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炳章事件阶段调查报告》的作者们究竟想干什么?
(博讯2004年2月20日)
     《王炳章事件阶段调查报告》的作者们究竟想干什么?

     安治洪 (博讯 boxun.com)

     一,《报告》害王炳章是真

     (一)《报告》对王炳章的落井下石

     (二)网站上趁机再次丑化王炳章

     二,《报告》为“影子政府”大总统张洪堡效忠

     (一)关于张洪堡大总统

     (二)只有把阎庆新搞成中共特务,才能化解张洪堡的刑事案件这是张洪堡解决当务之急的思路。

     (三)借王炳章的牌子演戏

     三,打真扶假今年的一号任务?

     (一)一箭三雕的微妙

     (二)怎么看出他们的合作?

     (三)段落后话

     有人在问,张洪堡怎么会和大家怀疑是共特的人裹在一起呢?中共特务也绝不会帮张洪堡,因为中功是中共的迫害对象,中共和张洪堡水火不相容。对这个大家认为是不可能的、起码是费解的问题,我们还是从这个《报告》入手一步一步来分析,看看有无可能。

     一,《报告》害王炳章是真

     (一)《报告》对王炳章的落井下石

     人们注意到在周勇军《关于王炳章事件的阶段调查报告》中,有这样的重要段落:“据调查,王炳章在中共十六大之前策划了一起武装起义、宣布临时政府成立、临时大总统就位的行动计划。具体设想是,在中共政权交接的十六大召开之前,在中国境内的一个沿海县城搞武装起义,把民主临时政府的大旗插到中共县委的楼顶上,通过数台能与卫星联系发射的装置向全世界宣布中国民主临时政府的成立和他本人就任临时大总统的消息。造成连锁反应,冲击中共十六大。”

     《报告》的调查材料一:署名王丽峰于2002年9 月16日写于旧金山地区的《王炳章与“走孙中山的路”》也于2004年2 月18日在网站上公布:该文写道:

     “在中国大陆某个重要城市附近一个偏僻的县城里,一些非武装民主人士将出现在县政府的大楼顶上,树起一面旗帜-中国民主正义军-的旗帜,并且宣读一份宣言。这份宣言将宣布:中国共产党政府对中国的统治因为没有经过人民的授权,也不准备经过人民的授权而非法,中国民主正义军将带领全中国人民推翻中国共产党政府的非法统治,建立中华民主共和国。同时,在这个县城的县政府大楼顶上,第一批中国民主正义军的勇士们将宣布成立中华民主政府,并且宣布接纳王炳章先生为中华民主共和国的”临时大总统“。

     以上这一切的发生,可能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是由美国纽约地区来自中国大陆的一批电脑工程师们却准备通过遥控操作预先设在该县城政府大楼附近的十套通讯设备——手提电脑加境外购置的国际漫游手机把所发生的一切送上国际互联网络同步向国际播放。

     于是,王炳章今后将以中华民主共和国“临时大总统”的名义在海外组阁“流亡政府”,组织“流亡国会”,相关的网站早已在今年5 月份就已经设立。石磊把王炳章的这个计划叫做‘走孙中山的路’”。

     我们不知道王炳章有这个计划。也无从判断其真假。但敏感的人都在问:连中共都没有列入的“罪状”,这帮“救援”王炳章的人为什么在救援王炳章的时候非要把它加在王炳章的头上?难道王炳章无期徒刑还不够,真的想让他遭遇“杀身之祸《报告》之词”?!

     (二)网站上再次趁机丑化王炳章

     而且与此同时,这些人又在互联网上对炳章进行了恶毒的攻击。诸如一下跟贴:

     “怪都怪王炳章自己的xx不老实啊”:“听说张琦的大嫂修长亮丽”“怪不得王炳章急于要见”“中了中共的美人计”:“王病章喜欢嫖妓女,终于栽在中共妓女的xx里。可悲可鄙!”……

     这些跟贴都明显地流露出对王炳章发自内心的仇恨。

     民运和中共都知道王炳章是真正反对中共独裁政权的。所以我们有理由问《报告》的作者们:你们掀起的这股恶浪到底是什么居心?你们是在为营救王炳章能早日出狱而努力吗?你们究竟是在帮谁的忙?

     二,《报告》为“影子政府”大总统张洪堡效忠

     (一)关于张洪堡大总统

     周勇军的《报告》为张洪堡的影子政府鸣不平。那么张洪堡的影子政府是怎么回事呢?

     1 ,张洪堡的“逼上梁山”

     据世界华人联合体《张宏堡终被逼上梁山(8/9/2003 6:23:00 AM )》一文报道:

     “3 月15日,何南芳以民事和刑事两类诉状将张宏堡告上民庭和刑庭。”

     “7 月18日,闫庆新和其妹张琦同时向法院递交了三份诉状,起诉张宏堡、国际中功总会、中功论坛、天华学苑等。”

     张宏堡“陷入全面危机,形势极为严峻和危急”。张宏堡“面临美国法庭的审判”,“一旦法庭给张宏堡”“作出任何一项判决”,都将使“张宏堡蒙受巨大名誉损害”。

     “张宏堡终于被迫揭竿而起!”“2003年8 月8 日,张宏堡在美国正式宣布第二次出山”“中国影子政府正式运营,并接受大家(?)的一致推举,出任中国影子政府总统。”

     我们要问:张洪堡在中共迫害中功最严重的时候没有被逼上梁山;在他被中共力争引渡回国的时候没有被逼上梁山,为什么?他不敢!现在面临美国法律的审判时,他却被“逼上梁山”了,不奇怪吗?不奇怪。他怕美国的法律审判,他怕被引渡回中国。

     2 ,张洪堡不反共的“基本立场”

     你不要以为张洪堡举起了反对政府的大旗,是一个勇敢的政治家。其实他不敢得罪中共,他怕中共。于是,他的中国影子政府“性质是经营政治文化的企业集团”,“它近期的任务是监督执政党组建的政府依法治国,推动执政党进行政治改革”。其“基本立场”是承认中共是“合法的政府”,“不是要推翻现共产党执政的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关系就是形影关系”(详见世界华人网《周稼骏专访中国影子政府总统张宏堡》)。

     张洪堡宣布影子政府成立时,许多民运人士愕然:这是一个什么政府?狗屁不通!但只要你耐心研究,就可以看出张洪堡的这套思路是经过反复考量的。他的这张政治牌在既可以对付美国又不得罪中共的两点之间找到了一个结合点——当一个不反对中共现政权的反对政府大总统。如果美国法庭判他有罪,在他服刑之后移民法庭要将它遣送回中国,他就会说“我是中国现政权反对政府的大总统,回去肯定会受到酷刑对待”:如果中国政府研究要引渡他,可能又会考虑到他并不反对共产党而能放他一马。张洪堡成立影子政府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刑事官司需要,暴露了他的政治投机主义的本质。

     3 ,张洪堡的有关点滴

     在张洪堡成立影子政府以后有一系列的动作。

     去年夏天,中文网站上有披露:张洪堡曾将“国家重组理论”万言书托人送回北京交给江泽民。

     去年冬天,张洪堡曾说:“在我的政府里有中共特务怕什么?我又不反共。”

     今年,他托他认为是中共特务的人给中共高层捎话:“我的真正兴趣是搞养身修炼,而不是政治。我不会对中国现政权造成危害。”

     张洪堡这样一个大人物,有了这样的态度,在他身边会聚一些什么样的人呢?如果你是中共特务的话,这是不是一个又能立功又能得钱的好机会呢?

     (二)只有把阎庆新搞成中共特务,才能化解张洪堡的刑事案件这是张洪堡解决当务之急的思路。

     这也正是这篇《报告》的真实目的。张洪堡成立影子政府是为自己的官司,把阎庆新往死里整也多半是为了自己的案子。周勇军所作的《报告》又为张洪堡立一新功。不过我想没有什么用,你就是把阎庆新千刀万剐,法官该怎么判还是怎么判,最多又多了一个谋杀阎庆新的案子而已 .曾是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的周勇军应该懂得这个浅显的法律常识,而且这是在美国。

     张洪堡其实完全可以很轻易地处理掉自己的案子。

     如果你张洪堡没有打人,那怕什么?难道美国检方还能制造证据不成?就是犯了绑架罪,现场目击者不敢来作证,也会造成因检方证据不足法官判不成的后果。你就在家里练功,等着法官判何南芳诬陷罪吧,根本不需要这么大张旗鼓地到处找替罪羊羔,否则只能给人以做贼心虚之嫌疑,收越抹越黑之后果。

     如果你张洪堡的确打了人,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在美国,名人犯案的不计其数。解决的办法也简单:

     或者花钱免灾,学学杰克逊,早早和对方私了:“对不起,师父昨天有烦心事,脾气不好,不是冲着你的,过了就过了。”小徒弟哪能再有话说?这样能节约大量精力,又保全了名声。穷人付不起,你又不是拿不出,不见得比律师费多。不过走这条路的时机已经错过了,要在检方正式起诉以前。

     或者避重就轻,学学高瞻,和检方达成和解,认个轻罪,免予四项重罪起诉,媒体最多闹几天也就时过境迁了。但这个办法也可能来不及了,不知检方愿不愿意。

     凡事有三。要不算了,为你这种人不值得。

     如果你就是打了人又不想承认,那就学学辛普森,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让你的大牌律师去张罗,他们有的是经验帮你有罪判无罪。反正花了那么多钱,不用白不用。

     最蠢的办法就是你现在的这一套,你自以为很聪明,到头来还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没意思!

     《报告》在这方面的期望也只能是适得其反,据说检方对这种法盲的作为嗤之以鼻。

     (三)借王炳章的牌子演戏

     王炳章是张洪堡痛恨的人。张洪堡为什么痛恨王炳章?

     因为张洪堡认为王炳章“曾设计要把立足未稳的张宏堡重新送进大牢”(详见中功网站January 17, 2003 09:14:31李治新《也谈张宏堡——张宏堡施计救岳武》)。周勇军也决不敢做张洪堡不高兴的事,起码现在正在拿张洪堡钱的时候。

     张洪堡既然痛恨王炳章,为什么要支持召开救援王炳章的会议?

     这是《报告》作者们所打的幌子。其用意有三:

     其一,利用这个日期。每次张洪堡将要出庭的前几天,就会有文章或活动为自己的案子服务。这次离王炳章判刑一年还有两周,为什么不到期再开?因为只能提前,要不然赶不上这个月20号的张洪堡案件组建陪审团。

     其二,利用到会的人数。周勇军前几次给张洪堡张罗拉人的请客都不成功。华盛顿的宴席除了学法轮功的,只有两个人和民运能沾上边,人家法轮功自己还掏了饭钱;纽约的宴席包了五桌到了不足一桌。没法子,只能利用一次王炳章,要不没法向张总统交帐。

     其三,移花接木。《报告》先不说阎庆新迫害张洪堡,而说阎庆新“诱捕”了王炳章这个流产了的临时政府的临时大总统,企图引起公愤;然后提到阎庆新又“推翻了”彭明的临时政府;接着推理到阎庆新在迫害影子政府的张大总统。我想第一个是莫须有;第二个不符合事实,如果是推翻,那彭明也是第二次被推翻了;第三个是自作自受。我就不相信阎庆新有那么大的能耐,海外出来一个中国总统,她就能搞掉一个。神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报告》的作者们是蛮有心计地利用了一个不错的机会。

     三,打真扶假今年的一号任务?

     (一)一箭三雕的微妙

     《报告》的作者们为什么要往死里整王炳章?因为王炳章是真反共。

     《报告》的作者们(部分)为什么要帮张洪堡?因为张洪堡不反共。

     《报告》的作者们为什么要拿阎庆新姐妹开刀?这是作者们相互之间的交易。

     张洪堡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他的条件是必须把阎庆新姐妹整倒,一解官司之围,二泄报复之气,三可杀鸡儆猴,在海外民运圈子里混,不拿出一点威风还行?

     对方的交易是:我帮你办事你给我钱,你不反共我也不为难,把你这个号称3800万之头和海外政府的大总统控制在我的手心,解我政府心头之忧。反正阎庆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会儿鼓动张张洪堡从政,一会支持彭明搞流亡政府,又和魏京生、吴宏达、王希哲、卢四清、李洪宽、连胜德等成天认真反中共独裁的人搅在一起,还不说其妹妹和王炳章的关系了。该整!搞臭拉倒!打死活该!

     (二)怎么看出他们的合作?

     首先,我们看看周勇军的《调查报告》,其实就是张洪堡创作的故事又一次翻版。

     中功网站早在去年1 月17日以李治新笔名发表的《也谈张宏堡——张宏堡施计救岳武》一文,其中有这样的段落:

     “高喊救援的领头人闫庆新竟是”三人失踪案“的策划者,王炳章、岳武三人表面去旅游,实则是在闫庆新的诱引下奔中功在东南亚蓄藏的资金而去。这些钱没有张宏堡的签字或到位,任何人也休想弄走。闫庆新明知道为什么还要以此为诱饵,骗王炳章和岳武前去冒险呢?闫庆新变节投敌和张祺国安部的背景,张宏堡胸中早已了然,而王炳章整天张扬着要回去武装起义,这十六大马上就要召开了,江泽民能容忍王炳章乱来吗?有没有可能借中功在东南亚蓄备资金这块鱼饵而诱捕王炳章这个”行动诡密“的黑猫呢?”

     “她把王炳章和岳武都诱骗到越南,又派她的胞妹、曾是国安部下属机构负责人、并充当中共在泰国追捕逃亡人士鹰犬的张祺随行,这能有好事吗?凶多吉少!王炳章很可能是这次诱捕的主要目标。虽然中共以前对王炳章捉了又放,那是当时王没什么份量,而现在正是中共权力交接的特殊时期,如果任凭王炳章真的在哪个边境县里搞成了一起民主大旗插到县政府大楼上的戏,问题可就严重了,它不仅对新上任的第四代处理突发问题是一种严峻考验,而且也很难说会造成什么骨牌效应。按照江泽民的逻辑,与其在那时较量还不如把对手消灭在萌芽之中,所以本来被朱熔基称为”苍蝇“的王炳章,这时的份量可就重了,其自身危险也加大了。中共极有可能通过在美国的情报力量诱捕王炳章——把”起义“消灭在萌芽中。”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熟悉?

     类似这样的观点在张洪堡中功网站的文章里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这就是张洪堡编的故事。13个月以后的现在又在周勇军的《报告》里差不多原样的装进去了。我相信一开始张洪堡还在怀疑他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后来给别人说的次数多了,最后他也就相信自己的谎言了。

     我们不得不佩服张洪堡的想象力有多么地丰富,不止一个人听过张洪堡演讲阎庆新杀死了岳武的故事,其细节就像演电影一样生动,一直讲到岳武回到法国。以上我们摘引的文章就是说阎庆新杀死了岳武,但没有等故事写完,岳武就活着出中国了,于是此文留了一个“续”字,不了了之。我们也不得不遗憾张洪堡的判断力有多么地低下,见过他的人几乎异口同声:“其智力如同七岁幼童”:“患有臆想症”。但不管是“想象力有多么地丰富”和“判断力有多么地低下”, 想尽办法保自己是不含糊的,用什么人、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然后,我们再看看石磊所说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共识”,了解他们的两大任务。

     在石磊《评< 关于王炳章事件的阶段调查报告> 》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些明确的信息:

     他说:“很明显,由于周勇军先生成功努力,国际间努力营救王炳章的一个重要障碍已被清除。但是,我们还是要看到要迫使中共释放王炳章,还有两个障碍:

     一个障碍是中共不希望看到王炳章关于“起义”和“临时政府”的计划变成现实。周勇军先生在《调查报告》一开始就明确指出了中共政府“绑架”王炳章等人的目的就是要破坏王炳章的这一计划。在中国民主正义党内,我们目前已经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让王炳章的原计划尽快成为现实,使中共认识中的继续关押王炳章的必要性减少,这会对促使中共放弃继续关押王炳章有利。

     迫使中共释放王炳章的另一个障碍,在周勇军的《调查报告》已经证实了中共政府在越南“绑架”了王炳章之后,中共政府方面还会继续努力,以类似过去误导、搅局、收买、威胁等等见不得人的手段,来保护参与和帮助中共最后对王炳章等人执行了“绑架”的特务,中共为了继续保护和掩护这些特务,因为王炳章可能比我们外面的其他人更加清楚谁是这些特务,中共非常可能基于这样的考虑,尤其是这些特务可能已经形成了一个网,而且还在海外起着对中共政府很重要的作用时,而不释放王炳章。清除这一障碍的唯一途径,就是决不放过这些中共的特务,一方面我们要求助于美国等西方民主法制国家的司法、外交和情报单位,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对& #36825;些中共特务进行无情的公开揭露。让中共明白继续保护和掩护这些特务已经不可能,也没有必要了,中国政府不释放王炳章的考虑就又减少了一个主要障碍。“

     不知道我们的解读是否正确:

     石磊所说的已经达成的“共识”是公开支持张洪堡的影子政府?以实现“中共放弃继续关押王炳章”?如果真是这样,《报告》作者们的谜底就不揭自晓了。

     或者是石磊自己有力量将王炳章关于“起义”和“临时政府”的计划尽快变成现实?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实力果然雄厚!能实现王博士的夙愿,王炳章坐牢也值了。

     不知道我们的解读是否正确:

     石磊将继续向FBI 、 CIA和美国国务院中国科报送类似《报告》这样的假情报,并利用中文网站掀起更大的造谣诬陷之风,以达到清除《报告》中指名道姓的特务阎庆新、张琦、连胜德、卢四清以及《报告》中没有点名但已被你们列为这个特务网八个成员的其他四个人,来“减少一个中国政府不释放王炳章的主要障碍”?

     如果真的这样,中共就能够把王炳章放出来的话,那真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因为王炳章出来之日就是真正的共特亮相之时。中国民主正义党将立一大功,张洪堡的影子政府也将积一大德。

     如果能借王炳章之事,引起美国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并采取有效措施,一举将中国海外民运中的特务大扫除一次,那更是中国人民的大幸。我相信海外民运人士都会鼓掌欢呼、积极配合,我们不算什么人士,但也将会全力以赴。还是美国人的能量大,想要消灭萨达姆,就能一举成功。

     记得有一句名言,忘记是谁说的。大意是真共特不反真共特。那么只有真共特反假共特,或假共特反真共特。在王炳章的案件上谁是真,谁是假,终究会水落石出。

     (三)段落后话

     我们喜欢石磊的几句话:

     “我们会尽量选择绕过障碍。”

     “当我们无法绕过障碍的时候,我们就需要铲除障碍。”

     “当我们被野狗追咬的时候,我们不得不举起我们手里的打狗棒。”

     “当然野狗太猖狂时,我们就需要向他人借一支猎枪。”

     在《读周勇军< 王炳章事件的阶段调查报告> 有感之二》结束以前,突然想起这些话,放在这里,不知合适不合适。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