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王炳章事件的阶断调查报告》的真正作者究竟是谁
(博讯2004年2月19日)
    我不同意岳武说法轮功的风凉话,但同意岳武对周勇军《王炳章事件的阶段调查报告》作者的分析:“《报告》是大费了一些脑筋,决非一人一时之功。” 所以我也在想《报告》的真正作者究竟是谁?

     (一)从周勇军说起 (博讯 boxun.com)

    按照周勇军的思路,就从周勇军本人说起。民运不少人知道周勇军和华夏子现在任职于张洪堡的“影子政府”。有人曾劝张洪堡“用这两个小混混弄不成什么气候”,但张洪堡认为这两个人“能量不小”。

    从周勇军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六日给张宏堡的信可以看出他们交往的一二。周勇军第一次帮张洪堡是因为“一万五千美元所起的作用”,于是周甘愿为张作为一只“恶犬四处狂喙”,“去击败对手”:又搭进去“人际关系”为张“投资几里巴斯”“加紧与该国政府及外交使节联络”,实际上是张洪堡妄想取得合法外交身份的豁免以逃避其刑事案的判刑。

    不料,周在执行张交与的“加强你(张)与彭、周的合作,共同抗阎”任务时大意失荆州,张宏保“故技重试”“恶意跳票”三千元,引发周勇军对张“反复试验”的反感,认为“受此反复奚落,已超出了我的人格可承受的范围”,故一封绝交信摔在网上,决心与张“你我皆为平等之海外华侨,无任何上下尊卑,丛属雇佣关系。决不可在像以前那样愚鲁向前”。

    张宏保因重罪官司缠身,又认定只有打政治牌才能免于被遣送的命运,在急于用人之际,只有忍气吞声兑现支票,期望周勇军在民运中为自己拉声援队伍。于是在华盛顿、在纽约、在美西, 周勇军才有钱飞来飞去,才有钱大摆宴席,才有钱开什么“营救王炳章讨论会”。在此期间,不少民运人士被“送飞机票、住高级旅馆”邀请到张洪堡的豪宅做客(只可惜去的人寥寥无几),据说参加这次“营救王炳章讨论会”的「中国支持互联网」的久須美(John Kusumi)和全美妇女人权协会的邦蒂(Betty Bandy)不久前就是张洪堡豪宅的座上客。

    善于算计的张洪堡也知道周勇军不是忠实之徒,所以周说张“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冲着你的钱去的”,但周也有他的老主意“是否需要帮你,我首先要权衡的是我的利弊得失”。这次周勇军这支恶犬又开始“四处狂喙”了。试问:周勇军还有“人格”吗?“周通吃”是谁的钱都敢要,只要给奶吃,见奶都叫娘!管它中共的、台湾的、美国的、法轮功的、中功的。。。。。。不过我相信这次周勇军不一定只是为了张的“那点小钱”, 海外民运对周勇军的身份的怀疑已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个两个人了。

    (二)《报告》和张洪堡有什么关系?

    上段所提到的张、周关系,只能说明署名的周勇军有可能是秉承张洪堡的旨意杜撰这篇《报告》。但从《报告》的内容来分析,起码有以下几点不是周勇军力所能及的:

    1,难道周勇军知道“王炳章进入越南的路线,基本上都是沿着当年阎庆新陪着张宏宝反复走过的路线”?这条路线周勇军走过?不可能 !

    2,难道周勇军知道“中功有部分资金存在越南等国”?这是中功的绝密,周勇军也知道?不可能 !!

    3,难道周勇军知道阎庆新的“大弟媳妇是成都市公安局的机要人员,身高1米72,模特身材,修长亮丽”?周勇军见过阎庆新在中国的家里人?不可能 !!!如果周勇军所说的都是事实的话,是谁给他提供的材料?甚至是谁直接撰写德这篇《报告》而让周勇军去念?如果周勇军只是凭空捏造的话,据说他是学法律的,应该知道后果。而且同文的其他“证据”又如何可信?

    另外,《报告》中有以下内容纯属隐私:

    1,“为了让王炳章去得安心,有人给张琦打去五万美元,这个人是谁?”

    周勇军你从哪里知道张琦的银行帐上有五万美元?

    2,“我们发现,从6月5日起至6月12日王炳章起程那天止,阎庆新一共给王炳章打了九个电话。其中包括6月12日上午给王打的电话。 在王炳章、张琦已经开始行动,人离开美国之后,阎庆新又于每日必与王炳章、张琦联系,不仅是在王炳章进入柬埔寨有联系,就是王炳章3月16日进入越南后,仍可看到阎庆新与王炳章的电话在沟通. 王炳章的电话号码在6月18日以后再没有显示,而另外一个电话号不仅在6月27日的所谓出事日显示过两次,就是6月29日也出现了一次通话73分钟的记录。这个电话一直到7月18日以后才消失。“

    我们先不说王炳章的美国手机怎么能在柬埔寨和越南使用,我们也不说阎庆新的手机怎么能直达柬埔寨和越南。我们只说周勇军你是从哪里获得这么准确的电话记录?是用什么违法的手段偷取的?还是因为你的特殊身份让有关方面给你提供的?

    从阎庆新控告张洪堡的诉状中,我们发现一条信息:张洪堡为了控制阎庆新,曾非法获得了阎的所有个人资料,包括社会安全号码,而且阎庆新的电话号码也是公开的,如果张洪堡不怕犯法的话,他可以搞到阎的电话记录。如果张洪堡有的话,又是怎么到了周勇军的《报告》之中?如果张洪堡没有的话,周勇军的“证据”又有什么可信?

    在“营救王炳章讨论会”上,周勇军也没有忘记为张洪堡制造舆论:“筹建中国影子政府的张宏宝,也突然被人以绑架罪名告上法庭。在法庭上,人们看到阎庆新的频频出现张宏宝的“绑架”罪名被法官甄别后撤掉但他仍陷于各种罪名的纠缠中。这一切使得原本打算在3月18日启动的中国影子政府,拖延到8月8日才正式启动。”这些几乎都是张洪堡的原话,又被周勇军鹦鹉学舌地重复了一次。

    过年后从华盛顿听到一句据说是张洪堡的名言:凡是支持阎庆新的人我都要告他。这难道就是张洪堡的法制水平,我们不敢相信。张洪堡也不止一次地对外宣称:在民运中最不能原谅的就是连胜德,因为他是第一个向阎庆新灌输美国的民主人权理念的,不然阎庆新不会离开张洪堡。不知是否巧合,在这篇《报告》中,我们看到连胜德、卢四清等当时援救王炳章的积极分子却被列入嫌疑对象。恐怕不是由于王炳章的事件需要,而是由于反对阎庆新的需要。

    这一段的结论是,在周勇军的《报告》中我们处处可以看到张洪堡---影子政府的影子总统的影子。用周勇军的话来说: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能最后确定张洪堡就是幕后的“特殊人物”,我们希望有一天周勇军自己对朋友们有个说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法国岳武:谁是《关于王炳章事件的阶断调查报告》的真正作者
  • 周勇军:关于王炳章事件的阶段调查报告
  • “王炳章事件真相”原文及方圆给王希哲的电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