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傅国涌:“贪官缘何问鬼神”?
(博讯2003年12月08日)
    官方的《人民网》近日有一篇奇文《贪官缘何问鬼神》,讲述了许多贪官“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故事。比如:河北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迷信“女大师”能“预测前程”,甚至与她鬼混在一起。一方面口念佛事,俨然虔诚的信徒。另一方面则以佛的名义,公开索要钱物;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经常请“大师”预测官运,有“大师”说他有当副总理的命,只是命里还缺一座“桥”。为达到加桥的目的,他竟下令将国道改线,有意穿过一座水库;山西交口县的主要领导为求升官,深夜在县委大院埋下“镇邪物”、“升官符”,等等……

     这样的事在今天的中国官场上早已算不得什么稀罕事,而且少有人质疑他们疯狂追求升官发财梦时的贪婪和迷信。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倒了霉,这些事被曝光,私下里认同他们、羡慕他们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呢。这是一个没有信仰、没有礼仪廉耻、没有天理良心可讲的年代,旧的共产主义道德说教早已分崩离析,曾经维系中国几千年的儒家信条也彻底断裂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出现了一个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真空地带。除了赤裸裸的利益能引起贪官污吏们的兴趣,再也没有任何禁忌,道德律令的约束失效了,法律依然只是统治用来对付被统治者的工具,虽然谈不上“刑不上大夫”,但胡长清、成克杰这些只不过“小概率”事件,毕竟捞得脑满肠肥、子子孙孙都享用不尽却依然逍遥法外的更具普遍性,何况还有成千上万外逃的贪官。看看那些成功地把搜刮来的巨额财产转移到异国,而且把子女家属早早送出去,看看那些即将东窗事发仍从容地走出国门的贪官,这些活生生的例子远比那些偶尔落网、伏法的倒霉虫更有示范意义。有人以为,很多腐败分子随时都担心自己的罪行被揭露,常常惶惶不可终日,甚至“一夕数惊”,所以只好烧香拜神、占卜算命,寄希望于神灵的庇佑。其实,这只是善意的猜测,对大多数贪官来说,他们压根就不会有这种担心,只要他们在“政治”上坚定、后面的靠山不倒,即使露出了什么马脚,倒霉也轮不到他。尽管这几年披露的贪官档案都可以编成无数本厚厚的大书了,但放在整个官场上不过是沧海一粟。再说,偌大的官场又有几个人屁股是干净的。一个品德再高尚、自制能力再强的人到了这样的染缸里,不被染黑才怪。想洁身自好、坚持不同流合污,真的比上青天还难。所以,多数贪官并不是像善良的人们所想像的那样,有什么过虑,有什么担心,更不会惶惶不可终日,相反他们会活得很心安、也很潇洒。 (博讯 boxun.com)

    也许填补乌托邦破产空白的注定了只能是人间的物欲横流,最实际的物欲和最虚无飘渺的鬼神竟能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不会是没有原因的。人一旦失去了任何精神支柱,剩下的躯壳还能做什么?既然头上没有星空,心中没有敬畏,在贪得无厌地追求无边欲望的同时,贪官需要“鬼神”只是填补自己灵魂的空虚、精神的无聊罢了。以这些贪官的聪明,难道他们真的会相信鬼神、相信装神弄鬼的男女“大师”吗?更何况通过一番鬼神道具的演化,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将自己之所以升官发财归因于命中注定、祖上荫德、菩萨保佑等等。也就是说他们的荣华富贵是天命所在,类似于君权神授一般,从而涂上了一层层神圣的油彩。在这个意义上,“鬼神”无疑就是他们的“护官符”。

    大纪元首发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