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论证中的京沪高速铁路的风险和对策
(博讯2003年7月30日)
    论证中京沪高速铁路,项目巨大,风险更是惊人。处理不当,可能会陷中国于困境。

      主要的风险,有三类;国家安全风险、经济风险、和技术风险。风险不一定使人裹足不前,但如果没有足够的控制手段,却可能招致巨大损失。 (博讯boxun.com)

      这里,先谈风险,再谈对策。

      高速铁路,虽然有可能是不错的技术,但却不是必须及通用的技术。日本新干线成功运行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其他国家采用。但不少国家都大量购买其他国家的航空客机,因为客机是通用技术,而高速铁路不是。大量投入不通用的技术,如果以后发现将被淘汰,损失巨大。

      而高速铁路的替代技术太多,从航空、高速公路、普通快速铁路等等,没有非它不可的原因。

      而高速铁路不通用的经济原因,则大致有三条:

      一是因为它在本质上是高度垄断性的行业,一般经济法人在有别的较好选择时,都不愿意和垄断供应商打交道,受垄断商长期的盘剥,尤其是外国的独家垄断供应商;

      而且铁路运输有规模效益优势,要么不建,要建就得建大规模铁路网。以后受人挟持的地方很多。

      反之,航空、公路,垄断性不强。机场、公路一般对所有飞机、汽车都适用。

      二是运输干线是公共服务性质,不是单纯的市场经济。需要政府各种显性、隐性的的支持,包括在繁荣地区征地。一般政府当然不愿意去支持外国垄断商;

      三是其巨额的前期投资,使收益预计很难准确,风险太大。会不会搞成钓鱼工程,谁也说不准。别的项目,是中国人钓中国人的鱼,相比之下还好些。

      而高速铁路对中国安全上的影响,跟香港国安条例风波比起来,就是大巫见小巫了。

      由於中日两国独特的地缘处境,而该项目的承接商为日本主要军工厂商。农夫与蛇的寓言使人不得不警惕。

      更何况现在国际间的形势,和宝钢项目时,完全不同。

      日本近代的倔起,从明治开始,在二战中受到重挫。战后的麦克阿瑟体制,制止了日本军工集团对日本政治的影响,使日本走上和平发展的道路。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日本羽翼渐丰。如果说,麦克阿瑟体制,对日本来说,是外来体系。明治体制,却是完全自发的。

      最近,日本的行为,正在试图摆脱麦克阿瑟体制的约束。是否是在向明治体制靠近,日本的选择也不太多。

      宝钢建设时期,有苏联作为中日共同的威胁。而日本的力量也还不太强。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日本在世界上的相对国力,远超过其二战时代。二战时,日本在技术和经济上,都不过是二流的,已经造成这么大的损害。

      在此强调日本的威胁,并不是说日本人比其他人坏,而是在现实的处境下,这对他们是自然的选择。试想,美国虽比日本强大许多,但要影响中国这样不同文化的大国,却很困难。这对日本来说,却很容易。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前期,日本已经给过中国两次毁灭性打击。

      甲午战争前十年、二十年,谁也想不到日本走上这条路。当时清朝正在中兴,从外国买来的先进铁甲舰正在扬威海上。

    二、对策篇

       虽然,日本高速铁路有种种很大的风险,但毕竟是经过检验的实用大规模运输技术。

      如果有有效的方法,控制住风险,也未尝不是种选择。

      但现在,未签约前,主动权在中方,日方比较恭敬尊重。签约后,主动权就在日方了。

      在该项目上,事实上存在日方对中方的控制点。

      所以,如果在财务和技术上,也设计好中方对日方的控制点,来平衡。则这种互相控制的局面,才是最安全的。

      日方热衷于推销新干线技术,他们必定对该技术在京沪线的营利前景,深具信心。而中国缺乏经验,又有受控于他人的忧虑,信心较低是必然的。

      这项目对中国是可有可无。而中国采用此技术,却不仅给日方提供了生机,而且还使他们不通用的技术,一下子有可能变成通用。这样的良机,自然不能是免费的,尤其是当中国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

      一个合理的方案,是双方共同承担风险。

      风险分资金风险,和土地风险。日本不可能承担土地风险,所以合理的安排,是日方承担资金风险,而中方承担土地风险。

      为京沪高速铁路项目,建立独立经济法人。其资金来源,由该项目发行债券,并由日方承担。日方对该项目营利前景的真实想法,可从他们愿不愿意承购债券,以及索取利率的高低看出。现在很多前景良好的债券,是零利率的。

      而中国政府以合理市场价购入土地,租给该项目使用。土地使用权的借贷,在债务优先级上,要高于日方的资金债券。如果以后日本在设备供应上过分敲榨,使该项目破产,资金债券就被勾销了(default)。所以,债券的期限,要长一些。

      中国承担的是土地使用风险。京沪线所过之处,都是繁荣精华地区。大量征地,势必影响沿途的经济发展。如果项目失败,大量黄金土地无法合理使用,中国经济布局受到严重扭曲。这种风险,绝对不能忽略。后果比日方的固定资金投入损失,要严重的多。所以优先级上,应该比日方的资金债券要高。

      由於日方已经在设备供应上形成对中方的控制,这样的设计是合理的。

      日方掌握设备供应价格,中方掌握土地出租价格。日方承担债券资金default的风险,中方承担建设期间,黄金土地使用被浪费的风险。

      另外,日本开发、推广自己技术,所获得的巨大好处,也要由向中国作技术转让来互补。

      但实际上,这技术对日本而言,即将过时。而即使转让,中方也未必能学会。中方这方面的劣势,可以通过让日方在中国设研发、生产中心,来校正。

      具体的做法可以是,日方提供设备价格的某一百分比,作为付给中国国籍雇员的薪水。已经付了新水,日方愿不愿意教会他们技术来发挥作用,就是日方的事了。

      为了确保日方转让技术的诚意,及考虑到中国生产成本的低廉,这个百分比,要订得高一些。

      由於高速铁路,是个巨大复杂的工程。很多决策,需要详细的经济、技术资料。作为一个局外人,只能谈谈粗浅的想法。

      其实作为一个超大工程的复杂论证过程,设立正、反两方面的论证阵营,比较好。

      反方阵营,可以让有竞争利益的集团来参与。他们对发现项目中的弊端、漏洞,会很有兴趣,也会很有效率。

      从消极的角度讲,他们可能会发现否定这一项目的充分证据。

      从积极的方面看,他们也会可能极早发现问题,使人更早更好地找到解决方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纸老鼠:凭什么不让中国人造自己的高速铁路
  • 中国留日学生对高速铁路的看法
  • 关于京沪高速铁路和中日关系致中国政府的公开信
  • 下一次大学生游行:京沪高速铁路给日本人?
  • 关于京沪高速铁路致国务院有关领导的一封信
  • 京沪高速铁路青睐新干线 日本官民一体志在必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