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任不寐:开展民间对“中”索赔运动
请看博讯热点:日本侵华遗留问题

(博讯2003年10月10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2003年10月9日,为李思怡禁食进入第十九天。 (博讯boxun.com)

  这十九天是不同寻常的。尽管北京当局几乎关闭了所有刊载禁食消息的网站,但仍有几百网民通过各种渠道、想尽一切办法公开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这种人道努力不仅要面对官方的围追堵截,也要面对具有中国特色的“批评”,事实上稍有理性的人们不难理解,这些“鸡蛋里挑骨头”的批评家主要是那些狡猾的懦弱者,当然还有一些长期以来被假道理和真无良所培育起来的“批棍们”。

  然而,这些阻力和禁食事件得到的声援与支持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们在感动中开始恢复一种民族自尊心──良知在复苏,阳光下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会竞相开放。我也愿意在这里再一次向所有自愿参与禁食活动的人们表达由衷的敬意,他们不仅安慰了一个小女孩的在天之灵,也开始在最简单的原则上重建一个民族的道德信心。

  在禁食活动正在进行的日子里,我来到了李思怡惨案的发生地:四川省成都市。成都之行是惨案发生以来我一直渴望做的。然而,在成都市近一周的时间里,却没有如愿找到李思怡的母亲李桂芳。那间房子仍然锁著,邻居说惨案发生以来一直没有看见李桂芳回家。我有一种很不详的感觉,也许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李桂芳是无法和媒体见面的。按有关部门强制戒毒的拘押期限,三个月之后李桂芳应该被释放了,但人们却没有看见她。结果有两个:第一,她仍被拘押,第二,她被“安排”到其他地方去了。我能理解个别朋友对这位母亲的愤怒,但无论如何,她仍然是同情的对象。无论如何,她不是凶手。我呼吁人们关注她的命运,也呼吁有关部门善待她,尽快恢复她的人身自由。

  四川有关媒体已经被告对李思怡案闭嘴。尽管警察部门的有关责任人已经被宣布查处,但是审判的结果仍然没有宣布,人们也不知道是否进行了审判。有关责任警察及其家属似乎感到很沮丧:他们不是故意的。我想我能理解这种心情,但显然,这不能构成免除责任的法定理由。同样重要的是,把李思怡惨案的发生解释为偶然事件是没有说服力的──长期以来,对公民权利的忽视形成了制度,也形成了习惯。惨案发生以后当地政府的反应总的来说尤其不是偶然性的,那种制度化的信息管制马上发挥作用,而这一切进一步说明,为李思怡而进行的禁食活动意义深远。

  从成都回来,回到网络世界,令我感动的是,有热心的网友再次重新开辟了“不寐论坛”,而新加入的禁食者在上面继续忍饥挨饿。也许将来有一天人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国家要千方百计地禁止公民表达他们的爱心?我想这也正是禁食活动所以产生的原因之一。这几天同样尽人瞩目的事件是刘荻案件──10月9日是刘荻的生日,有网友开始为她禁食,有网友为她“入狱”。我在不寐论坛上看到了一组刘荻的照片,曾经被很多人提出的那个问题又一次浮现出来:这个小姑娘可以颠覆的那个国家,该是多么可怜的国家!同样将来的人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的大中国”要害怕这么一个小姑娘?这个大中国原来是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可怜虫。

  最近中国媒体开始披露民间对日索赔的某些进展。毛周时代的荒唐的对日政策理应受到清算,但我想谈另外一个问题:同样应该开展民间对中国政府的索赔运动。1949年以来,1989年以来,刘荻李思怡案件以来,中国政府对公民权利的伤害不断构成民间索赔的法律基础,因此逐步开展中国民间对中国政府的索赔活动尤其刻不容缓。我不知道禁食事件什么时候结束,但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们同时关注相关惨案的法律赔偿问题,当然,这二者从来不是矛盾的。

  最后,人们必须明白: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就永远不可能。所谓“敏感”,所谓避重就轻,这样一种似是而非的心态应该结束了。事实上长期以来,这种伪智慧已经形成了民族第二天性,也形成了自我奴役的精神根源。

  2003年10月9日星期四

  大纪元首发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