实在是盼望民进党人大败,让台湾的天空一碧如洗。

    这变化是怎样发生的?一言以蔽之:阿扁和民进党人“不识做”,磨穿了中立者原来对他们的同情心。

    人类天生对弱者有同情心理,对恃强凌弱者常有同仇敌忾之心。这就是弱者的一种道义优势,其实是一种政治斗争的丰富资源,但如何巧妙运用这资源则取决于弱者的政治智慧。

    聪明的政治家懂得“哀兵必胜”的道理,始终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备受欺凌的可怜虫,但决不作祥林嫂,决不直接地反复地说出,而是引而不发,点到即止,让公众自己去作出结论。如果作到这点,即可长期获得舆论同情。

    可惜具有这种政治智慧的政客们实在太少。最常见的是那种愚昧政客,在尝到舆论同情甜头之后,误以为自己的道义优势是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魔术口袋,逮住了死用滥用,老是用同一滥调反复刺激听众大脑中的同一个兴奋灶,很快就磨穿了旁人的同情心,让大众开始厌烦起来。到此地步这些同志还不醒悟,还要喋喋不休,直到把“弃妇”形象描到十足十。从陈水扁直到“民运”那干人,全都犯了类似错误,统统栽在了这上头。

    更糟糕的是这些人不知老子教唆的“知白守黑,以柔克刚”的政治斗争策略,主动脱出“受害者”形像,挑衅攻击对方,甚至干出拉登那种不择手段的滥事来,由此在大众心目中完成从受害者到trouble-maker 的形像转变。阿扁当然不是本拉登,但论其策略本质,我实在看不出两者的错误有何区别。两者原来都是受强者欺凌的弱者,但两者的反击都过了头,导致公众同情心来了U转。

    我原来对台湾的同情因素很多,首先当然是对我党的痛恨与憎恶,雅不愿看见五星红旗插上阿里山,玷污了最后一块华人净土;其次是我党恃强凌弱、作威作福的恶棍作派激起了我的强烈反弹;第一次台湾大选前我党发“空包弹”,对人家进行赤裸裸的武力讹诈。第二次大选前朱总理竟然召开记者招待会,以武力恐吓台湾人民,不许人家选阿扁。最后当然是“住民自决”的现代文明常识,使我坚信台湾人民有选择独立的神圣权利。就是在此背景下,我才写出了那一系列反战文字。

    不料老扁却是个上不得台盘的下水,根本就没点statesman 的头脑与气度。记得他当选时,外国评论家还指望他作台湾的尼克松,在对大陆关系上作出重大突破。如所周知,老尼原是最死硬的反共政客,不料他上台后竟然主动与中苏和解,奠定了“缓和”的国际政治格局。这种事也只有他那前极右派敢干,民主党总统决无此胆量,否则立刻就要被共和党的极右分子骂成叛徒。

    这梦似乎到现在还有人做。那天我看五月海的道歉帖,似乎就流露了这意思(如有误解,请老5指正)。可惜这些人没看出老尼和老扁的根本区别,也就是能上国际政治台盘的熊肉和只配在小岛上胡弄愚民的猪下水的区别。

    老尼当初之所以走那步,是因为他看出再和中苏对立下去,根本就无从结束越战,对美国的国家利益毫无好处。因此,美国人民的利益需要他主动跨出和解的第一步。作为精明的政客,他当然也看出了自己此举的轰动效应。果然,他上台时仅以微弱多数当选,但竞选连任时却获得全面大胜,谁都知道那和他访华访苏的巨大轰动效应分不开。

    这就是能上国宴的尼熊肉:在为选民谋利益时同时为自己谋利,在忠于国家利益的前提下搞党派政治,绝对符合西方民主政治最基本的游戏规则。

    陈下水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如我在一系列旧作指出的,不统不独最符合大陆、台湾、美国两岸三地人民的共同利益。台湾人民当然不能被大陆无端欺负,但如果和大陆彻底搞僵了,甚至卷入战火,对台民什么好处都没有。因此,任何一个“民之祸福,长在我心”的民主政治家,一定会在维护台湾事实独立状态、坚持自决权的同时,把与大陆改善双边关系看成是外交的重中之重。如果这么干,则一定会在促进台民福祉的同时,如尼熊肉一般为自己和本党带来巨大的政治利益。

    可惜这下水扁食(注:关于“扁食”之典,请看《聊斋》)却是个心胸狭隘、毫无器量、只知耍小聪明、既无战略眼光、又无起码包容的市井村夫。

    先说器量,下水扁货和李登辉一样,当选后居然没有“全民总统”的观念,仍然和在野时一般,陷于省籍情结中出不来,自己把自己降为“本省人”的喉舌,把“外省人”当成归化了的外国移民后代,大搞极度短视、后患无穷的“台湾本土化”,简直是要把台湾蓄意制造为第二个北爱尔兰(请参见拙作《“台湾本土化”的隐忧》,民进党“理论家”洪老先生至今未能写出一字来反驳此文)。

    陈下水关起门来搞这套变相种族歧视也倒罢了。他的同党还要把这些烂货搞到网上来。洪老先生不但肆意歪曲历史,把民进党执政前的华人政权统统说成是“外来政权”,甚至在网上煽动“种族”仇恨,连“中国猪”的侮辱字样都肆无忌惮地写进“文章”标题,让老芦这中国非猪更非下水气炸了肺。看来无论是中国“猪”还是台湾“猪”,只要一沾上“民主”二字,便个个是逼反同情者的行家里手。“民运”党人如此,民进党人又何尝不如此?统统是上不了席面的下水货。

    陈下水的最可笑、最荒谬之处,还是丝毫不顾台民利益,简直把“打大陆牌”当成了《说唐》中张士贵骑的“呼雷豹”头上长的那撮毫毛。

    据《说唐》介绍,该马头上长了一撮毛,只要主人一揪那毛,“呼雷豹”便长嘶一声,阵上所有的战马闻声立刻屁滚尿流,瘫痪在地,自然骑主也就只好听凭对方宰割。这马后来落到程咬金手上,他手闲不住,骑着它乱揪那毛,最后用力过度,把那撮毛揪了下来,从此“呼雷豹”就再也没有那威力了。

    这就是陈下水干出来的烂事。4年前,许多人本来不想投下水的票,不料朱总理慷慨出来为他助选,开了那个记招会,激怒了台湾人民,下水于是当选。执政四年,下水把脑筋主要动在煽动“种族”歧视与“种族”仇恨上,以及效模特儿拍“写真”,毫不知耻地卖那张下水扁脸。四年雇佣期满,发现自己交了白卷,赶快故伎重演,搞什么“公投”,刺激挑衅大陆,指望再来一次“草船借箭”,让中共再次帮他拉选票。可惜他猛揪“呼雷豹”头上那撮毛,却用力过度,把那毛整个揪下来了。

    下水扁脑里大概没有多少灰白质,所以看不出那毛和天下的所有毫毛一样,并不是无限可揪的。

    第一,大众当然会同情被强者无端欺负的弱者,但如果弱者莫名其妙地对着强者猛晃拳头,跳着脚大骂曰:“中国猪!你有本事就来打老子!我就不相信你敢动手!老子宁愿站着死,决不跪着生!老子不等你动手,就先发制人,轰炸你的三峡水库大坝,淹死你半国人!”则恐怕那同情心立刻就荡然无存。

    第二,据老芦在草根社会中数十年的观察,天下多的是“宁愿跪着生,不愿站着死”的庸人,包括我自己在内。煽动民众的同仇敌忾之心从来只是短效的,举凡政治大业,决不可能长期靠民众的义愤和同情心维持。四年前台民激于义愤选择了下水,那因素很多,在我这cynical 之人看来,其中一个主要因素还是中共叫多了“狼来了”,把自己骑着的“呼雷豹”头上的毛揪下来了,弄得台湾人心存鄙意,再也不相信中共会来真格的。

    如今可不是这么回事了,连老美中央情报局局长都相信中共会动武。台民岂有不怕的?好日子不过,何必去无事生非找难受?难道就为了在口头上捍卫本来就享有的事实上的自决权?

    第三,凡是比较成熟的国民,对政府外交上的成就远不如对其内政政绩的关心。换言之,成熟国民比较现实,注重的是实惠而不是什么虚无飘渺的“国威”。陈某内政搞得一塌糊涂,却专门在与大陆关系上作文章,又如何让台民看得上这种一心旁骛的当家人?

    第四,“草船借箭”的前提,是对方上当。但哪怕对方再笨,您也不能指望人家永远上尊驾的当,因此,这种好事可一而不可再。如果对方不发箭,您就免不了变成与风车作战的堂吉诃德。

    第五,台湾如要生存,不能不仰承山姆叔的鼻息。山姆暗扣(uncle) 的心事,我早在《不统不独最符合两岸人民的利益》中说过了。换言之,揪“独立”那撮毛,不但让中共的战马屁滚尿流,也让暗扣的战马瘫痪在地。这种烂事干多了,暗扣免不得火起,当众赏尊驾一火腿,莫非尊驾连暗扣也要骂进去不成?当然只好抹抹肚子忍了,弄得里外不是人。

    正因为此,下水最近才微妙地改了口风,奢谈起什么“台湾与中国文化上的同一”来了,可惜damn too late.

    三、中共表现可圈可点

    随着中共逐渐脱去了那层痞子皮,无论是外交还是内政都不复当年的穷措大模样,开始有点professional的气味了,在对台关系上的举措尤其得体,有时简直让老芦怀疑中南海诸公(婆)是否看了老芦的有关文字,成了可教孺子。

    我在论述两岸关系的旧作中,多次指出共党对台策略的重大失误,并引用基辛格《核武器与对外政策》中的名言教育我党:

    “威胁只有在自己确有决心和能力将威胁付诸实施,而对方也相信自己确有此种能力和决心之时才会奏效。”

    过去大陆的文攻武吓之所以毫不奏效反而引起对方的反感和鄙视,完全是不懂这道理,乱揪想象中的“呼雷豹”头上的毫毛造成的。

    我反复指出过,统一必须是双方情愿的自由恋爱,决不能是“强迫作爱”。唯一的正道是“戒急用忍”,促进两岸交流,使大陆和台湾结成强大的经济纽带,变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经济共同体。苟如此,则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上的结合,正如欧洲经验启示的那样。期以半到一世纪的时间,此策必收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之功。舍此不由,却要去挥舞大棒,动不动高唱“我手持钢鞭将你打”,只会吓跑新娘。

    当然,大棒有时也不能不挥,非此不足以震慑陈下水那种以国脉民命为儿戏之辈,但只能在幕后挥,决不能当成大菜,动辄抬到国际大宴的席面上来,弄得海外舆论哗然。台独的七寸,其实是在山姆暗扣那里。与其去威胁同胞,莫如去恐吓暗扣,让暗扣出面反台独,要比大陆出面有效一万倍。

    这次中共似乎就这么干了,表面冷处理,幕后却作足了文章,作到了上面引用的基辛格名言。现在连CIA头子特内特都深信,台湾如果独立,中共既有决心也有能力使用武力解决。此公乃是世上最大的间谍头子,连他小人家都这么说,有谁的权威还大得过他?人家的一句话超过《人民日报》社论、外交部严正声明的一亿句话,对台民具有强大的说服力。在这种情况下,下水如果还要一意孤行,势必引起渴望和平的台民的强烈反感,而这才真正是釜底抽薪之策。

    所以,老共这次干得还真漂亮,开始有了点“解放”前国府外交的职业水平。如果这么干下去,下水扁脸就这次当选也无足虑。只要暗扣扣死了他,跳蚤便使出吃奶力气也顶不起被子来。

    当然,为两岸人民计,最好的结果,还是下水从此落败,以后每下愈况,彻底丧失政治号召力,这才是台湾人民之福。下水这呼雷豹头上的毛不拔除,两岸终无宁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