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芦笛:我看“宝马”杀人案
(博讯2004年1月11日)
    最近杂事太多,顾不得上坛。闹得沸沸扬扬的宝马车杀人案是怎么回事,一直都没弄明白。刚才在楼下见到老x的帖子,他附上了若干文字,这才算让我有了点头绪。

     对此事,我最强烈的感觉是,中国社会矛盾之深重,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中共当局若再坐视不动,迟早要引出大乱子来。 (博讯 boxun.com)

    此事首先凸显了党民矛盾、干群矛盾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长期以来,我党贪污腐败到了几乎无从收拾的地步。一小撮官僚窃据高位,形成特权阶层,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家人也跟着作威作福,比《水浒》上的高衙内还混帐,社会上早已到了民怨沸腾的地步。不管政治倾向如何,凡尊重客观事实的人恐怕都得承认这个社会现实。

    这就是苏秀文(?)被当作高官儿媳的谣言一旦传出,立刻不迳而走的根本原因。尽管老芦是个思想成熟的老翁,要是我听到了这种传言,我的第一反应也是信以为真,因为类似的事太多了。国内许多官员简直就毫无任何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为所欲为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犹记几年前我回国,一位老同学作了高级干部,坐的是进口好车不说,还挂上了特殊牌照。他带我出游,让我尝到了一生从未享受过的风光:一路上民警都乖乖敬礼,那车愿停哪儿都行,专门以标明“禁止停车”的地方作停车场,甚至可以在单行道上逆向行驶。有时遇到塞车,我那老友就说:“唉,应该叫个警车来开道,是我没考虑周全。”这TMD咱们不过是游山玩水,他居然会想出警车开道的主意来,我质疑时他还嫌我大惊小怪。

    我也有幸坐过由警车开道的专车。那可是一路绿灯,凡是十字路口的警察早就从手机里听到了开道车的命令,早早地就改成绿灯放行。路过十字路口时,只见两边的车辆给堵成了长龙(国内交通特别拥挤),我只觉得坐立不安,默祷被堵下来的车辆里没有急救车。

    更出奇的是,这位老友带我去游山玩水,那秘书就是咱们的摄影师,一路给咱们拍照。不管到那儿玩,吃饭时都去高档餐厅,我要付帐,他却不耐烦地摆摆手,说我又不是掏自己的钱,吃吃喝喝是干部的起码福利,我又不贪污,吃点喝点算是最清廉的了,要是全国官员都像我,那就是“六亿神州尽舜尧”了。

    高干享受的福利待遇绝不限于吃喝,内部保龄球馆、温水游泳池、屋顶花园……要什么有什么。那神仙日子,绝不是我辈海外酸丁可以梦见的。

    这种下滥党风,就是在未经毛共“平均主义”洗脑教育的国家,也要在民间引起强烈反应,何况是在中国?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能理解舆论的炒作──本来就钳制民口,百姓敢怒不敢言,现在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我党在理论上也反对的案例,当然要趁机大闹一通,以泄憋久了的恶气。

    另外一个严重问题是司法系统骇人听闻的腐败。我另外一个老友是名律师,他告诉我的那些可怕的黑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此人其实口齿并不流利,我很奇怪他这名律师是怎么做上的。因为是从小撒尿拌泥长大的,不用客气,我就直接问了他这个问题,他笑笑说:“这又有什么奇怪的?我人头熟,会这个”,接着就用指头做了个点钞票的动作。据他说,哪怕是该判死刑者,只要交够钱,他也有那本事刀下留人。

    这种全社会腐败已经到了公开腐烂的地步,根本再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人民纷纷指责法院营私舞弊,包庇高官或富人,丝毫不足奇,这是在那种病态社会中必然引出来的人民的强烈反弹。无论是党、政、军、法、警哪个系统,都烂到了简直无从收拾的地步。要是人民再没这种“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倾向,那反倒是咄咄怪事了。

    遗憾的是,诸网友见不及此,用美国那种成熟的法治国家与中国那种病态社会作生硬攀比,强调司法应该独立,不受舆论干扰。

    这在理论上当然是对的,但如果要在中国讲这套,就一定只会包庇贪墨。本来我党的司法就从来不独立,从来是“党指挥法”,现在又加上了个“钱指挥法”,更是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再不让舆论“媚俗”,像毛共时代那样去媚上,这小民还有活路么?党风还有改善的希望么?司法还有脱离“党+钱”指挥,接受民意和传媒监督,逐步变得透明起来的希望么?

    当然,无论多荒唐的说道,都还是可以找到一星半点的道理。我担忧的是,地方当局真的会使用媚俗方式,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迎合一时民意,不顾事实和法律乱作处理,而不是从此中看出弥漫全社会的危机,吸取教训,釜底抽薪,治本而不是治标。

    在此寄语北京政府,当局最好能从这案例中看出民心向背,看到全局性的严重问题,痛下决心整顿吏治,整顿司法系统,早日实行司法独立,只接受舆论监督,不受权钱指挥。厉行法治,整肃贪污,把中国先建成一个廉洁的开明专制国家,否则迟早要让愤怒的百姓推翻。

    此案令人忧心忡忡的另一因素是可以隐约感到毛主义的幽灵。中国民间历来就有“均贫富”的传统,毛主义更是把这变成了国教。30年的洗脑功夫可不是旦夕可以消除的。偏偏毛共社会又破除了一切传统道德,导致“先富起来的那部份人”全为富不仁,有两个钱就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其素质不但远远低于西方国家的富豪,而且也远远低于“旧”社会的地主富农资本家。这种社会现实,简直就是为下一轮毛式革命作足铺垫。

    凡是熟悉中国历史的读者都看得出来,这种贫富两极分化、吏治空前腐败的社会危机,正是历代王朝末年必有景观。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中国是在三岔路口,一条是靠和平演变,把恶性走资化为良性走资,先建成廉洁的开明专制国家,再逐步进化到民主国家;一条是当局倚冰山如倚泰山,醉生梦死下去,最后因统治危机导致全国大乱,中国再度陷入毛式革命中,最终导致毛主义的全面复辟。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