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芦笛:再探维护祖国统一之道
(博讯2004年2月06日)
    一、欧洲的启示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不必合,合久不必分,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就在共产帝国纷纷崩解、甚至演出同室操戈、兄弟阋墙悲剧的同时,欧洲各国却组成了个什么“欧盟”。到过欧洲的人都知道,凡是入了那个贼夥的成员国公民,不但可以自由前往其他成员国家旅游,连签证都不要,而且可以随便就业,根本就不需要申请工作许可。不但如此,人家还在那商量使用统一货币。如果这最终成了现实,则开在那些国家的外汇兑换局从此只有倒闭的份儿,而旅游者也再用不着孝敬那些兑换商大爷们了。 (博讯 boxun.com)

    按理说,这种截然相反的鲜明对照,应该让我们琢磨出个吸取教训、借以改善民族关系、维护国家统一的正确方针来。可惜无论朝野,吸取的“教训”却只能让人哭笑不得。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美帝阴谋论”,据说,是万恶的美帝“肢解”了苏东那些主权国家。第二是“民主亡国论”。这两个理论合在一起,便成了“美帝民主阴谋亡国论”,也就是说,“民主”不过是美国人发明的一种类似原子弹的战略武器,谁要是挨上了它,则国家立刻崩溃。如同广岛长崎一样,躺在废墟里的苏联东欧帝国默默地控诉着这“精神原子弹”的罪恶。

    世上再荒谬的理论,里面仍然可以有点滴真理。这“美帝阴谋论”未免太夸大了美国人的神通,违反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内因是变化的依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要说老美有什么阴谋则未必,“阳谋”倒是有的,那就是当年尼克松副总统和赫鲁晓夫总理在著名的“厨房辩论”中打的赌兑现了:苏联和东欧人民选择了美国生活方式。在“和平竞赛”中,共产主义世界输给了资本主义主义世界。

    比起“美帝阴谋论”来,“民主亡国论”含有的真理更多,更富于启示。准确地说,它应该是“激进民主亡国论”。那就是说,在本国没有民主土壤,国民对民主毫无认识,从未在微观上实践过民主生活方式的情况下,就在一个古老的专制国家骤然实行民主国家制度,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国家立刻四分五裂。苏联东欧出现的事,其实不过是辛亥革命的重演罢了。

    大概就是因为这两个理论含有表观上的说服力,所以它们哄信了国内大部份人民。因此,这正确的应对措施当然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反美,抵制民主,强化国家“主权”,用暴力去无情镇压一切分离主义理论和实践。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就连某些所谓“民运人士”也跟着共党重复这“主权”论,刘国凯先生最近留在《海纳百川·罕见奇谈》论坛上的大作就最生动不过地表明了这一点。

    奇怪的是这些人迷信“主权”的同时,却会忘了欧盟的例子。欧盟成员国虽然都是独立国家,但彼此间的经济纽带非常紧密,成员国各民族的关系的亲密程度更得让我们这个统一国家垂涎三尺:我在欧洲的时候,还从来没看到德国人歧视法国或英国人,反之亦然,更别说那些辱骂其他民族是“猪”是“狗”是“奴”的辉煌文彩。

    最主要的是,如今在中国走俏、红极一时的“民族主义”本是欧洲的土特产,现代民族国家的观念和实践整个是从那块土地上诞生的,咱们不过是拾人唾余罢了。世界上其他地方发生的国际战争,恐怕加起来也没有欧洲多。可如今就是这民族主义祖师爷捐弃前嫌走到了一起。这变化完全是自发的,不但没有个“欧盟联邦军”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平叛”、“镇暴”,而且您要想退盟随时请便。有趣的是不但没人退,争着想进又进不去的国家还嘟嘟囔囔咒天骂地,说谁谁那穷鬼都给批准入了农会,我这富农怎么反倒不获批准?

    说起来这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住在美国的那些“主权”论者们只记得南北战争,却忘记了或是不知道一个简单的事实:一个洲要加入合众国先得申请,批准了才能成为那“主权国家”一员。这其实和欧盟也差不多,区别只在于结构的紧密程度不同罢了。这最重要的共同点是“自愿加盟”。

    能看到这点的人,立刻就能明白西欧之路和东欧之路的本质差别。东欧共党帝国的形成和维持靠的是两条,一曰欺骗,二曰强迫。所谓欺骗,就是将共产主义这个弥天大谎奉为国教,以此为各民族提供一个共同的奋斗目标,作为帝国内部的软性粘合剂,而所谓强迫就是“主权”,或曰枪杆子,它成了从外部强行箍住帝国的钢箍。这种维持办法当然有效,问题是,世界不是共党一家的世界,外面还有个参照系统。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有比较就有鉴别”,人民在反复比较之后,迟早要鉴别出那神圣国教不过是一堆谎言。内部粘合剂给冲蚀了,外部的钢箍就迟早要被那离心力崩断。这就是东欧帝国发生过的事,而这也就是将要在中国发生的事。

    那为什么西欧人民和美国人民又会自愿加盟呢?原因同样很简单:人不为利,谁肯早起?合在一起有好处,当然就愿意往一块挤。要和美国日本竞争,一个统一的欧洲当然比一个分裂的欧洲有实力。这说到底就是欧盟诞生的初始原因。

    虽然逐利是人类行为的根本动机,但并不是唯一动机。例如,现在外蒙经济不如中国的平均水平,如果“回归”中国,不用说可以凭空获得大量金钱资助,而且还能让那内陆国家取得出海口。可人家根本就不愿和你这“富农”挤一起。为什么?这里没有自由和尊严!就凭“民运”领袖带头污蔑少数民族兄弟是“外族”这一条,凡有起码自我尊严的人都不会和咱们打堆,更不用说还得效法勃兰特,跪下来为七八百年前的“纳粹”祖宗干的事向咱们悔罪道歉!

    这也是苏联帝国崩解的原因之一。其实作为统一国家,独联体在经济上的收益更大,起码落后共和国如哈萨克、吉尔吉斯、阿塞拜疆可以得到财政资助和科技支持,可人家还是独立出去了。

    因此,看来要维持国家的统一,唯一的正道是在充份保证各兄弟民族的自由和尊严的前提下,形成经济上的强有力的纽带,使各民族地区心甘情愿地呆在这个大家庭里。舍此不由,却去讲什么“国家主权”、“领土神圣”之类的屁话,只会给人家留下一种恃强凌弱的感觉,逼着人家一有机会马上就独立出去。试问谁是天生的贱民,喜欢听您那“外族”、“猪狗”、“畜生”、“奴才”的“爱称”?

    所以,在我看来,要维持国家统一,起码要做三件事:第一,全民建立“真爱国就必须爱少数民族”的共识,让人家享受应有的尊严,心情舒畅地留下来。第二,对国家体制进行重大改革,将少数民族的自由逐渐还给人家,实施真正的民族自治。第三,发展经济,形成民族地区和内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强大经济纽带。

    这其实也是处理台湾问题的原则。下文分别讨论西藏、新疆这两个问题最严重的地区以及关注的焦点台湾。虽然台湾并不是民族地区,但处理策略在我看来是一样的,所以本文一块讨论之。

    二、西藏问题

    解决西藏问题的关键,是达赖喇嘛。由于西藏是政教合一的佛国,不把他请回来,西藏的安定便永远没有希望。而且,客观地说,达赖喇嘛是我最佩服的国际上最睿智的政治家,不是一个不顾现实不讲道理的人。如果他能为民族团结效力,则西藏问题一定能够顺利解决。

    更幸运的是,达赖喇嘛并不要求西藏独立,要求的只是西藏的高度自治。我看这要求不但可以、而且完全应该接受。从道义上来说,“民主”总是和“自治”联系在一起。既然民主被许多人认为是民众自己治理自己,那么民族自治当然是它的一个重要内容。从功利上来说,自治其实是一种非常巧妙的消除地方对政府、少数民族对汉族的怨气的手段,中共在西藏执政的实践就从反面充份证明了这一点。

    西藏资源贫乏,如果靠自己的努力,根本就达不到现有水平。中共从达赖喇嘛手中接管西藏后,注入了大量的金钱和技术援助,然而买来的却是仇恨。这当然主要是粗暴干扰、改变人家的传统生活方式造成的,但也是藏人没有自治权引出来的怨气。如果中央撒手不管,让藏人自己管理自己,则无论人家是好是坏,都没有理由埋怨你。

    照达赖喇嘛的说法,西藏是汉人的殖民地。所谓殖民地,就是被宗主国征服、对之大量殖民并掠夺其经济资源的地方。但西藏根本就不具备这自然条件。因为生理条件不同,汉族无法长期生存在该地,那儿更没有什么可以掠夺的资源。因此,放弃对那个地方的治理权,把进入的为数不多的汉族技术人员撤出来,对汉族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损失。

    因此,我的建议是,回到当年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的《十七条协议》上去,把达赖喇嘛迎回来,撤销该地的党政机关,由达赖的政府去接管。此外还可以考虑任命达赖喇嘛为中央政府副主席或其他相应职务。待达赖政府平稳接管西藏后,撤回维持治安的武警部队,只留下驻军负责国防,同时停止对西藏的巨额财政补助。如果以后西藏出现经济困难,须公开向中央政府申请资助,再由中央明令颁布援助数额。

    要这么做,就得像西方那样,公布联邦政府预算,而这正是消除民族间误会、化解民族矛盾、促进民族团结的一个重要措施。中共之愚,乃是愚在“宁肯暗贴,不愿明给”上,这也是“花钱买仇人”的措施之一。如今放手让藏人自治,停止对西藏的暗贴,当地生活水平肯定会下降。这就给了普通藏民一个机会去认识过去被他们忽略的汉族的支援,有助于营造藏汉亲善气氛。当然,西藏是祖国大家庭的一员,该援助还是得援助,但必须先有这么个比较期,恢复援助后还得明给才行,再不能做那种暗贴买仇恨的事。

    如果做到这一点,那么即使以后中央政府倒台,全国大乱,西藏趁机独立,则也不会给汉族人民造成什么生命损失。留在西藏的只是驻军,武装集团要逃出世界屋脊当然比平民容易。如果不这么干,那么将来国家不崩溃则已,一旦垮了,进藏汉民根本不可能徒步逃出那种绝地,只能延颈让人家“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就算人家不杀你,把你赶出家门来,你也绝对只会死在回内地的路上。

    其实比起新疆来,西藏问题要相对容易解决得多,因为它基本是个单一民族居住的地域,而且绝大多数信仰和平的佛教,西藏完全是中共的愚昧操作逼反的。趁达赖喇嘛还在世,现在是赶快补过的时候了。他去世以后,手下的人可没有他那么通情达理。所以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奉劝北京当机立断,迅速迎回达赖喇嘛。

    也许,因为达赖喇嘛宣布自己不再转世,中共便暗自指望拖到他去世,靠自然过程来拔去这个眼中钉。他们看不到达赖在维护西藏安定团结中的重要作用,这种作用根本就不是什么世俗的政权可以取代的。所以,趁达赖还在世,赶快沾人家的光,借佛爷的金口来确定西藏的地方政府地位。由活佛在世确定下来的东西,后世便再难反悔。不此之图,就算达赖喇嘛去世了,就算他不再转世,总会冒出来一个亚级别的活佛取代他。那人是否有他那个政治智慧完全在未定之天,而中共当局控制的“班禅”已被达赖宣布是伪劣假冒,根本不会有什么感召力。所以,奉劝北京还是趁早看清形势,早日迎回达赖喇嘛这个治藏的关键人物。

    三、新疆问题

    客观地说,要说“殖民地”,新疆比哪个民族地区都更像些。首先是大批汉族移民在那儿,其次是新疆的大油田在国民经济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所以,解决新疆问题就比西藏复杂得多。那儿不但没有个达赖喇嘛式的人物,而且也不是由单一民族居住的地区,民族间的关系非常复杂。而且,和西藏接壤的外国的种族、语言、宗教和文明与西藏并无多少共同之处,但新疆的许多少数民族在邻国中是多数民族,彼此之间文明同源度很高。更重要的是,那儿的少数民族多数信仰伊斯兰教。正如世界历史表明的,迄今为止,在所有的古老文明中,伊斯兰教文明最能成功地抵抗外来影响。马列主义在全世界风行一时,对伊斯兰教国家却基本上没什么触动,而现在世界上正在轰轰烈烈上演着极端伊斯兰教徒暴力抵抗西方文明入侵的威武雄壮的活剧。

    因为这些特点,新疆的民族问题大概该算最复杂、最难处理的。的确,清室是中国有史以来处理民族问题最成功的政权,但即使在那时,新疆回部也始终是个问题。鉴于这个具体“省情”,那个地方的改革必须慎之又慎。努力的最后目标当然是民族自治,但与西藏不同,决不能仓促撤出政权机构,骤然把自治权交还给当地少数民族,否则一定会反倒害了当地的少数民族,让那个地区变成第二个前南斯拉夫。

    尽管有这些特殊情况,但咱们仍不能放弃实现民族自治的目标,而做到这一点的关键在于两句话,“化强迫为自愿,化殖民地为生意夥伴”。换言之,就是用先进的生活方式去战胜极端伊斯兰教徒的影响,用“糖衣炮弹”去对付人家的“圣战”。说难听些,那就是把普通人的热情从宗教上转移到发财上来。当新疆在经济上变得繁荣起来并和内地形成了不可切断的经济纽带后,再逐渐放权实行民族自治。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中共当局如今提出来的“开发西部”战略非常英明,但具体没有什么措施,力度更谈不上。其实,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中,新疆应该获得最大的财政补贴,拆沿海发达地区之东墙去补新疆之西墙,人为地扶植那儿的经济成长。只要经济起飞了,在取消户口管制后,该地自然就会吸引大量内地居民前来定居,而当地少数民族发了财后,也就有能力去内地投资,普通的原住民就能去“民族大款”开办的内地企业就业(必须立法规定优先雇用少数民族员工)。如同美国的榜样显示了的,这种基于自愿基础上的双向人口流动,有助于国家在自愿基础上的统一。

    在经济还必须采取一个消极防御的应变措施,那就是无论是油田的勘测、开发和经营都应该私有化,国家公开招标拍卖,把外国商人、当地民族大款、内地商人统统拉进来作股东。这样,万一将来新疆独立了,内地也不会因此丧失控股权。而且,因为利害攸关,国际社会也就不会赞成那儿出现骚乱。

    此外,要让新疆在经济上起飞,必须把石油工业当成龙头产业,建立一系列的下游企业诸如精炼、石化等子企业。这些企业也一定要像母企业一样,把外国人、少数民族、汉人拉进来作股东。这些企业如果办成功了,则一定会带动整个地区的起飞,完成从游牧文明到现代产业文明的过渡,并把内地人口吸引进来。在当地的中产阶级成了社会成员大多数之后,也就再没多少人愿意舍身从事恐怖活动,杀人放火搞爆炸了。此时便是逐渐放权,成立民族自治区之时。

    我在先前的文章中说过,要实现这个和平演变,软前提是一定要破除大汉族主义亦即种族主义。和西藏不同,共军并没有在新疆大开杀戒。民族关系紧张除了文明冲突特别是宗教冲突外,最主要的还是民族间的偏见引起来的。据我所知,当地汉族对少数民族普遍抱有一种轻视心理,完全意识不到这是在买祸(inviting disaster),逼反少数民族。中共当局必须针对这个弊病痛下针砭,让“要爱国就必须先爱少数民族”的观点深入人心。做不到这一点,则上面说的一切不过是空谈。

    四、台湾问题

    台湾问题根本不是什么少数民族问题。恕我坦率地说一句,那是个事实上的“两个中国”问题。如果不承认这一点,则立即便要进入理论上的死胡同:您说是一个中国,好啊,那请问谁是中央政权,谁是地方政权?这“中央”与“地方”之分似乎不是比块头的事,谁更臃肿谁就是中央。

    要明白这一点,有点常识(也就是“18岁以前积累下来的偏见”)就够了。所谓“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指的是上下级隶属关系,请问您大陆政府可曾管过台湾政府一毫微秒钟?所以,如果要维持这“一个中央”、“一个地方”之说,恐怕就得有一方是叛乱的地方政权。那您说究竟是谁叛乱啊?中华民国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38年就成立了,世上哪有先成立的政权去背叛后成立的政权的笑话?

    我怎么也不明白为何两岸那么多人就无法看穿这一点,无法接受这“两个中国”的既成事实。大陆的统派不必说,台湾的独派也同样糊涂:您要打出“台湾共和国”的招牌去,就等于放弃了中华民国这最有力的法统依据,宣布自己是叛乱政权,听任大陆来“平叛”。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说过,国际社会总是尊重实力、尊重现实利益,因而尊重既成事实的。根据这国际惯例,中央政府有权平叛。您自己放弃了“中央政府”权利,人家来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大陆打败了,您当然获得了独立,但也焦头烂额惨不忍睹,大陆打赢了,国际上嚷嚷两声,顶多抵制十几年,到时中东暴徒去炸了哪儿的大楼,老美又得忙着解禁讨好中国,谁还记得您那小岛上发生的事?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所以,为两岸计,我看最理想的办法就是阿Q爷爷发明的“精神胜利法”,两岸都装作只有一个中国,而自己就是那中央政府,保留让对方“回归”的神圣权利。我想来想去,这的确同时符合两岸人民利益的唯一妙策。大陆现在练“易经换髓功”正练到紧急关头,一不小心就要走火入魔,端的是危机重重,风雨飘摇,根本不是对外称兵用武之际,只要大面子上下得去,就不会去寻台湾的晦气;而台湾不管叫什么名称,反正是个事实上的独立国家,坚持“一个中华民国”的神话不但能让大陆心花怒放,更对自己有利,增加了与大陆讨价还价的筹码。以后大陆再来谈“回归”,您就说:行啊,我是正统的民选的中央政府,您是叛乱坐大的地方政权,请您来回归我,只要您一点头,我马上派出官员去层层接收,好不好?看他们还有什么后话可说?

    坚持“一个中华民国”的神话不仅能让中共心花怒放,保住了对方最重要的面子,而且能让海外华人归心。而台独除了能吸引部份(不是全部)本省人的支持外,还能有什么好处?要冒的现实风险可是大得多。权衡利弊,我真不明白陈老扁来的是什么劲,而呼应他的人为什么还那么多。

    此文当然不是只为台湾当局献策,而是着眼于化解两岸之间毫无必要产生的戾气。我早在《不统不独最符合两岸人民利益》中说过,现在的实情是,大陆没实力去“解放”台湾,台湾也冒不起独立的风险。既然如此,就乾脆让后代子孙去理清这乱麻。这的确是唯一的对两岸人民有利的解决方式。在这期间,大陆可以拼命发展和台湾的经济关系,通过经济纽带把台湾捆死在大陆身上,而台湾可以从这经济关系中一边牟取合法暴利,一边等着看,就这么拖上半个世纪几十年。到那时大陆肯定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不是变成了一个更自由、更发达的民主国家,就是让共党腐败政权、民族分离分子以及暴力“民主”革命党人联手搞垮,碎成了七八十片。如果是前者,台湾就和大陆统一又何妨?如果是后者,台湾要独立还有谁来拉得住?

    从大陆这边来看,必须认识到当前统一台湾根本就不现实。越操之过急、越强调自己的“历史依据”、越用“民族主义”去煽起毫无实际作用的偏激民意,就越是拆自己的台,不但把自己逼到“不打就无以向国民交代”的死角中去,而且毫无必要地伤害对方的尊严和感情,完全是在逼反台湾。因此,中共当局必须全面修改对台战略,牢记“缓、渐、稳、宽、和”五字真言。

    具体说来,这真言的操作原则是,切忌急于求成,急统只能逼反台湾。至少要以五十年为期,缓慢地、逐渐地、稳定地实行统一战略。在目前阶段,应该实行老邓定下来的英明战略,改善两岸关系,发展经济交流,营造经济纽带,同时还必须严厉镇压一切民间的仇台辱台喧嚣,将“爱国必须爱台胞”的观念注入每个国民的心底。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对方的敌意,改善自己的狰狞形像,赢得大多数台湾人民的心。与此同时,必须立即停止“金钱外交”,停止在国际上慢性绞杀台湾,以“最终必须实行统一”为先决条件,援引当年苏联、立陶宛、白俄罗斯同时加入联合国的先例,允许台湾以中华民国身份加入联合国以及和其他国家建交。这就是“宽和”的攻心之计。它才是赢得台湾人民好感、剥夺独派民意基础的上策。

    更重要的是,中共当局必须认识到,只有把自己的国家逐渐改造为一个繁荣自由的现代民主国家,台湾人才会自愿来归。如果五十年后加入中国大家庭跟加入欧盟一样只有好处,人家自然会迫不及待地挤进门来。不此之图,想靠武力征服对方,就算打赢了,也不过是又弄来一个背不动的包袱,一有风吹草动,武警就得出动去“镇暴平叛”,还得像养香港似的把白花花的银子向那个无底洞里倒。请问那究竟有什么乐趣可言?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