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吕加平: 江泽民江西永新棉花坪避难之謎
(博讯2004年2月27日)
    (2003年3月11日)      3月11日零时38分,一位网友给本人发来一封电子邮件,披露了发生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江泽民避难江西永新棉花坪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往事。而据网友金安迪来电告之,江的祖上是扬州城的一位名郎中(中医),因医药之事可能与江西永新有联系(永新当时可能是中药材集散地).而家住永新棉花坪的这位农民家有祖传医书,其祖上可能也是位中医郎中,并可能与江的祖上和家人认识。日本投降、南京及各地光复后,大批汉奸和有汉奸嫌疑或背景的人因害怕清算卖国罪责,纷纷逃亡藏匿。江的父亲是扬州汪伪政府的官员,江自己就读于被国民党定性为“汉奸大学”的南京汪伪“中央大学”而也有汉奸嫌疑,他在全国民众庆祝抗战胜利的大快人心之时“逃难”出走,“饥寒交迫,流落街头”,很可能是害怕国民党政府追究清算他父亲的汉奸历史和他自己的汉奸嫌疑。而他逃到江西永新棉花坪躲藏,可能是因为他知道这里的这位“农民”与他家有非同一般的关系,所以才敢逃此藏匿避难,并得到这位“农民”的收留款待。他躲了半年后被家人接走,也许是因为国民党为了反共而放松了对汉奸的清算,使他和他父亲逃此一劫。而后来他到上海交通大学继续上学,也许是自行联系而去,而不是国民党政府所安排。

       当然,江泽民在抗战胜利后避难江西永新棉花坪这件事,仅是这位网友“偶然”所知的一件传闻,江的这段历史之謎究竟真相如何,还有待于有关部门调查落实才会大白于天下。不过历史就是历史,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博讯 boxun.com)

      现特将这位网友的这封电子邮件全文公布于众,因未经他本人许可,特表示歉意。    吕先生:

      拜读了你的大作,使我解开了关于江**身世的一段有趣的插曲,这段插曲,外界几乎是根本不知道的。

      在四十年代中期,江**曾经逃难逃到了江西永新一个叫棉花坪的地方,饥寒交迫,流落街头。当地一个农民收留了他,并且一呆就是半年多的时间,后来才被他的家人接走。在走之前,江在那位农民家的一本旧医书上写下了说如果今后他发达了、一定回来报答这家人之类的话,并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江**当总书记以后,曾去过井冈山,途中就在永新呆了一天,而且特意去看了一下棉花坪。但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为什么知道有这样一个小地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看看。

      1997年,当时那位农民的后人找到了那本旧医书,大吃一惊。就找到了尉建行妻子(也是永新人)的一个亲戚,想通过他来想点办法,但是最后还是被那个亲戚劝住了。

      这件事我也是非常偶然才知道的。但我一直都搞不懂,为什么江会逃到江西来。现在从你的文章看来,应该是在1945年,也就是日本投降后!因为他的汉奸父亲,怕被清算,才逃出来的!而他的入党时间,也只能是1956年!                                   一网友

    北京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玉泉山路)普安店66号  邮编:100093 电话::010-- 82595702  湖南地址:湖南省邵阳市祁剧院   邮编:422001 电话:0739-5222053吕加平个人主页:kk8259.redi.tk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丰: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 言信文章:在捉放吕加平先生的背后
  • 小溪:吕加平在家蹲监狱,吕加平网站成陷阱
  • 郑贻春严正抗议中共拘留吕加平
  • 张林: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 小溪:捉放吕加平奇迹背后的奥妙
  • 龚平:江泽民丑闻持续发烧 吕加平案考验北京高层智慧与互动
  • 中国的脊梁---评吕加平失踪
  • 林保华:吕加平与普安店
  • 吕加平:朝韩鲜族的大韩帝国梦
  • 吕加平:两次朝鲜核问题的来龙去脉
  • 吕加平:评江3月13日关于自己“历史清白”的讲话
  • 吕加平:江已全退胡已全接 中国战略将出现重大转折
  • 吕加平:毛泽东的成功法宝:进行串连的四种方式与“双重标准”
  • 吕加平:“三个代表”思想与“一党多派”体制
  • 吕加平先生已遣回北京所在地 其夫人已监控
  • 美国之音:北京异议作家吕加平被拘留
  • 吕加平先生的北京住所被北京公安部门所抄
  • 吕加平失踪以及失踪之前完成的文章:向中央领导反映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