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也谈蒋经国的历史评价问题 – 中国时报社论
(博讯2003年10月01日)
  国史馆办「中华民国史专题研讨会」,其中一篇论文题目虽然名为「回忆蒋经国,怀念蒋经国」,但对作者来说,「回忆与怀念」里,似乎都是「负面情绪」,结论是蒋经国为「现代型独裁者」,改革只是被迫。这篇论文经媒体披露后引发不少议论,我们无意在蒋经国是否是「独裁者」的问题上作无谓纠缠,只想从一个更宽广的视野看待评价蒋经国的问题。

    蒋经国七十七年过世,至今十五年。中间经历李登辉、陈水扁,可是,历来民调,蒋经国仍然拥有最高的民间声望。当然,作为一位历史人物,十五年的岁月,要作比较超越的历史定评确实不易,不少当代的爱憎情绪难免揉杂其中,我们其实还需要更多的沉淀与距离感,才能公平的评价蒋经国的历史角色与地位。 (博讯boxun.com)

  尽管如此,不少对蒋经国有兴趣的西方学者,已经藉由广泛的资料搜集与研究,陆续出版相关著作,他们的若干评论,或许能跳出台湾现实政治的纠葛,例如如果看过美国哈佛大学出版社发行、美国资深外交官陶涵(Jay Taylor)的「蒋经国传」,恐怕很难能得出蒋经国是独裁者的结论。不只陶涵,另如,哈佛大学史学教授柯伟林(William Kirby)认为,蒋经国是一个很复杂,很难归类的人物。这个复杂度和他的思想形成背景有关。从蒋家背景、苏联流放、国共斗争、赣南经验、到上海打虎。蒋经国没有什么学院背景,一生都在大时代的乱局与宫廷式的权力漩涡里打转。权力现实所体现的生存哲学可能深刻影响了他的思考和行为模式。白色恐怖,他难脱干系;美丽岛事件,他直接负责。研究蒋经国、评论蒋经国,大概也没什么人敢回避这一段。可是,蒋经国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今天哪里还需要办什么研讨会,让堂堂国史馆,以回忆、怀念之名搞批斗。再看不久前出版回忆录的李洁明(James Lilley)。书里谈到他一九八二年要到台北接任办事处处长前,蒋经国透过中间人跟他联系,主动谈到他对台湾政治革新的腹案。这段内容,在陶涵的书中也有相同记载。蒋经国的一位特使透过国家安全会议亚洲事务主任席格尔告诉李,蒋经国主动提出的四点方案:一、民主化(注:改革万年国会);二、政治本土化(注:吹台青);三、发展经济;四、向中国开放。李洁明还说,「蒋经国认为,台湾必须发展出政治、经济的典范,作为在对大陆关系上维持自主、独立地位的根据。李洁明说,他的远见使他相信,台湾政治朝向多元、开放去发展,可以鼓舞大陆出现相似的转变。」

  仔细看看前述四点方案,不能不佩服他的宏观,远见。台湾之后迄今二十年,国家发展总路线仍然脱不出他的思考。不论对蒋经国前半生的作为有何评价,硬要用前半生的印象评价他的一生,实在也失之武断。至于蒋经国的改革主张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套句丘吉尔的名言,政治人物的荣誉,根源于「结局的道德性」。如果独裁者的自我弃权是「周处除三害」所除的最后一害,蒋经国的盖棺论定后的总体评价难道仍然只是「独裁者」三个字?

  蒋经国如果受人爱戴,绝对不只是因为政治改革。蒋经国亲和、简朴、清廉、效率,这些,都是民众想求之于台面领袖人物而不可得的特质。晚年的蒋经国其实确立了一个领导人言行的「最高规格」。看看现在政商纠缠、涉贪涉贿、无法无能的政坛风气,难怪有人会怀念蒋经国的年代。

  选举快到了。历史课本成了美劳剪贴簿。对蒋经国的诠释,或许还会有更多的版本。我们不是想帮蒋经国说好话,只不过,看到不少学者、政客竞相把一切历史都颠覆成现代史,让一切历史的解释都修剪到符合现政权的需要,学术为政治服务,让人看得确实难过。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评蒋经国民主推手论 - 瞿海源
  • 艾琳达:蒋经国是独裁者 宋楚瑜是加害者
  • 学者:蒋经国是君主 李登辉对正义沉默
  • 民进党:蒋经国虽仁慈 也是独裁者
  • 吴乃德:蒋经国是独裁者
  • 吴乃德:蒋经国冷酷独裁 假相亲民
  • 马 宇: 李登辉对蒋介石、蒋经国父子的高度评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