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移民、拆迁问题----再论理直气壮地向中共及其政府索赔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6月20日消息】     五一前后,中国经济时报连续发表了几篇有关“危房改造”拆迁问题的文章,引起了广大被拆迁居民的强烈反响。五月二十日上海一百五十多人,准备前往北京上访,控告他们房屋被非法强行拆毁,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遭到严重侵害,却多年来投诉无门。上访者中有人打出横幅:“反对强拆,反对专制”,“危改比非典更可怕”,“愿中国农民永远不再下跪”…。 如此多的上海人不顾拦阻要到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SARS高发区-北京集体上访,确实因为强拆住房比SARS对他们危害更大。“非典”(SARS)作为人类新发现的一种病毒,由于其传染过程的不确定性,更因为人类尚没有找到预防、治疗“非典”(SARS)的有效办法,因此引起了人们的普遍恐慌。相比之下,中国大陆几十年移民拆迁给数千万被移民、拆迁的公民所造成的心灵创伤和财产损失则更为巨大和惨重。 “非典”灾害终究会过去,而移民拆迁对家的毁灭和对公民基本权利的损害给人们造成的恐慌和绝望却是永久的。 如果说“非典”(SARS)还有自然因素的话,那么,非法的移民拆迁则完全是一场人祸!而这场劫难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共及其政府。 作为人类社会中的一员,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生存空间,这个空间体现了一个人最基本的人权,理应得到社会和他人的尊重,而不受侵犯。被动的移民拆迁不仅完全打破了居民平静、祥和的生活,而且给他们的生存造成了极大困难和诸多不便,不仅使他们在经济上受到损失,而且彻底打破了他们原有的社会关系网络,甚至切断了他们与亲朋好友、邻里之间的密切联系。陌生感、孤独感笼罩在他们的心里,就业、就学、就医…的困难,交流、交通…的不便,导致他们的生活品质全面下降!因此,对于所有被动搬迁的居民进行经济补偿不仅是应该的,而且是必须的。只有这样做才能体现社会的公正,才能维护被迫搬迁公民的尊严,才能保证被迫搬迁公民不至于沦落到绝对贫困的悲惨境地。 公民的财产权是生存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公民的财产权是法治国家最基本的原则之一。当拥有土地和房屋的公民在遭遇到被动拆迁时,应该按照民法的基本原则处理。政府、开发商与房屋土地所有人,双方之间处于平等的民事关系,因此,必须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采取“以土地换土地”的办法,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通过法定程序完成房屋土地权属的转移。公民对自己的房屋土地拥有占有、使用、处分、收益的权利。在政府,开发商提出征地要求时,房屋土地的主人完全有权利拒绝任何由对方提出的、对自己不利的条件和价钱,完全有权利拒绝出卖自己的财产-房屋和土地。 然而,在当今的中国大陆,上述的法治原则和道德约束却全然不见了。中共自从建国以来,一直无视公民的合法权利,经常随意侵犯,特别是近十几年来,更是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到了令人不齿的程度。近年来,随着公民意识的逐步觉醒,移民、拆迁纠纷愈演愈烈,饱受欺压的公民心中的怒火也越烧越旺。 在中国大陆,移民拆迁成了公民一场经济和权利的大劫难,公民的财产权、生存权和人身权利等受到严重侵犯。居民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经常是没有商量,文件、住房的图纸不给看,甚至连任何合法的手续都没有,在没有签定任何协议的情况下就强行把房子夷为平地。有的住户上班、出差、探亲回家后发现自己的房子已被拆了,报警没有用,政府、法院都不管……。开发商还通过房屋面积的缩水或膨胀以及降低建筑质量等手段搜刮搬迁居民,谋取暴利。   开发商对居民地上建筑物做了严重低于市场价格的补偿,而且无视私房主的土地财产权,对其土地财产权不予承认和补偿。 被拆迁的居民还时常受到开发商、拆迁公司的暴力骚扰和威胁,砸烂窗户、毁掉院墙、切断水电,劫掠财物。他们以制造拆迁地区恶臭的环境如向居民院子里扔屎包等手段企图将人逼走。一些开发商对不肯搬迁的居民大打出手,甚至逼死人命。 表面上看,被拆迁公民所受到的伤害是由开发商一手造成的,少数的媒体在披露房地产中的问题时也是这样报道的。然而实际上,开发商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就是因为有黑后台-中共及其政府撑腰。 中国大陆现在执行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有使用年限的土地制度。这个制度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然而,这种办法并不是中共的发明创造,而是从前港英当局那里学来的。香港回归中国之前,香港所有土地属英皇所有,由港督代表皇室管理,因为根据国际法,英国政府必须于1997年把香港归还中国,港英当局在其统治期间,为了维持统治,发展经济,不得不根据香港自身的特殊性,建立了土地使用权与所有权相分离,土地有使用年限土地的基本制度。由于当年港英当局在取得香港地区的行政管辖权时,绝大多数的土地所有权依然还在港人手里。因此,在执行这一土地制度后,港英当局在对私人土地征用时,还是按照市场经济的法则,给予了相当优厚的补偿。可是,中共除了学会使用年限之外,竟然完全无视公民的基本权利。 十几年来,一些领导人和政府部门公开声称:“这是国家的土地,我们想怎样干就怎样干”。他们的说法也确实“于法有据”,因为根据1982年制定的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土地或归国家所有或归农村集体所有。问题是1982年所制定的这部宪法,其规定的土地制度是否存在合法性?众所周知,中共取得政权以前,中国的土地除了荒山野岭、沙漠戈壁等无人居住区域之外,所有的土地都有自己的主人,而中共则为“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中共取得政权以后,除了没收了“官僚资本”的房地产及原来的国有土地之外,大量的土地财产权依然在个人手中,即农民和城乡居民手里。即使农村的耕地经过“合作化”、“人民公社化”,从法律角度上讲,仍然还是农民入股的个人财产。1982年,中共及其政府竟然轻而易举地仅凭一纸公文, 就将一个公民的财产-土地,归入自己的囊中。中共从来就没有“公民合法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概念,他们认定国家对公民的财产拥有至高无上的, 任意的处置的权力。多年以来,他们打出的“国家利益”的旗号,早已成为强势既得利益集团掠夺公民财产的无耻谎言。他们通过制定非法之法来为非作歹。 北京市房地产局在1997年书面答复人大代表质询时,公开写到“根据我国1982年宪法规定,所有城镇土地归国家所有。私房主只拥有房屋所有权。拆迁时依照《北京市房屋估价办法》对私有房屋作价并予以补偿。” 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于1998年11月4日,在市长学法的通栏标题下发表文章,公开声称:“从建国初期的《土地改革法》到以后的几部宪法,国家早就将土地使用权没收了。…这是国家性质所决定的。” 现在,决策者们又喊出歪论“土地是最大的国有资产,经营土地是经营城市的核心和关键”。北京海淀区政府前段时间宣布,“经过充分论证,决定对北部地区的土地价格做出限制,将产业用地降低到每亩30万元左右。与现行土地价格水平综合比较,平均降幅达60%。这是海淀区为优化发展环境,用规范化手段盘活城市土地资产而采取的有力举措。”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土地财产的主人放在眼里。 事实也是如此。建国初期进行的治淮工程及以后的三门峡、刘家峡、新安江、丹江口水库建设,到文化大革命结束时,超过一千五百万的水库移民从肥沃的平原地区就地后移,被迫搬迁到贫瘠的山区、半山区,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贫困线上挣扎,问题至今也没有解决。因为中共及其政府从根本上就没有想解决! 在无视公民权利的思想指导下,由国务院1991年和2001年制定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下称《拆迁条例》)完全站在开发商的立场上:只要有房地产开发商看中并愿投资,政府部门无须先征得原居民同意,即可利用政府公权,以一个拆迁公告,对私有房产进行实质性政府征收。有些城市,随意大搞“旧城改造”。更有一些城市的规划部门,仅凭领导的一张批示,就可以将一幅土地“规划”给开发商,继而进行政府征收。 房地产开发商(所谓“拆迁人”)在获得建设用地批准书以后,不需要与被拆迁人商定拆迁安置方案,也不需要办理房地产的转让或变更等,就可以得到政府颁发的拆迁许可证并实施拆迁,而该土地上现有的其他房地产权利人(所谓“被拆迁人”)则被要求在指定的时间内与开发商签定补偿协议,按期搬迁,否则将被房地产管理部门裁决直至强制拆迁。“拆迁人”与“被拆迁人”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变成了行政隶属关系,“被拆迁人”作为房屋拆迁这项民事行为的当事人之一,却被要求必须执行另一当事人——“拆迁人”单方面制定的补偿、安置方案,违反了民法中当事人在民事活动中地位平等的原则。同时,开发商拆除尚属于其他房地产权利人的房屋,更是对“被拆迁人”财产权的公开的直接的侵犯。 对于旧房的补偿价值,1991年的《拆迁条例》主要限制为按照所拆房屋建筑面积的重置价格结合成新结算;2001年的《拆迁条例》主要限制为以被拆迁房屋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确定。实际上,旧房的评估价值通常不包含土地出让金、装修设施及材料的价值、搬迁的合理损失费和原居民应可获得的补偿等。但开发商兴建的商品房的销售价格,除土建成本外,通常包含了土地出让金、市政建设配套费、支付给原居民的补偿费、装修成本、经营成本及开发商期望得到的利润。旧房补偿价与新房市场价的不平衡,导致原居民的基本利益受损,而问题的根源就在于《拆迁条例》的限制性规定上。付给公民"补偿款",价格不是由卖主, 倒是由买主出的。 既然是政府向公民"出价", 那么公民自然有权利讨价还价, 甚至干脆拒绝这宗买卖,自己翻盖或重建,根本用不着政府搞甚么“危改”。强迫财产的所有者必须将财产按照政府所喜欢的价格和方式成交,完全是一种强盗行为。 中共建国以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鼓吹“一大二公”的优越性,不仅强力推行,而且向人民承诺由国家包办一切:从吃喝拉撒到生老病死,国家为参加“革命”的工作人员提供住房。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国家长期采取“低工资、高积累”,“先生产、后生活”的政策。然而,当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中共领导人发现,由于长期很少建设住房,众多人员没有住房,很多人的住房非常狭小,住房问题已经成为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成为一个极其沉重的包袱。由于中共连续不断的决策失误,大量的积累都“交了学费”、打了水漂,原来的承诺根本无法兑现。为了把包袱推出去,中共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住房改革首当其冲。 既然是改革,那么首先必须体现社会的公正,起点要公平,程序要公平。然而,在住房改革过程中,高官们用几万元钱就买下了他们居住的上百平方米的高标准住房,市场价值在百万元以上,还不说一批“干部”通过不正当手段非法占有多套公房。同样是为“革命”、为国家工作了二、三十年,许多人,尤其是真正创造社会财富的广大职工,却没有得到相应标准的公房,一些人直到死了也没有得到一平方米的公房。所谓的“住房补贴”,只不过是纸上谈兵。很多人在遭遇拆迁时,依然拿不到“住房补贴”,而少量的“拆迁补偿费”根本不能买到住房。不仅在本地买不到,即便到边远地区也还是买不到。有私有住房的职工,在拆迁时,不仅自己的财产遭到抢劫,住房待遇上的公平更是无从谈起。 北京市的一些私房在国家五六十年代的政策中被没收,在八十代年被带户返还,但房主却一直没有任何权益,每月只能按照房管部门的规定收取房客每平方米0.11元的“房租” (通称“标准租”),并且不能拒租房客,即使房客同意外住,房主还要为其找房。房主苦苦等候了几十年,在拆迁时,到手的是寥寥无几的“房屋残值费”。公民住房所以成为“危房”完全是中共一手造成的必然结果。 中国的农民在遭遇移民、拆迁时,情况更加凄惨。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土地使用权的出让与交易日益频繁,受害最深的就是农民!在今年全国人大政协会议中,新名词不断涌现,其中一个是「失地农民」。所谓「失地农民」就是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与城市贫民、进城民工、农村困难户并列为今天的四大弱势群体。「失地农民」据说总数有2000万人。「失地农民」失去了土地也就失去生活依靠,不得不流落他乡,成为贫困之极的流民。有调查显示,「失地农民」被安排就业的只有1.1%,参加医疗和养老保险的只有8.1%和6.2%。这种调查,还只是显示其部份状况。几十年来,广大农民靠自己的辛勤劳动在自己的土地上自食其力,农民的住房也是靠自己省吃俭用建起来的,共产党及其政府不曾给过一分钱。随着经济的发展,土地价格的提升,农民手中原本掌握着巨额的财富。可是,通过移民、拆迁,农民的财产权却全部丧失,地款大都收入贪官污吏、开发商的腰包,自己反而成了「失地农民」。 从法律角度看,所有权是没有期限的,原来私人所有的房地财产权是可以子子孙孙继承的。而现在,在拆迁之后,私房主自己出钱买房,其房屋所有权在70年后将随着土地使用权一起无偿收回,想再拥有,需要续约并再次交纳土地使用金。这种做法也是变相的掠夺。 面对如此不公正的社会现实,一些公民希望通过上访来申诉自己的冤屈,却无处理睬、无人问津。不仅问题得不到解决,一些上访者还遭受关押、拘留、遣送、被劳动教养、甚至被判刑。一些公民因不肯搬家遭受拆迁人员的毒打,却投诉无门。对于移民拆迁纠纷的法律诉讼,大多数不被受理,即使被受理也绝无胜诉的可能。移民拆迁纠纷“人大不讨论,媒体不报道,法院不受理”。司法机关已由社会公信及利益平衡器变成了为既得利益集团守利的工具。 被拆迁公民对非法、不公正的遭遇怨声载道,不满情绪与日俱增,可是,在中共政权的操纵下,宣传媒体上却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为当权者歌功颂德。什么“拆迁拆迁,一步登天”、“感谢党、感谢政府”…。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1998年8月24日报道,开发商危改安置居民每户要30到40万元人民币。这是瞪着眼睛胡说八道、编造谎言。如金鱼池危改小区一位回迁户,花24万元现金买了建筑面积73.6平方米的住房,最后拿到的却是一栋连承重墙都是斜的“危房”。而大多数搬迁户没有那么多的钱,迫不得已只能到大兴等地区安家。 在公民意识日益觉醒的形势下,在受害公民的反对和抵制下,中共及其政府正在变换手法来掩盖事实真相。北京市绝大多数被拆迁居民被“安置”在集体所有的土地上非法开发的房屋租住。这类房屋是官商勾结的产物,依照法律即不能出售,也不能出租。然而,现在政府有关部门却替开发商大力推销“违法房”,使其进入市场,造成其“合法化”的假象,进一步搅乱房地产市场的经济秩序,以掩盖土地批租中“官商勾结”、“钱权交易”的重大腐败犯罪行为。政府部门还以“撤乡、撤队”为名处分集体财产,以发股权证书形式“补“拖欠”占地补偿款”的手段,掩盖其非法征用集体土地,侵吞农民宅基地补偿款和“两费”(青苗费,安置费)的重大腐败。北京市国土房管局还出台了“农转居人员优惠购买安置住房政策”。据《晨报》称:“由于本市建设的需要,在过去若干年中,一些单位征用农民土地,并按政策要求对转居的农民安置了公有住房,形成了农转居人员承租安置住房的状况。本市在1998年12月以前,因征地并承租了公有住房的农转居人员有近10万户。近几年,一些农转居人员要求按房改政策购买安置住房。为此,本市出台了相应政策,农转居人员在一定时限内申请购房,可以按照每建筑平方米1165元的价格购买,并享受参加社会劳动年限的折扣优惠。”且不说原来的安置房面积小、标准低、质量差,已经遭受抢劫的农民还要再次被扒一层皮,人世间还有比这更厚颜无耻的作为吗?! 中共及其政府认为自己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在他们眼里,法律只是一件华丽的外衣,用时穿上,不用时扔掉。法律只不过是强势集团进行罪恶活动的遮羞布,贪官污吏的护身符。他们将国家法律授予的权力、自己授予自己的权力、甚至是为了谋夺他人的法律权利而授予自己的权力,用来寻租谋利。“宪法”的核心是保障人民权利,限制政府的权力,中国的宪法虽有保障人民权利的官样文章,却不赋予对这些权利保障以司法效能,而且对党和政府的权力没有任何限制。宪法的审查制度及其司法保障作用缺位,没有设立有效的救济程序,根本上不可能遏制行政“执法”领域中违法现象,也不可能保护公民的权利。 在丰富多彩、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公民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自主地安排自己的生活,不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反而遭受公权的欺压。明明是共产党掌握着国家的一切权力,却大言不惭地声称“人民当家作主”。 现在,又自顾自的喊起了“三个代表”,自封为“始终代表” “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人民利益”,完全无视全国人民是否同意与授权,实在是当今中国最为无耻的谎言。 多年来,中共及其政府一直高喊:“发展是硬道理”、“发展是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似乎发展就能解决一切,实际上,完全是一种误导。执政党和政府的首要职责是维护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而中共及其政府不仅人为地制造社会不公,还打出“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顽固坚持错误,拒绝改正,完全站到了中国人民的对立面。 中国有一句古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共及其政府完全无视社会行为的基本准则,即不尊重事实,也不尊重他人,既得利益集团把他们的“幸福”完全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然而,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大规模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的行为总有一天会受得到彻底的清算。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积极行动起来,向着法西斯敌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民主,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万众一心 (北京) 写于2003.6.4 改于2003.6.15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徐永海: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 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 两百多上海市民抗议住房被强迫拆迁
  • 上海卅余人抗议拆迁被拘留 (图)
  • 国贸旧房拆迁引发北京市民示威(图)
  • 以“六四”期间严控为名,上海被拆迁户100多人因上访北京被抓
  • 上海被拆迁户状告上海首富周正毅与政府机构勾结巧取豪夺开庭,庭外百名民众遭驱赶
  • 上海百余人抗议拆迁被逮捕
  • 上海拆迁户示威被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