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任不寐:香港,还有很长的里要走
(博讯2003年9月08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2003年9月6日,一家海外媒体(“亚洲新闻网”)报道说“人民日报网出现奇怪现象”,对我来说,这个奇怪现象主要是:“任不寐”在人民网的强国论坛大谈关注和支持“香港人民的胜利”──9月5日,香港特首董建华决定撤回国安条例草案,这一消息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而事实上,这位人民网“任不寐”不是我。9月5日晚《星岛日报》的一位记者最早告诉我的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感到吃惊。我相信这位网友冒名顶替也是善意的,但问题是,“人民网”怎么会在反复删除任何有关我的文章之后,突然又把“我”视为“人民”了呢? (博讯boxun.com)

    我的答案是“人心向背”。我不愿意相信北京出现了某种政治转机。那么如何评价来自香港的这一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呢?

    前不久,中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先生以及其他一些高官,还有亲北京的香港媒体还信誓旦旦地力挺“23条”,现在看来,北京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达成一致意见。我们没有更多信息说明斗争是如何进行的,但显然,挺董的意见作出了妥协。不过目前谈论这种妥协意味著政治开明的意见占了上风还为时过早。事实上台湾方面对香港问题的反映才是北京关于香港政策的“基石”──至少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是这样。北京担心,在香港坚持推行23条国安立法可能使台湾进一步获得独立的“合法性”理由。这几天“刘慧卿事件”从反面说明北京在这个问题上是非常敏感的,亲北京媒体对刘慧卿的文革式咒骂也表达了北京对董建华的某种不满──“董把香港问题搞砸了”。主要是“台湾问题”而不是“胡温新政”促成北京平息了争吵,这个判断也许更接近事情的真相。但同样重要的是,这一争吵在江时代是不太可能的,从这种意义上说,胡温主政以来,无论政治倾向如何,北京出现了某种程度的“二元博奕”这样的政治局面,而这一局面使北京的政策导向出现了新的可能性。可以对这种可能性给 予谨慎的正面评价。

    另外一方面,“北京──香港”的妥协还因香港的特殊地位成为可能──香港不是大陆,至少在目前的国际背景下,北京不可能以1989年的方式“维护香港的稳定”。但这也说明:这次北京在香港的妥协在一定时期内无法使“大陆同胞”受益:期待北京在大陆问题上表现出同样的“开明”还为时尚早。不过大陆在表达“庆祝香港人民的胜利”的同时应该再一次反恭自省:“胜利是来之不易的”,自由是争取来的,而不是等待恩赐等来了。14年来,是香港而不是大陆一直在为华人世界高擎自由的大旗。当然大陆方面存在客观原因,但仅仅把问题归结于“戒严状态”是不充分的。希望“香港的胜利”能继续鼓舞大陆在追求自由方面有所担当。

    然而,“香港的胜利“是不完全的。第一,董宣布撤回23条是暂时性的,“他相信将来23条会顺利立法”。这一姿态也许是给北京和自己一个政治台阶,但不排除23条卷土重来的可能。第二、之所以有这种可能,就是因为香港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代议政府,香港的自由时刻处于北京的人治政府和香港的半人治政府的威胁之下──非代议制政府的政策缺乏稳定性,换了新的领导人(无论是北京还是香港)就存在改弦更张的可能性。从上述意义上说,反对23条的政治目标应该深化为普选特首,在香港实现代议民主制。没有这种根本解 决,香港随时可能沦陷到新的政治危机之中。香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香港反对23条大游行之前,我曾撰文呼吁大陆知识分子关注并支持香港的抗议运动。在香港抗议运动期间,我在第二篇文章里呼吁香港市民坚持到底,香港必须在这场运动中赢得胜利。今天,也许应该提醒香港人的是,中国政治的一个不是规律的规律是:在每次“政治开明”之后,往往会出现一次“热月反动”──“妥协”会激起保守力量进入紧张状态并进行充分的政治动员,并在新局面出现某种危机的时候进行反攻倒算。因此,香港还必须警惕北京极端势力或既得利益集团在香港问题上所受到的“心理伤害”,这种伤害会在“老左派”和“新左派”提供的意识形态的武装下变得失去理性。

    中国“十六届三中全会”即将在下月召开。海外媒体正在收拾被“7-1讲话”所伤害的热情 同时以同样的姿势开始展望“十六届三中全会”的“好消息”。经验表明,这一90年代或1989年以后培养起来的政治评论模式已经非常值得检讨了。人们一次次失望说明北京从来没有让政改项目占据过自己的日程表。“香港的胜利”似乎再一次鼓舞政治评论家老调重弹。不过我相信,由于中国政治暗箱操作这种本质,使“政治故事”的或“政治算命”式的政治评论会继续存在下去。

    (2003年9月6日星期六)

    大纪元首发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不寐:中国乡村政权是怎样破产的
  • 任不寐:谁把警察变成了凶手──也谈李思怡之死
  • 余大郎:坚决支持任不寐对更严重的“超孙志刚事件(新政下的又一个‘张志新’)”的呐喊
  • 任不寐:在“新高潮”中“退潮”
  • 任不寐:就“魏星艳一案”致国家主席胡锦涛
  • 任不寐:中国当局每年一次精确提醒人们勿忘六四
  • 任不寐:遥望“八九”——又是一年春草绿
  • 任不寐的"反战"声明:独裁暴政是对人民最大的战争
  • 何清涟:读任不寐的《灾变论》
  • 何清涟:读任不寐的《灾变论》
  • 任不寐:除夕绝食宣言
  • 任不寐:“警察打人”原因初析
  • 任不寐:“警察打人”原因初析
  • 任不寐:“合肥学运”说明了什么
  • 任不寐致香港市民的公开信
  • 任不寐:“盛世”里的煎熬
  • 任不寐:一位网友的失踪
  • 任不寐:“论刘晓庆之死”
  • 任不寐:敬畏政治,还是敬畏生命
  • “六四”敏感时刻封闭独立网站,“不寐之夜”网站主持人任不寐抗议
  • 任不寐:“让盛世见鬼去吧!”
  • 任不寐:爲出国自由致信胡锦涛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