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让理性代替偏执
请看博讯热点:宝马杀人案

(博讯2004年1月18日)
    田晓明 :让理性代替偏执

     在分析宝马案的时候,茅于轼先生说过这样的话:"不管判定哪方面赢,社会已经分裂成两个对立的部分,结果都是加深了社会的对立.很可能会加剧社会的冲突. "我们早已习惯于毛泽东时代的将社会分裂成两个敌对阶级的思维方式,把仇恨集中于剥削阶级.每当生活发生困难,我们就控诉地主和资本家的压迫,进而忆苦思甜,感激新社会的″好日子″.这种挑拨仇恨的结果就是打倒了社会的精英分子,没有了富人,教授,政治家,企业家,造成全社会的大倒退.特别是文革时候大学几乎全部关门,传统文化被中断,社会的道德倒退,强权打倒了公理,有了权就有了一切,全国形成夺权的大混战,古迹被大规模地破坏,文艺界就剩下八出样板戏,生产全面倒退,吃不上,穿不上,更谈不上人生理想的实现.社会没了精英,领导国家只能找那些既没有多少文化,更谈不上雄才大略的工农分子,像陈永贵,王洪文之流.他们的特点是能够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 "这种思维方式从来没有批判过,它还在我们的头脑里发生作用.社会的各种问题很容易变成压迫问题或者剥削问题.这种简单的分析方法,所谓的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其实是分裂社会,制造动乱的基础.现在出了宝马车压人案子,许多人自然而然地沿用阶级斗争的分析方法,结果必然是加深矛盾,为社会动乱准备条件."(茅于轼:《怎么判都是全局皆输——评宝马车压人案》) 茅先生指出的现象确实存在,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会出现这样的现象?自古以来,中国人就人为地制造出尊贵和卑贱这样两种社会存在。君贵于臣、官贵于民、男贵于女、读书人贵于不读书的人等等,在我们的文化中缺少那种上帝之下人人平等的观念。尊贵群体是由这样一些人组成的:官宦、富翁、掌握专业知识和技能的人。卑贱群体则是全体从事体力劳动的人。 尊贵者对于卑贱者的轻视态度是很明显的,官宦的愚民政策是一种轻视的表现,官宦盘剥老百姓也是轻视他们、不尊重他们的表现。 专业知识和技能的掌握者也有轻视卑贱者的表现,"师道尊严"是这个群体自视过高、无平等意识的表现。"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则成为专家们鄙视体力劳动者的依据。毛泽东当年在北大受到了一些专家的轻视;现在的大学生居然讨论起该不该和劳工坐在一个车厢里。 卑贱者对于尊贵者的仇视过去有,现在也有。这种仇视为什么会产生?这跟先前提到的尊贵者的一些不人道的做法有关,也可能跟卑贱者嫉妒尊贵者有一定的关系。在仇视之下,卑贱者只能丧失理性,他们往往会提出要实行物质上的绝对平均主义。他们的这种愿望一旦实现,那么社会就会停滞不前。"我没有,你也别想有",这种心态以及在这种心态控制下的行为,必然会把中国拖回到毛泽东时代。 如果卑贱者没有丧失理智,那么他们的目标可能就是要建立一个机会均等的社会。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则可能走上一条良性发展的道路。但这需要一个前提,这就是尊贵者这时必须对卑贱者的这一要求作出理性的回应,因为尊贵者掌握着所有的社会资源,他们不作为,社会制度很难有根本性的变化。这种回应就是要平等地对待对方。如果尊贵者没有那种理性的回应,那么仇视就会成为卑贱者中的主流意识形态。当这种状况出现的时候,社会动乱就为时不远了。 卑贱者应该有自知之明,人与人的能力毕竟存在着差别,所以当别人的生存状况好于我们的时候,我们只能羡慕,不能嫉妒;否则社会只能停滞不前,这对于任何人都没有好处。现在有三种选择,(1)每人都有30元,(2)一部分人有1000元,另一部分人有20元,(3)一部分人有980元,另一部分人有50元。非理性的卑贱者会选则(1),非理性的尊贵者会选择(2),理性的人会选择(3)。 基于承认人的能力有所不同,卑贱者应该承认贫富差别;基于公平,尊贵者应该不拒绝一个机会均等的社会,并且不要独占所有的机会。如果大家都丧失理智,那么社会就会回到状态(1)之中。这是一个对谁都没有好处的结局。尊贵者对此无法避免,因为卑贱者要造反;从陈胜到毛泽东,这样的造反还真就成功了若干次。 宝马案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从这个事件中我们可以知道一些人的心理已经进入到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中。由于以前社会上普遍地存在着司法不公,所以人们在知道了宝马案的大致情节之后就异口同声地指出这里存在着权钱交易,肇事者应该去死。很少有人会说这样的话,"我们局外人对事情的经过一无所知,应该怎么判完全没有发言权."(茅于轼) 中国足坛的乱象和现在的宝马案可有一比。中国足坛素有造假之风,央视体育部的张斌在评论一场球赛的时候曾说过这样一段名言:"我没有证据,但我现在就要说,这就是假球,要告我的人尽管告,我坚持这就是假球。"如果在评论与法律有关的问题时,人们也坚持张先生的这种态度,那么当政者简直就很难施政了。假如宝马案的肇事者确实没有杀人动机,而许多人基于自己的社会经验偏要坚持不杀了肇事者就是执法不公,中国的法官和当政者会如何处理这件事?历史留给当政者的回旋余地已经是很小很小了。    《网路文摘》,徐水良主编 (博讯 boxun.com)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丰:评茅于轼先生《怎么判都是全局皆输》
  • 茅于轼:怎么判都是全局皆输——评宝马车压人案
  • 茅于轼: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有感
  • 茅于轼:改革出了什么问题?
  • 刘晓波:声援杜导斌的茅于轼先生
  • 茅于轼:中国民主化,已见曙光待见朝阳(1)
  • 茅于轼:欣闻胡锦涛自我隔离十天
  • 茅于轼:孙大午案 一个企业家命运的政治含义
  • 经济学家茅于轼为孙大午鸣冤叫屈
  • 茅于轼称农民进城是中国大陆发展必由之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