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觉同“中国人权” 的讨论
(博讯2004年2月23日)
    编者按:最近,美国政府正在认真准备向今年春天的联合国人权大会提出批评中国的议案。实际上,早在美国政府去年停止提出这类议案之前,有远见的民主人物就对此发表了深刻的不同意见。我们现在重新刊登方觉先生一年多前在相关问题上的言论。


同“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 的讨论

    2003年1月30日

    英文本原载CHINA RIGHTS FORUM NO. 2, 2003

    (经美国政府同中国政府协商,2003年1月24日从中国的秘密监狱被直接送达美国的方觉,2003年1月30日在纽约同“中国人权”的共同主席Bob Bernstein, 理事Scott Greathead, Andrew Nathan, 知名法学家Jerome Cohen, “Human Rights Watch”的Minky Worden, 以及“中国人权”的其他成员进行了座谈。)

    方觉:首先感谢各位光临。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同”中国人权”的理事和支持者见面。

    我想简短地提出两个问题供讨论。

    第一个问题,谈谈中国新的领导层可能采取的人权政策。我认为中共十六大产生的新的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在政治上是温和而软弱的。由于胡先生相对软弱并温和,民主国家可以有向中国新的领导层施加影响的更大的空间。但是我不认为应该对此抱太多的期望。因为最高领导层是九名政治局常务委员,其中五人是保守派,五个人是九个人中的多数,任何决策都不得不考虑这个保守的多数。此外,江泽民依然控制着军队。所以,中共内部的开明力量只有十分有限的活动余地。因此,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需要就中国的人权问题施加更大的压力。没有足够的压力,中国新领导层的人权政策不会有积极的变化。

    第二个问题,同过去相比,西方的非政府组织(NGO)现在有可能对中国的人权状况产生更多的影响。普通的西方人要想影响中国的领导层是相当困难的,因为共产党政权的大门又厚又重,很难打开。西方的非政府组织可以选择相对容易的途径去打开中国的大门。如果找到了便捷的途径,西方的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将有不少机会。例如,加强同中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交流,加强同中国为宗教自由而奋斗的人们的联系,加强同新疆、西藏和其它少数民族的自治要求的沟通,此外,还可以支持中国成长中的环境保护组织、消费者权利保障组织等。这些方面的活动将会促进更广泛的中国公众的人权意识,将会对中国政府形成几种新的人权压力。

    我的上述看法不一定十分成熟,我乐于听听你们的更有意思的想法。

    中国人权:我的问题是如何通过信息传播施加人权方面的影响,我们应该怎样帮助中国人民获取有关中国人权状况的信息?

    方觉:据我所知,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大多数中国的高级官员和高级知识分子,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所知甚少。这同中国政府对人权问题的信息封锁直接有关。所以需要拓宽人权信息流通的渠道。

    中国人权:我们应该运用什么样的手段扩大中国人的人权知识?

    方觉:第一种手段是运用互联网(Internet)。第二种手段是向来西方访问、探亲、学习、工作的中国人,发送中国人权状况方面的书面资料,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会把这种资料带回中国。

    中国人权:我想问一个关于中国的年轻人的问题。他们对互联网很感兴趣。怎样通过互联网去接近他们并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是对我们的挑战。

    方觉:中国政府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删除互联网上的政治性内容,但是它并不能完全成功地做到这一点。当中国政府试图在互联网上禁止某篇文章时,很多年轻人往往更好奇并更努力地尝试得到它。因此,如果你们能够在互联网上传播中国人权问题的真实信息,我相信中国的年轻人将乐于阅读它们。

    中国人权:我们希望向中国的年轻一代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美国公众和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可以公开批评美国政府,为什么中国人民不能公开批评他们的政府?

    中国人权:你认为西方在人权问题上还应该向中国政府施加哪方面的影响?

    方觉:1998年中国政府不得已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是中国政府一直不想让中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这个国际公约。西方应该敦促中国尽快批准并切实执行这项国际公约。这是合法的要求,也是大多数中国人的愿望。

    中国人权:中国政府怎样看布什政府?中国政府怎样评估可能的伊拉克战争的前景?

    方觉: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政府对布什政府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01年1月布什总统就职后,中国政府认为他是一个强硬的保守分子。中国政府担心美国可能会把战略重点放在东亚。因此从2001年1月到8月,中国政府的对美政策出现了很多混乱和自相矛盾。但是中国政府非常高兴地看到了“9•11”事件对中美关系的积极影响。2001年的“9•11”迫使美国将战略重点转向对付国际恐怖主义,而不是对付中国的共产主义。所以“9•11”之后中国政府对布什政府的态度发生了急遽的转变。

    中国人权:这种转变是否足以使中国政府支持美国打击伊拉克?中国政府关注伊拉克问题的什么后果?

    方觉:中国政府一直同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保持着密切关系。中国政府不但现在支持伊拉克,在老布什政府时期中国政府也支持伊拉克。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时中国政府没有在联合国安理会行使否决权,并不表明中国政府反对伊拉克,而是中国政府别无选择。即使当时中国政府在安理会行使了否决权,美国和英国还是会寻找其它途径发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国政府只是现实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现在中国政府最大的关切是:如果美国顺利地解决了伊拉克问题,随后再顺利地解决了北朝鲜问题,它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共产主义中国?所以中国政府对反对恐怖主义是十分不情愿也是十分不真诚的。中国政府实际上希望国际恐怖主义和流氓国家生存更长的时间,这样的话美国将保持对恐怖主义的担忧,无法相对集中精力应对中国问题。这是理解中国当前的外交战略的核心。

    中国人权:你如何看待在2003年的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批评中国人权状况的议案的可能性?美国似乎不打算在2003年提出这样的议案,欧洲也不准备这样做。

    方觉:在这个问题上我想回顾一件往事。1998年欧盟(EU)和美国都放弃了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批评中国的议案。这在客观上鼓励了中国政府在国内的压制人权的行为。从1998年7月起中国政府开始了新一轮的更大规模的对持不同政见者的拘捕。我就是当时的第一个被捕者。随后,中国政府对劳工抗议、宗教自由、民族自治等施加了更多的压力。可以说1998年美国和欧盟放弃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中国人权问题的议案,导致了明显的损失。我希望美国政府2003年不要重复1998年的失误。

    (完)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