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评复旦博士冤案:“新闻寻租”是媒体本义的蜕变
(博讯2003年10月30日)
  冤案更多文章请看冤案专栏

     10月24日,《21世纪人才报》发表《博士胡坤“冤拘案”调查》,之前一年多时间网上有关复旦大学博士胡坤因为和“老东家”平安保险公司的著作权纠纷而受到刑事追究的传闻,终于“落实”到传统媒体,使之有了一个更为可信的载体。在这起事件中,我们除了对胡坤的个人命运关注之外,也不得不关注一个并不新鲜的话题———媒体的操守。 (博讯boxun.com)

    《21世纪人才报》的报道说,一位在9月份还与胡坤接触过的朋友告诉记者:“胡坤最感意外的是,近两年时间所有媒体都高度一致地保持沉默,没有一家公开报道此事。”我们的社会,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悲喜剧在发生,哪些可以进入媒体的“法眼”成为报道内容,媒体自有判断标准,不同媒体标准还会有差异。但一位男子在打给《21世纪人才报》记者的电话中透露,“关注的媒体不少,但最后连中国公认的最具公信力的南方某报纸都被平安公司用广告费摆平了。”

    我们暂且不讨论这种“交易”是否存在以及它的可信度,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用批评报道换取广告收入,在一些媒体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家报纸这期刚发了某单位的负面报道,下期就是这个单位的广告,美其名曰“挽回影响”。有的媒体在巨额广告费的诱惑下干脆把负面报道压住不发,可谓是把这种交易做到了极致。

    有人说,媒体代表了社会良知。我并不认可这样的说法,在社会并不纯净的时候,媒体也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作为一种职业,媒体应该有自己的职业道德,应该有其不可突破的行为底线,而用收取“平安”广告费的方式出卖“良心”,显然背离了作为大众传播工具的职业道德。

    作为大众传播的工具,所有的信息,包括媒体报道的信息,都不属于任何个人和机构,而是属于公众。当然,把哪些信息传达给公众,媒体有选择权,但选择的标准只能是哪些信息最为公众需要。能否坚持这样的标准,是判断一个媒体是否为公众所需要,从而有理由存在下去的根据。从这个角度看,因为广告费而向公众隐瞒本属于他们的公共信息,是媒体的堕落,也注定了这是一种肮脏的交易,说不好听的,这也是一种“新闻寻租”。如此,媒体长久努力赢得的公信力也将在瞬间倒塌,到那时,不但正常的广告没人做,恐怕也不会有人找你“摆平”了。

    在当下法治尚不完善的现实中,媒体在为受到不公正待遇的百姓讨回公道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因此赢得百姓的信任。而一旦受害者成为媒体的赚钱工具,百姓的权益又少了一层有力保护,每一个公民都有理由对此表达不安。

    ■李曙明

  哑哑陪 于 [博讯论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东方早报特稿:复旦博士胡坤案迷局
  • 从复旦博士冤案看中国的新闻悲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