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曹长青:美女作家的丑陋谎言——贝拉的百万美元骗局(六之二)
(博讯2003年10月17日)
  在调查《泰坦尼克号》电影导演卡梅隆到底是否以百万美元买了贝拉小说的电影版权过程中,我到网上查了一下有关贝拉的信息,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一篇在新浪和许多网站转载过的“日本专栏女作家小林舞美对贝拉的采访”。就像美国导演以百万美元买一个根本没出英文版的中文小说电影版权是几乎完全不可能的一样,这个“日本专栏作家”采访也有诸多令人质疑之处。

    首先,在这个所谓“采访”的只有70个字的“导语”中就有谎言。该导语第一句说:“《911生死婚礼》一书出版后,在海内外引起强烈的反响。”国内的情形我不知道,但在海外,除了几个月前在网上看到一条所谓“好莱坞百万美元买版权”的消息之外,这本中文小说连影子都不见,也没有英文版,更没有任何人评论,哪来的强烈反响?这不是睁眼撒谎吗? (博讯boxun.com)

  其次,《911生死婚礼》并没有翻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一个日本专栏作家为什么要采访这个在日本毫不知名的中国作者?它的新闻价值在哪里?这不符合最基本的新闻常识。

  ●哪来的“日本专栏女作家”?

  第三,这篇采访到底是用日文,还是中文?如果是日文,那么采访原文发表在哪家报纸或杂志上?从外文翻译过来的采访,一般肯定要注明是哪个报刊、什么时候发表的。除了版权问题,还为了表明其真实性和权威性(中国前几年就曾有过冒充德国人写的《第三只眼睛看中国》)。但这篇有关贝拉的采访却没有给出日文出处。如果是用中文采访,那么一个日本专栏作家,如果不是为了在日本发表的话,做一个中文采访有什么意义?这不符合常理。

  第四,日本真有这么个叫小林舞美的专栏女作家吗?为此我请教了日本翻译家金谷讓(Joe Kanatani)先生(他翻译很多中文著作和文章,部份文章登在:www.eva.hi-ho.ne.jp/y-kanatani/minerva)。住在京都的金谷先生回信说,他不知道,也查不到这个叫小林舞美的专栏作家。他表示,“小林”是个常见的日本姓,“舞美”则是个罕见的名字,但是有。 当然,一个日本人不知道,绝不等于没有这么个专栏作家。那么最简单的做法是,请贝拉指出这个“小林舞美”是日本哪一家报刊的?我请金谷先生直接采访她。如果贝拉拿不出这么个“日本专栏女作家”,那么她就是在撒像“卡梅隆百万美元买版权”一样的弥天大谎。

  ●到底是提问,还是吹捧?

  第五,至于这个采访本身,任何一个稍有记者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这根本不是在提问,而完全是在吹捧贝拉;而且明显不是问题在先,回答在后;而是先有回答者想说的话,然后虚拟的问题。有些“名人”用自问自答的方式,表达一些自己想说的话,这并不是不可以的(因为有太多的记者提问不到位,导致回答者想说的话无法表达);但如果是硬编造一个“日本专栏作家”,用提问的方式自我吹捧,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请看下面这些文字,到底是在提问,还是在吹捧?

  “你的人生足迹不仅染上过东洋的色泽,有欧美的风尘,又是一个在潜意识里烙上了旧上海情调的女子。而且,更经历过如此可歌可泣的异国爱情故事。读了你的《911生死婚礼》更让我惊异于你作为一个女人在爱情世界的色彩,是何等缤纷和光鲜。”

  “你书中‘偷情的故事’始终是最完美和动人的,那是为什么呢?”“听说,有读者竟把你捧成‘爱情的女神’,是这样吗?”

  “近年,中国的‘美女’作家,‘妓女’作家流行,有人评价你是‘情女’作家,是一个把人类情欲写得最美、最深、最极致的中国女作家,对此,你怎样看?”(这个“小林舞美”难道是中国当代文学专家?把中文作品全都看了个遍,得出贝拉是“最最最”的?)

  第六,一般对作家的采访,总不外乎这么几个常规的问题:你是怎样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喜欢哪些作品?受哪些作家影响较大?创作中有哪些甘苦?再就是探讨该作家的作品等等。而这篇对贝拉的采访,却提了一些简直荒唐的问题,诸如:

  “你睡的时候,是不是有漂亮性感的法国睡衣陪你?”

  “与男人约会,你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怎样?”

  “你爱吃醋吗?”

  “你认为女人最性感的是什么?”

  “你喜欢自己长发飘逸的形象吗?”

  “你梦想中的爱人是怎样的?你找到了吗?”

  “你常常与爱人煲电话粥吗?”

  “你的梦经常应验吗?”

  “当一段爱情已持续久了,你会不会在‘甜蜜时分’添入一些性幻想,以依然保持性的狂烈?

  “你有过一夜情吗?你怎样看待它的?”

   “你对中国男人的评价如何?”

  和西方国家相似,日本的绝大多数专栏作家都是由专业记者提升上去的,他(她)们怎么可能提出这种类似两个浅薄的小女人闺房对话般的问题?这种问题拿到报刊上,不贻笑大方吗?

  贝拉声称她的小说是半自传体,说她本人的确有一个相恋多年的美国男友在911中丧生。但在回答“你找到你的意中人了吗?”这个问题时,贝拉说,“这是我的intimity(隐私),让我保留一点空间吧。”拼错了的英文和括号中的译文都是该采访中的原文。一个和美国人有过长征恋爱经历的人,总不至于把“亲密”(intimacy)和“隐私”(privacy)两个字都弄不清楚吧?

  (未完待续)

  附录:

  北京律师给曹长青发来“警告信”:停止报道

  多维社记者报导/作家贝拉“9.11”系列丛书的发行策划人白烨10月15日委托律师郜晓礼对独立撰稿人曹长青发出警告声明,“要求曹长青停止以各种形式对白烨先生进行不实的报导”;曹长青则回应说“贝拉和她策划发行人给媒体的信,回避了最根本的问题:到底有没有这百万美元卖版权的事?”

  美东时间10月15日凌晨6时,《多维时报》收到如下传真:

  律师声明

  我所接受白烨先生委托,特就曹长青《女作家的百万美元骗局》一文发表以下声明:

  白烨先生为作家贝拉“9.11”系列丛书的发行策划人,鉴于曹长青于2003年10月12日发表于《多维时报》的“女作家的百万美元骗局”一文中有多处涉及白烨先生的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对白烨先生的名誉已经造成了不良影响。

  我们在此特提出警告:要求曹长青停止以各种形式对白烨先生进行不实的报导,同时要求曹长青承担因此给白烨先生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最后,我们保留采取法律措施向曹长青主张索赔的权利。

  中国北京市明诚律师事务所

  执业律师:郜晓礼

  签字郜晓礼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

  《多维时报》收到这封未留下电话、传真号码和联络地址的律师信,似乎不象专业律师所为,故未实时播发。

  直到美东时间10月15日晚上9时,才查到郜晓礼律师在北京的电话,多维社记者随即与郜晓礼律师通话,郜晓礼律师证实他受委托发出了律师信,并同意多维发表。

  多维社记者又采访了独立撰稿人曹长青,曹长青回应说,“我对自己文章的真实性负所有责任。贝拉和她的北京发行策划人白烨,用这种和当年吴征杨澜发律师信同样的手段,企图吓唬人,这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

  曹长青指出,“显而易见,贝拉和她策划发行人给媒体的信,回避了最根本的问题:到底有没有这百万美元卖版权的事?!撒了这样的弥天大谎,还这么理直气壮,简直不可思议。我倒真希望在法庭上见,能亲眼看看他们怎么给法官展示那不存在的《百万美元电影版权合同》。”(多维)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美国印度以色列“战略三角”围堵中共
  • 曹长青:施瓦辛格模式将“终结”江泽民政权
  • 曹长青:施瓦辛格和马克吐温《竞选州长》
  • 曹长青:在大是大非面前没有灰色地带——董乐山为何不原谅董鼎山
  • 曹长青﹕拿鲍威尔和希拉莉开刀
  • 曹长青:我的老师们
  • 曹长青:我的老师们
  • 曹长青:胡锦涛被江泽民欺负死了
  • 曹长青﹕左派法官在敲碎美国的根基
  • 曹长青:达赖喇嘛和江泽民“斗法”
  • 曹长青:中国人的健忘和麻木——写在“9.18事变”周年日
  • 曹长青:从9.11悼念仪式看西方文明
  • 曹长青:光着屁股反对资本主义
  • 曹长青:美国是“全球盟主”和“教父”?
  • 曹长青:美国是“全球盟主”和“教父”?
  • 曹长青:黑暗中纽约的光明
  • 曹长青:右派来自火星,左派来自水星
  • 曹长青:中国报刊改革和“胡温新政”
  • 曹长青:拿小丑般的骗子怎么办呢?──冰凌的空手道和王蒙的聪明误(图)
  • 曹长青:中美媒体不同在哪里?
  • 曹长青:杨斌金正日合演闹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