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世存:谁来为中国教育的豆腐渣工程买单
(博讯2003年12月10日)
    余世存更多文章请看余世存专栏

     (博讯 boxun.com)

      一个湖南的大学生沉溺于狭隘的爱国心态中不能自拔,他希望中共对台湾能来“硬的”,但大人先生们的游戏他没有看懂,他对中共“恨铁不成钢”,愤而跳楼自杀。这个不幸的孩子没有招致广泛的同情──倾向自由的人们当然要归咎于中共教育,但就连口口声声爱国、坚决主张对台动武的强硬分子也不怎么将其作为榜样。“可怜虫!”也许是观点各异的人群不约而同的心声。当年北大一位讲授计划经济的教授因为中共改行“市场经济”,信念破灭,跳楼自杀。这样的事似乎异曲同工。一个是孩子,大家觉得可怜;一个是成人,人们觉得可怜可鄙,也许还觉得可敬。

      谈论世人或国人的态度是另外一回事,对爱国贼们的虚伪和无能,当然可以像陈独秀那样棒喝:“此残民之国家,爱之何居?”但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首先应该追问或分析的是:这种事的背景是什么,我们今后的生活可以从中得到什么样的教训?

      我记得当年上大学时,也不知怎么搞的,一下子“开了眼”,到图书馆去看书,怎么看都看不顺眼,那时的图书馆充斥的中文图书大量是六七十年代的东东,或八十年代初期的速成物。中国人写了这么多废话,不堪卒读,垃圾,毒伤脑筋,等等,是我当时的印象。要写一本好书,益于世道人心,方便传道解惑,是当时的我的抱负。不幸的是,我后来也参与了汉语的垃圾生产大军,我也有过不少“悔其少作”的文字,僭越、放肆如无涯岸,而我并没有专注地跟读者交流在中国生活和做人的心得。即使专家学者们的行业专业知识,也由于其过于成熟,而给这个需要成熟的社会及其读者造成了不少的混乱和伤害。

      我们的汉语知识就是如此散乱、简陋、断裂,我们的孩子就是在这样的知识中自演自大的。今天的中国人开始反省财富的“品质”,开始讨论经济理性带来的功利恶果,开始为五年十年前的功利结果──无数的豆腐渣工程:重庆的桥梁、衡阳的居民楼、北京的道路,等等中国的建设买单。在不少人那里形成共识的,“建设性地参与中国社会发展”,最终结下这种以人的生命为代价的怪胎。但是,还少有人反省汉语知识和中国教育粗制滥造带来的恶果,少有人反省知识教育过于中共化或意识形态化带来的恶果。那就是让中国的广大民众站在不同的知识碎片上,心胸狭隘,互相敌视,难以沟通。由知识精英出场繁荣的中国出版市场,那些书商们,其功利或对图书的不尊重现象,跟那些没文化的人没什么两样。众所周知,为民族主义拉开帷幕的《中国可以说不》,正是诗人和作家们的呓语。而大量小众化的沙龙读物,也多有知识精英精致把玩的影子。这种对做人的高标或犬儒的参照标准的设定,无一不加剧了社会和人群的割裂程度。那种平易的物理和健康的人情,那种人生和社会的良知正义,反而永远为中国人无从无能知晓,永远与中国人的生活绝缘。

      正是有这种背景,站在一块极端化的知识碎片上的湖南孩子,为他所受的教育买单,付出了可怕的代价。一般人劝他的,“你想一想,打台湾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起这个劲做么事?”“你好好想一想,多不值得。”“肉食者鄙,又何间焉?”等等,显得过于轻巧了。因为他的人生选择本来单一,对于可选的不同人生,作为孩子的他又难以分辩真伪。因此,偏执心理、阴谋思维、权宜方法、绝决姿态、独断意识、立功讨好的势利生活,就成为他的人生选择,这也是我们社会里的必然现象。

      不仅湖南的孩子等中国民众面临着知识匮乏的危机,就是中共自身也是如此。在近年来中共对反对派或公民的打压中,不少官吏就是因为无知而胡乱构陷公民,他们从来没想过人生有不可让渡的权利、尊严,他们只愿做制度机器上拧得紧紧的一颗钉子,他们的生活就是立功受赏扬威立万,他们的存在是以虚拟敌人并对敌人进行专政时才得以体现的。

      当他们可笑地把一些具有独立个性的公民抓起来,诬陷后者或“泄露国家机密”,或“颠覆国家政权”时,用他们自己的检察院的话,“连什么是国家机密都不知道”,诬陷的话“句子语法不通”,我们就可以想见中国生活的荒谬和悲哀。不用说普通中共官吏,只要我们看看中共五十多年来的教育,我们就知道,像胡锦涛、温家宝等人的知识结构也是极为有问题的。他们是我国“一边倒”时的苏联教育模式的产物,他们的人文知识、现代文明知识可能只有皮毛。他们远不足以“代表”他们标榜代表的人民或文化事物。尽管温家宝像江泽民一样不断地表演他的记忆力,但往好了说,他们只是技术官僚,或说专家治国;他们的技术远不足以应对复杂的现代社会,更不用说,他们的政治远不是哈威尔等当代政治家所明认的与道德相关的政治。

      也是意识到这种知识的局限,迄今为止,胡锦涛等新一届中共政治局的成员们已经进行了九次集体学习。最近的一次是11月24日下午,由首都师范大学齐世荣教授、南京大学钱乘旦教授给政治局委员们讲课,课程九十分钟,题目是“15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国家发展历史”。可笑的是,政治局的学生们不是“学习”,而是听教授们就题目进行“讲解”。胡锦涛也像他的前任江泽民一样在课后要发表讲话,“我们要更加重视学习历史知识,善于从中外历史上的成功失败、经验教训中进一步认识和把握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规律,认识和把握时代发展大势,提高治国理政的才干。”

      我们“学习”胡锦涛先生的讲话并“深刻领会”其讲话精神,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们治国理政的才干不足,需要提高。他们现在在边干边学。他们什么时候学好了?有了足够的知识是否就有了才干?天晓得。因此关键的还不仅是反省教育或知识不足。学识不足,并不可怕。重要的是要有一种社会机制能够消除其不足可能带来的危害。比如中共曾嘲笑布什是个花花公子,外交知识为零,劝其赶紧补课,但人家有一种机制可以补其不足,那就是自由民主。

      我们社会里缺少这样的东东,我们即使有良好的教育,甚至像政治局的学生一样不断补课,也于事无补。它最多可以保证湖南的大学生不必为了虚伪的爱国号召去自杀,可以保证军警特们构陷公民时不犯“语法错误”,保证政治局的先生们面对老外可以卖弄一二三的常识,却不能保证一个国家的健康发展,保证亿万国民的正当生活。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