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一个非教徒的基督教正解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信仰

(博讯2003年9月05日)
    玛利亚生了耶苏。后来,基督徒们把这件事称为“圣诞”。其实,耶苏到底何时出生并不清楚。然而,这件事后来竟然炒作的那么大,玛利亚曾经生了耶苏,大概是确有其事了。

    基督徒们把耶苏出生称为“圣诞”,十分恰当。对于纳粹徒,希特勒的出生是“圣诞”,《我的奋斗》是“圣经”。对于伊斯兰教徒,穆罕默德的出生是“圣诞”,《可兰经》是“圣经”。对于佛教徒,释迦牟尼的出生,观音菩萨的出生都是“圣诞”,佛经便是“圣经”。 (博讯boxun.com)

    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信基督教,但是,中国人何以如此偏爱,不将纳粹的东西称“圣”, 不将伊斯兰的东西称“圣”, 也不将佛教的东西称“圣”,偏偏只将基督教的东西称“圣”?站在公正的,中性的立场,这件事,也就是“耶苏诞辰”;《Bible》,也就是《拜步经》。一视同仁,不卑不亢。

    其实,对于中国人来说,公认的圣人是孔子,将孔子出生称为“圣诞”那还差不多。尽管如此,中国人也只是平常地称“孔子诞辰”,却将那么舍不得用的“圣”字,那么慷慨地用在了个与中国人不相干的地方。

    不是因为中国人特别喜欢基督教。过去的一,二百年里,在世界上到处杀人,放火,抢劫,拐骗,大屠杀,种族清洗,贩卖鸦片,贩卖黑奴,杀犹太人,都是基督徒。中国人没有什么理由特别喜欢基督教。我们特别将基督教的东西称“圣”,只是因为我们在基督徒的强势面前不由自主地产生的奴性。

    今天,基督教成了气候,耶苏的生日自然也就有人奉承了。可是在当年却是另外一回事。那时,一个女孩子,未婚先孕,等待她的大概只有两条路:一是自个儿上吊,一是被众人用石头砸死。哪里有什么可喜欢,可庆祝的?即便侥幸活命,也是一辈子在耻辱中偷生。而且,整个家族都因此蒙羞,家族中所有待嫁女子的信誉丧失,无法再嫁到好人家,只得忍辱下嫁。而且,还可能祸及整个村庄。后果非常严重。因此,惩罚也非常严厉。中国一些地方的做法是:涉案男女,身上绑上大石头(如磨盘之类),沉江。有些地方的做法网开一面,除了死刑,还可以选择流放,即,将涉案男女驱逐出境,永远不得还乡,人们就当他们死了一样。这种事,若不惩罚,无法维持民风,流放是很人道的刑罚。

    然而,玛利亚既不肯自个儿上吊,也不甘被众人用石头砸死,甚至还不愿让家族蒙羞。她终于成功地化耻辱为荣耀,化死亡为永生,不但成就了自己,还成就了她的儿子耶苏。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竟然有那么坚强的毅力,非凡的勇气,远大的目标,超人的智慧,不屈服于命运,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篇章。我由衷赞美玛利亚。

    那年头,既没有DNA检验,恐怕也没地方做妇科检查。玛利亚一口咬定:没跟男人上过床,肚子是做梦的时候让上帝给弄大的。就算你不信,你还真是拿她没办法。所以旧时的说法:“奸出妇人口”。女人不招,你就没着。不过,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简单。要不,几千年来,也就玛利亚做成了“圣母”。否则,未婚先孕的女孩子,各个都声称:肚子里装的是“救世主”,我无法想象,那将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推测起来,玛利亚决非出生于寻常人家。要化腐朽为神奇,除了智慧和勇气外,还必须要有钱。只要化钱,耶苏出生时,有人声称受星相指引,从东方前来送礼之类,当然可以办到。否则,若无钱造势,哪怕肚子里装的真的是“救世主”,也无法让人相信。而玛利亚的丈夫必定出身贫穷,否则,不可能忍受接受未婚先孕的妻子过门的耻辱。然而,虽然是先过门,后分娩,但是月份不对,仍然无法掩饰未婚先孕的的事实。因此,耶苏出生后,一家立即前往埃及,许多年后才返回故乡,以淡忘人们对那关键的几个月差别的记忆。

    无法知道玛利亚究竟怎样受的孕。虽然后来指认上帝为耶苏的父亲,其实,玛利亚心中对耶苏的父亲不知道该有多痛恨呢。玛利亚后来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救自己的命,不论做什么,都无可厚非。玛利亚有声称:肚子里装的是“救世主”,的自由,你有信不信的自由。尽管我无法相信玛利亚的声称,我更不愿意看到玛利亚被众人用石头砸死,一人两命的悲惨。因此,我仍然赞美玛利亚。

    基督耶苏是玛利亚生的,而基督教是从犹太教来的。《拜步经》(Bible)本是犹太教的“圣经”。基督教成了气候后,又加了一段有关耶苏的内容,将这新加的一段称为“The New Testament”, 即,《新约》,而将原来的《拜步经》称为“The OldTestament”,即,《旧约》。《旧约》和《新约》合起来,就成了基督教的“圣经”。其实,《旧约》,《新约》的中文译名不好,无论是直译还是意译都应该是《旧证》和《新证》。犹太教的《拜步经》讲的是犹太人的历史,而历史证明:只要取悦了上帝,犹太人就有幸福;只要触怒了上帝,犹太人就要受苦。《新约》讲的是耶苏的事迹,证明:耶苏不是凡人。

    其实,基督教的队伍,完全是玛利亚一手拉起来的。《新约》中讲的都是耶苏的事迹,而除了“圣灵感孕”外,几乎没有讲玛利亚的任何“神迹”,可是,基督教旧教的天主教和东正教却都是崇拜玛利亚,直到后来的新教才开始崇拜耶苏。不难想象,玛利亚曾经是基督教的教主,而耶苏大概从来就没有做过教主。否则,按《新约》的内容,耶苏倘若真是教主的话,天主教和东正教决无不崇拜耶苏而崇拜玛利亚的道理。充其量,耶苏最多是名义教主,真正的领袖必是玛利亚无疑。

    但是,基督教,或更明白地说,玛利亚,必须要把耶苏捧起来,耶苏越神圣,玛利亚也就越神圣,这叫“母以子贵”。否则,没有耶苏做上帝的儿子,玛利亚凭什么做“圣母”?这就是为什么基督教旧教的天主教和东正教都崇拜玛利亚,不崇拜耶苏,但是《新约》却讲耶苏的事迹,不讲玛利亚的原因。然而,这面子上拜耶苏,里子中拜玛利亚的矛盾,正是后来基督教内部教派冲突的原因之一。

    犹太教是不读《新约》的。犹太教认为:《新约》完全是“歪理邪说”。在犹太教看来:基督教竟然说:上帝搞大了玛利亚的肚子,简直是对上帝的极大侮辱和亵渎。是可忍,孰不可忍?

    基督教虽然是犹太教生的,却和犹太教不一样。犹太教的第一个特点是一元神,即,一个而且只有一个全能的神。其它许多教不是这样,譬如,希腊和罗马人的神是许多专业的神,即便宙斯也不是一个全能的神。

    说句题外的话,我从希腊和罗马人的宗教看到了共和,从犹太教和基督教看到了独裁。道教,佛教也都是多元神教,而且,神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分隔,只要修,众生就是佛。我从中看到的还有“民主”。

    基督教在上帝之外一下又造了两个神,即,“圣母” 玛利亚和耶苏,这两位也都是全能的神,不是专业分工的神,无形之中贬低了上帝,而且,让人迷惑:到底是上帝主宰呢,还是玛利亚主宰呢,还是耶苏主宰呢?这与原先《拜步经》中唯一全能的神的主旨格格不入。大概基督教自己也觉得尴尬,于是就有了“三位一体”说:即,儿子就是老子,老子就是儿子,爸爸就是妈妈,妈妈就是爸爸,···。然而,总给人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从一个没有宗教立场的局外人来看,相对来说,还是犹太教更自圆其说,基督教确实有点“歪理邪说”的味道。

    犹太教的另一个特点是:不搞偶像崇拜。而基督教却是搞偶像崇拜,不是拜玛利亚就是拜耶苏,反倒偏偏不拜上帝。因为上帝没有偶像。

    所以,基督教虽然从犹太教那里继承了《拜步经》(严格地讲,是从犹太教那里“篡夺” 了《拜步经》),并从犹太人中造了两位新神,但是,基督教和犹太教只有一点“貌似”,骨子里头却是格格不入。不但如此,而且,彼此对对方恨之入骨。犹太教恨基督教不难理解,前面讲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而且基督教在犹太教的基础上立教,却又扭曲犹太教的教旨,有一点篡逆加背叛的味道。提起来,焉能叫人不恨?

    基督教读犹太人的经,拜犹太人的神,似乎应该对犹太人亲近才是。可是,恰恰相反,对犹太人迫害最甚的却正是基督徒,后来竟然发展到用现代工业的手段,流水作业的地步。这看上去不可思议,其实不奇怪。基督教和犹太教讲得基本上是同一件事,但是,说法又彼此不同。问题就在于常识告诉人们:对于同一件事,不可能有两种不同而又相互排斥的描述同时正确,其中的一种描述被认定正确就意味着另一种描述不正确。而犹太教和基督教都缺乏包容。因此,基督教要正确的话,犹太教就必须是歪理邪说;而犹太教要正确的话,基督教就必须是歪理邪说。类似的,天主教要正确的话,东正教就必须是歪理邪说;东正教要正确的话,天主教就必须是歪理邪说;新教要正确的话,旧教就必须是歪理邪说;旧教要正确的话,新教就必须是歪理邪说,····。总之,西方宗教冲突不断,彼此相互迫害,问题不是因为彼此差别太大,而是因为彼此差别太小。不久前,俄国要立法禁止天主教,却不禁伊斯兰教,佛教等其它教,原因也就在于此。倘若各念各的经,各拜各的神,断不至于有那么多的麻烦。

    过去的历史,是犹太人遭基督徒屠杀。这到不是因为基督教比犹太教更凶。其实,基督教比犹太教还是要更宽容些,犹太教的包容性比基督教还要差。倘若力量对比,不是基督教势力强,而是犹太教势力强的话,估计,犹太人照样也会象基督徒杀犹太人一样,杀基督徒,而且,杀的恐怕还要干净,彻底。

    基督教本身基本上不包含种族主义,而犹太教却是种族主义宗教。虽然理论上,犹太人的定义是:信奉犹太教的人,但是,实际上却是反过来,即,犹太教是犹太人信奉的教。《拜步经》中说的明白:上帝一再向犹太人的祖宗承诺将保佑他的子孙,条件是:犹太人必须奉上帝为唯一,全能,主宰一切的神。这个“约定”就是称《拜步经》为《旧约》的缘故。至于其它的人,本来不是上帝所关心的,但是,一旦妨碍到犹太人,上帝就毫不留情地予以摧毁。《拜步经》中叙述的犹太人的历史一再证明了这一点。这是合情合理的,因为《拜步经》中上帝是犹太人的上帝。而犹太人,正如他们自己声称的那样,是上帝的子民。犹太人的祖宗与上帝有“约”在先:犹太人只要拜上帝,上帝就必定保佑犹太人。《拜步经》中叙述的犹太人的历史一再证明:上帝一直守约不渝,反到是犹太人一再爽约。而上帝的仁慈在于:尽管如此,上帝始终没有抛弃犹太人,只要犹太人一回归上帝,上帝立刻赐福给犹太人。犹太人的祖宗真是积了德了。

    那么,其它人若也象犹太人一样信奉上帝,是否也能得到同样的保佑呢?《拜步经》中没有明说。但是,估计是不行。《拜步经》中说的明白: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不是“选举”上帝的民,而是上帝“选择”的民。其它的人便是上帝的弃民,自生自灭,上帝不管。你拜不拜上帝,是你的事;上帝是否保佑你,是上帝的事。你的祖宗与上帝没有任何“约定”,上帝没有任何义务要保佑你,你拜上帝确实有白拜了的可能。不过,我相信上帝的仁慈,你若真的好好拜上帝,并且知趣不妨碍到犹太人,估计做个三等,四等的子民还是可能的。但是,估计而已,并没有把握,到时候万一做不成,可千万别怪上帝,毕竟你的祖宗与上帝没有合约在先嘛。(二等子民另有人选,轮不到你做。离题太远了,暂且不表)。

    这些道理大概大家也都明白。因此,除了犹太人外,没有什么人拜上帝,所以,直到今天,犹太教仍然是犹太人的教。然而,大概正如《拜步经》中记录的那样,以色列的子孙一再背叛上帝,实在是不可救药,使得上帝无法维持与犹太人老祖宗定下的合约。因此,按基督教的说法,上帝终于不再特别关照犹太人,而派他的儿子耶苏下凡来救世人,世上所有的人,不再单单是犹太人了。这回耶苏奉上帝之名开出的条件是:凡奉耶苏为唯一,全能,主宰一切的神的人,必将得救。基督教将这一条件称为:“新约”。有了新约,任何人,而不仅仅是犹太人,拜耶苏而得到回报就有了依据,不再有前面讲的,拜上帝,白拜了的危险。因此,尽管现在拜耶苏得到的回报仅仅是“得救”,比起原先犹太人拜上帝得的回报—“赐福”,天差地别了;“新约”出现后,拜耶苏的基督徒的人数还是迅速超过了拜上帝的犹太人。当然,基督教关于“新约”的说法,犹太人是决不承认的。“新约”的出现,使犹太人立刻丧失了“上帝选民”的特殊地位,反而成了屡屡背叛上帝而遭上帝遗弃的罪民。因此,犹太教对基督教的痛恨,可谓不共戴天。

    可是,尽管人多势众,基督教的基础却始终不怎么稳固。基督教的一切都建立在“圣灵感孕”说上。“圣灵感孕”说倘若不成立,则基督教便无法成立。上帝创世的事,离人们的日常经验相距太远,不论说的多么离奇,都不会与人们的日常经验相冲突。可是,女人怀孕的事,离人们的日常经验太近,使人难免不用人们的日常经验来审视“圣灵感孕”说。我不知道基督徒对“圣灵感孕”说的真实态度。在我看来,绝大多数基督徒,不是嘴上说谎,就是心里说谎,能够面对“圣灵感孕”说而心里不发虚的恐怕没几个。

    当然,基督教能立在那样的基础上而不到,有其绝招,那就是:“奇迹”(Miracle)。“圣灵感孕”说无法用人们的日常经验来解释是不是?那不要紧,因为那是个“奇迹”,越匪夷所思,反而越证明神(上帝?玛利亚?耶苏?)的真实。这样一来,基督教在基督徒的嘴上是再也不会有破绽了。可是,我还是要问:心里真的不虚吗?

    人们也许会想:基督教难道就不能建立在其它的说法上吗?当然可以用其它的说法。譬如,可以改成:一天,天使将婴儿状态的耶苏交给玛利亚。反正这也是个“奇迹”,没什么道理可讲。接下去的戏,原来怎么唱,现在还怎么唱。《新约》中,除了将原来的“圣灵感孕”说改成现在的“天使送主”说外,其余的,都照旧。基督教不也照样转吗?当然,玛利亚做不成“圣母”,只能做“圣养母”或“养圣母”,但是,这中间没什么实际的不同,无非就是把“三位一体”说改成“····爸爸就是养母,养母就是爸爸···”。玛利亚一手拉起基督教的队伍,难道还无法给自己按排个位置?

    不过,你若真这样想的话,那可是本木倒置了。当时玛利亚面临的问题是:怎样才能不被被众人用石头砸死,而且还要活的体面。确立“圣灵感孕”说才是玛利亚目标,基督教不过是“副产品”而已。

    真是: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圣灵感孕”说既使基督教不稳,又同时使基督教稳。要做基督徒,首先就要承认“圣灵感孕”说,而“圣灵感孕”说明明有悖人们的日常经验,因此,承认“圣灵感孕”说,实际上是一个向玛利亚或耶苏出卖灵魂的过程,任何人,走出了这一步,就退不回来了。这个有一点象林冲梁山泊落草时王伦要林冲办的那玩意儿:“投命状”。办了它,就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

    有人也许说:我不承认“圣灵感孕”说,但是,我认同基督教的其它大部份说法。当然可以。但是,这样的话,你就不是基督徒,你这样拜耶苏就白拜了,耶苏日后一定不会“救”你。那你瞎折腾什么呢?其实,基督教的道理,千条万句,归根结底,就是两个字:信主(耶苏)。其余的东西,你认同也罢,不认同也罢,都没有任何关系。《新约》里说的明白:“得救”不是靠人的善行和功德,“得救”的唯一条件就是“信主”。换句话说,你哪怕是杀人放火,偷盗奸淫,坑蒙拐骗,坏事做绝,只要信主耶苏,照样得救。这个,与中国人熟悉的吃斋念佛行善那一套,完全不同,千万不要弄混了。

    有些人其实也并不在乎是否“得救”,也并不相信什么“圣灵感孕”说,但是,他们觉的:声称“信主”有些世俗的好处。这种感觉常常是符合实际的。我相信:灵魂应该能卖出比肉体更好的价钱来。

    其实,自称基督徒的人里,有许许多多,实际上是什么都不信,不过是趋炎附势,赶时髦,或纯粹瞎凑热闹罢了。这类人,一部分没有头脑,另一部分没有人格, 通常是骗人,骗己,骗上帝。后果不堪设想。

    这趋炎附势的动力,并不在于基督教本身的吸引,而在于西洋人的强势。倘若基督教是弱势人的宗教,那里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骛?也许有人说:西洋人的强势就是基督教产生的。但是,事实不是这样。恰恰相反,近代西洋人的兴起是在摆脱了基督教的禁锢之后,而在这之前,古希腊,古罗马的灿烂文化也与基督教没有任何关系。恰恰是基督教在西方兴盛的时候,也就是西方最没有活力,最没落的年代。

    今天,基督教的生存依赖于西洋人的强势。倘若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一个非基督教的,超越了西洋人的文明,基督教的瓦解也就不可避免了。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