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鄢烈山:中国的传统与现实
(博讯2003年8月11日)
              
               (博讯boxun.com)

         8月7日《南方周末》新闻版块推出一个专题《传奇与现实:
    中国三大明村调查》,以较大篇幅介绍了闻名中国的三大明星村江苏华西
    村、河南南街村与天津大邱庄的传奇历程与发展现状。尽管记者痛感采访
    无法"深入",并惋惜捞到手的鲜活细节与精彩话语在刊出时被剜去,但这
    组文章仍然蕴藏了不少耐人咀嚼的信息。记者描述的是三村的"传奇与现
    实",我从中感知的却是中国的"传统与现实",是中国龙脉的律动。
        我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心理感受才合适:我对三大明星村的存
    在既崇敬又拒斥,对三个农民领袖既敬畏又厌恶(请原谅我把吴仁宝、王
    宏斌与正在服刑的禹作敏相提并论)。
        1994年春《中国青年报》刊文宣传南街村时,我在《南方周末》
    上发表过《痴人说梦》的文章,质疑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靠坚持毛泽
    东思想共同致富的说法,批评南街村沿用极左时代侵犯公民权利的种种做
    法。此文招致《中流》杂志(为它默哀)编辑部组织的大批判。同年我到
    江苏参观了华西村,也写过一篇不大恭敬的观感。今天,在将写出不中听
    的感想之前,有必要先表明我的情感立场。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而且是一个吴仁宝式的村干部的儿子(关
    于我的父亲,我在他去世十周年后才强抑悲痛、满怀崇敬写出一篇回忆文
    字,刊载于文化艺术出版社2002年5月出版的《读人记·普通人篇》)。我
    坚信,吴仁宝这样的农民所具有的智慧不亚于中国任何自命不凡的政治、
    经济与知识精英。中国人的文化程度有高底、见识有广狭,但基本素质(潜
    质)本是同根生,谁也没有资格鄙视农民。我写这篇短文时,就是将中国
    看作一个大村庄!
      
        言归正传。第一,在我看来,三大明星村的成败相当生动地诠释
    了当下中国的“政治经济学”。一个村庄、一家企业、一个人要在经济上
    取得成就,当然要有经营头脑,三大明星村对拳头产品的选择无疑是基于
    精明的市场预测;但是,在中国,只懂市场只懂经济而不懂“政治”不搞
    “政经互动”,想做大就很可能是一厢情愿。三大明星村都是多年来的政
    治典型;它们滚动发展或者叫超常规发展、跨越式发展所需要的巨额贷款,
    如果离开了政治靠山的支持就是不可想像的,因为谁都知道农民、村办企
    业向国家银行贷款有多么难!
        南街村坚持人人佩带毛主席像章,天天唱《东方红》与《大海航
    行靠舵手》那一套,如果硬要从政治路线上去批判未免迂腐。若用市场眼
    光将它看作一种“另类”品牌宣传策略,是一种吸引人眼球的政治炒作,
    它与编导《切·格瓦拉》的张广天一样是“狠狠地作秀”,那就不能不佩
    服其当家人的“政治经济学”水平高、实在是高。《南方周末》的专题文
    章有段话坦诚地表现了华西村当家人的政治智慧。那段话是这么写的:“在
    吴仁宝眼里,一个好干部,‘既要同各级党组织保持一致,又要同人民群
    众保持一致’,只同上面保持一致,这不是好干部,(这是他经历‘大跃进’、
    ‘农业学大寨’之后的经验教训吧——鄢),但只同下面保持一致,这个
    干部当不长。他将此定义为‘两手抓’。”这种政治认识何等清醒!如果不
    是这样对中国的宦情大彻大悟,他能红旗永不倒,在党支书岗位上一干
    48年吗?或者被上面撤职,或者在运动中被乡亲们整垮,他有再大的宏
    图远志也只有抱恨终天。南街村的"外圆内方"(即对外交流中该请客送礼
    什么的,与当下"国情"行情接轨,照搞不误),吴仁宝的谦卑(文中写到
    他对外面来的干部哪怕是乡镇一般办事员也热情有礼)都有一种政治哲学
    在指导;而禹作敏之所以从颠峰上跌落,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对中国的
    政治只懂了一半,没有悟到政治的复杂性,仗着靠山硬张狂得太离谱。正
    是政治上的失败导致了禹作敏的垮台及大邱庄经济的起伏。
        我写以上的话对吴仁宝、王宏斌本人更多地是欣赏其智慧。“适
    者生存”、“白猫黑猫能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吴、王出于求生存与发展本
    能的策略选择有什么错呢?否则,他们也不可能搞这么大响动。需要质疑
    的是大环境,这种政治与经济相依相存的互动关系是否值得赞赏。
      
        第二,我将《南方周末》专题标题中的“传奇与现实”易为“传
    统与现实”,想说的是,三大明星村的治理模式,十分形象地印证了某位
    学者的观点,即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专制主义,(是否“开明专制”并
    不重要,开明不开明人言人殊,“开明专制”也是专制则毋庸置疑),而三
    大村的现实正是“一人化领导”的充分表现。在党政机关与国有企业,搞
    “一人化领导”,一个脑袋决策、一张嘴巴说话,以其不符合民主集中制
    原则、集体领导原则,多少有所顾忌,也会招致“一言堂主”、“独断专行”
    之类私下的议论,但在三大明星村这样庄子里似乎就名正言顺,更加光明
    正大罢了。所以,禹作敏敢毫不掩饰地说:“一人一把号,都吹我的调,
    不吹我的调,一个也不要”。他口吐这样的狂言,是因为他以为自己是全
    村人的大救星,具有全村大家公认、不可挑战、无可替代的权威。在这样
    的地方,就免不了要搞个人崇拜。所以吴仁宝让村艺术团反复演《华西人》
    来为自己歌功颂德。(此事见于中央电视台最近的对话节目)。在南街村,
    王宏斌就是村民头顶的太阳。南街村特地仿照北京天安门造了一个“朝天
    门”。不必讳言从三村当家人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晚年毛泽东的影子。
    不过,现在华西村的当家人吴仁宝已让出了村党委书记的位置,让给了他
    的儿子吴协恩,另有他的两子一女任党委副书记做辅佐。人家是通过党代
    会民主投票选举,完成交接班的,对此我无话可说。
      
        接下来,我将回到“现实”,谈第三点,即华西街、南街村这种
    治理模式与生活模式,想必有不少村民感到极不自在,为什么他们能够忍
    受呢?
        不论在南街村,还是在华西村,记者都很难单独接近村民。这一
    点,颇像改革开放前外国人到中国访问,也像如今我们到某个邻国。可见
    思想控制之严格。且不管南街村搞的那一套带有侵犯公民权利性质的惩戒
    模式现在是否仍在施行,至少南街村那些口无遮拦的孩子对记者说了,他
    们村虽富有,却要到县城去上网吧,使他们“没有感到自由和乐趣”。华
    西街的村民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集体要你干啥就得干啥”,要求尊重
    个人意愿、个人选择,就有“犯上”之嫌。在吴仁宝看来,“幸福”就是
    “五子”即车子、房子、票子、孩子、面子(指不被惩戒与训斥,领到村
    里的奖状?——鄢)。他的这种“幸福”观不可能是每个村民的“幸福观”,
    人各有志嘛。比如村民朱尚达就对记者说:“有钱没钱不重要,身体健康
    心情愉快最幸福”。王宏斌与吴仁宝对自己建设的“美丽新世界”并不是
    那么自信。这点不仅表现在如前所述记者难以接触村民,而且体现在经济
    上也采用了一套拴住村民的制度。在南街村,“在各项福利制度建立后,
    村民如果犯错误,就会被切断口粮,更甚者,从居民楼里被赶出来,重新
    住到原来村落里保留下来的平房,并被掐断所有福利供给。”在华西街,
    一般村里每年可自由支配的收入只占1/3;"村里统一分配别墅、每户配备
    轿车,钱直接从股金账户中扣除,不过假如离开华西村,别墅、轿车、股
    金都要被没收。村民如果使用自己股金账户上的钱,须向村里提出申请,
    经村委会讨论通过后才能支配"。这里面有基金管理式的对资金流动控制
    的考虑,但主要是对村民的人身控制。恕我实话实说,这样的村社生活,
    多少带有半农奴制的特征。
        事实上,不论是南街村,还是华西村,都出现了“反叛者”,他
    们宁肯丢掉现有的一切福利而退出集体另谋出路。
        据报道说,南街村墙上刻着这样一句意味无穷的话,“这个世界
    是傻子的世界,由傻子去支持,由傻子去创造,最后是属于傻子的。”人,
    有人的尊严,而尊严的基本保障是自由。农民何尝不懂这一点?那么,为
    何村民还要忍气吞声呆在那里呢?“数十年来,敢于舍弃财产离开华西的
    不超过5人"。孙浩文当初离开了华西村,现在又回来了,想必也有不得
    不然的苦衷,并非心悦诚服迷途知返,否则就不会让女儿将户口迁走。实
    际上,南街村、华西村村民享有的集体福利似乎令人艳羡,但经济收入并
    不算高。华西村那么红火,村民挂账的年收入也只有3万多元,比不上深
    圳、上海、北京市民的人均收入。但他们作为农民能有这样的收入水准,
    在中国是十分幸运的,比那些在沿海打工的青年男女,拼死拼活干一年也
    攒不下三五千元要强得多。所以,他们作为村民的收入,使在南街、华西
    打工的外来农民羡慕不己。要说什么自由,在外给老板打工的农民有什么
    自由可言?要什么自由,当心保安或工头抽耳刮子,让你立刻卷铺盖滚蛋!
    这就是中国农民必须面对的现实。正是这种别无选择的现实,成全了华西、
    南街这样的明星,使它们留得住村里民,还闪耀出炫人眼目的光辉。
                   2003/08/10
      
    (转自国内《关天茶舍》)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