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崩盘手:与国内粪青浅聊反华
(博讯2003年10月08日)
  

    笔名:崩盘手 (博讯boxun.com)

  反华,就字面的意思其实就是反中华、反中国;何为反中国呢,范畴太大,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然不同政治主张的党派组织都会给其下个比较窄的定义,让这个词语为自己服务。

  本人愚见,`反华`就是反对中国一切有益有利事物的前进发展;以前中国国民党为了个别小集体的利益(`四大家族`是个典型)而不顾百姓的生活好与坏,列强是否依旧瓜分中国;中国共产党扭转了局面;可现在中国共产党也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对于当前种种时弊视而不见、见而不管、管而不严、严而不抓、抓而不杀,以至于国人对于现实的状况产生思索;所以此时此刻产生治理国家的新思维就不足为奇了;但巧的是,现在管理中国的执政党是中共,所以往往有些网友就干脆想都不想把这些具有新思维、新主张的人通通归到了叛国的队伍里。

  现象或许完全等于本质,但现象有时只反映出了本质的一部分,这些基本道理在逻辑学基础与哲学原理的书里都可以了解,只不过受到了国内教育的原因,大部分粪青们没有冷静的把问题看得再透彻一点儿。

  中共依旧把中国等同于他们的私产,对外高喊人民共和国,实际的情况如何呢,这包括中共谁都心知肚明;至于那些敢冒天下之大不违的`自由民主`分子,除了拿`异类``黑五类`这些大帽子扣住以堵住他们那张`多事儿``不安分`的嘴,那就是他们以各种借口关押起来。

  本人喜欢闲下来的看看书,不知道个别左派粪青知不知道伯恩斯坦是何许人,该人在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年代的书籍中都是一面背叛共产运动的黑旗,其改良主义受到了当时东欧、亚洲等共产国家的批判;受到其改良主义熏陶的西欧各个民主社会主义党派也被所谓的`正统共产主义党派`所不齿;可时过境迁,东欧的共产国家已经通通灭亡,亚洲除了北朝鲜以外的共产国家早已经各自走上了务实主义的道路(说到底也就是实行了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而被当时共产国家各种`宝书`(列宁文集、毛泽东文集等)预言将要很快灭亡的欧洲民主社会主义党派却在如今的欧洲政坛上驰骋着(最有名的当属德国社会民主党、英国工党);这些党派早已取代了共产党成为所在国家的左派政党。试问当时假如这些政党还形而上学的将马克思主义中的`用暴力推翻资本主义`的条款写入党章,那现在的状况可想而知。

  是错了就要接受,就要改良,这是一种相对的必然;假如抱着老子天下第一的态度去看待右派理论或其他理论的批评,那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另外本人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对国内的现实视而不见,口口声声严厉声讨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基本经验,把其都归为`右派`的余孽,那请问国内现在实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特色`四字的内涵做何解?政治经济学里一针见血的说道:政治是为经济服务的,没有谁会为了政治而搞政治。放眼世界196个国家与地区,现在除了极个别的国家依旧采取愚民政策实行为了政治而搞政治以外,其他国家早就已经走向了发展经济的道路。所以`民主制度`只是经济发展中的一个必然产物,而并非一夜之间横空出世的。

  似乎部分粪青也喜欢挥舞着`极右`的大棍子打翻右派上的一船人;不用你打,国内的千家驹、吴祖光等改革派的老先生已经相继去世了,可中共的极左派邓力群之流依旧生龙活虎的为回到毛的时代而频频招魂;部分粪青享受了所谓`右派`路线的实惠(生产力、科技技术等多方面的快速),却依旧怀念着改革前(正统共产时代:两个凡是之流)的中国;试问一句:您现在是否愿意回去?恐怕多数人都不会。

  把右派等同与叛国(党与国是两个概念,所以就算不认同中共的政策也不等同叛国)是国内自1958年以来`极左`派经常采用的一贯流氓手段,一次次的把大帽子扣在`革新派`(暂且归到右派)的头上,其次的人身攻击就更不需要详尽记述了。

  再次放眼世界,共产主义的革新势在必行(7月初日本共产党已经修改了近70年未曾修改的党章),因为事物是在运动的,总是用100多年前的`永恒真理`治理国家是行不通的。

  `左派`与`右派`的同时存在是客观事实,不会因为部分`左派`的清洗、辱骂而消亡,相反右派在70年以前就虚心接受了部分计划经济的长处(也就是共产主义的长处),1933年罗斯福总统成功采用了部分计划经济手段遏制了经济危机;而左派依旧固步自封,只到1953年才有了学习资本主义的意向(结果苏联被中国骂了几十年的修正主义叛徒、马列主义叛徒)。所以现在哪些国家经济强大、哪些国家依旧慢了拍子都是摆在各位的面前的;当然有些粪青就算看见了也当没看见罢了。

  在国内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国人没有能力向一个政府提出根本性的意见(政府、制度),至于装门面的人大、政协根本就不用去正眼当回事儿;此时也只能国与国之间的相互提点,相互扬长避短;在这方面,或许中国的短处的确是多了些,自然也就有一天到晚政府发言人对于N国的频频抗议(不过这几年随着中国的缓慢政改,相应N国的批评也只是敲山震虎的表面化了,并没有再采取类似于90年代初的一系列的实际动作了)。

  中国自产并延续了数千年的`儒家德化`在上世纪初被`资本主义理论`、`共产主义理论`这两个国外的泊来品给扫地出门,随着就是100多年的两个国外理论之争,这种争论不仅在桌面上、口头上、也在现实战争上。

  现在总是有左派粪青说持有自由民主的人士是逢中必反,逢外必捧。

  那又何为逢中必反?在文革中批林批孔,好像是左派爱国主义者干的吧,右派就算想参加也没资格。何为逢外必捧?在盲目共产党化运动中,好像共产主义本身就是国外泊来品,这好像也是左派的纲领思想吧。

  国民党由于个人小集团的缘故把个资本主义的三权分立搞成了个`四不像`,共产党由于个人崇拜把个共产主义的乌托邦搞成了人间炼狱,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毕竟这些思想都是来源于西方,而且扎根在中国才短短100多年,某些伟大领袖在实际行动中铲除了所谓的封建主义,但在他们的脑海里、意识里他们依旧是一个新王朝的皇帝,照样可以实行另一种换汤不换药的统治。

  国人的世世代代的`臣民观念`也体现的淋漓尽致,上战场的国军不知道什么是资本主义,牺牲的共军更不懂什么是共产主义(本人的姥爷是位依旧健在的98岁的老红军,母亲说当时他当兵就是为了吃上一口饱饭),就朦朦懂懂变成了国军的功臣、共军的开国元勋。

  人民为了个别统治者的好恶而疲于奔命,而新时代的统治者也在强行灌输着他们的理论,这点在国内十分突出(一会儿全民学习太上皇的邓小平理论一会儿全民宣起学习太后的三个带婊的性高潮),相比之下民主国家就好得多。国内是统治者要求人民向他们的思想看齐从而施政,而民主国家是统治者要求官僚了解民众需求、呼声以加以施政。

  正好新时代的左派跟着绝对控制中国的`伟大的党`,而罪恶的右派继续充当民主的`帝国主义的走狗`,所以其中的裂痕更加巨大,思路更加南辕北辙,从而彻底决裂。

  `伟大的党`要求的民主是人民顺从后麻木不仁后的无言无语,而`罪恶的帝国主义国家`要求的民主则是人民时时刻刻用眼睛盯着执政党并可以随时真实、快速报导告诉其他一切需要了解的民众的权利。

  今天造成起来洗澡的时候我看见龙头滑滑的水流,不禁想起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句话来;解放前的五四运动与解放后的六四运动,同样为学生运动、同样都是学生向政府情愿、同样都是改革官员体制、同样都是要求革除腐败;可结果是什么呢:一个成为了经典的爱国主义节日,一个却成为了悲壮的屠杀日。

  国内失业的人数是官方统计的十几倍,可他(她)们的呼声从何处真正反映给高层呢?通过人大、政协、直接找政府?这些地方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人民,去得太多了,高层坐着车子下来了,然后拍拍他(她)们的肩膀:好好干;下面的官员拿个最低生活保障的100多块钱堵住他(她)们那张多事的嘴。

  莫谈政治(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已经成为了现代中国的一个心照不宣的通病;仿佛政治的一切解释权、教导权全部在中共,而在中共那里学到的无非就是社会主义好、分田分地真忙、亩产万斤粮的正统政治理论。现在国内各大传媒开足马力给新一代洗脑(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各地大型报纸、电台与大型网站),运用一种左派民粹(与右派民粹例希特勒宣扬的民粹有异曲同工之妙)来麻醉人们,是人们沉醉在一种排他的乐趣之中。

  泡沫化、妖魔化的资本主义理论被国内某些人、某些组织敏感的排斥着,可他们却享受着资本主义带来的一切实惠;`中国特色`的遮羞布掩盖不了中国已经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封闭`美国之音`也阻止不了部分青年了解外界的欲望(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对美国之音的封锁已经停止),让个别劳模进入形式主义的人大政协也阻止不了各地工人为了生存而上街请愿……

  本来`国家形势一切大好已经50多年`的概念是中共用来麻醉人民的(可有心留意的人都清楚这大好的背后是什么状况),可现在中共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中了自己的毒;在一片歌功颂德、大喊万岁的`歌舞升平`中,人民的话已经很少了;或许有一天也会像周厉王那个年代,一谈到政治就会运用眼睛来相互交流吧。

  右派在50年代的三反五反中、60年代的文革浩劫中、70年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中、80年代的天安门屠杀中不但没有被所谓的`消灭`;当然凭你一张寡嘴空喊阶级斗争、打倒一切走资派(现在最大的走资派是中共,资本家可以入党即将写入中共党章)想消灭右派更是痴人说梦;相反的,持有其政治观点、理论的人民是越来越多,静下心来研究中国当前问题的人民也越来越多;因为他们都清楚了、明白了中国不是中共的私产、更不是其运用压制人民的工具!

  现在极左派依旧沉醉于国家属于`我们`时,不过相信当他们真正警醒时,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已经朝前运动了这么多,而自己依旧在原地画着圈圈,依旧喊着`共产主义万岁`、`毛主席万岁`。

  现在国内的左派不要单纯的认为只有左派才有信念,不要以为只有左派才是精神世界的缔造者;右派观点政见者、改良主义者哪一个不是背负着左派的攻击、辱骂一步步走过来的:`改良主义头子反马克思主义的一面黑旗`伯恩斯坦、`打破斯大林个人崇拜修正主义头子`赫鲁晓夫、`波兰工人团结工会运动`瓦文萨等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证明了他们的个人魅力:没有伯恩斯坦亲自的改良,就没有今天执政的德国左翼政党德国社会民主党;没有赫鲁晓夫的停止盲目个人崇拜重抓经济,就没有苏联解体前的十几年重工业飞速发展,从而与美国抗衡……

  语不尽言,持有自由民主观点的右派还有很多路要走,还需要根据世界潮流随时的变化而变化、修改自身,以实现一个观念尽量走在社会需要前面,而不是让一个社会推动观点前进。

  也许正因为右派更加清醒的意识到了这点,所以总比学习一个又一个高潮的左派走在前头。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