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丘立才:中国共产党第一领袖陈独秀的冤屈
(博讯2004年3月03日)
    如果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么可以说,没有陈独秀就没有中国共产党。如果说,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政党团体像中国共产党那样呈现一枝独秀的状态,那么也可以说,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党员像陈独秀那样呈现一枝独秀的情形。然而,这位中国共产党的第一领袖陈独秀却蒙受着太多太多的冤屈。

     陈独秀由1879年诞生,到1942年去逝,63岁的一生,去逝后也有六十多年的时间了,俗话说盖棺定论,然而陈独秀就怎么也难于定论下来。一方面可以说他是:反清斗士、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五四运动的总司令、中国最早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宣传者、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中国共产党一大至五大的总书记。可是遮蒙盖在这些显赫名声上面,人们更多听到的却是另一方面:右倾投降主义者、右倾机会主义者、机会主义者、党领导机关的投降主义分子、托派分子、叛党分子、分裂分子、叛徒、汉奸、国民党特务、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对人民的卑污的工具等。陈独秀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领袖的身份地位,应该是可以定下来的,但其冤屈又在哪里呢?在此试着举一二以说明之。 (博讯 boxun.com)

    一、不是有口难辩而是有口不予辩的冤屈

    陈独秀在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还当选总书记,可过了三个月的“八七会议”,就批判他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撤销他的总书记职务,并且不让他参加。这次会议名义上是由瞿秋白主持,实际上是共产国际的代表主持操办。岂止这次会议是由共产国际的代表主持操办,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乃至每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共产国际代表也参与操办。

    1920年春,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就来到中国,在北京会见了李大钊,李介绍他到上海与陈独秀面谈,交换了建党的意见。5月陈独秀在上海成立了党的组织—上海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6月共产国际法执行委员代表马林和共产国际远东局代表尼科尔斯基先后到上海,了解筹建党组织的情况。1921年7月23日至31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望志路106号秘密举行,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科尔斯基也出席会议,会开至第四天,马林代表共产国际致词,他用英语讲,声音很大,突有一位行动鬼祟的不速之客,借口找人从后门闯进会场,马林建议马上转移会场,于是最后一天会议在浙江嘉兴南湖的船上结束。陈独秀因在广州未能出席一大,但大会上还是被当选为总书记。这年秋马林要陈独秀回上海负起总书记的责任来,陈于9月回上海,因与马林斗气,11月才开展工作。在陈独秀家中召开每星期一次党的会议,也有苏联派驻上海的赤色职工国际代表魏庭康斯基参加。这年冬陈独秀夫妻被捕,马林请外国律师为其辩护,罪名《新青年》有过激言论,妨害租界治安,罚款五千元,这笔钱也是马林出的。1922年7月16日至23日在上海召开的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也参加了大会。1923年6月10日在广州举行的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也出席了大会,大会结束后,陈独秀吩咐毛泽东:“你抓紧起草一份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介绍一下三大情况。”1925年1月11日至22日在上海召开的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参加了大会。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在武汉召开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共产国际代表罗易、鲍罗廷、维经斯基等出席了大会。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罗易讲了话,大会根据共产国际执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关于中国问题决议的精神,做出了《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议决案》、《土地问题议决案》和《职工运动议决案》。而在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干脆把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搬到苏联莫斯科去举行了。

    非常明显,陈独秀虽是中国共产党第一领袖的身份地位,但却是当家作不了主的总书记。作主的是共产国际,是苏共中央。1991年苏联解体后,原苏共中央档案解密,其中可以看到,从1923年到1927年的5年中,苏共中央政治局为讨论中国革命问题开过122次会,作出过738个决议。这些决议,大事如孙中山在世时为实现国共合作,要共产党加入国民党,小事如蒋介石执掌国民党大权后,什么时候派什么人去找蒋介石谈话,谈话要注意什么,都有指示。蒋介石叛变了革命,共产党在大革命中失败了,但共产国际、苏共中央、斯大林则认为其领导是完全正确的,没有作一点自我批评,却把责任全都推到陈独秀身上。

    难道说,陈独秀一点也没有识别和抵制来自莫斯科制定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吗?非也。苏共中央用这么多的决议把他捆绑住,还派了共产国际代表指导、督促他执行,按照陈独秀个人的倔强刚烈、坦诚爽直的品性,绝对是受不了的。他也曾发过脾气说:“摆什么资格,不要‘国际’帮助,我们也可独立干革命。”但他是共产党员,必须严格执行党的铁的纪律,下级要绝对服从上级,没办法,有什么不同意见也好,还都得服从莫斯科,不断地向共产国际请示报告。陈虽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领袖的职位,却无指挥全党的职权,而职权在共产国际,在苏共中央,在斯大林手中。中国共产党在大革命中惨遭失败了,失败的原因、责任反而统统归到陈独秀身上,硬要他来替代共产国际、苏共中央、斯大林受责,这公平吗?共产国际的代表召开“八七会议”时,甚至不敢让陈独秀参加会议,陈独秀要是到会上来,把莫斯科来的决议指示全都公开出来,共产国际的代表下得了台吗?会议收得了场吗?所以陈独秀不是有口难辩而是有口不给辩的冤屈,鲍罗廷是根据共产国际6月下旬改组中共中央的命令去做的,6月底每周两次的国共两党联席会议也就不通知陈独秀参加,要陈去莫斯科。“八七会议”就在苏联援华农业顾问洛卓莫夫住家开的,中央委员也不过半数,会前有同志提出,陈独秀是中央委员,又在武昌,应让他参加会议,但共产国际代表罗明那兹不同意,罗明那兹还在会上发言批判陈。会后,瞿秋白、李维汉告诉他会议情况时,陈独秀愤愤不平的说:“大革命失败,共产国际有责任,不能全记在中央的账上。”

    中国共产党自“八七会议”批判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后,就埋下了“左”和“极左”路线的根源。中国共产党把自己的第一领袖陈独秀开除出党,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左”的表现,甚至还造成党内这样一种局面,人们生怕被说成“右倾”,这就给“左”以大行其道的极好机会。夏衍在《懒寻旧梦录》中说到,当时在上海大搞冒险的飞行集会、游行、贴标语,茅盾夫人孔女士在贴“武装保卫苏联”标语逃脱巡捕时说,自己都保护不了还说保卫苏联。夏衍真为她揑了一把汗,“当时,我们最怕被说成‘右倾’,象陈独秀这样的大人物,不也因为右倾而开除出党了么?”中共“六大”是在莫斯科召开的,受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左的倾向的影响,选举没有才能的出身工人的向忠发为总书记,这便于共产国际指挥。而党内实际上是李立三的左倾冒险路线主宰,他提出“全国总暴动”和进攻大城市,使党的力量蒙受损失。王明的“为中共更加布尔塞维克化而斗争”的左倾机会主义使不少烈士遇难。王明、博古的左倾指挥使中央丢掉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虽然延安整风运动纠正了一些“左”的错误,但并未从根本上来解决问题。

    中国共产党执政后,1957年在党外开展的反右派斗争,使中国的建设事业蒙受了巨大损失。1959年在庐山召开的八届八中全会批判彭德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其实又重犯了左的错误。1968年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则是我党所犯左的错误的最高峰。诚如邓小平说的:“‘左’的思想发展导致了1958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这是比较大的错误,使我们受到惩罚。……但是‘左’的指导思想并没有根除。1965年又提出党内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以后就搞了‘文化大革命’,走到了‘左’的极端,极左思潮泛滥。”虽经拨乱返正,开放改革,但“左”的理论还在党内有着很深的根源,根源自批判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始。其实何谓“左右”,有道是:“以口助手是曰右,以手助手是曰左。”根据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情况,该以口助手就以口助手,该以手助手就以手助手,关键在于把握好具体的实际情况。

    二、想回党内参加抗日而不能的委屈

    陈独秀于1929年11月15日被中共中央开除出党。1932年10月15日晚在上海被国民党当局逮捕,一个星期后押解南京,被判刑8年。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在全国舆论压力下,再加上8月18日周恩来和叶剑英来到南京“首都反省院”看望被关押的共产党员,并保释部分同志出狱。8月下旬初,陈独秀的朋友罗汉到南京傅厚岗八路军办事处去找叶剑英和李克农,请求帮助营救狱中的托派分子。叶、李“欣然应诺”。陈独秀终于8月23日中午出狱。出狱后的陈独秀,国民党政府曾派人以劳动部长的高官厚禄拉拢他,被他严词拒绝;托派请求他回上海,他也不干;胡适大使邀他到美国去做“寓公”,他更不干。他唯一的是想回到延安来,想回到自己建立起的中国共产党的队伍中来,想去挽救民族危亡、联合抗击日本侵略者。因此,陈独秀曾两次到南京傅厚岗八路军办事处去找叶剑英和博古反映自己的心愿。

    叶剑英和博古接到陈独秀的要求后,深感此事关系甚大,须得请示报告党中央、毛泽东。于是叶剑英和李克农具名写了封介绍信,由罗汉和李侠公从南京出发,于9月上旬到达陕西西安找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党代表林伯渠联系去延安。因山洪毁路,汽车不通,决定由林电报请示毛泽东。林伯渠即向延安拍电报请示,电报的大意是:仲甫等已出狱,愿意回到党的领导下工作。弟意中央为集中力量着眼,可联合他们回党工作。

    约在9月10日,毛泽东和当时中共中央总负责人张闻天联名回电西安七贤庄林伯渠,让他转告罗汉,党对陈独秀等回党工作的三个条件:一、公开放弃并坚决反对托派的全部理论和行动,并公开声明同托派组织脱离关系,承认自己过去加入托派之错误。二、公开表示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三、在实际行动中表示这种拥护的诚意。其实,毛泽东知道,叫陈独秀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是困难的。而且,这不只是陈独秀一个人的事,党不是菜园子,不能想走就走,想来就来。1919年在《湘江评论》上曾对陈独秀出监狱撰文称赞:“我祝陈君万岁!我祝陈君至坚至高的精神万岁!”的毛泽东也不得不考虑多方面的因素。罗汉看了毛泽东的电报后说:“陈独秀的脾气和为人我是深知的,叫他悔过,十分困难。”而林伯渠则叫罗汉多劝劝陈独秀,说:“仲甫要回延安,须先实现这三个条件,你再多做做工作。若飞也希望仲甫回到党内来工作。”几天前,王若飞由太原到西安,也和林伯渠、罗汉谈到陈独秀的事。

    罗汉从西安回到南京要见陈独秀,把毛泽东的意见告诉他。然而陈独秀偕同夫人潘兰珍己于9月9日乘船离开南京前往武汉避难了。罗汉于9月15日到傅厚岗八路军办事处去见叶剑英、博古。其时,叶剑英、博古也接到了毛泽东、张闻天的电报。博古对罗汉说:“本想和陈独秀谈一次,但因为自己党龄太浅,与独秀个人没有私人接触,恐难于谈到任何具体结果。”罗汉问:“由毛泽东和陈独秀谈可否?”博古连连摇头:“如果由润之来谈也不适宜,因为他们两人的个性都很强,都有闹翻的危险。不如候周恩来南下后,约他一同去谈,成绩或者会圆满些。”博古还告诉罗汉,希望陈独秀和已去武汉的董必武谈谈,并说恩来不久将去武汉,也可以和陈独秀谈。

    罗汉在南京没多停留,就赶到武昌双柏庙后街26号找到了陈独秀,把前后情况说了一遍,原希望陈独秀接受毛泽东提出的三个条件,不料陈独秀说:“我愿意写声明,但不愿意写书面检讨。”10月16日罗汉又偕同董必武拜访陈独秀,因董必武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由他上门去做陈独秀的工作较为合适。见面后彼此都客气地说:“鄙人听剑英、博古说,你在南京时曾去找过他们。”“鄙人曾两次拜见他们,只不过表示一下,鄙人赞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态度。”“依鄙人之见,你写个书面检讨,回党工作吧,党中央是欢迎你的。独秀先生,你意如何?”“必武先生,回党工作固我所愿。不过,惟书面检讨,碍难遵命。我不知过从何来,奚有悔?”董必武的劝说失败了,陈独秀遂起草一封信及抗战“七条纲领”,托罗汉带回南京交叶剑英、博古。后来包惠僧拜望陈独秀谈到党中央要他写“悔过书”时,还说:“现在乱哄哄的时代,谁有过无过还在未定之天,不写,有什么好写的。”1938年4月张国焘到武汉拜访陈独秀,挑拨离间说:他们是不成心要你回去的。再说回去了你也不好受,今天写检查,明天作交待,永无宁日。先生何不成立第三党,另立大旗?陈独秀反问:“我们再搞,能搞得比毛泽东现在还要好?”

    陈独秀向叶剑英提出要回延安,给叶剑英出了个难题;毛泽东要陈独秀公开检讨才能回延安,给陈独秀出了个难题;陈独秀也就难于回延安了。不久,王明、康生从苏联回国,说陈独秀是领日本津贴的汉奸,这就彻底断了陈独秀去延安的念头。陈独秀不能回到延安,不能回到党的队伍中来,不能回党工作,除了陈独秀个性倔强的原因外,还有诸多复杂的原因。这恐怕是难于分析得清楚的。但应该说,毛泽东和陈独秀是没有私人成见的。毛泽东在延安虽然多次批判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但1942年3月10日在中共中央学习组作《如何研究中共党史》的讲话时还说:“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总司令。现在还不是我们宣传陈独秀历史的时候,将来我们修中国历史,要讲一讲他的功劳。”陈独秀在去逝前的1942年1月6日给友人信中也提到毛泽东:“以前毛和我私人无恶感,我认为他是一个农运中实际工作人员……”

    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冤悲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人生的莫大悲哀。中国共产党建国的第一领袖毛泽东在执政初失去了长子毛岸英,他承受了莫大的悲痛。而中国共产党建党的第一领袖陈独秀在冤屈中失去了长子陈延年、次子陈乔年、长女陈玉莹,他也承受着了莫大的悲冤,这是非一般的人所能承受得了的。更何况,陈延年、陈乔年不是一般的人,不是一般的共产党员,而是中共中央委员,陈延年还是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江浙区委书记,陈乔年则是江苏省委组织部部长。在党“五大”会议上,独秀一门,就出了三个中央委员,这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可说是绝无仅有的,真是独秀于中,独秀于世。况且,陈延年因革命工作需要并未出席会议,会前党内一些重要干部便计划推举他进中央领导核心,甚至有人明确地提出让他去替代父亲陈独秀的职位。

    陈延年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卓越领袖、是党内英勇就义的高级领导人。1919年底带着弟弟乔年到法国留学,他和同庚周恩来、蔡和森等一起开始阅读马列著作,接受马列主义,不久加入青年团。1922年和弟弟、赵世炎、王若飞、肖三,经阮爱国(即越南共产党第一领袖胡志明)介绍加入共产党,日后成立中共旅欧支部,陈延年、周恩来、赵世炎等为领导人,延年兄弟和邓小平一起主持《赤党》的编辑出版,邓小平还获得“油印博士”雅号。1923年春延年兄弟和赵世炎、王若飞转到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学习。1924年暑假奉命回国,10月任团中央特派员来广州,主持粤区执委改组工作,11月任中共广东区委秘书。1925年1月改任中共广东区委书记,直至1927年奉命离开广东为止。陈延年执掌中共广东书记之时,广东省是中国大革命中心策源地,其功绩不可埋没。中国共产党在广东省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也和陈独秀在广东建党以及陈延年任书记卓绝领导有关,广东万万不可忘记陈氏父子。陈延年在任期间,加强了党的组织和思想建设,统一和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广泛深入开展工农运动,坚持党在统一战线内的独立性和无产阶级的领导权,使广东革命在全国独树一帜。其革命思想和实践活动,对我党早期探索马列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及毛泽东思想的萌芽和形成做出了重要贡献。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其领导的省港工人大罢工,在中国工人运动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陈延年皮肤粗黑,体质坚实,又总是穿一身粗土布衣,短衫短裤,活脱脱的一个黄包车夫。不但容貌像,事实上他也经常去拉黄包车,便于深入到工人中去开展工作。1927年春他被广东党组织选为出席五大的代表团长,到达武汉后未开会就被派往上海任中共江浙区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6月25日因叛徒出卖而被捕,当局还信以为他是烧饭工人。后来党中央通过以同乡关系要求胡适出靣相救,营救不成反遭杀害。7月4日深夜他和赵世炎、郭伯和一同壮烈牺牲于上海龙华塔下。而这时的陈独秀虽名誉上仍是总书记,但自6月下旬以来党的很多会议已不让他参加了,过了一个月零三天就被撤了职。当他得知儿子被害消息后,一连好几天不说一句话。他把悲冤深深埋藏在心里,默默地在承受着。然而对陈独秀的打击接踵而至,其长女玉莹在安庆家乡闻悉哥哥在上海被杀害,即奔上海要收尸,但无尸可收,据说受酷刑后被分尸惨死的,她过度悲伤和劳累,又暴死于上海医院,这时候又失去女儿的陈独秀真是欲哭无泪啊!

    更让陈独秀想不到的是,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即1928年6月6日,第二个儿子乔年在哥哥惨遭分尸的龙华这块地方上又饮弹倒下,时年仅26岁。陈乔年是1925春接到中共中央的指示,从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回国的。到北京后被任命为中共北京区委组织部长,与区委书记李大钊、区委宣传部长赵世炎一起工作。1926年发生的“三·一八”惨案,被鲁迅称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陈乔年组织徒手请愿的群众撤退时,遭军警刺刀而受伤。五大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决定留他在武汉,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并代理李维汉部长主持中央组织部工作。出席了撤销父亲总书记的“八·七”会议,并在会上发言批判父亲的错误,会后见了父亲也还“说教”一番,陈独秀对在场的秘书说:“你看,儿子竟然教训起老子来,岂有此理!”会后,陈乔年改任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长。1927年冬调至上海担任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长。1928年2月16日在上海英租界北成都路他主持召开各区组织部长联席会议时,被叛徒告密遭捕。由于乔年化名为王某,当局和叛徒不认识,党组织策划营救,由被捕的周之楚顶替陈乔年,正实施之际,海外华侨大商的周父,急回国用重金救出周。1928年6月6日与共产党员郑复他、许白昊一起被枪杀。这时还被当局悬赏3万的陈独秀惊闻二儿被害的噩耗,真是痛不欲生!即使到了国共合作一致抗日,国民党政府派人以劳动部长的高官厚禄拉拢他时,还义正严词地对来人说:“蒋介石杀了我那么多同志,还杀了我两个儿子,我与他不共戴天!”

    陈独秀去逝11年后的1953年2月21日,毛泽东来到安庆问当地负责人:陈独秀的家在哪里?回答说:在独秀山下。毛泽东又问:是独秀山以陈独秀得名,还是陈独秀因山而得名?回答说:原来就有独秀山,先有独秀山,后有陈独秀。1982年在邓小平的亲笔批示下,陈独秀的墓也仿照西湖岳飞墓修复扩建完工。1989年四川省江津县陈独秀的原葬墓址也得以重修。陈独秀地下有知,你的冤屈应该是洗雪了,但留给后人却似长江水一样无尽的思考:原墓址和真墓,一个在长江头,一个在长江尾,滔滔的长江把江津和安庆连在一起,在共同招一个冤魂;而安徽省安庆的独秀山,一枝独秀地兀立在长江边上,似永远在向宇空化解无数的冤屈后安然庆祝。 (作者系中共广东省委党校教授)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丘岳首:从胡适论陈独秀想到李慎之——李慎之现象沉思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