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傅国涌:用真姓名发表负责任的文字

【博讯2003年2月07日消息】    (编者按:鲁讯当年可以用真名发表言论,是因为当年他可以大骂老蒋而不被抓,今天匿名是网络言论的主流,与目前严酷的政治环境是分不开的。)

     用真姓名发表负责任的言论,而不是用笔名、化名、匿名,是直截了当的批评,而不是含沙射影、冷嘲热讽──这是胡适一贯提倡并力行的,也是鲁迅对所不屑的。历经岁月的磨洗,哪一种方式更有助於一个正常的言论界的发育,更有利於社会的进步,应该是一目了然了。在这一点上,我们大可不必为鲁迅讳,尽管他早已被供奉在「圣人」、「伟人」的神坛上。 (博讯boxun.com)

     1931年初,政治学博士罗隆基因在《新月》发表批评国民党的言论而丢失了大学的饭碗。1月15日,胡适写信给蒋介石身边的陈布雷:「若政府不许人民用真姓名负责发表言论,则人民必走向匿名攻讦或阴谋叛逆之路上去。……国中若无『以负责任的人说负责任的话』的风气,……只可以逼人民出於匿名的、恶意的、阴谋的攻击而已。」

     鲁迅晚年居上海租界,以令人眼花缭乱的笔名战术,发表了大量杂文。在只问「目的」、不管「手段」、不主张「挺身而出」的他看来,「区区假名真名」只不过是「小事也哉」。但不同道路的选择却不是一件小事。

     处言禁、报禁未开、互联网势不可挡的时代,虽然文网之严密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整顿报刊、封网锁国,都是权势者的家常便饭,但毕竟封不胜封,千方百计阻止人们表达自由的愚蠢之举,越来越难以奏效。方兴未艾的网络,毕竟为铁幕撕开了一条缝。技术文明为人类进步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网络时代盛行网名,充斥各种论坛的大量帖子用的大多是网名,或者说匿名。我并不想责怪网民。西方哲人说,「专制使人变得冷嘲。」其实,专制何尝不使人变得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变得什么都不相信呢?被专制毒化的灵魂,要走出恐惧的阴影,重建生活的信心,谈何容易!我所说的生活,不仅仅是个人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而且包括精神生活、公共生活,对公共事务本来应有的关心。这其中尤其重要的就是思想、言论自由,当然不是闷在脑子中或自言自语的思想自由,也不是放在抽屉中或藏诸名山的写作自由,而是个人署真姓名公开发表的自由。

     这种权利不仅庄严地载在《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也堂皇地写入已实施20年之久的中国宪法。宪法第35条规定的言论、出版等自由,第41条明确的公民对於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批评和建议的权利」,都是人们所熟悉的。20年来无数以言治罪的案例,让国人心有余悸,也触穿了宪法的遮羞布。有宪法,无宪政,写在纸上的条文又有谁把它当真?本人曾为此付出了5年的青春岁月。但我们不能因为权势力量对宪法、对公民言论自由的漠视,就不珍视这一权利。

     直到今天,在饱尝专制铁拳、历经牢狱之苦之後,我依然相信──用真名发表负责的言论,是我们神圣的权利。在铁幕之中,我们尤其要珍视这样的权利,并且不遗余力地争取这一权利。何况,新皇登基不到3个月,已两次大力倡导宪法权威。身为公民,我们更应把宪法视为我们权利的守护神。

     有人可能会说,以真名公开发表批评言论,无异於许褚式的赤膊上阵;使用「网名」、人所不知的「笔名」,一句话,匿名,就是一种自我保护,可以逃避「言论警察」的嗅觉、爪子。其实,用「网名」又能如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不锈钢老鼠」的被捕就是最好的证明。刘荻之名是人们事後才知道的。

     面对血泊中浮起来的国民党政权,胡适当年力倡「用真姓名发表负责任的文字」的意义,曾长期被忽略、被刻意遮掩,至今尚未得到广泛的认同。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极权高压,只能为鲁迅式的「笔名战术」、杂文思维、嘲讽笔法提供贫瘠的土壤,而失去了胡适以真姓名发表批评言论的脆弱空间。

     1949年以来,我们只看到杂文家的背影,没有听到政论家、时评家的声音(这并不是否定鲁迅和杂文)。在20世纪的苍茫暮色里,在21世纪的地平线上,我们才蓦然发现越来越多的杂文已不是那么曲折、隐晦,那么转弯抹角,而是有点像直接批评的言论了。

     「杂文思维」乃是专制无孔不入时代的特定产物。杂文淡出,言论凸现,将是一种必然趋势,1949年前夜嘎然中止的言论界终将再现。但那只有从力倡「用真姓名发表负责任的文字」开始。重温胡适这番话因此而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2003年1月28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