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马克思捍卫出版自由──介绍马克思发表在《莱茵报》上的论文

【博讯2003年4月24日消息】    《关于出版自由和公布等级会议记录的辩论》──

   鲁连 (博讯boxun.com)

   
┍────────────────────────────┐
│ 很多人都把中共政权的消息意见封锁、书报检查制度,理所 │
│ 当然地归罪于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然而,受尽书报检查 │
│ 制度之苦头的马克思,则是坚决反对国家对出版自由之剥夺 │
│ 的。                         │
│                            │
│ 四川的《野草》在1979年曾经勇敢地发表了鲁连的一篇阐释 │
│ 马克思捍卫出版自由的文章。我们在此特于转载,一方面谴 │
│ 责挂羊头卖狗肉的中共,一方面还马克思以他的争取出版自 │
│ 由的本来面目,另一方面也来纪念刚刚于3月底去世的睿智 │
│ 的鲁连。               ──洪哲胜编按 │
└────────────────────────────┘

   拿破仑早就说过:“出版决定一切。”在现代社会,事实差不多就是如此。书籍、报刊和文件,主宰了生活的各个领域。不能发表的思想和意见,既然分散在孤独的个人头脑中,便只能落得悄悄消失的命运,或者作为群众情绪模模糊糊地存在着,无法形成一种力量。

   因此,人民必须拥有出版的权利,以表达自己的意志和愿望。

   现代国家无不把“出版自由”的条文,写在各自的宪法上,而伸之以不见条文的书报检查制度。出版自由和书报检查制度,两者是否相容呢?

   马克思用多方面的论证,来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依照论文的先后次序,作一个提要式的介绍。


一、人民生活强烈需要出版自由

   如果只让少数宫廷丑角享有思考和述说真理的权利,人民就是只能依赖他人、不能独立的人民。要保护人民的发言权,即出版自由,就必须真正喜爱它,感到需要它,没有它,我们的生活就不会美满。


二、援引既成事实,并不能说明真理

   因为从来就没有自由的出版物,所以自由的出版物就不应该存在。因为出版物从来就是由政府批准的,所以不由政府审查批准的出版物就不能存在。

   如果这样的道理成立,那么,因为从来就说是太阳绕地球旋转,所以伽利略说地球绕太阳转,就的确应该被送上火刑场;因为从来都是农奴服从主人,所以,农奴的解放就是大逆不道的了。

   真理有时并不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不敢设想未被准许的事物也应该存在,不敢面对尚被压抑的真理,乃是懦夫和惰性生物的特徵。


三、严格检查制度使民族精神发展  蒙受不可弥补的惨重损失

   严格检查制度造成了几十年既不生产也不需要精神食粮的状况。出版物的堕落带来了人的精神堕落。


四、出版物只负有自身份内的历史职责,  对它提出额外要求是十分荒谬的

   要求出版物保证一个国家的政治状况,或者要它对“反革命”复辟负责,或是要求它制止犯罪等等,这无异于一个作家仅因为医生治好了他的病、未能保证他的作品不被修改而大发雷霆。

   “人民的缺陷同时也是他们出版物的缺陷。”“谁不原谅出版物的民族的和时代的过失、却原谅书报检查制度的反民族反时代的罪过呢?”


五、“一切均不完美”的肤浅观点,  不能用来说明任何问题

   “在衡量事物的存在时,我们应当用内在思想实质的标尺。”“即使人类的一切由于它的存在就已经不完善,难道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说:我们应当混淆一切,对善恶、真伪一概表示尊重吗?”

   自由的出版物即使是不完善的,也应当存在,因为自由出版物“本身就是肯定的善,是思想的体现、自由的体现;与此相反,检查制度是不自由的体现,是以表面的世界观来反对本质的世界观的斗争,它只具有否定的本性。”


六、自由为人所固有。体现普遍自由的自由出版物  比体现特殊自由的受检查的出版物更有权利存在

   “没有一个人反对自由,如果有的话,最多也只是反对别人的自由。可见,自由向来就是存在的,不过有时候表现为特权,有时候表现为普遍的权利而已。”

   书报检查是以个别人的特权的方式实现着出版自由,另一方面就是人民的出版自由。“这个问题仅仅是在现在才有了正确的提法,问题不在于出版自由是否应当存在,因为出版自由向来是存在的。问题在于出版自由是个别人的特权呢?还是人类精神的特权?问题在于一面的有权是否应当成为另一面的无权。”“精神的自由”不比反对精神的自由”有更多的权利吗?


七、出版物的好坏,不能用它是自由出版的、  还是受检查的出版物来区别

   应当按照出版物的实质,即内在的特征来区别好坏。“出版自由同出版物的实质相适合,而检查制度则同它相矛盾。”“受检查的出版物既使长出好的果实也是坏的。”“自由的出版物即使长出坏的果实也仍然是好的。”“阉人即使有好的歌喉,但仍然是畸形人;自然界即使也会长出奇形怪状的东西,但仍然是好的。”


八、检查者本身应受到检查,真正的检查是批评

   “就算检查制度和出版的天性是不可分的(虽然没有一种动物,尤其是有理性的生物是带着镣铐出世的),那么,由此应当得出什么结论呢?结论只能是检查官正式实现的那种出版自由,即检查本身,也需要受检查。除了人民的出版物受检查,还有谁能检查政府的出版物呢?”


九、为争取制定出版法而斗争

   在出版物中,检查者的意志决定出版物的命运,被检查者成了听天由命的羔羊。制定出版法,就是确立双方共同遵守的准则。“法律不是压制自由的手段”,“恰恰相反,法律是肯定的、明确的、普遍的规范,在这些规范中,自由的存在具有普遍的、理论的、不取决于个别人的任性的性质。法典就是人民的圣经。”


十、预防性的法律不应存在,检查法永远非法

   预防性的法律本身不具备尺度和准则,没有确定的范围和限制。法律不能用来预防人的行为,只有法律被触犯的时候,它才成为法律而生效。

   检查制度是防备自由的手段。“人体生来就是要死亡的,因此,疾病就不可避免。但是,人们为什么不是健康的时候、而只是在生病的时候才去找医生呢?”

   检查法包含着一个荒谬的前提,它预先就认为每件出版物都是坏的,必须受检查。

   正如一个外科医生预先就确定每一个人都必须开刀动手术,而对每一个健康的人构成一种威胁。

   “书报检查制度正如奴隶制度一样,即使它千百次具有法律的形式,也永远不能成为合法的。”


十一、检查法效果适得其反

   “检查制度使每一篇被禁作品,无论好坏,都成了不平凡的作品。”“在实行书报检查制度的国家里,任何一本未经检查而出版的禁书都是一件大事。它被看做殉道之士,而殉道不可能没有灵光和信徒。”

   “由于人民不得不把具有自由思想的作品看做违法的,因而他们总把违法当做自由,把自由当做非法,而把合法当做不自由。书报检查制度就是这样扼杀着国家精神。”


十二、出版不能贬为行业,作品不能贬为手段

   精神生产应当符合自身特殊的规律,不能简单按单纯物质生产来对待。把出版仅仅当成商业事务是产生不了好作品的。作家绝不把自己的作品当做手段。作品就是目的本身;无论对作家或其他人来说,作品根本不是手段,所以在必要时,作家可以为了作品的生存而牺牲自己个人的生存。


十三、作家不能划分为够资格的和不够资格的两类

   “够资格的”与“不够资格的”,只有读者有权利进行评判,而且只有事后才能决定,而不是事先决定的。

   那需要把作家分为“够资格”和“不够资格”的两种人,正是打算利用外部特权的掩护,而冒充够资格的不够资格的人。

   如果说,只有“够资格”的作家才配发表作品,那么,也只有够资格的读者才配阅读作品。结果就是唯一够资格的作家正是唯一够资格的读者──自己享有取得和阅读他自己著作的特殊权利。

   回顾历史,本国政治发展缓慢和著作界贫弱的原因,就是这些所谓“够资格的作家”造成的。他们横亘在人民同精神、生活和科学、自由同人中间,厚颜无耻地把那些吹嘘拍马、空洞无物的文章当做旗帜挥舞,扰乱和阻挡着探索真理的视线。

   “我国的著作界,将由那些不属於够资格之列的作家创立。”


十四,出版自由关涉到普遍的自由

   “没有出版自由,其它一切自由都是泡影。”如果认为这只是一个特殊问题,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是特殊范畴内的一般问题,自由终归是自由,无论它表现在油墨上、土地占有上、信仰上或是政治会议上。”“自由的一种形式制约着另一种形式,就象身体的一部份制约着另一部份一样。只要某一自由成问题,那么,整个自由都成问题。”

   综上所述,出版自由和书报检查制度水火不相容的性质,已经得到充分的说明。它们之间的对立,乃是法制与专制的对立、理性和蒙昧的对立。马克思怀着强烈的民主感情,披坚持锐,以科学论证为武器,向黑暗的势力进击,所向披靡。

   末了,我们再援引几段马克思的精彩原文,以飨读者。

   “检查制度没有消灭斗争,它使斗争片面化,把公开的斗争变成秘密的斗争,把原则的斗争变为无力量的原则与无原则的力量之间的斗争。从出版自由的本质自身所产生的真正检查是批评。它是出版自由自身产生的一种审判。检查制度是政府垄断了的批评,但是,当批评不是公开的而是秘密的、不是理论上的而是实践上的时候,当它不是超越党派而是本身变成党派的时候,当它不是作为理性的利刃而是作为专横的钝剪的时候,当它只想进行批评而是不想受到批评的时候,当它由于自己的实现而否定自己的时候,以及当它由于批判能力尚差而错误地把个别人当做普遍智慧的化身、把强力的命令当做理性的命令、把墨渍当做太阳上的斑点、把书报检查官涂改时画的叉叉杠杠当做数学作图、而把粗暴蛮横当做论据有力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难道批评不是已失掉它的合乎理性的性质了吗?”

   “起败坏道德作用的只是受检查的出版物。最大的罪恶──伪善──是同它分不开的;从它这一根本劣点派生出它的其它一切没有丝毫德行可言的缺陷,派生出它的最丑恶的(就是从美学的观点看也是这样)劣点──消极性。政府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它也知道它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声音,但是它却欺骗自己,似乎听见的是人民的声音,而且要求人民拥护这种欺骗。至于人民本身,他们不是有时在政治上陷入迷途有时又什么都不信,就是完全离开国家生活,变成一群只管私人生活的人。”

   “这些人怀疑整个人类,却把个别人物神圣化。他们描绘出人类天性的可怕形象,同时又要求我们拜倒在个别特权人物的神圣形象面前。我们知道个人是微弱的,但是我们也知道整体就是力量。”

   “自由的出版物是人民精神的慧眼,是人民自我信任的体现,是把个人同国家和整个世界联系起来的有声纽带;自由的出版物是变物质斗争为精神斗争,而且是把斗争的粗糙物质形式理想化获得体现的文化。自由的出版物是人民在自己面前的公开忏悔,而真诚的坦白,大家知道,是可以得救的。自由的出版物是人民用来观察自己的一面精神上的镜子,而自我认识又是聪明的首要条件。它是国家精神,这种精神家家户户都只消付出比煤气灯还少的花费就可以取得。它无所不及、无处不在、无所不知。它是从真正的现实中不断涌出、而又以累增的精神财富汹涌澎湃地流回现实去的思想世界。”

   我们相信,任何有思想、爱自由的人,读到这些深刻有力热情睿智的话语,都会神清气爽、痛快淋漓、激情振奋,获得追求真理的勇气,信心和力量。这些话语是一颗颗思想的珍珠,而整篇论文则是一顶镶满珍珠和宝石的金冠。有兴趣的读者,能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和《马克思论艺术》第4卷中间,读到全文。(1979年3月19日)

   〔原载《野草》第2期〕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