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任不寐:“警察打人”原因初析

【博讯2003年1月17日消息】    如果你说中国警察打人(当然对象主要是所谓"犯罪嫌疑人")是个别 事件,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会对此发出嘘声。人们普遍相信,"打"事实上 几乎是警察的职业特征或工作需要。这当然早已经不是什么"国家机密"了 。2002年,中国大陆媒体广为报道的"处女卖淫岸"、"黄碟案"等等,尽管 只暴露的冰山一角,但至少说明了问题的极端严重性和普遍性。令人绝望 的是,"黄碟案"刚刚消失在人们的视野,新的"黄碟案"又出现了。陕西《 华商报》关于"黄碟案"的"续集"是这样描述的:永丰镇温汤村4组村民常某 哭诉说,2002年12月17日晚,他在永丰派出所遭民警万纪全拳打脚踢,并 不时地扇耳光,甚至用皮带抽。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了,只能违心地交代自 己看过黄碟。另外一位村民被民警大约扇了数十个耳光,还抓住他的头往 墙上猛撞,从派出所出来时,他脸肿得连摩托头盔都戴不上。(《华商报 》2003年1月08日)

     关于警察"滥用权力"的问题,近几年大陆媒体有一定程度的讨论。但 这些学术分析或新闻报道还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一方面避重就轻 ,一方面讲的是假道理。那么如何分析中国警察打人的原因呢?我想在这 里谈谈几点看法,并就教于方家。

     我以为警察打人有政治经济学、文化传统以及病理学等三方面原因。 (博讯boxun.com)

     什么是我说的"政治经济学"上的理由呢?就是一个缺乏政治合法性又 公布了宪法的国家,构性地需要警察特权的支援以消除政治非法性和宪法 权利之间的冲突。在这种意义上,警察打人就不是"滥用权力",而是充分 行使最高权力部门"实际赋予"的权力。换句话说,警察打人并不是实际上 被当局所禁止,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的当局的默人和支持。最高权力为 打人"埋单",所以警察打人基本上是他的"经济人理性"支配下的选择。也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理解"警察滥用权力"为何"屡禁不止"。我们知道, 在一个威权国家,至少在令行禁止方面还是有相当的效率的,而警察部门 只所以对"住手"的禁止性规定熟视无睹,只能说明这些"禁止"是缺乏诚意 的,是粉饰性的,而警察部门对此自然是心领神会。一般说来,越是政治 危机的时段,这种情况越严重。中国的警察权力在1989年以后显然得到的 强化,特别是FLG事件中,"滥用权力"成为一种实际命令。要之,在中国限 制警察权力的关键根本不是对警察部门提出批评,而是对政治合法性提出 批评。

     那么什么是"文化传统"方面的理由呢?说到这一点的确令人汗颜。如 果说西方在希腊时代就相对确立了话语对拳头的政治胜利,那么在中国, 自古迄今,拳头仍然是上帝。特别是由于20世纪的军事革命,打人文化进 一步意识形态化。在这种文化传统中,打人不仅不被视为野蛮和不开化, 甚至还成为审美的对象。想想"红楼梦"以外的那三大"古典名著"就明白了 。在当代,除了武打小说以外,官方的权力中心仍然是军队,社会的语言 仍然也是军事性的--"战斗"、"胜利"、"阵地"、"战线",等等语言常常被 用来描述任何非军事领域中的事件。这种情况"文革"后也没有改变,我们 举几个刚刚发生的例子。就是在"第二集黄碟案"披露的同一天,我们看到 一下几条新闻:1、中新社广州一月八日电:广东警方去年出重拳严打整治 力保南粤一方平安。2、2003年01月09日人民网-江南时报:南京重拳击向 三大腐败。3、2003年01月09日01:54北京娱乐信报:讨车费将乘客右眼打 成重伤,3元车费换来三年刑。前两条消息不约而同地用"重拳"来表示司法 行动,这实际上是一种"打人文化"支配下的语言习惯。类似的例子不胜枚 举。第三个例子说明,民间也时刻在"重拳"中过活着,它说明,打人是中 国社会解决冲突的第一方案,官方和民间对此完全一致。关于动辄大打出 手、围观如堵以及酿成大案的报道,人们已经司空见惯了。在上述意义上 ,警察打人不过是民族精神的集中展示而已,但由于它的职业特征,它把 这种打人文化"深化"在"职业需要"之中。久而久之,这形成了一种"职业习 惯",非短时间内可以改善。对此我们能说些什么呢?孟德斯鸠几百年前" 攻击"我们说:那个靠棍棒统治的民族有什么文明可言?!我对此不敢反驳 ,惟无地自容而已。

     最后,我们谈谈"病理学"方面的原因。有人说中国警察象大多数中国 人一样,都需要心理医生。也就是说,暴力事实上是一种心理疾病。这在 心理学上几乎个公认的常识。"社会心理学家对攻击性(aggressive action) 的定义是:旨在导致他人身体上或心理上的痛苦的有意识的行为(《社会 性动物》The Social Animal ,1999)。攻击性一方源自人类的本能,但 其表面化需要外在条件。一般说来攻击性来自以下几个原因:1、"神经学 和化学因素",如性压抑、酒精等。1、痛苦、不适和受挫。3、社会学习。 具体到警察暴力问题上,可以说上三个原因都存在,但最大的因素可能是 由于精神压抑和受挫而产生的"精神宣泄"的需要。我几次看到,警察在打 人同时伴随着不忍卒闻的骂人,这进一步说明了精神宣泄对警察暴力的意 义。也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警察的"难处":长期和"坏人"打交道、没有规 律的工作条件、滥用权力形成的道德上的自暴自弃或"自体中毒",以及更 重要的,在一个等级社会底层公务员屡屡受挫形成的更强烈的权威人格, 等等。根据这些认识,预防和减少警察暴力需要心理学上的援助。我也希 望人们能记住:打人不仅仅是野蛮,更因为他有病。如果说让一个暴徒认 识到自己野蛮还容易一些,但让他意识到自己有病就太难了。但这也正是 暴力在中国屡禁不止的深层原因。

     公道地说,这种疾病不仅仅是警察部门的。"国家"就建立在这一"疾病" 的基础之上。"暴力是国家的本质"早已被堂而皇之地宣明,警察部门不过 是国家疾病的精缩而已。因此,在中国免除一切病痛无法绕开这一最高形 式的病痛。出路也许在这里,首先让人们意识到:这个"国家"是一种地地 道道的疾病,然后,每个人通过自我诊断而使整体获得新生。 2003年1月9日星期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任不寐:“警察打人”原因初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