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高瞻案”之我见
(博讯2003年12月11日)
    今年“六四”的那个周末,几个朋友邀请我去华盛顿参加一个会议,会上认识了几个新朋友,高瞻女士即是其一,用饭的时与她邻席,兼之我妻子也是南京人,已故的岳母又是高女士母校—南京师范大学的教授,因此大家谈了很亲切的话。记得她说,她的父亲是中共的干部,但在她出事后,却仍然对共产党有许多的幻想,而她的公公是一个陕西省的老公安干部,却对共产党深恶痛绝。过去我也读过她写的文章,觉得她是个坦白一致的人。

     这次她出事,还是妻子告诉我的,说CNN报道高瞻犯了法,还可能是共产党的特务,可真把我吓了一大跳,但又想到冤枉人的“李文和案”和“余教士案”,想来事情总是说得清楚的。这几天情况渐渐明朗了,还读到一些人对她的谴责,也听到了她为自己的辩解。我以为媒体和高瞻都说了一些过头话,例如,高瞻说的那些486芯片,都是“一堆垃圾”,叫我听上去就不太舒服,我再恨共产党,也不会去坑蒙它的。我想她说话的本意是:486虽然仍在禁运单上,但已经没有很重大的机密意义了。反之,媒体也总是要“造势”的,不把事情说大了,也是不行的。 (博讯 boxun.com)

    显然,动机是起于贪欲,而她的辩解如“一堆垃圾”,或如“已经停止生产多少年了”,也都是站不住脚的。总之,不管是“原子弹”,还是“手榴弹”,只要在禁单上,就不应该去买卖,何况高瞻自己也说不清这些486是用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些辩解又如“半夜可以闯红灯”,是强词夺理的。然而,贪欲毕竟是贪欲,检方事实上只是起诉她“违规交易”和“隐瞒所得”,还并没有说她是一个“中国间谍”,我想这也是基于调查的结果。

    “高瞻案”的“谜思”是什么呢?那是她有许多“人权斗士”的光环,但又帮助共产党买过它买不到的东西,因此有人就说她是“政治娼妓”了。其实,她是做买卖在先,出风头在后;先倒是美国方面发现了她的“经济问题”,但却是共产党先把她当“台湾间谍”抓了起来,叫她坐了五个月的班房,判了十个年的徒刑;等到美国政府费了大力气,把她营救出来,她也从自己的办“脱口秀”的梦中醒来,变成了一个口没遮拦的“人权斗士”;可是她应该心存感激的美国,又来清算她的“财迷”老帐了。

    说来,这些实在是时光的倒错,先后的误区;而那些光环也并非是她讨来的,而是共产党强加於她的,她的问题只是:早先因贪欲而出了线。前几天,看到了“美国之音”记者访问她和吴宏达的报道,吴先生似乎很紧张,扯上了许多关于高瞻丈夫薛东华,乃至薛东华父亲的问题,而且说高瞻案会为海外民主运动带来困难。我想不至于如此严重吧?难道高瞻这样的个案就能改变美国人民的立国理念吗?大家或许还记得,若干年前,吴先生在纽约诱造过一个不实的“卖肾案”,吴先生现在还不是很受主流社会尊重吗?

    最后,我想对高瞻说,你既要确认美国司法的严肃性,也要相信它的宽容性。你应该留在这个美好的国家,继续坚持民主的理念,在冷静下来以后,可以把自己的经历写给大家看看,过去你写的许多文章感动过我,还来不及向你道谢呢。我们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我是不会随意与一个与自己谈过真心话的人绝交的。贪欲是人类的“原罪”,而我们大家都是戴罪之人,就不必为此感到孤独,况且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

    二○○三年十二月二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一党专制,国将不国
  • 朱学渊:江泽民还是一只“伪善的猫”
  • 朱学渊:也谈流亡者回国
  • 朱学渊:"老人政治"要还魂吗?
  • 朱学渊:冼岩先生的背景和误区
  • 朱学渊:对周恩来无法用“违心”来撇清 (图)
  • 朱学渊:“抗典”贾庆林、黄菊都到哪去了?
  • 朱学渊: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