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师涛:这一天,我兴奋,我惭愧
(博讯2003年12月21日)
     师涛(山西太原) 12月14日晚8点钟,美军驻伊拉克司令官正式向全世界宣告了一条人们期待已久的消息: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被逮捕! 电视画面上看到,几名伊拉克新闻记者激动地站起来欢呼,萨达姆狼狈的形象固定在会议现场墙上的屏幕上,而画面又切换到巴格达街上,一群又一群巴格达市民走上街头举行庆祝活动,表达他们心中渴望多年的喜悦。 而具有莫大讽刺意味的是,就在8点钟,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一频道正在播放文献记录片《诗人毛泽东》。两个独裁者,两个举世瞩目的杀人魔王,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待遇",真令人感到羞愧! 萨达姆何其毒也,但比起他的精神同盟、异国知己毛泽东,又不知逊色多少!真是小巫见大巫!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发生的延续几十年的政治灾难,无一不是毛泽东和他的战友及后继者们的"杰作"。"文化大革命"把一个古老而伟大的国家变成了一个超级巨大的血腥的魔窟,"在这场灾难中,反人性、反人道的蠢行、丑行和恶行发展到登峰造极,夺去了无数人的青春、前途、家庭和生命"{《遇罗克与出身论》序}。这一系列灾难的始作俑者、煽动者、组织者毛泽东不但活着的时候威风八面、一言九鼎、无法无天,就在死后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仍然像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明",受到为数众多的中国人的顶礼膜拜。近一段时间来不断掀起的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狂潮,就最真切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由此我产生联想:让热爱萨达姆的中国人穿越时光隧道,在萨达姆前政权统治下生活一段时间,不知其滋味如何呢?让毛泽东他老人家起死回生,继续来作大家的"伟大领袖",我们的现实生活又当如何呢?恐怕崇拜毛泽东的旷新年教授、哲学家何新先生之流又要挥动山呼万岁的笔秆子、我等写文章的知识分子统统要下地狱去了! 毛泽东在中国死后这么多年仍享受着一种"崇高"的"政治待遇",是一种极其反常的政治现象。在一个皇权思想当道、"做稳了奴才"的畸形社会,任何罪恶都会以各种堂而皇之的面目出现,都会像一只发疯的野猪在人们的视线中肆无忌惮地撒野施虐,而人们久已跪下的膝盖在恭顺的期待中逐渐变成了化石的姿势。在这样的话语背景下,在看到中央电视台两套节目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面时,像我这样"一边兴奋、一边羞愧"的观众到底有多少呢? 电视节目结束了。一切又回到现实中来。夜深人静了,读着《遇罗克与出身论》序文,读着摩罗先生的《牺牲人民的"革命逻辑"》,读着《寻找王申酋的兄弟,你在哪里?》,读着余杰关于"文革"的反思文章,恐怖的气息渐渐令我几近窒息。萨达姆、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的形象渐渐重叠在一起,让人分辨不出不同肤色、不同时代但同样严肃而狰狞的暴君的脸,他们究竟躲藏在哪里?十几年前在上海华东师大听文学评论家李颉的讲座"穿越毛泽东现象"仿佛又在耳边响起。 当恐怖与灾难再度降临,我辈哪里还有羞愧的闲暇! (2003-12-15) 出处《网路文摘》,徐水良主编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