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透析田凤山被“双规”的深层原因
(博讯2003年12月03日)
  送交者:中国特工, 于 December 1, 2003

      2003年10月15日,胡锦涛动身前往国外访问。2003年10月16日,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被拿下。然而,就在10月14日田凤山还在电视上出尽了风头。12天后,胡锦涛从国外访问回来,第二天,胡锦涛就含泪签署了解除田凤山部长职务的主席令,如同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一样。 (博讯boxun.com)

    中共这一行动的戏剧性颇令人玩味。首先,是这一行动的时间安排是那么凑巧:刚好是胡锦涛一走就动手,一回来就签署解职命令。这次行动,不但有安全部和中纪委参加,更有位于所有政法机关之上的太上皇——中央调查局直接指挥和布阵。当然,这一行动的最大输家和嘲讽对象无疑是胡锦涛。

    为什么说胡锦涛签署解除田凤山部长职务的主席令如同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一样呢?从他们二人的历史渊源和个人关系及双方的感情来看,田凤山之于胡锦涛,就如同汪道涵之于江泽民和曾庆红之于江泽民的关系一样。

    胡锦涛和田凤山曾于20世纪八十年代做为中共重点培养的干部而获得到中央党校两次培训的机会,碰巧的是,每次他们都恰好被安排在一个班:第一次是在1987年,第二次是在1991年,第一次他们是作为党团干部班而被安排在一起,同住一间屋;从此,命运把他们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当他们在中央党校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们都是封疆大吏了。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通过相互交流,胡锦涛对田凤山大脑里的计谋和规划越发敬佩了。从此,无论二人身在何处,胡锦涛遇到任何重大疑难或头疼的问题,都要通过他们二人之间建立的热线电话向田凤山咨询,然后,小胡按照田凤山的建议去做。

    小胡无论是在贵州还是在西藏期间,田凤山都是他的头号参谋。1992年胡锦涛能够从西藏一跃而上升到中央政治局常委,这其中,田凤山是居功阙伟。1989年1月初,西藏的班禅大师从北京回到西藏参加日喀则扎什伦布寺的开光典礼。班禅大师在和胡锦涛会见期间,在指出了西藏的建设成就之后,对共产党统治西藏期间,西藏所遭到的文化灭绝灾难提出了非常严厉的批评和斥责。胡锦涛散会后,急忙和田凤山通话某对策。田凤山略加思考,给了小胡主意。第二天,小胡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卫到班禅大师身边,当时,班禅大师身体不好正躺在床上,小胡以看望大师为名,送给班禅大师一小瓶据说是治疗班禅大师身体的好药酒,当场倒出一杯让班禅大师喝下去。班禅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于是喝了下去。

    第二天,班禅大师就圆寂了。当中央了解到胡锦涛同志为祖国统一和安定团结做出了那么大的贡献后,以邓小平为首的老人集团高兴了。小胡在1992年的十四大上成了邓小平指定的隔代接班人。

    小胡得道,田凤山也跟着升天,成了黑龙江省省长。从此,小胡和老田这对哥们铁上加铁,连女人也一起共着玩。有了小胡这王储做靠山,田凤山在黑龙江闹出许多大案,都是几亿或几十亿的大案,但因为有小胡护着,加上当时的中纪委也是小胡的铁靠山和恩师尉健行掌控,所以田凤山屁股下从来不冒一点青烟。当时的黑龙江省委书记徐有芳和老田斗得很厉害,但奈老田不何。没办法,中央决定调离老田到国土资源部任职。小胡的夫人刘永清乘坐专机到哈尔滨亲自接田凤山到北京赴任,小胡和老田哥们之铁可见一斑。

    不管田凤山在经济上干尽了多少坏事,在目前中共这种权力格局下他应该是没有安危之虞的,他的后台毕竟是当今名义上的皇上嘛。田凤山之所以落马,主要是他参与了一场比较血腥的政治斗争。

    2003年1月,《大参考》最早暴出田凤山参与设计和指挥暗杀当时到黑龙江省视察工作的曾培炎。曾培炎在车祸中检回一条命,老江派专机把曾接回北京后又送美国进行植皮手术。

    中央调查局经过调查后发现小胡和田凤山卷入了暗杀曾培炎的计划。但对小胡不好动手,于是,老江和老曾只好对田凤山下达逮捕令。

    曾培炎是老江最欣赏的人才,小胡干掉曾培炎的目的是为了让老田代替曾的位置,因为十六大上小胡的人马很少获得重要岗位。谁知,曾培炎大难不死,真是田凤山倒霉。

    如今,小胡最要好的顾问也没有了,只剩下他的办公室主任令狐计划了。老江和曾庆红在与小胡的斗争中,获得了一次巨大胜利。(摘自大参考,原出处不详)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凤山部长持3本护照外逃落网
  • 田凤山之后的土地新政:土地政策将有重大调整
  • 田凤山涉及黑龙江省四大腐败案
  • 中国前国土资源部长田凤山被双规
  • 田凤山事涉黑龙江腐败大案 国土资源部高层易人
  • 中国国土资源部长田凤山被停职审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