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刘路:我给罗永忠当律师
(博讯2003年11月30日)
  作者:刘路(本名李建强)

    我可能是所有为罗永忠案呼吁的网友中唯一见过他的人。罗永忠从小右腿残疾,平时除了经营一间十余平方米的食杂店,就是上网写文章。前一段时间网上网下热闹一时的网友聚会,与他无缘。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被自称三个代表的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罪判刑三年,关进高高的大墙里。 (博讯boxun.com)

  大约五月份,我在网上结识罗君,当时他风头正健,《北国之春》、《民主与自由》等思想论坛上时常可以见到他措辞激烈、酣畅淋漓的批评当局的政论文章。他的文字浅显直白,没有王怡的谨密渊博、绚烂飘逸;也没有东海一枭的笑傲王侯、傲岸不驯。他心有阴霾、性情倔傲,从来不做隔靴搔痒的讽谏,就像那个童言无忌的孩子,直斥皇帝「没穿衣服」。他的文章意绪慷慨,突出反映了蔑视权贵、恣意反抗、指斥人生、鞭笞恶腐的英雄品格。

  罗君只有中专学历,对许多问题的看法和分析难免失之肤浅、偏激,但他为人谦和,不跟别人发生意气之争。一次,我在北国发了一个帖子(内容记不得了),他连忙跟贴:「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我老半天讲不明白,刘路兄一下子就讲明白了。」他坦荡的心胸让我好一阵感动。

  六月十五日在网上得知罗君出事,连忙打他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他哥哥罗永杰,他说:「罗永忠出事了,被安全局抓走了。」知道我是律师,他还问我罗永忠能判几年。我安慰他说:「罗永忠写文章是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谈不上犯罪。」

  「他们说罗永忠要打倒共产党呢。」

  我问他:「罗永忠一个残疾青年,能打倒共产党吗?」

  罗永杰松了口气,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又提醒我说:「我们家电话被监听了,你以后不要打这个电话了。」

  后来在东北见到罗永杰,他告诉我,罗永忠刚被抓的那些日子,公安局在他家安了一部监听电话,所有来电都录了音,他的食杂店门口天天有便衣警察的身影晃悠。

  我因为要办湘潭黄静的案子,抽不出身来,通过东北的一个朋友聘请了长春一位著名的刑辩律师(全国十佳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辩护委员会委员)为罗永忠辩护,这位令人尊敬的老律师曾遭受当局迫害20年,对罗永忠被因言承罪十分同情,但因为有关部门的干预,最终未能接受委托。

  10月14日我给罗君的姐姐罗晓燕女士打电话,她说:罗永忠的案子已经于9月29日开过庭了。因为没有律师辩护,罗女士为弟弟做了辩护人。庭审仅仅是走过场,整个开庭过程还不到30分钟。

  罗女士的话让作为律师的我非常羞愧。罗永忠先生为这个国家、民族的民主、自由而受难,中国12万律师竟没有一个人出庭为他辩护!

  罗女士还告诉我长春中院法官已经通知,罗永忠的案子11月17日宣判。我告诉罗女士:罗永忠的案子可能会判三年以下的刑期,如果判刑,一定要动员他上诉。我们大家都支持他,二审上诉我会为他免费辩护。

  11月17日上午11时,罗永忠给我通电话,正式委托我给他辩护,他说:判了我三年,太重了,我要上诉到底。

  几天后,罗晓燕女士把长春市中院的刑事判决书传真过来,还说,办案人警察告她不要对外界公布。我觉得非常可笑,立即让助手把判决书发到网上。

  这份仅仅2000余字的判决书竟有21处出现「反动文章」的提法。全文没有对罗永忠文章的内容如何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进行一个字论证,直接认定罗永忠发表的8篇文章是「反动文章」,而发表反动文章就是煽动推翻国家政权。按照这样的逻辑,判处罗永忠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这份荒谬的判决书立即遭到了广大网友的愤怒谴责和辛辣嘲骂,刘晓波、杜导斌、东海一枭等大陆著名作家、政论家纷纷著文批驳,刘晓波说:以反动文章给罗永忠定罪,说明中共当局的司法政策已经倒退到文革时期(大意)。杜导斌认为,真正应该入狱的是践踏人民宪法权利的审判长曹洪光。东海一枭在他的雄文《危险的信号、可耻的判决》中,以他特有的激越跳荡、傲岸不驯的激情,剔骨抽筋、酣畅淋漓的文风,无情地揭露了这份的毫无司法理性的荒唐判决的可悲、可耻和可笑。

  出于对东海一枭先生绚丽文采和英雄胆略的仰慕,我请东海一枭先生为罗永忠撰写上诉状,枭兄痛快答应,一天后,东海一枭主笔的(其他律师和专家参与意见)罗永忠刑事上诉状风行网上,上诉状说:

  上诉人撰写的文章皆属宪法中明文规定的言论自由范畴。言论自由当然也有其限度,当言论自由对其他利益造成了真实而非臆测的、实质而非边缘的损害,且又没有其他手段以避免或消除这种损害时,是可以对言论自由进行最小的必要程度的限制的,但绝不可仅因言论而被判刑。言论对治言论原则已成为世界普遍公认的原则,意谓因言论自由造成的弊端和负作用,应通过言论的自由流动以及在此过程中所迸发出的人们理性与智慧来消除。思想问题思想解决,言论问题言论解决,不允许以行动、司法对治言论。

  上诉人的文章旨在推进国家的民主进程,决非反动文章。孙中山先生曾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根据孙先生的观点,这个潮流就是民主、自由。顺应民主潮流是进步,在思想、行动上维护旧制度,破坏新制度,抗拒客观规律,逆时代潮流而动无疑就是反动。按照中国共产党三个代表的观点,那些维护专制、反对民主、压制自由的言论、思想、立场、势力,才是真正的反动言论、反动思想,反动立场、反动势力。持此言论、思想、立场者,才是名实相符彻头彻尾的反动分子。把上诉人宣传民主思想、鞭笞腐败丑恶的文章,称为反动文章,何以堵天下悠悠之口,何以体现人民法院的人民性和共产党的先进性?

  我把这份文采飞扬、义正词严的上诉状传给罗晓燕女士,罗女士去看守所找罗永忠签字,警察居然拒不接受,理由是罗女士不是律师,不能见被告人。罗女士要求警察代传也不被许可。我只好请长春的律师朋友帮忙才让罗永忠签上字。

  2003年11月7日,得知罗永忠案已经上诉到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我与吉林高院的主审法官取得联系。这位姓宋的法官说:罗案事实很清楚,不准备开庭了,你会见一下当事人,把辩护词送过来就可以了。

  法官的态度让我感觉到不管一审判决如何荒唐,上诉改判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但我还是决定去东北辩护。

  下午六时,在初冬瑟瑟寒风、绵绵冬雨中我登上了北去的火车。旅途孤独,心有阴霾,又遭感冒,糟糕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二十多个小时的枯燥旅途中,我的脑海里一直在不停的翻腾著罗永忠、杜导斌以及我个人的思想轨迹和命运。我们基本上是一代人,罗永忠35岁,我和杜导斌都是39岁,出生于文革发轫的最黑暗的年代,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接受的是最虚伪、最愚昧、最荒诞的党主奴化教育,青年时代见证过风云激荡的89民运。时代风雷让我们脱胎换骨,成为马列邪教的批判者和共产专制制度的掘墓人。一位哲人说:历史的每一次进步都是要以牺牲她最优秀、最先进的儿女作为代价的。从这个意义上讲,罗永忠、杜导斌因言承罪,未尝不是一种历史的宿命。

  11月9日上午,在长春市宽城区广厦胡同的一间不到10平米的食杂店里,我见到了罗永忠的哥哥和嫂子。他们对罗永忠被判刑感到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罗永杰给我看了罗永忠的毕业证书、残疾证书、佛教皈依证和许多照片。他告诉我,他的弟弟虽然是个残疾人,但是心底善良,经常帮助其他的残疾人。罗永忠生活贫寒,只有每天不到30元的食杂店营业收入,但他曾不怨天尤人,相反却富有生活情趣,他多才多艺,喜欢根雕艺术,吹拉弹唱都拿的起来。我亲眼见到了他的寒酸但却非常整洁的小屋里挂著许多颇有艺术品位的根雕,罗永杰说,这些都是他亲手雕刻的。

  罗永杰和他的妻子不能理解,为甚么当局会把他们善良、友爱、颇有才华的残疾弟弟当成试图推翻国家政权的江洋大盗?这个有著数百万军队、掌握著世界上最强大的专政机器的政权何以会害怕一个连走路都困难的青年?

  11月11日是个晴朗的好天气,我在罗晓燕女士和长春一位律师朋友的陪同下赶到了离城区30多公里的长春第三看守所,我们在会见室里见到了剔著光头、陂著腿走来的罗永忠。

  隔著厚厚的玻璃墙,我们通过电话交谈。

  刘路:罗先生,久仰您的大名,我们以前在网上认识,我是山东安邦顺意律师事务所的李建强律师,这位您认识,是王海云律师事务所的陆新华律师,我接受你姐姐罗晓燕女士的委托,为您做二审辩护,您是否同意?

  罗永忠:我同意。

  刘:您谈一下子自己的基本情况?

  罗:罗永忠,男,1968年8月15日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中专文化程度,系个体食杂店业主,住长春市宽城区贵阳街广厦胡同5号。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03年6月14日被宽城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7日被逮捕。2003年10月17日被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现不服上诉。

  刘:您谈一下被拘留的情况。

  罗:6月13日晚7时左右,宽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春市公安局、吉林省公安厅的五名警察来到我家,核对我的身份后,立即对我家进行搜查。抄走了我的电脑、书籍、和笔记,将我带到分局。讯问从晚上九时到第二天四时,分别由省厅、市局、分局的警察做了三 个笔录。第二天他们将我送到看守所宣布拘留。在这个过程中,办案人员态度挺好,连手铐都没给我带。

  后来在看守所,省厅、市局、和分局又分别提审过几次,检察院提审一次。

  刘:您对自己发表文章的行为是怎么认识的?

  罗:我不认为自己要推翻政府,我发表文章只是为了推进国家的民主化进程。

  刘:您的民主自由理念是怎样形成的?

  罗:通过读书和对现实的体验,独立思考形成的。

  刘:您为甚么要批判「三个代表」理论?

  罗:我认为「三个代表」名不副实,跟现实的距离太过遥远。

  刘:通过您的文章,我注意到您是个自由主义者,您认为「打倒中共」的提法与自由主义的理念有无冲突?

  罗:没有冲突。我已经认识到「打倒中共」的提法在当下的语境中有些偏激,但我并不是要煽动武力推翻中共统治,我只是要颠覆中共的专制理念,促使中共走向民主、自由的现代政党之路。我认为这仍然是言论自由的范畴。

  刘:您对东海一枭先生为您代书的上诉状有甚么看法?

  罗:很好,我完全同意。非常感谢东海一枭先生,长期以来我就对他非常仰慕。

  刘:您还有甚么要谈的?

  罗:我有一个想法,我是因为反对中共而被捕的,现在又由具有中共党员身份的法官来审判 我,他们这样做能否做到公正审理?我是否可以申请具有中共党员身份的法官回避?

  刘:您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很有价值的问题,其实质就是要求司法独立。从法律上讲您的要求完全成立。虽然现行宪法强调司法独立,但是,在目前的大陆法院里,要找到没有中共党员身份的法官来审理您的案子,恐怕很难。

  罗:还有一个问题。我在电脑里储存了很多关于残疾人权利保护的文章,不涉及政治问题。他们没收我的电脑我不在乎,能否让我把这些文件拷出来?

  刘:我可以试著帮您问一下,不过恐怕很难。

  罗:非常感谢您来帮我,请替我谢谢关心这个案子的网友。

  一个小时的会见很快结束了,看著渐渐消失在高墙里的这位残疾的思想者的身影,我的眼泪很快流了下来。

  11月12日,我将罗永忠案的辩护词交到吉林省高院,又登上了南下的火车。在湖北孝感的监狱里,另一位因言获罪的志士──杜导斌先生还在等著我。

  2003年11月18日 (首发大纪元)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罗永忠文选:隐瞒真相 他们全都是凶手
  • 罗永忠:有人大代表关心过孙志刚事件吗
  • 赵达功: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 杜导斌:逮捕罗永忠极其不得人心
  • 赵达功: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 蒋品超:《陌生人,我多么同情你——给默默无闻的受难斗士罗永忠》
  • 杜导斌:应该入狱的是审判长曹洪光,不是罗永忠
  • 博讯澄清:罗永忠没有在海外发表文章
  • 新近被逮捕的罗永忠发言选
  • 言语要承重 我看罗永忠
  • 残疾作家罗永忠因言入狱 舆论哗然(图)
  • 罗永忠“认罪”书
  • 记者无国界呼吁温家宝释放罗永忠
  • 罗永忠判决书
  • 残疾青年罗永忠因网上言论被判刑3年
  • 保护记者组织谴责中共逮捕网路作者罗永忠
  • 保护记者组织谴责中共逮捕网路作者罗永忠
  • 请关注罗永忠的读者访问“罗永忠文选”
  • 中国政府持续镇压网上言论,残疾青年罗永忠近期被捕面临判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