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郭飞熊:自由主义早已不在摇篮之中——为杜导斌事件而作
(博讯2003年11月24日)
  杜导斌被捕是一个信号,它表明,当局再次祭起了“全面专政”的法宝,开始向中国正在成长中的建设性的民间力量下手了。

    这一建设性的民间力量,在今年四五月间追思李慎之的热潮中得到了一次文雅的检阅;而对于老派的极权主义强人来说,它肯定被认为是一次大暴露。在不确定的边缘地带,在可疑的草莽,他们似乎又发现了新的“强劲的敌人”。民间力量随后在孙志刚案、黄静案、李思怡案中表现出的号召力,难免不让他们更加疑神疑鬼。于是,按照“把不稳定因素消除在萌芽状态”的治国方略,强人们自然惯性地图谋把民间力量扼杀在摇篮之中。 (博讯boxun.com)

  我在今年五月孙大午被捕后,就估计到十至十二月会有一轮大逮捕。没想到地处偏僻的湖北应城的网络英雄、新一轮维权运动的发起者之一杜导斌竟首当其冲。看来,同自发的民间力量在维权运动中展现的那样,当局在镇压人权时也显示了巧妙的战术:侧翼包抄、打草惊蛇、引蛇出洞……

  当局逮捕杜导斌的理由是指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个罪名荒谬绝伦。查世界各国通例,颠覆是有其特定涵义,专指通过武力推翻合法政府、对抗法律。而我们中国当局则毫不脸红地修改了世界辞典——把公民批评公仆、要求公仆实行政改这样堂堂正正的合法行为,也给定义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注1)

  按照这一定义,当局制订出《刑法》105条第二款:“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据吴敬涟先生回忆,1992年春夏,吴敬涟与江泽民、朱镕基三位公民一道多次商议,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概念,得到了邓小平公民的首肯,最后由江泽民公民对外发表。这一行为非同小可,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中,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本质乃是实行全民所有制和计划经济。因此,这几位公民当时的行为,是严重违宪的——违背“四项基本原则”中的第一条“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按1979年版《刑法》第九十条(“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的、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行为”),四人的行为属于反革命罪。而按1997年修正后《刑法》105条第二款,四人的行为则属于“涉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罪。

  如果秉承教条主义,江朱邓吴四位公民岂不成了罪犯?但是在“与时俱进”的改革框架中,这四人大智大勇地突破了禁区,领导了一次伟大的经济改革和人权解放,为中国社会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既然江朱邓吴四位公民拥有“煽动”经济改革的探索权,杜导斌公民为什么就没有“煽动”政治改革的探索权?既然江朱邓吴四位公民有权“煽动”实行经济体制改革,“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使中国经济体制与世界通行的市场经济接轨;杜导斌公民为什么就没权“煽动”实行政治体制改革,使中国政治体制与世界通行的民主政治接轨?

  杜导斌被“莫须有”地安上了只有武装斗争者才配享有的“颠覆”罪名,这一事件表明,在改革和探索权上,当局“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实行的乃是地地道道的等级制。

  看来杜导斌在行使他的公民权利时嘲弄“三个代表”的形式主义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杜导斌大力“煽动”政治体制改革,倡导人权和法治,正是代表了“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却被当局给“专政”起来了,当局岂不是打着“三个代表”旗号反对“三个代表”?!这样岂不反过来证明了杜导斌的批评之正确?!

  客观地说来,当局并非一无是处,比如促进经济建设有功,促进国家统一有功;但如果因此而认为可以胡作非为,未免把人生和命运想得太简单了。“天意自古高难问。”你们既然知道要“与时俱进”,为什么又总是“倒行逆施”?为什么要在信息时代的今日,却象皇权时代的东汉末、明末一样,与整个知识阶层直接为敌?为什么自称领导着“盛世”,却朝着“冤狱满天下”的时代挺进?不管你们的统治资源是如何的“丰富”,你们就没有想过“过刚易折”,以镇压作为主旋律,那资源迟早都会有用尽、耗干的时候?

  “雄才大略”的当局的政治图谋似乎是欲象1998年那样,抓一批人,赢得五年的平稳期——如此循环反复,便可以一直独裁下去。在他们的“阵图”里,2003年似乎是1998年的重演,2004年也将是1999年的重演。但是历史会这样简单地重复么?

  1998年,一小部分激进的先行者进行了组党尝试,立即触犯了强人们的忌讳,将他们聚而捉之。但是到了2003年,不是一小部分人,而是一代人成长起来了;不仅是一股政治力量,而且是民间社会发育起来了;不止是一种思潮,而且是成熟的思想和主义——自由主义在中国大陆兴起了。

  这一代人主张渐进、维权,主张和解,希望与当局产生良性互动。在民间社会中,即使政治兴趣浓郁的少数人,也抱着“既然你们对组党如此忌讳,那我们就暂时放弃这一权利要求。等你们认识并接受现代文明的基本常识,决心放下屠刀、和平长入民主社会之后,我们再兑现权利也不迟。”总之,为了“咸与维新”,和平演变,可以作出技术性的妥协以减少对抗。

  对于模糊的边缘地带的好似战略伙伴(假如强人们愿意政改的话)、又好似竞争对手(开放后共产党和民间社会必然大规模地分化重组、争雄竞势)的民间力量,主张“与时俱进”、也可能真诚希望“与时俱进”的强人们却没有能力做到“与时俱进”。他们无法善意地理解这一新生事物,仍然用陈旧的敌对斗争思维,把他们归为“可能的敌人”,而再次选择了“全面专政”。其实当局应该反省——

  1,自SARS病风波和孙志刚案以来,有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卷入了维权运动,除了“可怕的”大学教授们外,大批医生、律师及职员开始发表政见;在湖北、四川和北京等地,为数不少的农民、干部和学生尝试参加人大代表和乡长的竞选;这些难道都是偶然的么?

  2,对于四个日本师生丑陋的表演引发的小小抗议,居然也蛮横地加以镇压,以至于在西安酿成5万人的大游行,并导致局部骚乱。可见那套“扼杀在摇篮中”的治国哲学多么地缺乏可操作性!

  据说,当局已经正式行文树自由主义为敌。他们以为今天的自由主义很柔弱,正好可以将它消灭在萌芽状态。的确,自由主义是柔弱的,但柔弱并不可怕,怕就怕没有掌握真理。只要是真理,它肯定会在这块土地上化为现实。当局可能无法预想,思想的传播如同电光火石一般迅猛,自由主义现在早已不在摇篮之中了,它象种子一样,洒进了中国的土壤,洒进了社会各阶层的心灵。“全面专政”怕什么,“不笑不足以为道”,当局的镇压,只会帮助自由主义做广告,帮助自由主义赢得广大民众的同情和关注,帮助自由主义开辟道路。用大尺度的历史来观照,大家都不过是同一台戏里的不同角色。

  在王怡、北冥等人“愿陪杜导斌坐牢”的誓言中,我们看到了一种群体性的前赴后继的烈性业已诞生。对于强人们来说,这才是最可怕的。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就算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专制统治便能从此高枕无忧了?不,中国民间力量既然已经找到了“主义”,那它便是无法扑灭的。他的内力绵绵无穷。在头面人物的身后,接力的知识分子和各界精英至少有几十万人;而在几十万人的身后,还站着数量无法确定的工人、农民、学生和教师。

  据我所知,最近几年,大批农民领袖和工人领袖找到一些自由主义者,要求他们出面领导农会和工会,基本上都被拒绝了。因为那些自由主义者立意非常审慎,他们寄希望于良性互动,愿意在政改启动之后,在高扬法治的前提下,再与政府合作,促进农村、工厂和其它民间社会的自治。他们既然真诚地主张和平演变,便不能不恐惧大规模农运和工运容易带来的失控和双方拉锯式的对抗。

  政治本是讲究平衡的艺术。如果当局对于主张和平演变的一代也进行没有任何法理根据的粗暴镇压,那么,最终要把一代人给逼上梁山——当年蒋介石便是这样把共产党人逼上梁山的——使得历史越来越朝着暴力演变的方向发展。“千千万万”和“浩浩荡荡”都将会真的成为当局的敌人。

  在意识深处,当局最害怕自由知识分子与民众联合。但是,如果与上层良性互动的道路行不通,自由知识分子必将放弃目前地处中间地带、上层下层同时推动的策略,主要转向发动下层运动。一旦一代人走上了这条道路,那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挡住的。烈火将在草莽间熊熊燃烧。

  我敢预言,如果当局胆敢对自由主义实施“全面专政”,在中国大陆,必将诞生进攻性的自由主义。他们将继承过去中共的革命经验,走知识分子与工运、农运相结合的道路。他们继而与“法轮功”、与各色独立的宗教运动携手共进,也是不可避免的。这种结合是否会违背和平演变的初衷,现在还无法预知。和平演变的确是最好的路径,但并不是无条件的,条件便是当局不要太过分。来而不往非礼也。

  专制是一种疾病。疾病是要危及身体健康的。专制者往往迷信暴力,但暴力乃是双刃剑,今日你滥用于人家身上,明日人家就有可能滥用于你本人。有病不看医生总是不行的。只有自由主义才是治疗专制病的良药,才最有利于曾经专制过和正在专制的人士的身心健康。如果把良药当作毒药,把温和、保守的自由主义树为敌人,岂不正是把自己的人生逼上绝路?

  当代中国的曹操们,杜导斌们本是你们的华佗啊。“不爱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 2003年11月19日

   注1:全国人大法工委刑法室刑法处黄太运处长在济南市刑事法官培训班上曾经这样解释过:“我们也查阅了国外对宣传、煽动方面的定罪界限,这个界限一般是在什么地方?都是在要煽动使用武力,来推翻合法的政府,来对抗法律。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我们没有把宣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仅限于以武力的方式。这是考虑到我国的实际情况,以及为了维护国家政权、社会稳定的需要。”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三一言:胡新政收缩圈线 杜导斌冲击底线
  • 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 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 刘晓波由杜导斌被捕谈法轮功问题(图)
  • 刘晓波:声援杜导斌的茅于轼先生
  • 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为杜导斌被捕而作
  • 蒋品超:我给杜导斌的一封信
  • 刘水: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 赵达功: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 不锈钢安魂曲:从杜导斌等人被捕看中共容忍言论自由的五条基本底线
  • 推广刘荻, 提倡杜导斌--他山之石
  • 刘晓波:丁子霖、蒋培坤夫妇关注杜导斌
  • 刘晓波:丁子霖、蒋培坤夫妇关注杜导斌
  • 张三一言:拘捕杜导斌的启示:一个更黑暗时代开始了?
  • 黑眼睛: 杜导斌越狱了又被捕了
  • 茉莉:写在杜导斌羁狱之时
  • 东海一枭:为杜导斌向胡锦涛主席求救
  • 赵达功: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 黑眼睛:杜导斌被代表了!
  • 网友为杜导斌家属向社会寻求捐助
  • 海内外千余网民抗议杜导斌被捕
  • 杜导斌正式被捕 妻被警告 孤单无助
  • 杜导斌正式被捕 妻被警告 孤单无助
  • 大纪元就杜导斌一案专访大陆民间学者任不寐
  • 杜导斌被绑架拘捕 妻子诉说实情
  • 茉莉: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声援杜导斌
  • 关于网络作家杜导斌因言获罪:签名网站遭黑客攻击
  • 500余人联署 要求释放杜导斌
  • 澳大利亚华裔学者联名就中国警方 拘捕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
  • 全美学自联谴责中共逮捕杜导斌
  • 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案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 中国学者联名抗议拘捕杜导斌
  • 保障言论自由、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 “关注杜导斌”网站提供签名服务
  • 记者无国界敦促温家宝立即释放杜导斌
  • 湖北异议人士杜导斌被关押和抄家
  • 杜导斌:请关注袁浪生、蔡陆军及罗长福三案进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