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流星雨: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博讯2003年12月21日)
    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博讯 boxun.com)

    自称鲁迅左派的,自称站在劳苦大众一边的槟郎先生,我是目前自认为还未归派的流星雨(ID是流星雨72),我记得 曾和你有过笔交,虽然观点相左,但还是尊敬你的为人的,以为你是个有良知的人,可是今天看了你的这篇文章后,我觉得吃了苍蝇,很是恶心。如果这个文章真是你写的(我倒希望是仿冒的),那么你比那个你也说反感的韩德强更虚伪,希望你以后别再糟塌鲁迅的名声了。
    
    首先你自己的想法和话语就让它从你自己的口中出来好了,别学小愤青躲在角落里自己给自己写信讲话,更用不着模仿伊拉克人来恶心大家。
    
    从你的文章来看,你对西方了解得不多,对伊拉克更是寥寥。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你代表不了伊拉克人,你更不能把你的思维和观点强加给伊拉克人。你说过美国兵来了,你会做逸民,你在这里却让伊拉克人替你说:你“只会是战斗而死”,萨达姆怎么说来着的?他乖乖的从狗洞里爬出来苟且偷生了,唉,你们这号人啊,我看漂亮的口号还是省了吧。
    
    你说你(通过伊拉克人之口)痛恨独裁,反对腐败,你说你不要看到统治者耀武扬威四处飞扬跋扈,奴役人民,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本以为我这一生就(窝在大学堂里))作为平凡的教书匠打发算了”呢?既然你早就看到“肉食者鄙不能谋国,人民只好起来自己干”,那么你怎么就不去便串联起人民反奴役阵线,投入到推翻萨达姆(或你所暗指的)独裁统治的自由伊拉克运动中去,成为一个“自由伊拉克战士”? 是害怕萨达姆(我相信槟郎先生文章里的统治者,肉食者是有所指的)的鞭子不吃素吧。象槟郎先生还有韩德强先生们的头脑有一点是清醒的,那就是美国鬼子的炸弹太长眼睛了,也太顾忌国际舆论和平民的伤亡了。
    
    
    槟郎先生如果能在美兵压境时不做逸民,有战死在疆场的勇气,我佩服你。现在伊拉克人民需要的安定和重建。你自己也说你们死100多,打死对手10个中有9个还是自己的同胞(伪军),你隐瞒下来没有说的是还杀死了更多的伊拉克妇女儿童。 你能说你是为了伊拉克人民的自由和尊严而战吗?你说你在战前就恨萨达姆政权的专制暴政腐朽无能。你还说实际上,他早被人民抛弃,那你为什么不去联合自由伊拉克战士去逮捕萨达姆,让伊拉克人民去审判他,现在看到你们所敬仰的英武不屈曲的萨达姆从狗洞里爬出来向美国大兵乞生了,再来说这种话,好象也太矫情点了吧。
    
    你说你对新政府也没有多大敌意,你们的自由伊拉克反美运动的方针是:”民族独立,民主建政。萨达姆政府灭亡以后,伊拉克不能再出现专制政权了,建立自由伊拉克是我们的目标“。那么你们四处搞自杀爆炸到底是帮美国大兵留在伊拉克的土地上多“耀武扬威”一段时间呢?还是在帮助伊拉克人民早日民族独立,建立民主政权呢? 对伊拉克的前景我可以肯定的是美国会逐渐还政与伊拉克人,具有民主框架的国体会被建立,其民族更会很快独立,当然美国会有军事基地其大兵也会留更长的一段时间,当然在你们这些狗屁圣战斗士的骚扰下会影响进程,但绝对改变不了趋势。
    
    当然,如果你一定要认为亲美或不和美国对着干,抑或有美国驻军就是民族不独立,就是傀儡政权,那我也没办法,只是顺便提醒你一句,世界各地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有美国驻军,包括英国,德国,新加坡,还有你自己所在的韩国。
    
    我感到很困惑的是,你这个自由战士,自称鲁迅左派的,自称站在劳苦大众一边的槟郎先生,怎么就跑到美国大兵的铁蹄下受奴役去了,还常发会发回文章来告诉我们这些生新社会长在在红旗下的我们说在美国大兵刺刀下苟延残喘的活着普通韩国人生活的是如何好和自由,槟郎先生, 美国大兵刺刀的生活怎么会自由和好的呢?你们给我们这些生活在没有异国的一兵一卒的自己的土地上的我们解释一下?我更困惑你怎么赖在韩国,而不去北朝鲜呢?那里虽然物质生活可能是苦点了,但那里至少没有美国大兵的皮靴和刺刀啊,槟郎先生请也给解释一下。
    
    最后,作为中国人的我,流星雨,给你这个中国人也并所有的愤青们再次提醒一次:别再把我们的抗日战士糟塌成恐怖分子了,别再把我们中国人民曾经的抗日事业比作拉登,萨达姆之流的抗美恐怖事业了。什么“敌强我弱,我们只能打游击战,人民战争,敌后武工队,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张绍中早就成笑料了,你们就饶了他吧。 还有是么“我们穷得没钱做军服呀”,也太虚假矫情了吧,那个老鼠洞里都有75万美金,况且即是现在的伊拉克的普通平民百姓的平均生活水平也要比年增长8%的现在的我们要高,下次少煽动点。 槟榔先生们不穿军服穿民服打黑枪,不就是要拉无辜平民百姓垫背嘛,还自称自己是自由战士,真亏你们说得出口。
    
    槟榔先生们,我一口气打了这些文字,希望能唤回你的一点良知,也希望你能回应一下。我真的希望这个文章是韩德强们写得,而不你这个自称鲁迅左派的,自称站在劳苦大众一边的槟郎先生。如果你或你们真的是为伊拉克的劳苦大众着想的话,就请你们遥祝伊拉克局势尽快平静下来,协助国际社会并伊拉克人民尽早地把美国“瘟神”送回他们自己的家。
    
    ---------------------流星雨
    2003年12月17日 上午9点30分完。
    


附录:对一个自由伊拉克战士的电话纪录
      
      槟郎
      
      李X,你好!终于与你通上了电话。难忘在南京大学留学的日子,你还记得西苑吗?我每个星期天下午望着窗外,看着你进了大楼,来给我做汉语家教。我们还一起去新街口的大华电影院看通宵电影,去江心洲郊游……。
      时间过得真快呀,你现在在韩国工作,而我回到祖国,而今正在烽火连天的战场上杀人和被人杀。你知道我随时会死去,但我只会是战斗而死。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这是我在南京时学到的,当然,同样古老的伊斯兰文化也有相似的精神。
      我回国后,在提克里特市的一所大学教汉语。我本以为我这一生就作为平凡的教书匠打发算了,没想到,现在与中国朋友你打电话,我怀里却抱着榴弹枪,命运真会捉弄人呀。我悲哀,但不绝望,我苦闷,但不彷徨,我愿意将我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一个民族的苦难与新生的挣扎中去。
      是的,我恨萨达姆,我深受专制政权的迫害,我对它痛恨。回国后,便看到我的许多右派朋友被捕入狱或者流亡海外,我想与政治保持距离,但我也受到政府国安的警告。我同情右派,但我与他们又有着明显的思想分歧。
      没想到,美国兵来了,先狂轰滥炸我们的家园,又耀武扬威四处飞扬跋扈,我们的人民处于异族的奴役之下。我是在战争爆发之前当兵的,你知道秀才怕遇到兵也怕自己当兵,但美国大兵压境,政府号召人民参军卫国,我便热血上涌,穿上军装起来了。进入军队以后,更加感到专制政权的黑暗。统治者只会搜刮民脂民膏,压制人民的不满,过着淫靡腐朽的生活,却治国无能。他们对内维护着集权和特务统治,人民毫无言论自由,命如草芥;对外屈膝献媚,以换得对他们统治的支持。统治者的两面性,对内暴政和对外卖国,我有了真切的见识。
      果然,战争一爆发,腐朽的统治阶级显出了自己的无能,几十万大军不战而溃,王公巨卿带头投降,独立伊拉克很快被敌国全境侵占。我所在的部队的首长早与美国人串通好了,我们被指令原地待命,美国人的飞弹却象长了眼睛一样地往人缝里钻。眼看同伴就这样白白地死掉,我们只好作鸟兽散。巴格达陷落以后,我回到家乡提克里特,但这里不久也被当地统治者出卖了,不战而降。肉食者鄙不能谋国,人民只好起来自己干,这样我们便串联起人民反侵略阵线,投入到保家卫国的自由伊拉克运动。我也由萨达姆政府的军人新生为“自由伊拉克战士”。
      是的,我对前景并不乐观,但为了自由和尊严,我们只能这样做。我们面对的是世界上强大的美国和它的盟国的侵略势力,而国际社会基本上帮着美国。更严重的,右派势力在侵略者的扶植下,成立了伪政府。我们不但要同美英联军作战,还要与伪军,我们的同胞作战。实际上,我们每伤亡一百人才能杀死十个敌人,而倒在前面的九个都是伪军。
      是的,国际社会听美国的,他们支持伪政府,你们说是新政府也行。我本人对萨达姆政府的灭亡毫不同情,对新政府也没有多大敌意,我不少朋友就在新政府里飞黄腾达,做高官。我们自由伊拉克反美运动的方针是:民族独立,民主建政。萨达姆政府灭亡以后,伊拉克不能再出现专制政权了,建立自由伊拉克是我们的目标。这与新政府是一样的,但我们与他们还有关键的区别,我们要驱走入侵者,他们却甘于做傀儡。如他们接受民族独立主张,我们可以与他们合作组建联合政府。
      有人称我们为恐怖分子?可笑!我承认世界上有恐怖分子,但我们自由伊拉克运动决不是。美国特种兵化装潜伏我们国内搞爆炸、暗杀、绑架不是恐怖活动,我们的军人穿着平民衣服作战就是恐怖分子吗?我们穷得没钱做军服呀。还有,敌强我弱,我们只能打游击战,人民战争,敌后武工队,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
      你说萨达姆被捕?我高兴!干么不高兴?我在战前就恨萨达姆政权的专制暴政腐朽无能。实际上,他早被人民抛弃,据我所知,现在国内的反侵略运动与他不相干。不过,说高兴,也不完全对,萨达姆应该由伊拉克人民来逮捕他审判他,而不是我们的敌人来戏弄他,借此羞辱伊拉克民族。
      啊,时间不早了,就聊到这儿吧,也不知下次什么时候再通电话,因为我们又有行动了,我随时会牺牲。真想念中国南京呀,想念母校南京大学和中国的朋友们。如果美国终于退出伊拉克的那一天,我还没有死亡,我将去中国访问我的恩师。你那时在中国吧,我们到新街口六楼去一醉方休!代向你的爱人和儿子洋洋问好。再见。
      2003-12-17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