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祖国啊,母亲!——乙肝学子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一封信
(博讯2004年2月03日)
    尊敬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我们,生活在乙肝歧视阴影里的青年学子,在这里,向你们倾诉我们的心声。

     今天,我们完成了十余年艰辛的学业,正带着父母的期望和师长的嘱托,满怀憧憬地走向生活。我们渴望着用自己的青春和才华,去建设亲爱的祖国。可是却看到,从政府部门到国有企业,从民营到合资,外资公司------,眼前社会上几乎所有的道路,都对我们亮出了红灯。 (博讯 boxun.com)

    是我们荒废了十余年的学校光阴么?不是。从发蒙之日起,我们就夙兴夜寐,勤学不辍;是我们没有具备必要的学识和能力吗?不是,我们中不少人都是同辈中的佼佼者;是我们缺少献身四化建设的热忱吗?更不是,我们中有不少海外学成归来的赤子。仅仅是因为,我们和乙肝沾了边,就失去了报效祖国的资格,甚至连自己起码的生存也将难以保证!

    如果,真的身患绝症,我们会与其坚韧地抗争,直到带着人的尊严告别世界;如果,患上了埃博拉,我们会选择让病毒和自己的生命一起消失;如果,感染了SARS,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走进隔离区。因为,没有谁,比我们更了解健康对每一个人的价值,没有谁,比我们更懂得生命的真谛。然而,都不是。仅仅因为,我们多数是无乙肝病症状的带菌者。

    现代医学成果已经权威地昭示:除了极个别岗位,我们可以胜任绝大多数的工作。并且不会在与人日常相处时有损对方健康一一尤其在有了高效而廉价疫苗的今天。

    几年前,我们按照高考体检要求,选择了未来将从事的职业。而今天,当挥手告别那为我们呕心呖血的师长,孕育我们理想的校园,向往着用生命的全部辉煌,来报效祖国之时,又怎会料到受限的领域,从当初不到百分之一,被极不科学.极荒诞.极残酷地扩大到近乎百分之百!煌煌中华,难道竟没有让我们一展青云之志的三尺之地?!

    祖国啊,我亲爱的母亲,难道您真的不要您这些儿女了吗?

    我们,曾是那么幸福的一代!没有像祖辈那样,遭受过侵略者炮火的蹂躏;没有如父辈,熬过困难时期的饥馑;也没有经历过十年浩劫的雨打风吹。当我们来到人世,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己吹拂了祖国大地。从记事时起,家人常饱含深情地对我们说:“你们真幸运,赶上了共和国最美好的时期。”当时,他们是那么殷切地希望,待我们成年后,在广阔的天空里奋翅高飞,把自己的聪明和才智,贡献给祖国的复兴大业!弥补他们因时代而留下的遗憾。

    然而,在今天,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我们中不少人,在激烈的求职场上颖脱而出,其素质与才华令招聘方由衷叹服。但<乙肝两对半>这道不可逾越的天堑,使他们神伤而退;我们中不少人,从海外学成归来,却发现多年魂牵梦萦的祖国,竟无他立锥之地;更有那些或捧着父母变卖家产,乡亲们拼凑的圆,角,分币来拼凑学费,或依靠国家助学货款以完成学业的特困同学,因无法找到工作而陷入绝境!

    面对父母那骤然增添的白发,面对师长无可奈何的叹息,我们在心里呼喊:“祖国啊,我亲爱的母亲,您能听见我们的哭泣吗?”

    每当闻道海外归来的学长,不得不再次泪别故土,我们无言相送;每当听说自己的师兄,满怀经纶却仅能靠最原始的方式来维持生计,我们心如刀割;每当想起周一超绝望中以暴抗虐,我们泪如雨下。每当因乙肝歧视,我们不得不把录用通知一封又一封悄悄收捡起来时,我们的心,如寒风中飘零的秋叶。我们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我们脚下的路究竟通向何方?”

    我们,不是世界主义者。始终离不开生我养我的华夏大地。即使外界对我们敞开大门,又有那里容得下这一亿多人群?我们景仰屈原对祖国的忠贞不渝,但我们,不会像他那样,“从彭咸之所居。”因为,我们心中还燃烧着希望。

    回想SARS肆虐之时,胡锦涛主席来到百姓中间。我们的主席在最艰险的时刻和人民共同经历患难。不久前,当温家宝总理握住艾滋病患者双手时,我们的心中涌起阵阵暖流。因为我们深信,迟早有一天,我们的总理也会拉住我们的手。

    尊敬的代表和委员们,我们曾用双手,对你们投下庄严的一票。把祖国的前途和人民的命运托付给了你们!因为,我们深信,你们是<三个代表>的体现者和维护者。你们始终和广大民众息息相关,心心相印。今天,我们恳请你们关注的目光,能投向我们这一庞大的人群。“鹤鸣九皋,声闻于天。”相信你们能把我们渴求报效祖国的心声,带到人大,政协神圣的讲坛。让我们早日摆脱乙肝岐视的阴影,昂首投身到建设四化的队伍中去。

    祖国啊,亲爱的母亲!我们坚信,您,绝不会忘记我们!此至敬礼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3:中国乙肝病毒携带者“反歧视年”
  • “乙肝歧视”的问号
  • 致吴仪的一封公开信(一名被乙肝病魔穷追猛打16载患者之妻的求救信)
  • 乙肝患者:我有一个梦想
  • 东南卫视《东南瞭望》:中国乙肝歧视第一案(上)
  • 在何鲁丽委员长做出批示后,乙肝歧视可能被改善
  • 何鲁丽副委员长对乙肝歧视违宪审查书的亲笔批示(图)
  • 中国大陆乙肝歧视第一案的明天开庭
  • 在中国洗牙容易感染上乙肝和艾滋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